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圆满完结!女兽人育儿日记第二季十二话下

圆满完结!女兽人育儿日记第二季十二话下

魔兽世界 NGA : 冷静又客观 2015-10-14 15:35:05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 冷静又客观  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一季:女兽人怀孕日记
女兽人育儿日记一 女兽人育儿日记二
女兽人育儿日记三 女兽人育儿日记四 
女兽人育儿日记五 女兽人育儿日记六
女兽人育儿日记七 女兽人育儿日记八
女兽人育儿日记九 女兽人育儿日记十
女兽人育儿日记十一 女兽人育儿日记十二(上)
女兽人育儿日记十二(下)

第十二话(完结篇)下

  我涌出的泪水已经沾满了眼眶,泪水为我折射出了一星希望之光,一星奇迹之光,那点星光是那样的微弱,但又是那样的让人安心,那是伟大的法爷,风暴之爹永远的亲儿子施放闪现出的闪光!我始终坚信如果有一个人能拯救这个世界,他一定是个法师!我紧闭双眼挤出不争气的泪水,猛的睁大眼睛定睛一看,一个枯瘦的身影闪现到了我爹前面,双手一举,全身瞬间被寒冰包裹,混乱之箭撞到寒冰屏障上绿火一喷,烟雾散去之后只在冰上钻出一个凹坑。冰尖现出裂缝,随着咔咔咔的碎裂声,冰中之人双掌一开,冰块像炸开一样四散飞溅,一股奔腾的火焰从他脚底蹿出,风暴般的火焰在身上呼啸旋转,扯得法袍猎猎作响,他不羁的长发在火焰中飘舞着。那瓶底厚的眼镜,那干净得体的衣服,那人正是炼金房的阿尔伯特•德•海德先生!我忽的想起第一次见海德先生时的那个下午,当时我求沃金派人帮我驻守要塞,结果就派了老头一个人来,当时我还抱怨又被酋长忽悠了,现在才知道老头一个人就足够了!海德先生把介绍信递给我的时候还强调是希尔瓦娜斯女王请!他!来!的!这么牛叉一定是个成名已久又十分低调的大牛。(如果你们以为作者在第六话里会无缘无故的描写一个老亡灵,你们就太naive了!这叫伏笔!伏笔!)

  古尔丹解下法杖上的皮套子,露出个水晶雕琢的骷髅头,看来是要使出十成功力了。“来者何人!”古尔丹气沉丹田喊道。

  “我死之前的名字叫 Vurten•Saerdna。”老亡灵淡淡的说。

  “我艹!”我身边的血精灵法师鼻孔一张。

  “怎么,怎么,很牛逼吗?”我用盼救星的炽热眼神望着他。

  “在那个遥远的、大家都很纯洁的六十年代,曾经有一个传奇。”法师用望到了世界尽头的语调说:“曾经有一位法师,在法师被鄙视为移动炮台的最黑暗的时代里为我们带来了职业的尊严。这位法师位高权重,曾任肯瑞托六人议会议员,却从不以华服示人,常年披着学徒穿的博学套装在艾泽拉斯行侠仗义。他天资极高,常为师兄安东尼达斯所妒忌,人们常说,安东尼达斯开创未来,却无法超越过去。这位法师就是有法神之称的Vurten•Saerdna!一个曾经在艾泽拉斯国家地理学会刷版的名字!”

  法神身上旋转的火焰开始变得黏稠,最终形成一成熔岩护甲贴在舞动的衣衫上。古尔丹也在从周围飘散的恶魔尘埃中汲取着暗影能量。其他人都停下了战斗,自觉的向后退开,给两个大boss让出一块空地。

  法神深吸了一口气,胸都鼓了起来,就像奥妮克希亚一样,法神一口气喷出,围绕身边的火焰形成若隐若现的龙头状。我第一次见到法师一个龙息术喷的这么有气势,一股势不可挡的火焰气流直向古尔丹冲去。古尔丹倒也不躲,左手一抬一道暗紫色的锥形能量护盾挡在身前,气流被护盾分割开,将他身后的连同几个命苦的杂兵直接轰飞了,石头垒起来的要塞大门也被烧成了熔岩。一看砸了好多金币修起来的气派大门没了,我心里当然是极心疼了!旁边观战的人又都赶紧往后退。

  一恶魔守卫忽的出现在法神身后,一板斧朝他脖子砍来,法爷略一低头优雅闪过,另一只恶魔守卫又在他身后被召唤出来,径直一个冲锋撞向法爷,法爷单掌一推,一股热浪反将它吹翻在地。身边一只开了板斧旋风斩,倒地的一只爬起来也开始转,法爷面对两台电风扇也似老爷子晨练一般淡定,抬抬腿,伸伸腰就给躲了。古尔丹也没指望两个恶魔守卫能控制住法师,他使出了自创的独门绝学——古尔丹之手,一发紫色的陨石砸向法神,法神还是不肯交闪现,他双脚一蹬跳开了。古尔丹把法杖里的能量汲取出来后把法杖一扔,身轻如燕的飞跃起来,飞到空中时化身为恶魔,长出一对翅膀。法爷一看这下要交闪现了,双手一抬闪到一边,古尔丹落地一震扑了个空,转身扬手给他挂上了腐蚀术。变身之后古尔丹火力全开,什么恶魔箭、混乱箭、煤球箭一通乱甩,试图以极限的火力迫使对方露出破绽,法爷也开了分身,三个镜像分出来后朝四面散开,要塞内顿时烟尘四起,射偏了的法术把地上炸得都是冒着黑火的坑,要换个人估计早挂在这乱射的恶魔箭下了。

  终于恶魔变身的能量耗尽了,古尔丹由于没有成功控制住法师,最强的一波攻击未能取得战果,一直躲闪的法神开始主导节奏。两只恶魔守卫再一齐扑上来时,法爷一个冲击波将两恶魔冲倒在地,一开炽热急速步伐更加灵活了,一边围着古尔丹跑,一边施放灼烧,古尔丹的身手可没那么矫健,身上已中了几下,火焰烧着了他的法袍,法爷接着又吸了一口气喷出一龙息,古尔丹被迫牺牲掉一个恶魔守卫形成护盾抗住这一下。法爷双手一举,一个流星冒着浓烟从天而降,这一发威力巨大,古尔丹只得向后退了三步,一个流星砸在他的面前炸出一个深坑。就在他被炸起的尘土模糊视线之时,法爷掏出了一颗铁皮手雷!这正是法神的成名绝技!有人说当vurten拿出手雷时,预示着你已经死了。就在大家好奇他将如何掷出时,手雷在他手中消失了!我后来听了回放讲解才弄清楚,古尔丹当时站的地方正好是法神刚才跑过的路线,那一招龙息连一发流星就是为了逼古尔丹退两步,连时间他都掐好了,正好是10秒!法神将手雷用操纵时间的法术传回了10秒前的位置,手雷在古尔丹的腰间爆炸了,直接把他炸晕过去。法神果断开了气定神闲,一声大喝,双手各拉出一个炎爆大火球,双掌推出,两颗大火球螺旋的纠缠在一起飞了出去,结结实实的打在古尔丹的胸口。

  两发气定大脸盆直接把古尔丹打进了斩杀线,他的法袍都燃烧了起来,浑身滚着浓烟。法神又搓了一个大火球,就在甩出的一刻,一个黑影拉着着火的古尔丹跳开了。

  “师傅!徒儿学艺不精,让您受累了。”小娘扶着古尔丹动情的说道。

  “我还死不了。”古尔丹推开她,倔强的站起来。

  原来古尔丹此行就是来救小娘的,这一下把我老娘搞怔住了,先是怒视我一眼,怪我不把小娘的事情告诉她,接着又被老师的情谊感动的老泪纵横的。

  法神一个闪现闪到他面前,双手背在身后,用淡定的眼神告诉他,他马上就要挂了。

  古尔丹喘着小半条命的气,艰难的说:“你懂我么?”

  “并不需要。”法神淡淡的说。

  “我是德拉诺第一个术士。”

  “这我知道。”

  “你还是不懂。”古尔丹笑了笑说:“在德拉诺第一个术士诞生之前呢?”

  法神眼中闪过一阵惊慌。

  “我是萨满!”古尔丹怒吼道。两只岩石的巨手从地下伸出抓住了法神的双脚。还没等法神冰箱,古尔丹甩出一发恶魔箭将法神胸口射了个大洞。

  虽然儿子现在已经睡着了,我还是决定现在就去把他摇醒告诉他一个人生的真理——打架的时候不要哔哔。

  好了,我回来了,这小东西刚刚竟敢反问我脑子是不是被打坏了。明天再教训他,现在接着说。

  当时法神大大已经被打残了,浑身都燃着紫色的暗影烈焰,幸亏身边有个身手好的牧师,冲过去抓住他一个信仰飞跃跳了回来,赶快大驱散刷起把他身上的火扑灭了,几个治疗轮流给他刷血这才把他从斩杀线拉回来。古尔丹也被小娘拖着退到了后方,一个斥候捡起了古尔丹的法杖递给他,古尔丹费力的呼出一口气,把法杖递给小娘:“替为师灭了他们!”小娘拿起法杖,那个状态立马就不对了,双眼红光一闪,杀气腾腾的。

  我娘凑过来小声问我:“如果现在把她弄死了,我是不是也会挂?”

  “不会的,你和她是在两个平行世界,你们相互不影响。”

  “当年我就是喜欢这小眼神。”老爹眯着眼睛指着小娘说。

  老娘闪过一个甜蜜得意的微笑,立刻板起脸来呵斥他:“你走开。”

  “你们都别动手,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来摆平。”老娘甩了甩袖子走上前去。

  我立马拉住她:“一把年纪了,行不行啊?”

  老娘甩开我手瞪了我一眼说:“今天让你见识一下老师傅的价值!”

  我娘招出一只地狱猎犬向她扑去,也许她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最烦的就是这招,老娘还得意的一笑,好像一切尽在计算之中。这狗抗性比某些人的智商还高,一般的法术攻击都打不伤它。小娘双手握杖,丝毫没有要后退的意思,恶犬飞扑上去,小娘法杖上燃起一团烈火,横扫一杖将恶犬打翻在地,还没等它翻身爬起来,只见她踏上一步,一杖插在恶犬胸口,地狱猎犬颤抖着鬃毛化成灰烬。这下把老娘看呆了,“老师傅”万万没想到小娘竟手刃了地狱犬,这完全打乱了她的战术计划,老师傅顿时阵脚大乱,看见小娘杀气腾腾的冲过来,慌乱之间随手搓了一发煤球暗影箭。小娘快步奔过来,略一低头就躲过了暗影箭,一场术士对决打得像近战pk。按理来说,小娘这敏捷惊人,老娘应该后退拉开距离,但是她又是个好面子的人,挪动半步都被当成人生污点。她站定了瞄准了一点施放一发烧尽,火焰直向小娘喷去,哪知小娘也是个硬脾气,结出护盾硬接了这团火,小娘双眼放着红光穿过燃着黑烟的火焰(这个镜头请使用1080P慢镜头特写)冲到她面前,单掌一提。这个时候不能再讲荣誉了,毕竟是生母,我一个援护冲到老娘前面,举盾挡下了小娘掌心喷出的烈焰,气浪把我推倒了,我又把老娘撞倒了。小娘上前两步,法杖顶住老娘的胸口,左手拉起一发混乱之箭握在手中。

  小娘皱了皱眉头,似乎认出了“自己”,她惊呼到:“我,我以后会变成这样吗?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我爹笑呵呵的跑过来说:“都是一家人,都是一家人。误会,误会。”

  小娘指着我爹问我娘:“他,他是谁?”

  “我老公啊。”

  “我什么眼神啊?会找……”小娘话说一半突然认出了我爹,弱弱的问:“格洛卡尔?”

  “咦,你怎么会认识我?”

  “怎么老了变成这样了。”小娘皱了皱眉头

  她看了看我,又小声问:“那她呢?”

  “我女儿。”

  “你真是我亲生的?!你他妈还胆敢把妈关笼子里?有你这样做儿女的么?”

  真是满满的违和感啊!被个小姑娘这样喷!我刚准备跟她解释我们只是从技术上存在遗传关系。她突然双手抱头喊道:“完了,完了,我感觉我的未来一片灰暗!我怎么会养出身手这么差的女儿!”

  小娘眉头忽的一皱,眼神又警觉起来,一头野猪正悄悄摸到她身后向她发起冲锋。小娘小碎步一点地,一个华丽的转身闪开了野猪的獠牙穿刺。这头名叫“很狡猾”的憨猪带着慌乱的眼神径直扑到我身上,我刚半坐起来就又被它撞到了,它趴我身上还发出哼哼的叫声。躲过野猪的小娘一抬手空手抓住了一只箭,她横眉冷对的说:“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打吗?”说完单手一握将箭折断。

  众人循着轨迹望去,将目光投向我办公室屋顶上站着的小爹,他身披粗糙的皮甲,手握一张灰色品质的长弓。小爹微微一笑:“这一箭算是我先手,请吧。”

  我老娘看了看英姿飒飒的年轻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身边的糟老头子,百年一遇的说了一句:“我也是有责任的。”

  古尔丹此番袭营目的是为了救小娘出去,他正面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另派了一队人把小娘救了出来,亏得小爹敏捷高,躲过了几人的围攻逃得出来,当年威震联盟的“孤光闪电”果名不虚传。甩开追兵后去武器库拿装备,结果好的都被人挑走了,只剩下几件粗陋皮甲和一张绷不紧的长弓。

  小爹还是他的游走战术,用风筝技术跟小娘拉开距离,可惜这张弓品质太差,射出的箭太慢完全没有杀伤力,根本无法牵制住小娘。

  我爹看着直跺脚:“这样下去必输无疑啊!”

  我娘轻飘飘的说:“输给我很正常啊。”

  老爹反问她:“部落核心价值观第六条是什么?公平!”说着就朝小爹奔过去,一副老胳膊老腿儿飞檐走壁也是莫奇怪去去就来。老爹飞身跃起甩出手中的索利达尔•群星之怒:“猎圈的一段传奇!诗坛的一面旗帜!把妹界永远的谜团!接弓!”

  “你果然懂我!”小爹稳稳接着他的弓,回身抱拳说到:“谢了,老伯!”他果然还是不敢相信这是35年后的自己,老爹豪情万丈激动万分的脸瞬间黯淡下来。

  小爹整了整发型,像做了十分重大的人生抉择一样说:“那就用这招吧!”

  小娘看见小爹手中的弓华丽丽的,肯定是个高端货,也小心认真起来。

  老爹懊悔握拳说到:“完了,忘记给他看产品说明书了,可千万不要用那招啊!”

  小爹双手从腰间摸出两把飞镖,一个难度系数9.3的720度大转体将两飞镖左右掷出,两飞镖划过一个弧形的轨迹向小娘飞去。小娘怒目斜视,眼见这飞镖飞得徐徐不急但转速极高,一定是传说中会在末端加速的暗器,这种镖不可硬接只能躲。

  小爹一下从箭袋中一下抽出四支箭:“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从未示人的独门绝学——漫天箭雨!”记得上次老爹在决斗中使出这招,我娘可是没有躲过硬吃了一箭,这次看来也是悬了。

  老娘双手抱在胸前十分严肃的转头对老爹说:“没想到这招你珍藏了三十几年。”

  老爹叹了口气:“他不该用这招,是我把他坑了。”

  小爹捏着箭尾搭弓上箭,忽然发现弓弦上凝聚出一发魔法箭,一撒放飞出两支箭去,还都射偏了。他一脸幽怨的望着老爹说:“老伯,你坑我啊?这弓怎么玩啊?”

  “这是橙弓!不用箭就可以射的!”老爹边喊边做弯弓射大雕的比划。

  本来小爹应该射出四发引导箭,三发分别封住前后上方,左右已经有飞镖封住,第四发即可命中小娘,可现在时机已过。两发飞镖已经飞临目标,果然突然加速向小娘射去,小娘一个转身躲过,但法袍被飞刃割破。飞镖飞过后还来了一个回转二段击,不过速度已经慢了下来,被小娘一一躲过。这两镖小娘都只是勉强躲过,如果当时小爹射出四箭这比分2比0简直没跑啊,可惜了。

  小爹的大招哑火了,局势立刻进入了小娘的节奏。刚刚熟悉产品的小爹匆忙射出几箭都没有太大威胁,小娘径直向他冲过来,在距离的控制上他已经输了。小爹想召唤很狡猾帮他顶一下子让他拉开距离,可惜那憨猪蹄子打滑蹬了几下还摔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技术性假摔”。小娘气势汹汹的边跑边结印召唤出魅魔。小爹射出一箭妄图逼小娘躲闪,自己好趁空档跳开,哪知小娘手里拿的也是高端货,她法杖一举结了一道护盾硬把这箭给扛了。小爹再想跳开已经来不及了,刚跳起来就被魅魔甩出的鞭子缠住了脚,就这么硬生生的脸朝下摔到地上。等他翻身想起来时面对的却是小娘的脸,当时小爹半躺在地上,一手撑着地,小娘半跪在地上,附身凝视着他,两人的脸之间只隔了不到一拳的距离。

  “最后,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小娘冷冷酷酷的说。

  “这局我认了,动手吧。”说完把头扭向一边。

  就在所有人心都提起来的时候,小娘像对孩子一样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笑着说:“一比一平哦。”说完她笑成一朵花,起身回到古尔丹身边,带人回撤。

  小爹羞愧难当,最后对她怒吼一句:“还没完呢!”

  打完稍微收拾了一下,乐队的鼓点一响,大家的屁股又扭了起来,婚礼就这么继续进行下去了,好像什么都被发生一样。在牧师给法神刷满血以后我赶紧跑过去坐法神身边。

  “大恩不言谢!”法神还没等我开口就举手制止了我。

  我本是来跑八卦的,他这样说,我不感谢一下反倒不好了。套话说了几句我立马切入正题:“大大,听说,安东尼达斯是您师兄啊?”

  “不错。”

  “那您师兄跟您当然是很熟的咯?”

  “情同手足。”

  “那您师兄是不是有什么都跟您说呢?”

  “你想知道什么?”

  “就是外面谣传,说您师兄跟吉安娜有点超出师徒的情分,这个我绝对是不相信的!”我当即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证明我的清白,然后接着钩他的话说:“还希望您给予官方辟谣,这个谣您绝对不可以回避,一定要辟,要彻底的辟!”

  法神眼神忽然空洞了起来,双目无神的望向远方,呆滞了半天将脸埋入双手之中,枯瘦的身躯抽泣起来。

  “娜娜~~~~~~~”

  好吧,我懂了,我决定帮他保守这个秘密。

  晚上吃完烤肉我们一家人就在房顶上躺着,虽然有点冷,但星空太美。儿子问我星星是什么?我就告诉他,星星上面都住着人,我们的老家艾泽拉斯就是这些星星里的一颗。儿子想了想说,所以我们从自己的星星来到了这个星星,外公外婆就遇到了年轻的外公外婆,而他也会遇到另一个自己。听他这么说,我忽然想到,在这些星星里,会不会也有“另一个我”?她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有快乐和梦想,也会有不一样的烦恼和悲伤。

  希望“我”在那个世界过得幸福。

作者语:

  果然是第二季不如第一季,可能我也没有写第一季时的那种愉悦的心境了。不管怎么样,拖着拖着我也把坑填满了,算是节操保住了。

  总是看到魔兽人口下滑的新闻,我也afk很久了,有些感慨。想我们这一代人从10年前开始玩魔兽的青葱少年,而今多已为人父人母,生活的重担让人没有了当初玩游戏时的心境,现在要面对的事情太多,责任太多,不再心无旁骛。也许再过10年,还会有一批人像我们缅怀魔兽一样去缅怀英雄联盟。我们曾在艾泽拉斯相聚,而今分手离开,这段记忆将伴随一生,记忆会是永恒的。

  相互怀念吧,不用担心忘却。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