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7.0三系牧师神器历史介绍文本:教团箴言

    来源:NGA 作者:Vincero 时间:2016-10-25 12:03:14
    魔兽世界7.0三系牧师神器历史介绍文本:教团箴言,全十一章,研究在持续进行。这些文本里还有很多东西等待发掘,假以时日,我们一定会揭开所有的秘密。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 Vincero  原文地址:点我查看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字数9612字,建议阅读10分钟。)

      由教团的历史学家琼维丝记录。

      研究在持续进行。这些文本里还有很多东西等待发掘,假以时日,我们一定会揭开所有的秘密。

    ——教团首席历史学家琼维丝

    暗影牧师 -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蕴含着一股可怕的古老力量,正在蠢蠢欲动。虽然这把匕首可以作为暗影魔法使用者的强大武器,但是一定要谨慎使用。

      萨拉塔斯有自己的思想。不要理会它疯狂的耳语,不要相信它的谎言。让它为你所用,但别忘了,这把利刃中的黑暗存在,并不是你的盟友。

      第一章:

      萨拉塔斯的起源极其黑暗。在那远远早于部落与联盟的时代,传说中的上古之神和及其黑暗帝国让世界笼罩在暗影之下。

      关于这把利刃的起源众说纷纭。有一种比较离奇的说法称,这把匕首是一个被遗忘的古神的残骸,它在黑暗帝国初期就被自己的同胞吞噬了。也有其他的一些说法,比如萨拉塔斯是亚煞极之爪,从这个上古之神的巨大身躯上剥离下来,赐给其仆从,用作仪式献祭之用。

      虽然这些故事都很不可思议,但是也许当中揭示了一部分的真相。萨拉塔斯脉动着上古之神的污秽精华。甚至有人说,这把利刃能让其拥有者看到黑暗帝国的幻象,但是所有看到此等惊惧景象的人都已经陷入了疯狂。

      第二章:

      泰坦创造的强大生物最终击溃了黑暗帝国。他们把上古之神和它们的爪牙囚禁在了地下的监狱里。和谐降临到了艾泽拉斯,但是却并没有维持太久。

      这跟萨拉塔斯脱不了关系。

      这把利刃依然存在于世,在凡人手中几经易手,而留下的只有死亡和混乱。其中一个不幸拿起萨拉塔斯的人,是一个叫做赞度的巨魔。这个野心勃勃的巫医来自强大的古拉巴什部族。他的对手将他从权力与名望的高位上驱逐了下来,于是赞度整日都在酝酿着复仇之梦。

      对萨拉塔斯来说,借着赞度的愤怒来把他扭曲为自己的棋子实在是轻而易举。

      第三章:

      在萨拉塔斯的低语引导下,赞度和一群忠实的巫医出发寻找一个奇异的黑石堆。巨魔秘法师早已禁止族人前去打扰那里的安宁,但是赞度对这个禁忌视而不见。他相信,这个石堆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他可以使用这力量来打败他的对手。

      他和他的追随者很快就会发现,石堆其实是一个沉眠的上古之神仆从,基希克斯的身躯。

      萨拉塔斯催促赞度为怪物进行血祭。巫医的心灵已经被利刃腐化,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用萨拉塔斯肢解了几个同伴,并用他们的鲜血和尸骸作为唤醒巨兽的祭品。仪式的最后,赞度将这把沾满鲜血的匕首插进了基希克斯的外皮里……这个巨大的怪物随之轰然苏醒。

      再也没有人看到过赞度和他的追随者。巨魔后来探查了这个地方,只发现了四散的骸骨,上面的肉被剔得一干二净。

      第四章:

      基希克斯苏醒后,艾泽拉斯立刻蒙上了战争的阴影。这个巨大的怪物集结了其他上古之神的仆从,发动了一场战役,想彻底粉碎巨魔文明。

      与唤醒他的巨魔不同,基希克斯知道如何驾驭萨拉塔斯的真正潜能。这个克拉西斯召唤了利刃的力量,在巨魔中散播瘟疫,削弱了他们的肉体,然后用死亡的幻象狂轰乱炸,削弱他们的心灵。

      虽然巨魔们最终消灭了基希克斯,打败了他的军队,萨拉塔斯依旧在战争幸存者的梦境中纠缠不休,直到他们全都死去。很多部族都流传着有一把黑暗之刃几乎让他们灭绝的传说。

      第五章:

      摘自《莫德古德之死》第四章,关于黑铁巫师获得萨拉塔斯时的记述:

      “莫德古德继承了氏族研究奥术魔法的悠久传统。身为巫王索瑞森的妻子,她坐拥黑铁氏族最强大的魔法神器。但是她对自己手上这些敬献之物还不满足。莫德古德经常派遣她的仆从去寻找新的圣物来供她研究,并作为创造法术的法器。

      “有个矮人带回了一把充盈着黑暗能量的利刃。莫德古德立即被吸引了。她花了几天的时间研读文献,想要探索这把匕首的奥秘。有时候,人们看到她对着这把武器说话。莫德古德后来现身,想见见带回这把利刃的矮人,并向他致谢。

      “谁都找不到他。谁都记不起他的名字和他的脸庞。他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以下是剧透:
     

      第六章:

      摘自《莫德古德之死》第二十三章,关于黑铁部族与蛮锤部族在格瑞姆巴托的战斗的记述:

      “作战魔像打破了格瑞姆巴托的大门,黑铁士兵涌入蛮锤部族的首都。两支部族充满了仇恨,双方都对毫不留情。

      “蛮锤部族的英勇是他们最强大的武器,莫德古德想夺走他们的英勇。战锤与利斧交错发出了震天巨响,而她高声念着咒语,施放着亵渎的法术。她用她的魔法匕首在手掌上划开了口子,让她的鲜血滴溅到石头上。

      “莫德古德的秽邪仪式为格瑞姆巴托的暗影赋予了生命。它们从城市的黑暗角落中浮现,手持用黑夜铸就的利刃,降临到蛮锤矮人身上。”

      第七章:

      摘自《莫德古德之死》第二十七章,关于黑铁矮人入侵格瑞姆巴托的最终时刻的记述:

      “亲王卡德罗斯用非凡的勇气聚集了剩下的蛮锤部族战士,对黑铁矮人发动了孤注一掷的反攻。卡德罗斯凭借着作战魔像般的专注意志,像蛮牛一样冲锋陷阵,停在了莫德古德面前。

      “蛮锤部族和黑铁部族的命运会在此处决定。

      “女巫向卡德罗斯释放了黑暗的力量,但是他的攻击没有停歇。然后,莫德古德伸手去拿她的黑暗之刃——那把让格瑞姆巴托变成梦魇之城的武器。它却不见了。

      “她失去了宝贵的武器。或者,按某些人的说法,这把武器抛弃了她。

      “卡德罗斯猛力挥动战锤,对莫德古德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为蛮锤部族争取到胜利。据说,女巫躺在地上,濒死之时,口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你答应过……’”

      第八章:

      莫德古德失去萨拉塔斯后,过了几十年,这把利刃被一个人类主教获得,她名叫娜塔莉·塞林。她经历了第一次大战,见证了兽人部落入侵艾泽拉斯并征服了暴风城。

      战后,塞林意识到,要打败这些绿皮兽人,人类需要研究他们所使用的奇特力量。她认真调查了他们的魔法,前往受到他们黑暗魔法污染的战场深入探究。

      在调查中,她得知兽人曾经在他们的血腥仪式中使用过一把异界利刃,这把利刃可以操纵暗影本身。塞林对这样一把亵渎的武器的存在十分担忧,她发誓要追查它的下落,并以圣光的名义将它摧毁。

      第九章:

      摘自由娜塔莉·塞林撰写的《虚空的秘密》:

      “我接触到利刃的一瞬间,脑海中听到了一个名字:萨拉塔斯。我当时就知道,我无法摧毁这把匕首,至少当时还不行。一个人怎么可能打败她不理解的力量呢?

      “我还需要了解很多东西,很多很多。无论我清醒时,还是睡梦中,萨拉塔斯都会对我低语。它教给我,这个世界除了圣光,还有很多别的东西,还有虚空。

      “在这两种力量的涨落之间,你能找到强大的力量和深奥的知识,远超圣光大教堂所传授的东西;你能跨越圣光和虚空之间的界限;你能以光明与黑暗的力量,成就伟大的未来。

      “当然这样做是有代价的。在暗影中行走总会有代价的。”

      第十章:

      到了第二次大战,娜塔莉·塞林已经从萨拉塔斯学会了如何使用暗影魔法。她把危险的技巧传授给了其他的圣光信徒,并号召他们一起对抗部落。塞林和她的追随者在暗影中战斗,在人类王国中四处猎杀兽人。

      萨拉塔斯继续在塞林的心中低语,逐渐销蚀了她的理智。虽然她的意图高尚,但是她对这把利刃和虚空的奥秘变得越来越痴迷。

      塞林的同伴也一样。他们对这场抵抗兽人的战争变得过于狂热,使得无辜的生命承受风险。有些人在暗影中陷得太深,完全抛弃了圣光。虽然塞林提醒她的追随者谨慎使用这种力量,但却被当成耳边风被无视,甚至还遭到质疑。

      虽然不清楚这位前任主教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一些消息指出萨拉塔斯让她的盟友背叛了她。它让他们相信,塞林阻扰了他们掌握自己的真正潜能——阻扰了他们获得知识和力量,而且只要杀死她,他们就能获得这些知识和力量。

      夜深人静之时,他们谋杀了塞林,并将萨拉塔斯据为己有。

      第十一章:

      多年来,肯瑞托的法师监视着娜塔莉·塞林,她的黑暗教义让他们倍感困扰。她死后,他们着手将她撰写的文献从历史中抹去。法师们造访她去过的村庄和城市,收集她写下的每一份卷轴和典籍。

      肯瑞托把这些文献藏在达拉然,希望塞林的危险魔法学派就此终结。但是虽然他们付出了努力,还是不能抹去她所传授的关于光明与暗影的教义。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人接受她的教义,将自己投入到圣光与虚空当中。

      法师们也知道萨拉塔斯的存在,但却无法找到它。但就跟塞林的教义一样,这把利刃不会轻易消失。

      它还打算扭曲更多的心智,操纵更多的傀儡,让更多的无辜的人陷入恐惧之中。

    神圣牧师 - 图雷,纳鲁道标

      图雷是圣光最纯净的实体化身之一。这件神器上涌动的能量可以治疗肉体和心灵的创伤。这些能量可以在绝望的黑暗时刻给人以希望,用勇气鼓励怯懦的心灵。

      但是或许图雷最大的用途,是让我们吸取关于它的经验和教训。如果我们可以从它的历史中学到教诲,那就是:哪怕只有一个英勇之人施展圣光,也能拯救千万的生命。

      第一章:

      德莱尼有许多关于善良纳鲁的传说。其中图雷的故事最让人津津乐道。

      像其他纳鲁一样,图雷发誓保护所有宇宙中的凡人文明不受黑暗的侵袭。这项高尚的使命最终令这个圣洁的存在来到了一个叫卡寇拉的世界。这里的凡人正面临毁灭,而罪魁祸首是一个巨大的实体,名叫诸界吞噬者迪门修斯。

      迪门修斯将卡寇拉笼罩在虚空能量之中。图雷用尽了自己的生命之力让这个世界免于毁灭。纳鲁彻底粉碎,化为耀眼的巨大神圣新星。能量的瀑流扫过卡寇拉,荡涤了虚空,把迪门修斯从这个世界放逐了出去。

      第二章:

      摘自德莱尼圣典《希望与牺牲的教训》:

      “图雷粉碎了,但即便如此,它的圣光也没有黯淡。每一块碎片都像星星般耀眼,把纳鲁从遥远的诞生之地吸引过来。他们把图雷闪光的碎片收集起来,为他牺牲自己拯救一个世界的行为而吟唱赞歌。

      “纳鲁把这些碎片作为礼物送给了许多他们觉得有潜力向善的种族。图雷最大的碎片则被传给了我们的祖先:阿古斯的古代艾瑞达。

      “据说,这件神器像流星一般从天空而降。夜晚变成了白昼,图雷的辉煌圣光把天空镀上了金色,持续了整整一周。”

      第三章:

      艾瑞达是极其博学的种族,他们拥有强烈的求知欲。他们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对图雷进行研究。他们当中,第一个真正驾驭这个神器力量并借此向善的人,是睿智的领袖维伦。

      在维伦的时代,一种奇怪的诅咒在阿古斯散播开来。受害者会心智混乱,记忆衰退。除了失去他们宝贵的知识以外,没有多少事情能让艾瑞达如此害怕。他们的反应充满了恐惧和偏执。为了防止其他人受到感染,许多艾瑞达觉得应该把被诅咒的人隔离起来,或者甚至把他们从阿古斯放逐出去。

      但是维伦不愿意放弃同胞。他冒着极大的危险,手持图雷,行走在被诅咒的人中间。维伦召唤神器的力量,治愈了所有被感染的艾瑞达。

      第四章:

      摘自由历史学家勒洛尔撰写的《艾瑞达的堕落及德莱尼的迁徙》:

      “当萨格拉斯来到阿古斯腐化艾瑞达时,几乎所有人都被他所摆布。维伦和他的追随者是其中的例外。在纳鲁的帮助下,他们踏上了逃离家园的悲惨旅途。但是要逃离魔掌困难重重。恶魔潜伏在各个角落,等待着逃亡的艾瑞达落入埋伏。

      “绝望之情在逃离者当中蔓延,很多人甚至想要放弃。在黑暗而困苦之时,维纶使用了图雷的力量。它夺目的能量在逃离者眼前闪耀,重振他们不断消逝的信心。在这把神器的鼓舞下,维纶的追随者相信,他们能够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使命,他们能够从阿古斯逃离。他们也的确成功了。

      “那天起,逃离者把自己称作德莱尼。这个名字如今在艾泽拉斯已经家喻户晓。但是如果没有图雷,也许就不会有德莱尼。”

      第五章:

      德莱尼登上了空间要塞吉尼达尔,穿过星海,开始了逃亡。恶魔对他们紧追不舍,一意要惩罚这些逃脱了腐化的逃离者。

      其后的数千年对德莱尼来说相当难熬。被追杀的威胁时刻萦绕着他们的梦境,让他们无法安睡。为了保护自己,对抗燃烧军团,很多人都向图雷和其他从阿古斯带来的圣洁神器求助。在维伦和纳鲁的指导下,德莱尼研究着这些圣物,不过磨练,强化自身与圣光的联系。

      一个叫阿斯卡拉的学生展现出了过人的天分。后来,她获得了持有图雷的资格,成为了德莱尼史上最伟大的治疗者。

    以下是剧透:
     

      第六章:

      阿斯卡拉失去了阿古斯的所有家人,但是她在吉尼达尔上找到了新家。她把其他德莱尼视为兄弟姐妹,发誓要尽一切努力保护他们。

      但是她并没有强大的体能,也没有锻造的技艺。于是,她投入了圣光的怀抱。她对神圣魔法变得无比精通,最终令维伦把图雷托付给她。阿斯卡拉时时刻刻都在研究这件神器,解放它的超凡潜能。

      在这期间,阿斯卡拉看到了未来的幻象。她预见到,她的人民会找到一个远离军团的避难之地,一个可以建立家园的新世界,他们将在这里展开新的生活。

      但奇怪的是,幻象中却没有她自己。

      第七章:

      德莱尼造访了许多不同的世界,寻求安全的避难所,但是他们都没法多做停留,因为燃烧军团很快就会得知他们的下落。在恶魔到来之前,德莱尼就得登上吉尼达尔,再次消失在星海中。

      军团的穷追不舍让许多德莱尼产生了抑郁和悲观情绪,但是他们并没有默默承受。阿斯卡拉与绝望的同胞交流,让他们吐露困扰。她一直都把图雷带在身边,而圣物会在她身上映射出一道神圣的魔法光环,仿佛德莱尼的希望之光。

      “燃烧军团的确人多势众,无比强大,但是他们并不像我们这样沐浴在圣光之中,”阿斯卡拉经常说,“不论我们的敌人有多强大,只要他们遵循黑暗之道,就一定会失败、灭亡。”

      第八章:

      摘自德莱尼圣典《夏盖尔的第二颗太阳》:

      “燃烧军团在夏盖尔守株待兔,他们看着我们走下吉尼达尔,登陆这个世界。我们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定居的地方,一个可以从头来过的地方。

      “我们错了。

      “邪能传送门在我们周围嘶鸣着展开,吐出了末日守卫、地狱猎犬,以及其他的可怕怪物。军团的军队把我们团团包围,切断了我们撤退到吉尼达尔的路线。我以为我们完蛋了。

      “然后我看到了……她。我看到了阿斯卡拉。

      “她挺立于我们与恶魔之间,高举着图雷。圣光风暴在她周围爆发,把军团的爪牙晃得睁不开眼,让我们躲过了邪能利刃的攻击。我们朝着吉尼达尔的方向步步为营,图雷的光芒变得越来越明亮,仿佛是夏盖尔的第二颗太阳。”

      第九章:

      燃烧军团在夏盖尔围攻德莱尼之时,阿斯卡拉终于领悟了很久以前所看到的那个关于未来的奇怪幻象。有一天,她的人民会找到新的家园,但是她命中注定无法与他们同行。她会在夏盖尔战死,从而为人民争取机会,寻找那个避难之处。

      阿斯卡拉和其他七十个德莱尼自愿去引开燃烧军团。他们用自己的鲜血为其他人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从夏盖尔逃离。英勇的护卫者与恶魔之间展开了殊死搏斗,他们的舍生取义成为了德莱尼史上的一段伟大传奇。

      数百名恶魔如同灌注了邪能的钢铁之锤,猛烈地撞击着这七十一位德莱尼,但是护卫者们毫不退让。每当有德莱尼濒临死亡,阿斯卡拉就会伸出援手。她在战线上穿梭,用图雷的神圣光芒为伤者治疗。

      有了阿斯卡拉的帮助,这七十一人仿佛一支千人大军,充满了斗志和力量。有了她,德莱尼才躲过了灭族之灾。

      第十章:

      在夏盖尔之战后,图雷落入了燃烧军团的手中。恶魔们见证了阿斯卡拉死前的英勇奋战,他们把她强大的力量归因于这件奇特的神器。军团内部为了这件圣物的归属而争吵不休,而后,欺诈者基尔加丹终于决定了适合的人选。

      他把这件神器托付给了一个艾瑞达女祭司,卡琳迪丝夫人。她是少数理解德莱尼神圣魔法的恶魔之一。此外,卡琳迪丝对图雷还有很深入的了解。很久以前,在阿古斯,这个女祭司曾负责看管包括图雷在内的诸多艾瑞达圣器。

      卡琳迪丝耗时多年终于让图雷屈从于她的意志。经过一系列的黑暗仪式,她把这件神器转化成了黑暗的化身。图雷曾经激励着希望,而如今它则散播恐惧;曾经可以治疗伤口,如今却会令伤口溃烂。

      第十一章:

      卡琳迪丝夫人很享受让图雷屈从于她的意志,并用它的腐化力量来对付敌人。她厌恶德莱尼,一想到自己能够污染德莱尼所珍视的神器,她就感到无比愉悦。

      卡琳迪丝越来越擅于驾驭图雷,于是恶魔领主基尔加丹给了她一项特别的任务,让她担任军团监狱世界的拷问者。卡琳迪丝十分适合这个角色。她把对囚徒施加痛苦看成是一种艺术,让图雷成为了他们噩梦的来源。

      和阿斯卡拉一样,卡琳迪丝最终也看到了未来的幻象。她预见到,燃烧军团入侵了艾泽拉斯世界,让它燃起了邪能的火海。奇怪的是,卡琳迪丝没有在幻象中看到她自己。

      可她看到了图雷。一个陌生人挥舞着这把神器,展现出它辉煌的真正形态,它的圣光令军团睁不开眼,像第二颗太阳一样照耀着大地。

    戒律牧师 - 圣光之怒

      在你拿起圣光之怒之前,有许多忠恳的战士和虔诚的牧师都想要掌控它的力量。但是他们都失败了。

      就让他们的失败作为对你的教训和警告吧。光是有高尚的意图是不足以驾驭这把法杖的可怕力量的。你一定要把自己的专注力打磨得锐利如锋,把你的意志锤炼得坚定如钢。因为只要有一瞬间,你的戒律之心有所动摇,这把武器就会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夺走你的生命。

      第一章:

      多年之前,狂热的血色十字军想要创造一把法杖,让它拥有无可比肩的圣光之力。他们希望这把武器能够施展正义之怒,甚至能够与传说中的灰烬使者相匹敌。

      灰烬使者的力量来自一件暗影神器,它被圣光净化后与利刃连结在了一起。血色十字军也想用同样的办法铸造法杖。

      于是他们就派出了最忠诚的十字军战士,深入被战争蹂躏的瘟疫之地,寻找合适的圣物。回来的人很少,他们带回了一颗散发着黑暗怒气的奇特宝石。有消息说,它来自世上的第一批死亡骑士所携带的权杖。根据其他的一些记载,这颗宝石是由可怕的巫妖克尔苏加德用他的鬼灵之手所打造。

      不论真相为何,十字军还是使用了这颗黑色宝石创造了一把法杖,也就是世人所知的圣光之怒。

      第二章:

      血色十字军的十个博学的牧师齐聚壁炉谷,一起创造圣光之怒。他们用了数周进行仪式,净化这颗黑暗宝石,并把它与法杖连接到一起。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身边潜藏着一个恶魔。

      一个名为巴纳扎尔的纳斯雷兹姆化名为赛丹·达索汉,以首领的身份潜伏于血色十字军中。这个恶魔得知了铸造圣光之怒的计划时,担心这把武器会揭穿他的伪装,令他失去对十字军的掌控。

      巴纳扎尔破坏了净化仪式,十字军失去了对仪式的精妙法术的控制。神圣的能量风暴席卷了集会处,立刻杀死了这十个牧师。但是圣光之怒却毫发未损。这场爆炸净化了宝石,还把它与法杖连接到了一起。

      在仔细检查后,巴纳扎尔发现这把法杖因为含有不稳定的能量而颤抖着。要想把这把法杖作为可靠的武器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恶魔并没有摧毁这把武器,而是允许血色十字军把它保留下来。他期待着这把法杖会在将来的岁月里造成巨大的混乱。

      第三章:

      大检察官伊森利恩写给血色十字军的阿比迪斯将军的信:

      “你的上一封信我收到了,我理解你的担心。但是就其原始力量而言,圣光之怒远远超越了我们的预期。最近在提尔之手的战斗就是证明。

      “天灾军团的兵力超出我们二十倍。如果没有圣光之怒,绝对会变成一场大屠杀。这把法杖的灼热圣光轻松地切开了天灾军团,就像镰刀收割麦穗一般,将敌人尽数歼灭。

      “圣光之怒确实害死了使用者及其身边的许多士兵。幸存的十字军战士也变得失魂落魄,没有人帮忙的话甚至都不会更衣进食。

      “但是,在二十倍兵力的悬殊下,我认为这样的损失可以接受。”

      第四章:

      摘自由达拉然的肯瑞托所编撰的《寻找圣光之怒》:

      “又侦测到瘟疫之地发生了一场神圣能量的爆炸。这是过去一年的第五起了。最近这次跟前几回如出一辙,罪魁祸首都是圣光之怒。

      “从我收集到的情报来看,血色十字军突袭了一个小村庄,搜寻天灾的踪迹。他们使用了圣光之怒来‘净化’活生生的村民,因为他们认为村民感染了亡灵瘟疫。

      “仪式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使用这把法杖的牧师对武器的力量失去了控制。曾经的中心广场变成了一个冒烟的大坑,里面堆满了尸体。

      “跟以前一样,我到达的时候,武器已经不见了。大概是被其他愚蠢的血色十字军拿走了。

      “我真不该自告奋勇参与这次任务。

      “——肯瑞托的埃斯拉恩”

      第五章:

      血色十字军所有使用过圣光之怒的人当中,最有可能成功的是检察官哈鲁宾。他严守戒律,细致专注,在组织中无人能比。

      在血色修道院里,哈鲁宾用法杖的力量折磨被遗忘者囚犯。他用神圣之火炙烤俘虏,为十字军榨取情报,用来在战争中对抗亡灵。哈鲁宾与被遗忘者接触得越多,他就越发厌恶这些被诅咒的存在。他已经无心从他们身上收集情报,只是单纯想要听到他们惨叫。

      一天晚上,哈鲁宾沉浸在狂热的拷问中,他的怒气令他无法仔细思考。他松开了握着圣光之怒的手。就在一瞬之间,这位检察官的末日来临。

      一场爆炸令拷问室都动摇起来,哈鲁宾被神圣之火吞噬了。据说,他经过了很长时间才死去,他痛苦的哀嚎在修道院中回荡了好几天。

      第六章:

      圣光之怒是何时从十字军手中脱落的,答案已经无从知晓。最终,这把法杖落到了一个名叫贾克哈的牧师手中。这个虔诚的巨魔是部落远征军的一员,她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奉命前往诺森德对抗天灾军团。

      贾克哈登上了驶向战争前线的飞艇,开始练习驾驭圣光之怒的力量。她梦想着用这把武器惩击天灾军团,让亡灵为他们夺走的生命付出代价。

      在诺森德,猛烈的风暴把飞艇从天空击落,飞船栽到了冰冻的苔原上。虽然所有人都从坠落中生还了,他们却没有时间庆祝。因为他们落到了天灾军团的地盘,深入了敌人的势力范围。

      贾克哈的高强度训练在此时获得了回报。她精确地挥舞着圣光之怒,削减了天灾军团的数量。在她的领导下,部落战士在敌人的战线中杀出了一条生路。

      第七章:

      在诺森德,贾克哈成为了天灾军团的克星。她用圣光之怒净化了这片亡灵之地,所到之处都留下了神圣之火的痕迹。她的英勇行为获得了部落指挥官的高度赞赏,但是赞美之词无法让贾克哈得到满足。

      不管她消灭了多少天灾军团的成员,她都永远得不到满足。贾克哈总想要更多。她变得一意孤行,甚至经常让部落的盟友身陷险境。

      虽然她净化了越来越多的亡灵,但也付出了代价。每过一天,惩戒亡灵的念头就越发侵蚀着她……她紧握着圣光之怒的手也开始松动了。

      第八章:

      摘自由达拉然的肯瑞托编撰的《寻找圣光之怒》:

      “又一场事故。这次是在诺森德。

      “一个叫贾克哈的部落牧师发现了这把法杖。据说,她对圣光十分了解。值得一起的是,在事故发生之前她曾用这把武器对抗天灾军团。

      “贾克哈带着一小队部落人马深入天灾军团战线后方。这位牧师对亡灵展开了猛烈的攻击,而后,她对圣光之怒失去了控制。一道神圣魔法能量从武器中爆发出来,不但击伤了部落士兵,还让贾克哈永远失明。他们差点没能活着回来。

      “这场磨难让这位巨魔大大受挫。她发誓在往后的战争中,她会改用自己的力量来治疗,而不是毁灭。

      “而那把杖呢?贾克哈和其他士兵在从天灾军团的地盘撤退时遗弃了法杖。如果我走运的话,这把武器应该还在这片废土之中,留在被他们遗弃的地方。

      “幸好我带了冬天的厚袍。

      “——肯瑞托的埃斯拉恩”

      第九章:

      在贾克哈把法杖遗弃在诺森德之后,圣光之怒终于又回到了东部王国。这把杖从几经易手。心地善良的牧师和圣骑士用它来治疗病患,保护无辜的民众,但是没人可以使用太久。

      后来,神秘的黑暗骑士得知了它的下落。这些蒙面骑士来自卡拉赞的高塔。他们一直四处游荡,搜寻着具有强大力量的神器和圣物。

      一个名叫埃瑞丁的黑暗骑士是他们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试图拿起圣光之怒的人。他被诅咒的手一碰到法杖,武器中立刻爆发出一道神圣的能量波动。这股纯净的魔法驱走了黑暗骑士,把他们赶回了那座闹鬼的高塔。

      这是少数他们自愿放弃的神器之一,或许是唯一一个。

      第十章:

      摘自由达拉然的肯瑞托编撰的《寻找圣光之怒》:

      “赞美圣光,我终于拿到了这把法杖。

      “我追踪圣光之怒,到了暮光之锤的邪教徒那里。他们发现了这把法杖,企图逆转它在若干年前经历的净化仪式。这样一来,邪教徒就可以把圣光之怒变成对立的力量载体:纯粹的黑暗武器。

      “在邪教徒即将完成仪式之前,我对暮光之锤营地发动了攻击。他们没能抵抗多久就被我轻松解决。虽然我完全无意吹嘘,但是我确实认为自己有资格执行这项疯狂的任务。

      “我很快就会把被诅咒的法杖带回达拉然。

      “——肯瑞托的埃斯拉恩”

      第十一章:

      肯瑞托档案室里的一份作者不明的无标题信件:

      “我怀着沉痛的心情报告,埃斯拉恩去世了。

      “在准备把圣光之怒运送到达拉然时,他一不小心触发了法杖的力量。好像是他施放的一个把法杖锁进护盾中的法术造成了一场神圣能量大爆炸。

      “我知道这件事相当让人震惊。埃斯拉恩一向小心谨慎,心思细密。他比我们任何人都更了解这把法杖。但或许正是因为他太了解了,才会掉以轻心。

      “我们采取了预防措施,以免重蹈覆辙。七名法师已经把圣光之怒封印在了抑制符文里。我们很快就会到达达拉然,把法杖存放到魔枢宝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