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编年史 > 悄悄的发:《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一卷完美补全版

    悄悄的发:《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一卷完美补全版

    来源:NGA 作者:游戏爱好者们 时间:2016-09-30 00:00:00

    悄悄的发:《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一卷完美补全版,欢迎购买正版,包装和印刷还是非常精美的~

    引言:宇宙观

      关乎这遍及强大魔法和超凡存在的浩瀚宇宙,艾泽拉斯不过只是其中小小的一环。自万物诞生之初,星海中众多的力量便已左右着艾泽拉斯乃至其外的整个宇宙。群星为之履移斗转,而数之不尽的诸般世界和凡人文明,命运亦然不免为其掌控……

    宇宙力

      光与影

      光与影,乃是宇宙中至为根本的两重力量。二者尽管性质对立,却在整个宇宙的层面上两相依存、彼此共生。

      纯粹的光与影所居存的领域位于现实世界的外侧,但实体宇宙中却仍能得见两者形貌的一隅:光将形式表现为神圣魔法,而亦称“虚空”的暗影则托以了暗影魔法的形貌。

      生与死

      生与死的力量,掌控着实体宇宙的一切有生之物。生命的能量通常被认知为自然魔法,其所促进的正是万物的成长与新生。而死亡,则表现为死灵魔法的形式,充作生命的对立面而存在,以其无从遁逃的力量在凡人的心神中种下绝望,将其所触及的一切导向纷乱的腐朽,并最终引致彻底的灭亡。

      秩序与混乱

      秩序与混乱这两重力量,统辖着实体宇宙的世界体系。秩序一方常在现实世界展现为难以驾驭的奥能,将其操控所需的乃是极致的严谨和心无旁骛。而混乱,则与之相对地展现为毁天灭地的邪能,藉汲取有生之物的性命来维系这凶暴而极易沉溺的力量。

      元素

      火、风、土、水四大元素,即是实体宇宙中一切物质的基本构造。众多的萨满文化中,大多都在寻求与元素和谐共处,抑或是迫其俯首称臣,而将其意图加以实行的力量,便是灵魂和衰朽。期冀与元素之间建立平衡的一方,便会依灵魂(时而亦被萨满称为“第五元素”,或被武僧称为“气”)的力量行事,这孕育生命的力量本身即堪以将存乎世间的万物相互联系、彼此合一。而衰朽的力量,则被那些意欲迫使元素臣服的萨满利用,以期将元素充作自己的武器。

    元素二象性

      众多的萨满文化都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元素会对种种的情感施加影响。而凡人们也正是由此,才时常将元素与众多或积极或消极的相异情感联系在一起。

      

      积极特质:热情

      消极特质:暴怒

      

      积极特质:敏锐

      消极特质:疯狂

      

      积极特质:恒心

      消极特质:顽固

      

      积极特质:平静

      消极特质:犹疑

      灵魂

      积极特质:勇敢

      消极特质:天真

      衰朽

      积极特质:干练

      消极特质:冷酷

    众领域

      无垠黑暗止境

      无垠黑暗止境,即是浩瀚的实体宇宙,其中遍布着不可胜数的群星、世界和凡人建立的文明。

      众多的世界漫无止境地在无垠黑暗止境中漂泊不休,而艾泽拉斯——魔兽世界——也不过只是其中小小的一环罢了。

      扭曲虚空

      扭曲虚空,是为独立于无垠黑暗止境的灵体位面,其边界永无止境地彼此交汇的两股力量,即是光与虚空,而这片领域也由是长久不息地泛滥着动荡。时而,整个扭曲虚空所遍布的激荡魔力亦会侵入实体宇宙,并将其中的现实世界扭曲得面目全非。

      翡翠梦境

      翡翠梦境这一缥缈的国度之中,居存着众多的灵魂和自然不羁的一面,与整个艾泽拉斯并行存在。名唤守护者的强大存在亲手打造了这个位面,以期作为记录艾泽拉斯动植物演化历程的图谱之用。这两大领域如若同一地影响着彼此:当实体宇宙中的生命有所起伏之时,翡翠梦境所容贮的灵魂能量亦会应时变化,以期与之维持一致。

      纵然翡翠梦境连结着实体世界,对凡人的心智而言也仍且是太过异样离奇,而无法彼此相容。不过,若是藉由导引德鲁伊魔法,部分凡人便能在沉眠的状态下游历翡翠梦境,并随心所欲地改换其中的景致——话虽如此,这些痕迹却并不会永久地遗留下来。

      而在这睡梦的旅途中,时间和距离亦然并非恒久不变。苍翠的大地上尽是流转不休的蛮荒林野,如风般掠过的则是众多的灵魂,那乍一看去确有形体的存在顷刻间便会失却形影,而原本貌似岿然不动的光景,亦然会在眨眼之间面目全非。

      影之国

      如若翡翠梦境,影之国的存在并不依附于艾泽拉斯。若说翡翠梦境代表生命,那影之国便意指死亡——衰朽遍及这宛若梦魇的国度,而将其中错综复杂的灵魂位面的悉数拥满的,更尽皆是离脱生者国度的逝去亡魂。

      影之国究竟自何而来尚无定论,但早在实体宇宙的凡人诞生之初,这一国度便已然存在。众多的凡人相信自身一经死去,灵魂便会被引致影之国的黑暗当中,永世不得脱身。而今也仍有凡人期求能在死后去往更加光明的所在,而非在影之国冰冷的牢狱中糜烂。

    宇宙的住民

      虚空大君

      虚空大君,其为纯粹的暗影能量所成的扭曲存在,残忍和冷酷远非凡人的智识所能思及。虚空大君的餮求永无止境,其所践行的一切尽皆只为将实体宇宙中的物质和能量吞噬殆尽。

      虚空大君在自然状态下存乎现实世界的外侧,而唯有其中至为强大的个体,才能将其存在极为短暂地显现于实体宇宙中。即便如此,虚空大君也仍需耗用不可胜数的物质和能量,以期维持其位于现实世界的存在。

      纳鲁

      纳鲁生性仁慈,如若有生的神圣能量。即便放眼整个无垠黑暗止境,只怕也仅有纳鲁堪称是至为纯粹的光之具现,他们立誓为世间的凡人文明悉数带去和平和希望,更甘于倾身对抗意欲将森罗万象尽数席卷的虚空。

      泰坦

      如若神明的泰坦,由孕育宇宙的原质所成,巨大的身形上遍覆着森罗万象的原初力量。他们就如众多活体的世界一般奔行于宇宙之中,运用其无与伦比的力量寻找并唤醒自己的同胞——而这些同胞,如今也尚还在黑暗止境遥远的角落中沉眠安睡。

      燃烧军团

      燃烧军团,其为无垠黑暗止境中最擅毁灭的势力,这支恢弘的恶魔大军由堕落泰坦萨格拉斯一手创造,以期将森罗万象抹灭殆尽。燃烧军团在无数个世界间往来,以邪能将所及之处的一切悉数剿灭,而在这罪恶的燃烧远征中灭亡的世界和凡人文明究竟何等数目,已是无从知晓。

      燃烧军团的恶魔兵士众多,适应能力亦然极强。他们的灵魂直接连结着扭曲虚空,故而难以被彻底消灭——即便恶魔在实体宇宙中死去,其灵魂也仍会退回扭曲虚空,在具以形体后卷土重来。若要将恶魔的灵魂彻底消灭,将其杀死的场所便必须符合如下的条件:扭曲虚空、扭曲虚空与凡人世界彼此交汇的动荡涡流,抑或是燃烧军团的能量所席卷的区域。

      上古之神

      上古之神乃是虚空表现出的实体,无边噩梦的具现——其为病态的血肉堆积而成的连绵群山,遍布翻腾蠕动的群集触手,如若疮痍那般蔓生不息,将黑暗止境的众多世界悉数荼毒。这些效力于虚空大君的恶性存在唯一的所求,便只有将寄居的世界尽皆化作绝望与死亡的苦海。

      荒野众神

      荒野众神是生命和自然的具现,从属两片领域的存在——荒野众神既居于艾泽拉斯的实体世界,其灵魂亦与翡翠梦境彼此连结。而这几多的荒野众神展现的形态,便是狼、熊、虎抑或禽鸟之类的庞大动物。

      元素之灵

      原始的元素之灵,即是由火、风、水、土独立构成的混沌存在。宇宙苏生,众多世界随之成型,而其最初的住民便是这些元素。它们展现出的造型和体态几可说是千变万化,而每一位元素的性情更是彼此大相径庭;但即便如此,元素之灵的特质也依然深受其元素的天性影响。

      而第五元素——灵魂——亦然举足轻重地左右着这些元素之灵的性情。灵魂之力过剩的世界中所居住的元素,大多温驯而少有欲求;而与之相对地,灵魂之力稀缺的世界所诞生的元素,便尽皆是些好勇斗狠的暴虐之辈。

      亡灵

      亡灵乃是业已死去的凡人,徘徊于生与死的界限之间。这些不幸的存在从遍及整个宇宙的死灵能量中获取力量,并大多深陷仇怨和憎恨的驱使,意欲将他们永不能再复得到的生命毁灭殆尽。

    第一章:神话
    起源

      早在生命诞生之前,乃至早在宇宙成型之前,光就已然存在……而虚空亦然。超乎时间和空间的制约,光日益增长的形姿如同是无垠的万色之海,遍及一切存在的角落。生命能量的洪流在这海洋彼此交叠的深渊中往复,沿途唤起一片欢愉和希望奏出的乐章。

      这生生不息的光之海洋,从未减缓过其涌动。然而随着它的外扩,其中部分的能量却有所黯淡和凋败,而在其后生出了些许冰冷的虚无。自这些不再被光所触及的空间之中,汇聚成型的是另一种新的能量。

      那即是虚空。这股黑暗、餮求的力量自发地期求蚕食一切的能量,意欲将森罗万象从本质上扭曲以供其享用。虚空迅速地成长,进而大肆蔓延,与那奔涌的光之波涛处处对抗。二者的针锋相对日益尖锐,这两股彼此相对却又难解难分的能量,最终激起了接连不断的毁灭爆炸,使得森罗万象的构造四分五裂,继而诞生出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自那时起,实体宇宙便诞生了。

      光和虚空的激荡释放出的能量肆虐于新生的宇宙中,原生的物质彼此融合、旋转,无止境地构建着原初的世界。数个纪元以来,宇宙——无垠黑暗止境——的扩张始终未曾停歇,旷日持久地被这火与魔力汇聚而成的混沌一味炙烤。

      而那些至为动荡的能量则彼此汇聚成了另一个灵体位面,即是扭曲虚空。光和虚空在这片领域的边缘相互碰撞、逸散,导致此处长久地处于动荡之中。尽管扭曲虚空和无垠黑暗止境关联些微,但它仍然身处实体宇宙的边缘之外。即便如此,扭曲虚空中的动荡能量仍会时而撕裂黑暗止境的间隙,呼啸着涌入现实位面,将森罗万象的一切尽数扭曲。

      宇宙可谓灾难般的诞生,同样也使得光的碎片遍布整个现实位面。这些碎片从无数世界的物质中激起星点生命的火花,使得充满曼妙抑或蹩脚可能性的众多生物,得以就此诞生。

      显现得最为普遍的生命形式是元素之灵——由火、水、土、风而成的原初生物。几乎所有的实体世界都有这些生物的存在,其中大多恣意享受着森罗万象早期的混乱模样。

      时而由大批光的残片群聚形成的生物,拥有的则是远为强大的力量和潜能。纳鲁,这些闪耀着神圣能量的仁善生物,便是其中之一。他们放眼浩瀚的宇宙,所见的尽是无穷无尽的可能。于是他们立誓,要竭尽自己所掌握的神圣魔法,在所到之处散布希望、滋养生命。

      而比之纳鲁还要远为超凡的,是身形庞大的泰坦。他们的精魄——即是星魂——成形于少数世界的炽核深处。长久以来,这些初生的泰坦都一直沉眠着,而自身的能量则遍及他们所居存的天体之上。

      而当泰坦最终苏醒之时,他们便如同是活生生的世界。狂风呼啸于他们的巨体,星屑披覆于他们的身躯,连皮肤之上都尽是纵横的银白山峦,和暗含粼粼魔力的瀚洋。

      用那如若璀璨群星的双眼,他们观察着这才且脱离襁褓的宇宙,并为其中的神秘而深深陶醉。相比动身捍卫生命的纳鲁,泰坦则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他们来往于黑暗止境的各个角落,寻觅着自己的同胞。

      而这宏大而深远的旅途,终有一日将改变森罗万象的去路,并定夺一切有生之物的命运。

    泰坦及宇宙的秩序化

      无人知晓第一个泰坦何时抑或缘何苏醒,但传说中仍然记述了他的名字——阿曼苏尔。

      尽管阿曼苏尔是孤身一人,但他心中知晓自己一定还有别的同胞。因此,他探索着无垠黑暗止境的众多世界,以期寻找其他的泰坦。这个任务艰巨而孤独,但却意义重大。而待到他终于发现其他初生的星魂时,阿曼苏尔便慈爱地培育起了这些新同胞,将他们从沉眠中唤醒。而这些苏醒过来的泰坦,便即加入了他伟大的寻觅当中。

      阿曼苏尔和他的手足,其后便以万神殿之名为人所知。这些天性仁爱的生物,生来便契合着秩序与平稳,对宇宙中秘藏的魔力也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他们深知自己的力量太过庞大,故而面对一切邂逅的文明都恪守着温和行事的信条,即便是对那些狂野不羁的元素之灵也未有例外。

      万神殿的泰坦逐渐认识到,秩序与否攸关着他们能否找到同胞。每每到达一个星球,他们都会采取一定的手段来探知其中是否容有星魂。首先,泰坦们会安抚这个世界那些狂暴的元素群体,而后将世界重建,塑造出高大的山峰、幽深的海洋和涌动的天空。到了最后,他们便会在这个方才获得秩序的世界大幅播撒各种各样的生命形式。万神殿期望能通过这种形式唤起星魂,并就此促其长成。虽说如此,大多数的情形下,泰坦们所到达的世界都并无星魂所在。

      万神殿立誓维持、守护这些世界,哪怕其中并无星魂也是一样。为此,他们会给那些原始的生命形态授予力量,以期保证秩序化的世界不被侵犯。泰坦们也会在自己塑造的世界表面安置巨大的机械,藉此观察他们的世界——并净化那些不慎在进化中向混乱屈服的生命。

      阿曼苏尔还召集了一个名为星穹体的神秘种族来协助万神殿。这些天体生物观察着被泰坦赋予秩序的众多世界,时刻警戒着一切不安定的迹象。必要之时,这些星穹体会启动保险程序,清除世界上的全部生命,以期重置它的进化过程。

      长久以来,万神殿能够找到的星魂日益减少。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未曾有所气馁。他们知晓这个宇宙浩瀚无垠,即便是在这数个纪元的探索之后,自己所触及到的也不过只是森罗万象的一个小小角落罢了。

      然而不为泰坦们所知的是,那些恶意的力量却也同样在黑暗止境的远处蠢动不休。

    万神殿

      阿曼苏尔——万神殿的至高之父 萨格拉斯——万神殿的保卫者 阿格拉玛——伟大的萨格拉斯之副官 伊欧娜——创生者 卡兹格罗斯——众界的塑形者暨锻铸者 诺甘农——天外魔法暨知识的守护者 高甘纳斯——天穹暨啸海之王

    虚空大君及上古之神的诞生

      自宇宙诞生伊始,虚空中众多的的黑暗之灵便期求将现实位面扭曲为无边的苦海。这些存在便是虚空大君。祂们长久地观察着来往世界之间的万神殿,嫉妒着他们的力量,并希求着将某位创世的泰坦腐化为执行祂们意志的工具。

      为此,祂们倾其所能地意欲在实体宇宙中现身。当终于得偿所愿时,祂们的能量便逸漏到了现实位面,将森罗万象中一部分毫无防备的住民扭曲。然而对高贵正直的泰坦而言,这些暗中的腐化全无效用可言。最终,虚空大君们转而将影响施加于泰坦最为脆弱的时期:苏醒之前。

      虚空大君们并无从知晓泰坦灵魂沉眠的世界所在。因此,祂们将力量集聚起来,将黑暗的造物遣往整个实体宇宙,以期恰巧撞上某个星魂的所在。无人知晓虚空大君投向整个黑暗止境的造物究竟几何,祂们盲目地搜索着初生的泰坦,将凡人世界和其外的一切都尽数污染。终有一日,这些邪恶的存在会以上古之神的名号为人所知。

      尽管泰坦们知晓宇宙中有虚空能量的存在,他们却无从得知虚空大君和上古之神的信息。万神殿早已为之焦头烂额的,是另一个更加直接的威胁:恶魔。这些诞生自扭曲虚空的残忍生物,生而即为暴烈的憎恨和恶意所驱使,所渴求的仅有宇宙中一切生命的灭亡。

    恶魔的崛起

      就如无垠黑暗止境那般,扭曲虚空中也同样诞生了生命。光和虚空两者的能量在扭曲虚空的边界融汇,而自那骚乱的领域中所涌现的生物,便是恶魔。他们遵循着自己暴烈的情感行事,乐于见到自己的力量突破止境,而毫不顾虑其结果。这些畸形的存在大多沉溺于遍及扭曲虚空中的动荡能量,有的则掌握到了将那毁灭万物的邪能魔力自如驾驭的方法。很快,这些嗜血的恶魔便将爪牙伸向了实体宇宙,在凡人的文明中散播着恐惧,并将一个又一个世界接连毁灭。

      恶魔的形态多种多样。譬如双头的虚空恶犬,会如饥饿的野兽那般游荡于扭曲虚空中无路可循的荒芜之间。而诸如庞大的深渊魔和地狱火,则是由更为强大聪慧的恶魔,用物质和邪能糅合出的无脑团块。

      而至于这些更为强大的恶魔,其中之一便是纳斯雷兹姆,或称恐惧魔王。他们狡猾而精于摆布他人,倾力于研修暗影魔法的艺术。纳斯雷兹姆偏爱渗透进凡人的文明中,四处播种动荡,挑起国家间的争端。而当这些凡人的群体日薄西山、支离破碎之时,纳斯雷兹姆便会出手腐化其中的住民,将这些无辜的生命扭曲为又一种毛骨悚然的恶魔。

      强大的安尼希兰,抑或深渊领主,则采取更为直接的手段征服各个世界。这些硕大无朋的屠夫,生来便是为了残虐和折磨目所能及的凡人种族。深渊领主时常奴役那些扭曲虚空中的次等恶魔,用以充作攻打无垠黑暗止境中那些凡人文明的马前卒。

      这些恶魔在森罗万象的遥远角落中烧起的战火,很快便为万神殿所发觉。忧心他们搜寻唤醒星魂的行程难免被这些恶魔的行径所妨碍,泰坦们旋即派出了他们最强大的战士,伟大的萨格拉斯。这位勇猛的泰坦毫不迟疑地动身,许诺从宇宙中肃清恶魔的影响之前,决不会有所休憩。

    萨格拉斯与阿格拉玛

      即便是万神殿卓著的成员之中,也无人能够企及萨格拉斯的勇气和力量,而这些品质更是良好地契合着他猎杀恶魔的艰难任务。满怀着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他便即刻动身,去往了黑暗止境之中。

      被动荡不安的能量所淹没的众多世界,很快便将萨格拉斯的脚步吸引而来。诸如此类的场所中,扭曲虚空的影响已然涌入了实体宇宙,铺天盖地的恶魔这才得以现身其中。

      萨格拉斯经年累月地往返征战于这些恶魔肆虐的世界间,从入侵的恶魔手中拯救那些凡人住民。他眼见自己的敌人将一整个文明化为闷燃的枯骨,将其中的居民扭曲为卑鄙可憎的畸形。亲见这凋亡和毁灭的骇人一幕,一股难以遏止的无力感顿时攫住了萨格拉斯。身负而今的使命之前,他都从未想象过宇宙中竟能有这般邪恶的事物存在。

      然而,这些恣意妄为的恶魔却尽皆是些缺乏组织的无能宵小。萨格拉斯轻而易举地将之击溃,接连不断地赢得胜利。随着这长久的战斗,他也逐渐发觉了一部分掌控着虚空能量的恶魔,并进而调查了这些黑暗能量及其源头,这才得知了那些将腐化散往整个宇宙的恶性智能体的存在。

      这些智能体便是虚空大君,而祂们的强大更是远非恶魔之流所能企及。得知其存在的萨格拉斯不免陷入了困惑,进而思考起这些虚空势力的真正所图,和其存在对整个宇宙可能产生的影响。

      尽管他的发现令人不安,萨格拉斯对恶魔的征战却并未休止,而万神殿进行的工作也一如既往地顺畅。他们搜寻着初生的泰坦,应时为新发现的世界带去秩序。萨格拉斯时常会注视这些襁褓中的世界,生命在其上绽放、而不必为恶魔所苦的光景,往往能给他带来一丝满足感。他对生命的热爱日益激励着他的意志,得以使他决意直面那些虚空大君、捣毁祂们对森罗万象的一切邪恶意图。

      与此同时,恶魔却也在加倍努力地用死亡和荒芜席卷更多的世界。而更使萨格拉斯焦躁的是,他发觉自己早在往日便已和众多同样的恶魔战斗过。每每当他在实体宇宙击溃它们,恶魔的灵魂便继而回到扭曲虚空当中,并最终以全新的躯体起死回生。

      杀死恶魔的唯一办法是将其在扭曲虚空中诛杀,抑或是在黑暗止境中那些盈满扭曲虚空动荡能量的地方。然而,萨格拉斯尚却无从知晓这点。他所能明白的,只是自己当下的手段尽是白费工夫,完全不足以摧毁他的敌手。他得想办法遏制它们。

      忧心于当下的情势和接连涌来的恶魔,万神殿便又派来了一位泰坦来协助这名勇士。他的名字是阿格拉玛。尽管对战斗并不如何娴熟,但他的学习速度却十分惊人,并在而后赢得了萨格拉斯的赞许,成为了他深受信赖的副官。无数个千年之中并肩作战的两人,便如若一堵无可企及的高墙,纵是恶魔如何肆虐都难以逾越。

      待到阿格拉玛足以接替他的战斗之时,萨格拉斯便有了深入研究扭曲虚空特质的时间,并进而找到了遏制恶魔的方法。尽管他尚未掌握这一动荡领域的全貌,但已知悉该当如何控制和塑造其中的部分能量。藉此,萨格拉斯在扭曲虚空中打造了一座监牢,其即为放逐位面——马顿。这个孤立的次元固若金汤,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逃离其中。自此,这些恶魔便再无死而复生的可能,一经投入监牢,就只能永生永世地在其中糜烂。

      而后,阿格拉玛和萨格拉斯继续着他们的战役,监牢中便即溢满了捉来的恶魔和破坏性的邪能。这些能量很快便集聚得太过浑厚,乃至将扭曲虚空和实体宇宙的间隙撕裂开来,就如一颗翠色的星辰那般,在黑暗止境的边境熊熊燃烧。

      萨格拉斯和阿格拉玛的英勇卓著,很快便为整个宇宙带来了和平。恶魔的侵扰尽管仍是黑暗止境的威胁,但却已显而易见地稀少下去。泰坦的众多世界欣欣向荣,而生命也随着它无尽的可能性,一同就此繁荣地昌盛不息。

    虚空的意志

      万神殿孜孜不倦地搜寻着沉眠的星魂,而萨格拉斯和阿格拉玛也仍继续着他们猎杀恶魔的旅途。两位勇士进而达成了共识,认为若是分头行动,便能够保护更多世界。约定仅在必要关头彼此呼唤之后,他们便径自踏上了各自的道路。

      而正是在这一纪元中,萨格拉斯才发觉了虚空大君的意图中真正的可怕之处。

      他先是被吸引到了黑暗止境中的一个偏远角落,彼处一个漆黑枯萎的世界中,尽是冰冷的虚空能量四散而出。位乎此,萨格拉斯遭遇的是前所未见的庞大生物,如若疮痍一般遍布整个世界。这些便是上古之神,祂们将自己深深植入这个世界之中,用虚空能量将其尽皆笼罩。

      更令他恐惧的是,萨格拉斯旋即发现这并不是个一般的世界。他听到了核心中那沉眠梦乡的星魂,可却并非是萨格拉斯自其他的星魂处所见过欢愉梦景——那尽皆是漆黑阴暗、毛骨悚然的噩梦。上古之神的卷须早已深入,将沉眠泰坦的灵魂全数裹入阴影。

      一伙纳斯雷兹姆也同样发现了这个漆黑的世界。他们日夜置身上古之神之中,沐浴着他们的黑暗能量。而察觉到其邪恶的萨格拉斯,便继而将这些纳斯雷兹姆尽数捕捉、严刑拷打。崩溃的恶魔旋即将他们对上古之神的了解和虚空大君的意图尽数吐露——若是虚空的力量成功腐化了初生的泰坦,它便会苏醒为一柱不可名状的黑暗生物,整个森罗万象、乃至整个万神殿,都将无力与之相抗。届时,扭曲的泰坦将会飨尽宇宙中的一切物质和能量,使万般存在的一切,都尽数屈从于虚空大君的意志之下。

      萨格拉斯,这众泰坦中的不败骁将,生来头一次品味到了恐惧,惊觉原来虚空大君们正如若万神殿那般地寻觅着星魂的所在。而萨格拉斯更是从未想过,虚空能量竟能将沉眠中的泰坦侵蚀得如此彻底。

      而如今,证据正明白无疑地摆在他的眼前。

      暴怒和苦恨在他的灵魂中熊熊燃烧。他猛击眼前的纳斯雷兹姆——而众多的恶魔顷刻便在他的盛怒下灰飞烟灭。萨格拉斯继而转向那漆黑的世界,他的心在悲伤中痛苦不堪,因他知晓仅有一种方法能防止黑暗泰坦就此觉醒。

      他高举起自己的刀锋,将眼前的世界一刀两断。随之而来的爆炸消灭了上古之神和祂们的能量,然而初生的泰坦却也就此命丧。

      萨格拉斯即刻回到了万神殿的所在,并将阿格拉玛召回到他的身边。当着众位泰坦,萨格拉斯讲述着将他的所见,而其他的万神殿成员纵然为此而惊诧,却更多地是关乎萨格拉斯的轻率举动。他们斥责萨格拉斯全无必要杀害自己的同胞,为他并未寻求援助而争吵,若他如此,他们便能从那星魂中净除腐化。

      纵然萨格拉斯竭力使他们确信自己所作所为的必要性,他却最终发觉这不过是徒劳。其他的泰坦并未亲眼所见这一切,便不可能理解他缘何采取这般的过激手段。更不必说除去阿格拉玛,其他的泰坦甚至都无从直接了解虚空和恶魔。那恶意和腐化的力量聚成的深渊究竟有多深不可测,他们根本不可能知晓。

      关乎如何应对虚空大君的威胁,萨格拉斯和万神殿的其余成员间的争执异常激烈。萨格拉斯最为忧心的,是既然上古之神能够腐化一个星魂,那他们便可能腐化更多。要阻止他们的行动,多半已经太迟了。

      萨格拉斯表明了他对“存在本身即有着缺陷”的恐惧——在遭遇上古之神后,他才终于认定了这个想法。唯有将森罗万象的一切烧灼殆尽,泰坦才有希望阻止虚空大君的终极目标。就萨格拉斯而言,即便是死去的宇宙,也总好过被虚空所支配的宇宙。生命既然能在宇宙中生根一次,那兴许当剿除实体宇宙的腐化之后,生命仍能再度绽放。

      这个想法让万神殿惊骇不已。创生者伊欧娜,出言提醒萨格拉斯泰坦曾立誓倾尽一切保护生命,而要认可彻底灭绝,这无论如何都实在太过耸人听闻。就连阿格拉玛也站在了他导师的对立面,争辩着一定有其他战胜虚空大君的办法。他力劝萨格拉斯忘记这个可怕的想法,寻找其他解决的方案。

      深沉的绝望和辜负感压垮了萨格拉斯,他愤而就此出走,和其他的泰坦分道扬镳。他认定自己的同胞再无可能醒悟,而若他们无意出手助他剿除虚空大君的腐化,那便由自己一个人来完成。

      从此以后,万神殿的泰坦便再未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一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