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小说:崩溃的艾泽拉斯——冬泉谷的花

魔兽小说:崩溃的艾泽拉斯——冬泉谷的花

魔兽世界 17173 : 埃兰有几颗牙 2015-10-03 11:36:58

崩溃的艾泽拉斯:

第一章:霜鬃巨魔要塞的秘密第二章:冬泉谷的花第三章:蓝

 

  我是暴风时报的记者,我是莎拉。

  在我供职的这段时间里,我拥有了一位身份特殊的朋友,暴风城王子安度因.乌瑞恩,或者说清楚些,他欠我人情。

  而这一次,当我从荆棘谷散心回来之后,我发现他又要欠我人情了。

  安度因受伤了。

  在上一次对抗天灾余孽安娜时,他被邪火灼伤了双眼,几日过后,他的伤情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严重。

  用劳瑞娜的话说就是,如果伤情得不到抑制,他将会因此失明,甚至丧命。

  失明?

  我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双眼被厚厚绷带缠住的王子,心里涌起了五味杂感。

  “没有办法治疗么?”我低声问。

  “有,但是那几味草药早就在拍卖行里断货了。”说着,劳瑞娜塞给了我一张字条。

  展开,我看见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写着几排小字,雪百合,冰盖草,黑莲花。

  “确实不太好弄。”

  “我们的人大部分都去了德拉诺,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拜托城里的一个佣兵团,但是,不得不说,那个佣兵团太寒酸了,连一名法师都没有,而那些人几乎都是菜鸟。”

  无奈的抚了抚额头,我大概猜到她说的是哪个佣兵团了。

  “你不会坐视王子殿下失明甚至死去,不是么?”顿了一下,劳瑞娜轻声说道,“他是你的朋友,是不是?”

  是不是?

  当然是。

  于是,我现在站在了冬泉谷的雪原上,劳瑞娜还非常“贴心”的为我配备了一支烈焰飞舞的法杖,名为血火。

  太久没有像一名法师一样着装,我摸着杖子那粗糙的木头,有点儿晃神。

  “走吧走吧!”寒风中,莫格赶着他的山羊,兴奋的奔跑在最前面,“哟嚯!我们驰向山巅!金光闪闪雪砾如同封存的美酒,在等着我们!”

  没错,你没有看错,我们这一行人,除了圣之域公会的小战士丹尼尔与术士弗雷,还有那名极度恐高的矮人莫格。

  天知道他怎么会忽然出现在传送门口,当听说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后,他硬是抛弃了为梅耶尔跑腿的任务,“那位小王子人不错,在铁炉堡的时候请我喝过美酒,莫格从来不忘记别人的恩惠!”

  我一路目送着莫格远去,直到看不见之后才摊开了地图。

  “我们现在在永望镇,弗雷大师,冰盖草生长在什么地方?”

  那个称呼让中年术士的脸红了一红,“我只是……只是个打杂的,常年拉人做治疗石的术士而已……大,大师什么的,请别那样叫我。”低头仔细的看了看地图,他的手指一指,“我们一路向南,沿路的雪山上都会有冰盖草,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在路边采集到。”

  我挥了挥手,“那么,我们就愉快的往南面去吧!”

  “可是,莫格先生怎么办?”丹尼尔担忧的插-口道,“他刚才一路往西去了……”

  “你们瞧R机,代表他的小圆点不正往我们的方向狂奔而来么?他大概已经发现四周无人了吧。”

  翻身上马,一切周全。

  就在丹尼尔笨手笨脚的骑上那只显然是新买的马驹时,飞扬的雪尘已经出现在了西面道路的尽头。

  “瞧!他来了!”抖了抖缰绳,我催使着骏马开始迈步。

  可丹尼尔却一脸惊恐的望着莫格奔来的方向,“那是什么?!”

  “什么?”我回头。

  没有等丹尼尔回答,呼啸的寒风已经送来了莫格的吼叫,“快跑丫!!!”

  轰隆隆-

  大地震颤,莫格身后仿佛跟了千军万马!

  我揉了揉眼睛,下一秒,也大吼起来,“跑啊!!”

  那头蠢猪难道把整个冬泉谷的野兽都带来了么?!

  熊,狼,奇美拉,豹子,枭兽!不,那里面还有几只飘在半空惊声尖叫的女妖!

  慌不择路。

  我只看见一颗颗被冰雪压弯的树,山崖,冰湖在眼角一闪而逝,残破的路标在狂风里咿呀,仿佛在唱挽歌!

  “被你害死了啊!莫格!”我大叫,被冰冷的风灌了满嘴。

  天知道我们在雪山里绕了多久,身后轰隆隆的地震才慢慢停息。

  那一刻,我们的坐骑们都不约而同的跪下了前蹄子,把我们狠狠扔下了背。

  我抱着冰雪躺了良久,才缓过气,“我们在哪儿?”

  弗雷抖着手从怀里逃出折的皱皱巴巴的地图,辨认了好一会儿,“我们大约在这里,索瑞尔南部,在这里我们得当心那些疯狂的蓝龙。”

  “嘿!你们瞧!那是什么?!”没等弗雷说完,莫格已经扯着大嗓门叫起来。

  回头,只见他正用脚尖拨着一株白色的小草,它湿润的叶片在阳光里绽放着耀眼的银光。

  “圣光保佑!”弗雷欣喜的叫起来,“这就是冰盖草!”

  “这儿也有!”丹尼尔在那一边也叫了起来,“有很多呢!”

  莫格从雪地里捻起了一根,大胡子被他吹得一上一下,“这东西能救小王子的命?”

  “不不不!莫格先生!您不能这样采集冰盖草!”弗雷呼着气阻止道,“我们需要的是它如同细发的根须!莫格先生,莎拉小姐,请你们为我们警戒四周!我与丹尼尔要开始采集了。”

  “没问题!”

  寒冷的风在冬泉谷的雪地上呼啸,盘旋。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不远的林子,一面低声念咒,用法力护盾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

  不得不说,虽然冷,冬泉谷却美丽的让人心碎,尤其是干枯的大树上色彩缤纷的树挂,更是让人觉得自己走进了童话。

  “嘿!莎拉!”莫格扛着猎枪从后面赶上了我,“这片林子潜伏了潜伏了很多野兽,我们最好走在一起!”

  那句话让我不由的大笑,“你怕,是不是?”

  “噢!有什么能让莫格害怕?!除了没有美酒喝!!”说着,他忽然忽然停住,肩上的猎枪瞬间换到了手中,“当心!有东西在前面!”

  竖起耳朵,我听见寂静的林子深处传来了什么东西的鼾声。

  与莫格打了个手势,我们一同躬下脊背悄无声息的朝那边靠了过去。

  我去!

  我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一头巨大的,翅膀几乎五米长宽的巨大奇美拉,它尾巴上还有个看起来锋利无比的大弯钩!

  此刻,它正把头埋在肚子下面,呼呼大睡。

  “这玩意会吃人吧?”我用唇语问莫格。

  “本来是不吃,但是这么大个的……”莫格也同样用唇语回答。

  “我们撤退。”

  “等等,你看它爪子下面是什么玩意?”

  顺着莫格手指的方向,我眯着眼睛在刺眼的雪地里看见了一朵紫黑色的花,它如同琉璃般放射着缤纷的光芒。

  黑莲花!

  哪怕我是药材白痴,我也认出了这稀世珍宝!

  我们不正缺它么?!

  我立刻拨通了R机。

  【你悄悄的对弗雷说:悄悄的爬过来,黑莲花!】

  那条消息发出不过三十秒,弗雷与丹尼尔就像两条蛇一样爬了过来,当他们看见奇美拉爪子下的黑莲花时,眼睛都放出了光。

  “我去。”丹尼尔低声道。

  我们呆在原地,看着那名小战士在松软的雪地上悄悄的前行。

  快了。

  快能够着黑莲花了!

  可就在他伸出手的一刹那,我听见他忽然惊呼了一声,然后,随着一大块冰雪陷进了雪洞!

  砰-

  雪花四溅!

  “哎哟!”惊呼如炸雷般在雪山林地里不住的回荡。

  我们都石化了,奇美拉缓缓睁开了眼睛。

  它一眼就看见了我们,顿时,怒吼一声,抖着背上的冰雪便站了起来。

  噢,这可真是个庞然大物!

  随着它的动作,我们仰起了头,眼睁睁的看着雷电的光芒在它的嘴边集结。

  “必杀一击!还不闪开!等什么?!”率先反应过来的莫格咆哮了一声,“白熊,咬他!”

  “吼-也不知从哪儿出来的白熊流星般从我脚边窜了出去,顿时,和毫无防备的奇美拉滚在了一起。

  这一刻,我才反应过来,一下子闪现到了奇美拉的身后,“丹尼尔?!”我冲着几米深的雪地大叫。

  “……我没事……咳咳……请拉我一把……咳……”

  等我把精灵小战士拉出洞口的时候,奇美拉已经一爪子把白熊踢到了一颗巨树上,开始追逐莫格。

  别看莫格是个恐高症,但是,在平地上,他的胆子大得很,被一座小山般的怪物追逐着,他尚有余力时不时地回头给它一枪,气的奇美拉仰头大吼。

  可莫格毕竟是个矮人,几秒钟,奇美拉就已经奔到了他的身后。

  “老莫格撑不住了!交给你们了!”莫格大叫,忽然朝雪地里一扑,就像真的挂了一样闭目不再动弹。

  除了食腐鸟,似乎所有的猛兽都对死去的猎物不感兴趣,奇美拉猛地停住,转身望向了一只朝他释放烈焰的弗雷,明亮的雷霆之光又开始在它嘴边闪起。

  “嗷-!”弗雷硬是停下了手里的咒术,在雪地里一滚。雷霆射在了他的身边,爆炸的雪砾将他震上了半空,又狼狈的跌了回去。

  而此刻,我手里的炎爆终于成型,在奇美拉酝酿出第二个雷霆之前,那团能烧尽一切的火焰砸在了它的翅膀上。

  轰—

  火焰爆开,浓烟遮天蔽日。

  “吼呜—”那一下让奇美拉吼叫出来,那声音让大地都开始震动,让树挂如暴雨。

  “好了没有?!丹尼尔?!”我盯着浓烟背后那个暴怒的影子,惊叫出来。

  “我的技能不够!让我再试一次!”

  “吼呜—”大地忽然震动,我看见那个如同小山的影子猛地转向我,轰隆隆的朝我奔来,如果被它踏上一脚,我铁定要变成照片!

  什么都来不及想,我转身就跑。

  闪现!冰霜新星!一级寒冰箭!

  我把从吉安娜那儿雪来的所有风筝之术都用上了,可还是没有避开那见鬼的怪物的一记雷霆!

  轰隆隆—

  冰雪炸裂,世界在我眼中颠倒。

  死定了!

  就在那时,丹尼尔如风的身影窜了上来,一把接住了我。

  “断筋!”他的长剑削断了奇美拉腿部的肌腱。

  “黑莲花采到了么?!”我大声问。

  “到手!”他大声回答,又回头冲着莫格与弗雷大喊,“走!我们一路冲下山去!”

  他的想法非常好,可是现实非常残忍。

  这片雪山被我们与奇美拉对决的震动弄得非常脆弱,当我们与那只庞然大物一同朝山下狂奔时,雪山终于支撑不住,雪崩了。

  铺天盖地的雪将奇美拉裹成了大雪球,然后,砸到了我们身上。

  我们自然没有丧命,不然,这篇日记也不会存在。

  我们被永望镇的地精搜救队给救了回去,当然,之后,我们付给了那群绿矮子们一大笔金币,结果就是我们不得不在永望镇做了大半天的苦工,才得到了勉强够一个人乘坐狮鹫去塞拉摩的钱币。

  丹尼尔背着重重的草药包上狮鹫的时候,脸兴奋的发红,红的就像天边的晚霞,让人舒心而且愉快。

  我忽然想起来,曾经,在我的家园还能被称为家园的时候,我与我的同伴们也在这种瑰丽的晚霞下奔跑欢笑过,而那名我曾敬仰的大法师—吉安娜,她的笑容是这片天地中最瑰丽的风景。

  我决定去找她,在安度因康复之后就去。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