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可讲魔兽:堕而不落苏拉玛 鲜血与美酒—暮色酒庄

    来源:微博 作者:夏一可死毒舌 时间:2016-10-29 11:17:43
    夏一可讲魔兽:堕而不落苏拉玛,鲜血与美酒—暮色酒庄。上期节目,我们见证了苏拉玛兄弟会分部精英刺客的伟大事业,那么本期,我们就来聊一些民生的话题吧,苏拉玛人人喜爱的魔力酒究竟是如何酿造的呢?

    相关阅读

      沉迷苏拉玛不可自拔的日子又开始了……上期节目,我们见证了苏拉玛兄弟会分部精英刺客的伟大事业,瞻仰了在残月酒馆地下工作者们的先进事迹,为一座来之不易的敌后情报交流站做出了重要贡献,简直跟八点档抗日剧一样又红又专!

      那么本期,我们就来聊一些民生的话题吧,苏拉玛人人喜爱的魔力酒究竟是如何酿造的呢?

      欢迎走进SocTV独家栏目《舌尖上的苏拉玛》。

    晨光下的苏拉玛街道晨光下的苏拉玛街道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苏拉玛永月平民区的街道上。残月酒馆被一层金色的光芒包围着。老板凡瑟尔早早的就起了床。作为一名经营着一家酒馆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因为每日清晨是收获美味食材的最佳时间。凡瑟尔的酒馆,是城内生意最好的店。当苏拉玛的平民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这里是他们最好的选择。老板凡瑟尔告诉我们,店里的魔力酒是吸引顾客的秘诀。魔力酒,一种富含魔力营养的饮料,苏拉玛人最重要的饮品之一。千百年来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民们,渐渐的把饮用魔力酒当作一种习惯。可是这种美味的饮料的来源又是哪里呢?今天,我们跟随着残月酒馆老板,将亲眼见证这种流传百年的饮品繁杂的制作过程……

      哦不好意思记错了,不是凡瑟尔带我们去的……

      呃……好吧,不玩舌尖体了,我知道你们都要受不了了,都想下楼买夜宵了……

    魔力酒原产地,暮光酒庄
    魔力酒原产地,暮光酒庄

      为什么玩家们敌后工作做的好好的,却非要去知道魔力酒的酿造方式呢?其实故事的开端很扯淡又很现实,沙尔艾兰的阿坎多尔虽然是魔树,但它也是树,既然是庄稼,就会引来害虫……它充满魔力的树芽引来了地光蚱蜢,塔莉萨表示“老娘娇生惯养哪里懂务农啊!”,所以派百万指挥官到暮光酒庄走一趟,那里是魔力酒的生产基地,对付这类喜欢魔力的害虫,他们是专业的,他们中间也有堕夜精灵的线人,驱除害虫保卫生产力,全靠他们了!但暮光酒庄这种工业重地,自然守卫森严,所以我们再次找到了莉莉丝,在她的帮忙下,我们才能顺利潜入。

      暮光酒庄这个地方,守卫森严到了什么程度呢?基本上就是苏拉玛的富人区……好了好了你们这些坦克职业别跳了我知道你们都是拉进去一波A的好了吧!但像我们这种小神牧,面对满地的眼睛,只怕就要拖尸体进去了。所以莉莉丝给我们准备了一辆豪车——一个会自动导航,马力足,无污染的魔法轿子。

      大户人家的白富美就是……好吧不白,那大户人家的蓝富美就是不一样。

    为我们准备妥当的莉莉丝
    为我们准备妥当的莉莉丝

      莉莉丝嘱咐我们,“去酒庄的路上要显得傲慢点”,这样才像一个高贵的欧洲人。演技满分的我们自然是顺利潜入了,成功与线人接上了头——那是一位女性夜之子酿酒师,玛尔迦。

    酿酒师,玛尔迦
    酿酒师,玛尔迦

      说实话,见到这个满脸假笑的调酒师的第一面,我差点被那个夸张又尖细的配音给吓哭。她的语调刺耳得,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一个狗腿又忠诚的仆人一样。大姐!我是潜入进来的啊!你这么大声搞毛啊!这种阴阳怪气的女人真的能做地下党吗!

      我带着满满的怀疑向她出示了塔莉萨暮色百合的徽章,她四下张望片刻,也收起了那副卑微低贱的表情。玛尔迦冲我们歉意地笑了笑,她迅速地低声解释,因为艾利桑德对酒庄的严格掌控,她不得不时时刻刻保持着这幅低贱的奴仆模样,这样才能不会让任何人怀疑到她……

      她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可我却为了刚才的偏见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她没有看我的反应,迅速地恢复了刚才那夸张尖细的语调,提出带我们这些“尊贵的贵族”参观酒庄。这是为了不让卫兵对我们产生怀疑,在等到合适的时机后,她自会与我们探讨如何解决害虫问题。

      我们跟随玛尔迦一路走着,她带着卑微又虚伪的假笑,就像一个侍奉讨好着贵族、等待贵族打赏的奴仆般,殷勤地带我们品尝魔力酒,带我们在酒庄内四处参观。我们也继续摆出傲慢的表情,把酒庄的一切看在眼里。

    玛尔迦带我们品尝了蜂蜜酒、顺滑的美酒和油腻的生啤
    玛尔迦带我们品尝了蜂蜜酒、顺滑的美酒和油腻的生啤

      这座看似井井有条的酒庄内,随处可见辛勤的劳工。他们不眠不休的劳作着,因为过于高强度的工作,几乎都要支撑不住。但毫无人性的酒庄管事,并不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这是粉饰太平的暮光酒庄,也是压榨平民的血肉工厂。更讽刺的是,这座工厂的产物——魔力酒,就是控制这些平民生死的重要道具。

      这些被压榨到喘不过气的平民们,或许就只能喝上那么一小口。

      在经过用魔法催化魔力酒的陈化室,来到魔力果园角落时,调酒师终于寻到了说话的空隙,没想到,她的第一句话,竟然充满了担忧和焦急,她说,作为一名反抗军成员,孤身前往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虽然咱们是最不怕死的百万指挥官,那一刻我也忍不住心中一暖,我向她道明此行的来意。她也用丰富的经验迅速判断出了解决方法,调酒师告诉我们,抓一些果园中以昆虫为食的法力浮龙,就可以消灭害虫了,但是因为夜之子们严密的防范,必须等我们一起参观完酒庄后才能自由行动。

    用时间魔法加速魔力酒发酵的陈化室中竟然还有工人
    用时间魔法加速魔力酒发酵的陈化室中竟然还有工人

      随后,我们来到了储存和配送魔力酒的区域。调酒师认真的讲解着,魔力酒将在这里得到分装,并送往苏拉玛的各个区域——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了短暂的停顿,我知道她在忍耐什么——是啊,送往苏拉玛的各个区域,却不包括贫民区。

    已经装车的魔力酒
    已经装车的魔力酒

      此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阵骚乱,一名疲惫不堪的夜之子工人因为休息了片刻,竟然险些被监工杀害。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打破幻象干他妈的,大不了最后跳个河跑个尸……玛尔迦却突然冲了上去——她脸上虚假的笑容不见了。

      她不顾一切地挡在工人面前,我无法把现在的她和刚才那个一脸假笑的调酒师联系在一起。她有些激动,似乎又在忍耐什么,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诚恳一些谄媚一些,她恳求监工不要伤害这位工人,她保证下次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她眼前,是监工明晃晃的屠刀。

      在应付走监工后,我仍然处于懵逼状态。玛尔迦回到我们身边,咬着牙,第一次露出了深深的疲惫和痛恨:“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只是一个工人!”

      “他们真是——我恨他们!我们尽力讨好他们,换来的确实流放和死亡,可在大魔导师把这里列为禁区的时候,我什么也做不了。”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强烈的感受到玛尔迦想要反抗的情绪,她被困在戒备森严的暮光酒庄内,无法为反抗事业无法做出更多的贡献。她为此感到十分沮丧,她是那么想要帮上堕夜精灵的忙。我们安慰她,反抗势力已经在逐步壮大了。她脸上露出了笑容——一个真正的、迷人的笑容。

      她说:“我相信暮色百合。”

      我们手上那枚属于塔莉萨的,暮色百合的徽章,是这里所有穷苦人民的希望。

    被压迫的酒厂工人
    被压迫的酒厂工人

      作为一个玩家,同时也作为一个配音演员,我很喜欢玛尔迦的配音,她的中文配音是一位叫做陈超群的配音演员。玛尔迦人前的谄媚虚伪、夸张热情,人后的冷静聪慧、善良隐忍,都被她演绎得丝丝入扣。我可以体会到她被迫带着面具的忍辱负重,也可以体会她身处社会底层,身为蝼蚁,却仍然试图保护同胞的奋不顾身。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强大的力量,没有显赫的地位,也没有过人的头脑,但她仍然那么迫切地想要帮助我们,想要拯救和她同样处境的人。

      玛尔迦这样一个善良的姑娘,我想要解救她。虽然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虽然我知道百万指挥官肯定最后能解放苏拉玛。但我还是想要解救她。这么想着,我继续做着任务,我只要肝一点,进度快一点,她就可以不用再假笑了吧。

      随后,我们在玛尔迦的指引下,在酒庄一个喷洒着能量的装置旁,见到了调酒师的助手,希尔维林。他向我们揭示了魔力酒制造的最后阶段。

    玛尔迦的助手 希尔维林
    玛尔迦的助手 希尔维林

      在希尔维林的指引下,我们在那喷洒能量的装置旁用盘子接住能量精华。这些能量精华正是源于苏拉玛的能量核心暗夜井的精华。而魔力酒制作的最后一道神秘工序,就是将暗夜井的精华注入酿好的酒中。

      妈蛋,搞了半天鼓吹的这么神秘的魔力酒酿造工艺,不就是往事先酿好的酒力滴点暗夜井能量而吗?妈的智障!

      友情提示:那个喷发能量的装置千万不要好奇地站上去,那个喷发能量的装置千万不要好奇地站上去,那个喷发能量的装置千万不要好奇地站上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灌注暗夜井精华之地
    灌注暗夜井精华之地

      在我们暮光酒庄的参观之旅的最后一站,是亲自帮助调酒师酿酒。我们只需要简单的在调酒师的指令下做一些简单的工作。在这里,我们也揭示了魔力酒最大的秘密,因为,玛尔迦告诉我们,要用人力踩碎材料来酿酒。而且,不脱鞋。

      这时候,我看看自己脏脏的的鞋底,再看看正在运输涂上的魔力酒。再看看玛尔迦那难以琢磨的微笑。这……这算啥?提醒我们以后不要得罪餐饮服务人员,不然他们有可能在你的菜里吐口水吗?但我的姐!这酒也可能被送到残月酒馆去啊喂!别A到自己人啊我的姐!

      看来本期美食节目《舌尖上的苏拉玛》,已经变成调查黑作坊的《法治在线》了。

    神奇的“酿酒”工序
    神奇的“酿酒”工序

      到此,参观就正式结束了,玛尔迦告诉我们,现在我们可以去捕捉法力浮龙了,她也希望这些浮龙能彻底的为我们解决阿坎多尔的虫害问题。此刻,这位坐困暮光酒庄内的调酒师再次露出了温暖人心的微笑。也许,只是因为她终于可以发自内心地,做一次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在捕捉完法力浮龙后,我们到达了指定的会和地点,准备离开这里。可是会和地点只有调酒师的助手希尔维林一人。他告知我们,从不迟到的玛尔迦也许遇到了麻烦。正如希尔维林猜测的那样,暮光酒庄内,名为监视者杜兰特的夜之子带着手下,将玛尔迦团团围住。当众宣布了玛尔迦“背叛”的罪行。

      已料到结局的玛尔迦,怒视着面前的这些夜之子贵族,发出了她最后的怒吼:

      “我只是做了我以为对的事情!”

      可监视者杜兰特连对质的时间都不愿等,拔出长剑当众处决了玛尔迦。

    发出最后呐喊的玛尔迦
    发出最后呐喊的玛尔迦

      我们调酒师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一瞬间我脑中闪过很多奇怪的想法:我任务做的快一点竟然是让她死得更快了?我读复活术有用吗?幸好暴雪没有抗日剧里的酷刑逼供桥段……

      可慢慢涌上来的,竟然是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们看着监视者杜兰特缓缓离去了。

      系统不让我追出去,不让我杀他。

      暴雪给百万指挥官开了很多挂,但也有那么多挂比指挥官也无力改变的事情。

      而那个曾经看似奴颜屈膝,低声下气,胆小如鼠的调酒师,她倒在冰冷的地上,她比任何人都要勇敢,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选择了为公平和正义呐喊。

      她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勇者。

      留下的酒庄管事们,开始暴力镇压着酒庄内试图反抗的的工人。

      希尔维林请求我们杀掉这些仗势欺人的酒庄管事。

      这个任务名为“为玛尔迦复仇”,要求杀掉8名酒庄管事。这个任务最轻松的完成方法是,戴着魔法面具,慢慢接近那些落单的酒庄管事,将他们一只一只地杀,杀满8个收工走人。

      但我没有再戴魔法面具,陪我做任务的大腿们都在镜像之外,我让他们等我一会儿,作为一个只有3个输出技能的神牧,我杀掉了暮光酒庄所有的酒庄管事。当时,我身边还有个陌生的惩戒骑,他在一个管事面前站了好一会儿,突然磕了瓶合剂,饰品爆发全开。

      我想,他应该跟我一样愤怒吧。

      可是呢……不管我们做什么,玛尔迦都不可能复活了。

    酒庄外驱逐平民的管事
    酒庄外驱逐平民的管事

      我们回到阿坎多尔,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了塔莉萨,她猛地沉默。

      玛尔迦并没有白死,而她的仇,我们一定要报。

      塔莉萨让我们回去苏拉玛城,去找一个有能力解决监视者杜兰特的神秘人。

      通过传送门,来到残月酒馆。恰巧又看到了一幕让人揪心的画面。

      那是一对夜之子父女,男人魔瘾发作,全身发抖,小小的女孩拉着男人的衣角:“爸爸,我渴了,我能喝点魔力果汁吗?”男人极力地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发抖:“当然,我的宝贝,我很快就给你拿来。”

      我怀着莫名其妙地伤感站在酒馆里很久。

    醉生梦死的贵族们
    醉生梦死的贵族们

      苏拉玛城,就如同一个乱世。

      贫民挣扎、求生、痛苦、死去。

      勇者隐忍、爆发、奉献、牺牲。

      无数鲜血和呐喊,迫使我们一定要战斗下去。不能辜负那些死去的人。

    邪魂堡垒光照下的苏拉玛城
    邪魂堡垒光照下的苏拉玛城

      而在此之前,我们要先为玛尔迦复仇。能解决监视者杜兰特的神秘人,已经在永月平民区等候我们多时了。

    魔兽7.1.5 新团队副本 魔兽7.1 常用工具 魔兽电影 职业套装 职业变化 恶魔猎手 神器系统 新5人副本 PVP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