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佛罗伦娜的艾泽拉斯草药学笔记——虚空花

佛罗伦娜的艾泽拉斯草药学笔记——虚空花

魔兽世界 网易 : 佛罗伦娜 2013-09-27 10:05:07

  有着“艾泽拉斯李时珍”之称的佛罗伦娜将继续她的《魔兽世界》外域之旅,带您回忆那些炼金师们最熟悉不过的草药!

  往期回顾:

  梦露花(>>点击查看<<

  泰罗果(>>点击查看<<

  邪雾草(>>点击查看<<

  本期中,她将与大家一起来谈谈外域的另一种神奇的药材——虚空花。


  仔细想想,德拉诺地域那么大,但是可以使用的草药却没有多少?那些第一批跨入黑暗之门的草药师们,在搜寻了两年得出这样的结论之后,是不是和她一样失望呢?

  佛罗伦娜已经无暇怀念当年初入德拉诺时的惊喜和彷徨,即便对于被遗忘者来说,那都已经是很久以前事情。但她对德拉诺的惋惜,一直都没有消退过,那本可以是一块更加精彩的草药之地。或许,现在的科技水平依然过于低下,导致人们无法发现一些潜在的草药也说不定。就像虚空花的发现一样。

  虚空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为人们所用,因为它本不是德拉诺的原生植物。简单的说,在燃烧军团入侵这片纯洁的土地之前,虚空花这种植物是不存在的。所以当现属虚空风暴的居民们发现这种植物的时候,大家都是远远的避开的。更别说当他们发现这玩意儿居然会像动物一样时不时地张开自己的叶片,把靠近的动物都吓一跳之后,虚空花被“恶魔之花”以冠名。

  值得注意的是,虚空花并非我们简单肉眼可见的花朵形状,那种被常人误解为花瓣的片状物,其实是它的叶子,这也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这种“恶魔之花”在传说中只有花朵和茎干,这一发现也为虚空花摆脱这一糟糕的称呼提供了进步的台阶,而它的叶片……

  “……怎么解释?”佛罗伦娜吃力地用笔抵住自己的下巴,“虚空花的叶片为什么会像动物的神经反应一样发生映射?”她压低了嗓音发出一声长嚎,说不清是恼怒居多还是痛苦更多些。

佛罗伦娜的艾泽拉斯草药学笔记外域篇之虚空花
游戏中的虚空花

  她的门“咣”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你又写不出来东西了。”尽管因为下颚骨的缺失,面部肌肉皱缩已久,米欧瑞克脸上依然能够明显地看出他讥讽的笑容。

  “关你什么事?”佛罗伦娜强忍着抄起身边的药剂冲这个不速之客的脸上泼去的冲动,米欧瑞克是她在幽暗城地下室里屈指可数的邻居,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药剂师(对于他一直没能考取正统的药剂师执照这件事佛罗伦娜一直笑而不语)但同样居住在下水道旁的地下室这种相同的境遇显然没能让他们在性格或者别的方面达成哪怕一点的一致。“这可是淑女的房间,给我出去!”

  “我实在是没能看出哪里淑女了。”米欧瑞克的眼神轻蔑地从她堆积的脏衣服上抽了回来,速度快得仿佛那些衣服上的污渍会顺着他的目光爬到他身上似的。他深深叹了口气,像是被迫完成什么重大使命一样,跨进了她的房间。

  “你……”如果她还有人类的正常呼吸,估计已经被气得背过气去,“你怎么敢!我还在写关于虚空花的研究报告,你怎么敢随意打扰我?!”

  “你写不出东西的愚蠢叫声奎尔萨拉斯都听得到,还敢说是我打扰你?……那么,虚空花。”米欧瑞克故意装作没有看到气得浑身发抖的佛罗伦娜,快步走到了她的书桌前,翻了翻她的羊皮纸。“不知道恶魔之花为什么会动对吧?”

  “不许看……”“虚空花的叶柄你有提取细胞查看吗?”米欧瑞克快速打断她的话,又掀开她之前一系列的笔记扫了几眼,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你总是从药效和实验结果来粗略地介绍草药,从来不提及它的有效成分和植物植株分类构成。你是不是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草药学教学?门外汉小姐?”

  本来被他的哼声彻底激怒了的佛罗伦娜在听了一针见血的评析以后默不吭声,开始不安地搓自己的手,似乎完全忘记了要驱逐米欧瑞克出自己的房间这件事。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