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暴雪爸爸与日本游戏市场那些事:ow被称黑船来袭

暴雪爸爸与日本游戏市场那些事:ow被称黑船来袭

魔兽世界 微博 : 游戏不动产 2016-07-01 10:10:27

前言

  上月初,国内某三国IP网游借DMM登陆日本,(DMM是什么网站不用解释了吧,各位玩家,各位狼友们)并很快就冲到了表区排行第14位。这段日子观察下来,该游戏一直没有掉出前20,最好成绩还冲到过第8。诚然,这些年国产游戏出品海外并没什么稀奇。即便遭遇滑铁卢,也可以在海外刷刷存在感嘛。更何况还有“墙里开花墙外香”海外市场反哺国内业绩的情况不是?!虽然该游戏能再坚持多久尚不可知,不过纵观国内厂商登陆日本的历史来看,也算是个不错的成绩了。

  当然,我们今天要聊的不是这个游戏,或者它背后的厂商。常看我们微博的朋友都会隐约感觉到博主除了痴迷日系游戏,同时也是个暴雪的死忠吧(嗯哼,我才不会告诉乃们,博主从94年开始就吸暴雪的游戏了哟,还记得博主最早的电脑CPU是英特尔MMX166,不知道有多少玩家还记得《狂龙转》《炎龙骑士团》《侠客英雄传3》多少玩家还记得那时候DOOM的秘籍是IDDQD,IDKFA,还有多少玩家记得那时候的FPE修改)于是,我们今天就来说说暴雪爸爸和日本玩家的事儿。

  之前博主发文时,就有朋友指出,在业内人士看来,日本游戏市场有着“加拉帕克斯群岛”生态圈似的封闭性。这点在日本玩家对于游戏出品国分类这一点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比如“洋ゲー”(西洋+ゲーム、也就是西洋+game的缩写),指的是欧美厂商的游戏。 “チョンゲー”(本意虽然是山寨游戏意思,单近来成为了对韩国游戏含有贬义的称呼),“和ゲー”(日本厂商的产品,近来也指掺杂一些日系元素的游戏)等等。由此日本玩家口味之挑剔,可见一斑。(在索尼playstation主机第一代发布后,曾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洋ゲープーム,不过这股风潮很快就结束了。)

  日本本土市场与玩家的特殊性,成为了不少厂商的噩梦。也有不少厂商视攻破日本本土市场“围墙” 为巨大的荣誉。暴雪爸爸,当然属于后者。Jeff Kaplan就曾公开表示“能够在日本发售暴雪的游戏是我曾经的梦想”


Jeff Kaplan

  (按照Jeff Kaplan本人的说法,这位以前在日本三重县当了几个月的交换留学生,期间狂吸未在美国发售的GameBoy 游戏,自此萌生了征服“加拉帕克斯群岛”的愿望)

首战失利

  不过暴雪早在Jeff Kaplan 加入之前就打起了日本市场的注意。1997年,《Diablo》(日译:ディアブロ)席卷世界之时,暴雪便迈出了“进攻”的第一步。由于日本玩家使用主机进行游戏的数量远远超过使用PC,暴雪特地制作了《Diablo》的PS移植版。承担移植工作的,正是大佬EA。

  也许两位大佬都太想尽早攻入日本市场,在对PS主机环境并不完全熟悉的情况下,EA对《Diablo》进行了强行移植。这样“無理矢理”的行动直接导致了产品质量差强人意。据当时日本玩家反馈,PS版《Diablo》的游戏体验可以有“灾难”来形容。如果说近似机翻的翻译质量,与读取时间过长这样的问题着实考验了日本玩家的耐性,那么一个存档要消耗近一整张PS记忆卡容量的事实,则如同一盆冷水,彻底浇灭了日本玩家的热情与信任。惨遭滑铁卢的暴雪与EA甚至没有尝试推出资料片《地狱火》就匆匆撤出。

  (早起PS存储卡,关于容量,老玩家都记得这个公式吧~8 bits = 1 byte (B) 1024 bytes = 1 Kilobyte (KB) 1024 Kilobytes = 1 Megabyte (MB ) 1024 Megabytes = 1 Gigabyte (GB) BLABLA,一个存档一张卡,霸气侧露啊 。博主当年攒的电脑装完win95也就还剩个几百mb。)

再战犹败

  《Diablo》的攻坚失败,并没有使暴雪灰心丧气。1998年,暴雪带着《星际争霸》回来了。在吸取教训后,暴雪选择了日本本土的ソースネクスト(sourcenext)作为代理商,并委托其对星际进行本土化翻译与发售。如果说暴雪爸爸开发游戏的能力等级为100,那么选择外国合作伙伴的能力只能说连2级都没有了。

  玩家们反馈,日版星际的说明书,游戏内容是完全看不懂的机翻。甚至连基本的阅读流畅性都无法满足。而日版星际不仅无法支持,安装其它语种的补丁包,甚至连日版补丁包也不能安装。日版星际也只能停留在1.0版本,无法网络对战。也因此暴雪至今闭口不谈星际在日本具体销量。有趣的是,作为代理商的ソースネクスト自星际一役之后,开始卖起了学外语的《罗塞塔石碑》系列,并一直撑到了今天。现在的主要业务除了发售外语学习软件,还兼做外国大片日文字幕。算是知耻而后勇?!

  2000年,暴雪重整旗鼓,带着《Diablo2》再度反扑日本。这次,暴雪有特意挑选了卡普空作为代理商,并将游戏翻译,日本本土发行权等全部委托给了卡婊。考虑到当时游戏主机尚不能承载《Diablo2》的网络对战功能,暴雪与卡婊决定放弃移植,以PC版直接投放市场。卡婊不愧是国际大厂牌,“顺利”完成了游戏的日语翻译。确实完成了,但是鉴于日语的特殊性,卡婊的翻译让日本玩家大为光火。举例来说,装备的各种前缀后缀,技能提升,全部用外来语解决。

《暗黑破坏神2》的日文翻译
《暗黑破坏神2》的日文翻译

  (在这里为没接触过日语的朋友解释一下,这种翻译放到中文的语境里,就如同把日语“不要”音译成“亚美蝶”,“没问题”音译成“萌大奶”,“英语的 telephone 音译成“德律风”一般。显然这样的做法会给部分玩家造成障碍)

  而在品控方面,卡婊也出现了失误。几次延期发售后送到玩家手中的游戏,存在着大量残次品,部分玩家无法顺利安装游戏。倍感压力的暴雪与卡婊迅速将维护工作交给了另一家公司——ポール・トゥ・ウィン(Pole To Win Co.,Lte),几经检测修复,初期不良的风波才算解决。而后,进行网络游戏的日本玩家发现,根本无法用日文和别人交流。倒不是因为语言障碍,而是游戏根本不支持现实日文,日文信息一律显示为空白。(此问题再更新两个版本后方才修复)祸不单行,此时,国际大环境也影响到了日本玩家的游戏体验。由于外挂等作弊手段盛行,部分日本玩家集中的服务器强行倒入了角色更新系统。即定期删除原有角色,重新开始,以平衡新手老手的差距,并打击部分作弊玩家。本就对角色养成情有独钟的日本玩家看到,辛辛苦苦培养的角色一朝消失,刷到的装备要从新来过,大感失望。于是,刚刚跨越语言障碍的暴雪,就这么又倒在了游戏文化的隔膜上。

  值得庆幸的是,《Diablo2》的发售与后期运维让日本玩家看到了暴雪的努力。卓越的游戏品质,也让暴雪获得了一定数量的拥趸至今仍有部分日本玩家自发制作D2的补丁和日文翻译)。之后,暴雪依样画葫芦,与卡婊一同在日本推出了《魔兽争霸3》及其资料片。由于尚无法跨越文化障碍,其销量与影响可以说是忽略不计。反倒是暴雪与卡婊分道扬镳之时,随口的一句,“日本のゲーム市場は死んでて儲からないから、絶対にゲーム売りません”(日本游戏市场已死,赚不到钱,我们绝不会再到这里发行游戏了),让日本玩家印象深刻。(日本魔兽世界工会Champion of Himawari会长提供消息,但真伪未知)傲娇的暴雪爸爸之后果然没有在日本发布任何一款游戏。

日文版《魔兽争霸3》
日文版《魔兽争霸3》

  直到~~~~

卷土重来

  2015年8月,曾经购买过《Diablo2》或《魔兽争霸3》并邮寄回反馈卡或在网上给暴雪留下过电邮的玩家们不约而同的收到了暴雪的来信。

  据日本玩家反应,与往常不同的是,这封邮件是以全日语编写的(语法还相当正确,看得懂了)

  内容是一张调查问卷,包括年龄,出身国,拥有的游戏机种等等。有细心的玩家发现在完成问卷后,有如下内容:

  “今後数ヶ月ブリザードがみなさまのプレイ体験をより良いものにするため、どのエリアに集中すべきかを把握するため、アンケートを送ら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即,为了能够在在今后数月间改善各位的游戏体验,确认我们最该改进的方面,本公司发送了这张调查问卷。

  是的,暴雪爸爸又要回来了。果不其然,两个月后,暴雪携《炉石传说》再临日本。

《炉石传说》日文版《炉石传说》日文版

  这次,暴雪率先选择在Twitch上进行了发布会的全程直播。(虽然现场比较冷清。)并公布了全成日文化计划。所有工作,由暴雪亲自招募本地工作人员负责。同时,暴雪选择了《炉石传说》作为攻坚武器的做法,恰恰符合日本玩家对“時間つぶし”(杀时间,比如坐电车上班途中啊什么的)的要求。果不其然,炉石在日本获得了成功。今年5月,《守望先锋》由史爱代理于日本上市,并制造了一定的话题。日本游戏业界称《守望先锋》的登陆是又一次“黒船来襲”,不少玩家也在2ch上喊出了“黒船撃退”的口号。可见,这次“加拉帕克斯”群岛感受到了彻彻底底的威胁。

  PS:黑船事件是指1853年美国以炮舰威逼日本打开国门的事件。

  暴雪的认真让十一区感到了外来游戏对本土游戏的威胁。

  而暴雪爸爸与十一区的恩恩怨怨(其实也不算怨,只能说是在没有计划前冒然进入日本的一次小失败)也愈演愈烈~让我们拭目以待~游戏不动产也会为各位持续更新暴雪爸爸的游戏在日本本土的近况与大家不知道的那些事。请多多关注!

  PS: 感谢驻日资深玩家兼记者米斯特猫桑,日本魔兽世界工会Champion of Himawari会长对于游戏不动产的鼎力支持!我们今年TGS见!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