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而不落苏拉玛完结篇:绽放的阿坎多尔 牺牲与救赎

    来源:微博 作者:夏一可死毒舌 时间:2016-11-08 11:08:14
    夏一可讲魔兽堕而不落的苏拉玛完结篇:绽放的阿坎多尔——牺牲与救赎,绽放的阿坎多尔意味着希望的降临。

      亲爱的观众老婆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炉石史册》文字版,本期是《堕而不落的苏拉玛》第一季的最后一期,我们将在本期的故事里,走完7.0苏拉玛的所有故事。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夏一可她要鸽了……《魔兽世界》7.1版本已经开放,苏拉玛的故事也在这个版本中进入全新的章节,暴雪仍然采用了阶段式开放任务的做法,每周开放一部分剧情,持续9周。所以,我们的苏拉玛第二季,会随着暴雪开放任务的进度,在12月中下旬重新开始更新,为大家讲述7.1的苏拉玛。当然,不想等更新却又没时间肝魔兽的观众老婆也不用担心,夏一鸽已经准备了相应阶段的账号,每周开放新任务后,都会为大家直播的哟!具体直播时间会在微博通知。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今天的章节吧,在苏拉玛第一季的最后一章里,我们将为你讲述一个悲壮热血、充满魅力的故事,去一起见证堕夜精灵的救赎之道。

    ​阿坎多尔—希望之树
    阿坎多尔—希望之树

      上期中,我们一路怼翻了魔法回廊和群星庭院,在正面战场和敌后工作中都做出了重大贡献。但堕夜精灵们真正的危机却已经悄然降临——阿坎多尔,那棵被视为堕夜精灵救赎希望的魔树,快要失控了。

      阿坎多尔突然变得狂躁,肉眼可见的狂暴能量正在沙尔艾兰神殿内涌动。我们甚至能听到过盛的能量与空气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

    因强大的奥术能量而暴躁的阿坎多尔
    因强大的奥术能量而暴躁的阿坎多尔

      ​这种状况也同样出现在法兰纳尔已经爆炸的失败作品身上。法罗丁害怕悲剧会再次重演,于是拜托百万指挥官去寻找控制这股暴躁的能量的方法。而法兰纳尔遗迹中,曾经爆炸的阿坎多尔残片正是最好的研究对象。

      法罗丁:“指挥官,去找到5个晶化树皮吧,当然顺路的话再杀6个已经变成了怪物的碎石侍女吧!”

      OK!这很任务,这很魔兽。

    阿坎多尔爆炸后的残片,晶化树皮
    阿坎多尔爆炸后的残片,晶化树皮

      ​讲道理啊大哥,你在这张地图上混了那么多年了,阿坎多尔也种了几个月了,你作为一个热爱自然科学的德鲁伊,你就没有提前研究一下吗?非要这么临时抱佛脚吗?你就不怕挂科吗??

      反正,在狗急跳墙般地研究完我们从法兰纳尔带回的残片后,法罗丁得出了结论,因为阿坎多尔是法师的奥术魔法与德鲁伊的自然魔法的结合产物,两种平衡的能量会促进魔树的生长。但如今因为魔树内的奥术能量过于庞大,所以导致了能量失衡,奥术能量变的狂躁。如若不尽快解决,整个阿坎多尔就会被奥术能量吞噬殆尽。

      嗯,这么说来就需要强大的自然魔法来中和奥术能量,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吧!说道自然能源,那肯定首先想到的是德鲁伊,想到了德鲁伊自然就联想到了他们整日沉迷的翡翠梦境了。想到翡翠梦境······

      任务内容:击败萨维斯,精华翡翠梦魇,拿到净化的生命精华。

      黑心会长夏一鸽当时就通知今晚8点开组翡翠梦魇H团。

      而广大休闲玩家纷纷表示又要卡任务了心里苦。

      ​  当然,爸爸还是心疼你的,坑你的之后还会给你块糖安慰你一下。随机团欢迎你啊!艾林裂隙需要你,一键排队打本无忧,一个BOSS轻松解决,任务物品顺手领取。这简直就是像专门给这个任务设计的一样。

    翡翠梦境中净化的生命精华
    翡翠梦境中净化的生命精华

      ​  当你拿着任务物品去找法罗丁交任务时,他还会装模做样的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拿到它的,这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们这些德鲁伊,整天在翡翠梦境跟塞纳留斯谈笑风生的。还能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吗?

      既然自然能源也找来了,阿坎多尔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了,总算可以送一口气了吧?指挥官们也是很忙的。

      然而,连沙尔艾兰的大门还没出,首席奥术师就将我们拦下了。问题还没完吗?

      首席奥术师一脸尴尬的告诉我们:“阿坎多尔如今已经到了即将成熟的关键时刻,可是沙尔艾兰的魔网能量,却满足不了它的需求,所以······”

      ……你们刚刚说啥来着?奥术能量过多要找自然能量来调和不是吗?我辛辛苦苦肝完翡翠梦魇,你们又缺奥术能量了?你们就不能先做好加减法再来发任务吗?

      ​抱怨也没有用,只能先去想办法解决了。塔莉萨要求我们去找奥术师瓦尔托伊寻找解决魔网能量不足的问题。之前有说过,沙尔艾兰地下的古怪地图正是苏拉玛整个魔网能量地图,各个魔网节点疏通后,地图上的道标就会亮起。如果之前指挥官们已经解锁了所有魔网能量节点。那这里就直接可以开始后续任务了。但是如果没有,那抱歉,先去解锁吧。那些节点的位置,有多蛋疼你们肯定很清楚。

      这张地图转自NGA,以前就发过了但我知道你们肯定没存,再发一次,不谢。

    魔网节点入口位置图
    魔网节点入口位置图

      当所有的魔网能量都汇聚于沙尔艾兰后,山谷行者法罗丁表示这些能量还是不够满足阿坎多尔的需求。奥术师瓦尔托伊说,苏拉玛地图上所有能激活的能量都激活了,如果想要更多·······

      没错,我们的魔爪只能伸向苏拉玛城下那巨大的魔网管道了。瓦尔托伊表示,如今所有的魔网节点的能量都引导向了沙尔艾兰,只要能炸毁那条主魔网管道,苏拉玛的大量的魔法能量就会随着引导全部涌入沙尔艾兰。

      嗯!这个方式这很IMBA!

      技术宅欧库勒斯表示,如果想要炸掉主魔网管道,就要制造一场魔力风暴。需要先制造一个扭曲立场,然后······

      不等这他的长篇大论说完,塔莉萨就打断了他:“这种麻烦的事去做就好了,不要告诉我细节。”哎我的姐,你简直帅炸了。

      但作为一名强迫症患者,话没说完的欧库勒斯慢慢转向了我们,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首先,我们要······”

      我也不想听啊!

      总之,为了制造这场法力风暴,首先,我们要去苏拉玛城,将城中所有魔网能量的出口都堵住。这样就能避免庞大魔法能量泄漏的危险。也能保证所有魔法能量都能正确的流向沙尔艾兰。欧库勒斯还慎重的强调了,这些魔法能量出口如果没有完全封闭好,溢出的魔法能量会使数百人瞬间气化。

    脑补的爆炸场面
    脑补的爆炸场面

      原来,还是这么危险的重要任务啊?那一定要好好对待!

      可结果······

      我看到的这个魔法管道的出口是这样的!

    堵住前后魔法管道对比
    堵住前后魔法管道对比

      我们真的不是受苏拉玛城街道办委托,前来维修理井盖的吗?能不能不要设计的这么随便啊!前面任务描述里那种动辄就会上百人死亡的大杀器呢?你就让我堵个井盖?设计师大哥,你们走点心行不行啊!

      堵住了管道,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制造炸弹了。奥术师瓦尔托伊告诉我们,最好的引爆装置制造材料就是苏拉玛富人区里那种时空防御者的护甲。去打几个回来给她用吧!

      大姐,既然是重要的引爆装置材料,为什么不选用好点的材料呢?我这里有魔化源质锭,泰坦神钢,魔化钢,还有刚出炉的抑魔金,你都不考虑一下吗?非要我去富人区那个龙潭虎穴里给你从机器人身上捞几块破铁回来。你真的不是跟刚才那个让我堵井盖的逗逼串通好来耍我的吗?

    时空防御者,截图留念于它生命的最后1分钟
    时空防御者,截图留念于它生命的最后1分钟

      讲道理,作为苏拉玛弱者组,在精英110遍地富人区解决4个时空防御者,不亚于开荒M团队本。

      既然引爆装置的问题也解决了,那最后剩从哪里下手的问题了。毕竟不久前我们才大闹了魔法回廊,夜之子们已经加强了防守兵力。(喂喂我们等下个CD更新再去不可以吗?)经过商讨,欧库勒斯决定,要用传送术将我们直接传送到目标位置。为了保证传送的精准,我们必须用传送道标先找到目标位置。

    正在施放龟派气……不对,正在施放传送道标
    正在施放龟派气……不对,正在施放传送道标

      堵井盖、收废铁造炸弹、寻找地下埋雷位置,感觉我是去炸了个下水道……跟我想象的潜入敌人腹地、制造魔法风暴、摧毁苏拉玛魔法导管完全不一样!完全是一个穷逼的剧组在意淫好莱坞大片的感觉!

      算了,纳格兰的牛粪不也是捡过的吗?指挥官什么脏活累活没干过?

      我忍。

      不过,当欧库勒斯要将我们与塔莉萨传送时,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我听说了你们的疯狂计划,你们不会是想撇下我单干吧?”

      听到这个耍酷又傲娇的声音,我大惊失色地转过头——没错!就是他!阿!鲁!因!大哥我这次没请你啊你来干嘛的我告诉你我这次一片远古魔力都不会给你!真的不给!

    整装待发的阿鲁因
    整装待发的阿鲁因

      ​

      对于阿鲁因的来访,塔莉萨也表现出了意外:“我还以为你只对赚钱感兴趣。”

      阿鲁因回复道:“我又不瞎,我能看到苏拉玛出了什么事。我不会袖手旁观。”

      那一瞬间,我们虽然看不到兜帽之下阿鲁因的表情,但是我相信这说这句话的时候,肯定是他极少的示人的严肃神情。

      可是这样的严肃,也仅仅只有一瞬间。

      “高风险才有高回报,所以我要加入。噢,还有,不用担心我的报酬——你们可以事后付款。”

      妈的智障。

      算了,暴雪强行要你加入,我还能说啥,你不就是要远古魔力吗?要多少,我就有多·····咳,暮光酒庄就有多少。

      既然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了,我们开始整理行装准备出发了。

      欧库勒斯特意的叮嘱我们:“一旦魔力风暴爆发,就会对我的传送产生严重的干扰。你得在风暴爆发前离开。”

    苏拉玛行动小队
    苏拉玛行动小队

      出发前,首席奥术师塔莉萨看着我们,虽然略有迟疑但最终还是开了口:“······我们这有句老话······领袖总是孤独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只有那些背负领导重担的人,才会真正懂得这种责任。”

      那时的我有些吃惊,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说这个。可想起不久前,我杀死顾问麦兰杜斯后向她复命,她却陷入沉默的悲伤,我不禁又有些心疼。

      曾经,麦兰杜斯对她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还有凯尔丹纳斯,还有玛尔迦,还有很多死去的、我们不知道名字的人,甚至,还有艾利桑德。他们曾同为夜之子的上层领袖,怀抱同样的信念,保护着他们的家园与人民,虽然有过分歧,但无法改变他们身为同胞的感情。

      可是如今,艾利桑德投降,麦兰杜斯背叛,紧接着,那些信任塔莉萨的战友们,或死、或潜伏、或被流放城外,变成不人不鬼的模样。对于塔莉萨来说,她怀念的过去,再也回不来了,放眼四顾,知己渐少,再难秉烛夜谈,无处杯酒相倾。

      可她为了拯救同胞,必须坚强地走下去,成为他们的领袖,哪怕此身孑然,孤独为伴。只因,这是她的责任。

      我越想越觉得难受,可我要如何去安慰一个NPC呢。只能讷讷无言,等待任务的继续。可在传送法术生效的最后一刻,塔莉萨突然再次开口——

      “感谢你与我同行,其实,我觉得不孤独了。”

      我有些吃惊,转瞬却有种温暖涌上心头,当时的我在屏幕前傻笑了两秒,然后很中二地敲下一行白字作为回应。

      “我很荣幸,塔莉萨。”

      片刻之后,我们就来到了魔法回廊,夜之子贵族果然加强了守备,巡逻的卫兵与紧锁的大门,给这次突击行动造成了巨大的阻碍。还好本指挥官的实力强硬,在阿鲁因撬开大门前成功的挡住了所有进攻。这才让计划能正常的进行下去。

    阿鲁因,专业开锁几千年
    阿鲁因,专业开锁几千年

      最终,我们成功的进入了目标地点,夜流水渠。只要将法力风暴发生器放在这里并启动,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引爆法力风暴的时光迁跃定序器发生了故障,它的引线出现了问题。为了保证它能正常运行,我们必须手动来引爆它。这意味着,我们无法在法力风暴爆发前安全离开了。

      其实本指挥官是无所畏惧的,毕竟,指挥官们最不怕的应该就是死了……

      但看着塔莉萨手动开启仪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特别揪心,卧槽不是吧,小姐姐刚刚那些感人的台词该不会特么的是flag吧……

      可恶的阿鲁因竟然还在旁边吐槽补刀:“我们不是该在风暴爆发‘前’离开吗?”

      妈的死奸商,你怕死赶紧走,老娘跟小姐姐共存亡。

    手动开启引爆装置的塔丽萨
    手动开启引爆装置的塔丽萨

      引爆装置开启,失去控制的魔法能量很快就形成了庞大的法力风暴,它迅速地狂躁起来,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变得疯狂,整个法力回廊都被这种狂暴的能量所笼罩。这样失控的能量影响下,欧库勒斯显然无法再传送我们了,如果想要逃离这里,就必须关掉法力风暴的引发装置,可引发装置早已被魔法风暴所包围,轻易靠近的话,魔力洪流会把我们撕成碎片的。

      我担忧地看着塔莉萨,生怕她真的立了什么flag。

      但冲出去的人,却不是她。

      那是一个大多数指挥官都没有想到的人。

      那个人总是傲慢地看着我们。

      那个人总是很贪财。

      那个人骗走我们2000远古魔力,我们一边逛暮光酒庄一边痛骂这NPC有猫病啊。

      那个人也总是一脸贪生怕死,没钱就不给你做事的调调。

      就是那个人,他冲上去了。

      被剧透的我早就知道阿鲁因会死,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方式。他发疯般冲向了法力风暴的中心,身影单薄,却快得令人吃惊。他嘶吼着:“见鬼……这是你们欠我的……”仿佛还在惦记着远古魔力的报酬,可他应该很清楚自己只要冲上去就拿不到报酬了,可他还是冲了上去。

    冲入法力风暴中的阿鲁因
    冲入法力风暴中的阿鲁因

      我们成功离开了魔法回廊。

      所有我以为会死的人都没死,我觉得有事肯定跑得最快的人,却生死不明。

      在梅瑞戴尔,奄奄一息的阿鲁因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询问着:“我们大功告成了······对吧?”

      塔莉萨用几近恳求的声音说道:“是你,你救了我们,求你了······好好休息吧。”

      可阿鲁因却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嘿······告诉凡瑟尔······我很感谢······他······”

      哦……是啊,是凡瑟尔将他介绍给了我们,是凡瑟尔让他加入了这场生死存亡的反抗,他拿走了好多远古魔力,一脸不情愿的模样,可他却为了这场本来与他无关的战争不顾生死,为自己能加入这场战争而感激涕零。

      塔莉萨沉默了片刻说道:“他死了。”

      那一瞬间我很想再中二地读一个复活,但最终却也只剩沉默。

    重伤遗言的阿鲁因
    重伤遗言的阿鲁因

      我们回到沙尔艾兰神殿,让阿坎多尔完成最终的进化。在经历了无数的努力与牺牲之后,它终于蜕变成为了它应有的形态,也践行了他的创造者所许下的承诺。

      “看吧!这就是堕夜精灵的救赎。”

      法罗丁激动地喊着。

      树上是一颗颗美丽的果实。

    ​救赎之树,阿坎多尔
    救赎之树,阿坎多尔

      指挥官们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将果实分发给堕夜精灵们。希望这些果实能如期望的那样带来真正的救赎,将他们从这种畸形的形态解脱,并从根本上治愈魔瘾。

      毕竟,牺牲太多了,这颗小小的果子那么重,堕夜精灵们捧着它的姿态几近于虔诚。

    蕴含着希望的阿坎多尔果实
    蕴含着希望的阿坎多尔果实

      而此时,早在一旁静候的凡瑟尔递给了我们一份卷轴,这是阿鲁因的遗嘱。凡瑟尔说他从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来读这种东西。原来就连最了解阿鲁因的人,也没料到这个结局。卷轴标注了苏拉玛城中的一处隐秘避难所,阿鲁因希望将自己所有的报酬都交给一个名叫奥露乐的女人。

      我们来到这座隐秘的避难所,里面全部都是转化为堕夜精灵的难民,他们痛苦的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喘息呻吟着,担惊受怕,朝不保夕。我们再仔细地翻看一下,却发现这里藏着阿鲁因之前所有的报酬。

      原来这就是他的秘密——为了救治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他选择视财如命。

    在阿鲁因避难所中的奥露乐和难民们
    在阿鲁因避难所中的奥露乐和难民们

      我们将阿坎多尔的果实交给避难所最深处的奥露乐。我无法判断她与阿鲁因的关系,但她显得那样悲伤,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再次回到沙尔艾兰时,阿鲁因的尸体已经被被收敛了,但在他倒下的地方,却多出了一座小小的坟墓。那里供奉着几样简单却无价的东西:一盘阿坎多尔的果实,一瓶阿鲁因喜欢的千年魔力酒,一盆塔莉萨最爱的暮色百合。

      我想,这应该是塔莉萨和凡瑟尔想要送给阿鲁因的。

      救赎,快乐,和信仰。

    阿鲁因之墓
    阿鲁因之墓

      如今回头看去,苏拉玛的每一个人物都充满了魅力。

      睿智坚定如塔莉萨,敢于放弃身份地位去反抗,事败濒死也不曾退让,宛如一朵摇摆于风中却毫不弯折的暮色百合;

      精明博爱如凡瑟尔,游刃于刀尖,拯救着万民,用他独特的方式守护他的人民;

      执着善良如凯尔丹纳斯,处于绝境,却仍想参破逆转生命的奥秘;

      深明大义如莉莉丝,赌上家族的存亡,只想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平凡勇敢如玛尔迦,挣扎于底层,却怀抱信念,不愿麻木度日;

      还有阿鲁因,以令人嫌弃的方式出场,以让人铭记于心的方式落幕。

      他们之中,有上位者,也有小人物,暴雪写下一个关于反抗与信念的故事,那一座暮色笼罩的城中,是闪烁光辉的人生百态。

      那就是苏拉玛的堕夜精灵。

      颓而不废,堕而不落。

    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我想,正是这些充满了魅力的人们,让我在素材稀缺、无法把这个系列做成视频,明知文字版不会有那么多人看的情况下,也想要去讲述它吧。7.0版本苏拉玛的任务线已暂告一段落,我们将在7.1中继续这个故事。我相信苏拉玛会如帕米拉、爱与家庭、温德索尔元帅等任务线一样,成为往后我们传诵的经典,讲道理,真的做得太棒啦。

      那么,就让我们先进行一个短暂的告别,在12月中下旬的苏拉玛第二季中再见吧!

    相关阅读

    魔兽7.1.5 新团队副本 魔兽7.1 常用工具 魔兽电影 职业套装 职业变化 恶魔猎手 神器系统 新5人副本 PVP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