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囧人囧事 > 魔兽世界资讯 > 漫谈魔兽:暴雪的恶趣味 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漫谈魔兽:暴雪的恶趣味 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来源:少愚先生 作者:爱玩网 时间:2016-12-15 15:45:03
    在魔兽世界中,有这么四个元素一直让暴雪情有独钟:奈辛瓦里狩猎队、人生赢家马库斯、探险者协会,还有就是稀奇古怪的厕所故事,而且自打诞生起,这四个元素几乎在每一部资料片中都会以不同的姿态露脸儿,尤其是厕所。据不完全统计,在十多年里,暴雪前后创造了11个与厕所相关的故事或场景。有的纯粹恶搞,让人捧腹大笑;有的深情刻画,令人潸然泪下;有的直截了当,使人无语以对;有的晦涩难懂,让人细思极恐…老实说,暴雪对厕所文化的这种恶趣味孜孜不倦地坚持与追求,也是业内少见的。

      本文已获爱玩网授权转载。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旧世中的厕所

      我个人一直很喜欢旧世经典里的许多场景,尤其是当中的细枝末节,总能让人在不经意间感受到满满的匠心和诚意,连厕所的设计都是。

    西部荒野厕所: 贫富分化的写照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把人的需求分成五种: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等,并认为只有当较低层的需求被满足后,才会向更高层次进化。而西部荒野的厕所外部摆设,就很好地映证了这一点。

      作为曾经的暴风王国的粮仓,西部荒野在经历迪菲亚兄弟会和大灾变的破坏后,早已饿殍千里、匪患四起。在尚能维持温饱的萨丁农场和哨兵岭,因为有兵力的庇护,他们轻松跨越生理和安全两大需求,目前处于社交需求阶段。

      于是,我们在这二者的厕所外面,可以看到厚厚的大部头书籍——上厕所还有闲心看书,这生活也算是够惬意的,不是么?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而在生死无人问津的法布隆南瓜农场和月溪镇,就是另外一种的光景了:厕所外部非但空空如也,甚至还被流民中暂住者霸占,聊作遮风避雨之所:这就是饿了只能吃土者的待遇——啥是游戏代入感?这就是!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灼热峡谷黑铁矮人木制厕所:出恭没带纸的尴尬

      关于灼热峡谷上厕所没带纸的尴尬,真心怪不得厕所的矮子。因为他是探险者协会的一个成员,去灼热峡谷本来是为了考古的,没曾想被黑铁矮人追杀,无奈才躲进了厕所——东西都跑丢了,五谷轮回时自然就没有手纸。

      没人知道在被玩家营救前,他在厕所里呆了多久,想想里面七荤八素的场景,几乎抵得上看一次《下水道美人鱼》。只不过,可怜归可怜,他问我们要15块丝绸当手纸就过分了。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西瘟疫之地达尔松农场的厕所:人间惨剧在回响

      这是一个悲剧色彩很浓的故事:农夫哈洛德·达尔松被天灾瘟疫感染,变成了食尸鬼。他的妻子无奈之下将他关进了厕所。路过的冒险者得知这个消息,设法打开厕所,超度了达尔松,并拿走了他的遗物。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至今,我们仍能从达尔松夫人的日志中,感受亡灵天灾给这个平凡的家庭带来的绝望与哀嚎……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所幸银色北伐军凯旋而归,西瘟疫之地大部分区域已被塞纳里奥议会逐步治愈,其中就包括达尔松农场,只是如今郁郁葱葱的农场里,再也看不见男主人和他妻子辛勤忙碌的身影了。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外域的厕所

      支离破碎的外域,注定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细细去感受和品味,这个世界都是有温度的。

    地狱火半岛荣耀堡的厕所:排队上厕所的痛苦

      拉肚子上厕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提着裤子冲到厕所边,发现里面有人。而比这更为痛苦的是,里面的人蹲半天都不出来——荣耀堡的防御者就遇到了这种尴尬。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对于这种尴尬,起初他情绪稳定,表示甚至还表示理解。然而,当这种情况持续一个小时,他开始忍不住了。

      于是他尝试晓之以理,“发生了什么事?快一点!”,不奏效;他又动之以情,“要我叫医生来么?要不我去找个牧师?亲爱的,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然而也不奏效!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于是他决定绳之以法,将蹲厕所的矛盾上纲上线,“嘿!说你呢,这可是荣耀堡的事务,别自找麻烦”,可惜还是不奏效;他表示不能忍了,决定胁之以威,“帮帮我,我开始数数,要是我数到10你还没走开,我就不客气了!”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最后,他甚至把这股怒火转移到我的身上,这腔调和说辞让我感觉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眼前这支英勇的远征军多年前穿越黑暗之门,在这个人间炼狱苦守多年。每天吃着掘地虫、食腐鸟和野猪之类的异域食材,拉肚子这点痛苦不过是他们金戈铁马生涯中的九牛一毛。

      想到这里,我并没有怪责之意,只是回望还在厕所外徘徊的他,在心里默祝里面的老兄能快一点,让他不至于拉在裤裆里。

    虚空风暴肯瑞瓦村的厕所:聪明反被聪明误

      照说由人变成巫妖,脑子应该会更聪明啊,毕竟克尔苏加德变成巫妖,成了阿尔萨斯的狗头军师;亚门纳尔成了巫妖,独占了剃刀高地。为啥纳比留斯变成巫妖后,脑子有坑了?

      事情是这样的:肯瑞瓦村大法师瓦格斯的学徒纳比留斯因沉迷通灵术而无法自拔,不但将紫罗兰之塔的防御机密告诉了来犯的凯尔萨斯,而且最后还变成了一只巫妖。

      最令人费解的是,他将护身符这么宝贵的东西藏在了村子旅店后的厕所里。难道他真幼稚地以为“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还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灵魂有多肮脏而刻意为之?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诺森德的厕所

      诺森德的厕所故事只有一个:灰熊丘陵琥珀松木营地,但就这一个已经让人在大小便失禁中此生难忘,甚至由衷感慨真·心机婊也不外如是啊。

      当初面对旅店后门那桶美味的琥珀松木种子,有谁能想到这乃是护林主管安德霍尔的一条奸计。然而,当玩家把种子吃下去后,他居然告诉我们那是军粮,用道义逼迫玩家把种子“还回来”。

      于是,玩家不得不四处奔波采药草,拿回来交给安德霍尔做泻药。最更过分的是,这个泻药威力十分惊人,一喝下肚,钻进厕所就山崩海啸,地动山摇……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忍受着一泻千里的虚脱和不容言述的尴尬,玩家终于把种子拯救回来交给安德霍尔。然而,这个杂碎居然将种子放回木桶里,坐等下一个人上钩。

      原来这是一个“循环利用”的诡计,当时我心里就有一万匹草泥马在狂奔:就算是人手紧张,也特么不是这么坑人的!

    大灾变中的厕所

      一场大地震引发了海啸,淹没了千针石林,打开了通往海加尔山的通道,顺带着也给我们带来了两个厕所故事。

    千针石林水下厕所:溺水者的救命稻草

      菲兹尔和普兹克一直在闪光平原琢磨赛车的事,这么多年没搞出成果,反而迎来了灭顶之灾,最终还是科技拯救了他们。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灾后的生活开始变得不如以前那么方便,连上厕所都开始排队了。然而,相比于还在水下依靠厕所中残存的空气苟延残喘的同胞,他们已经算是身在天堂了。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厕所的质量并不过硬,一根撬棍就可以打开——只是厕所居然还有救命的功能,也是让人大开眼界。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海加尔山哀求熔炉厕所:密探认怂,怎么能叫怂呢?

      作为调查暮光之锤的密探之一,元素师奥泰尔从暗语小径到哀求熔炉这一路上,都是中规中矩,本本分分地做个怂蛋!

      在暗语小径,他就死守着小径出口,一步也不向敌人靠近,任由玩家跟敌人打个你死我活;在哀求熔炉,他干脆躲进人家的厕所,小声地对玩家发号施令,誓将怂单的头衔顶上一万年。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不过吧,人家毕竟是奉命调查,说不定还有更大的任务在等待着人家呢——密探认怂,怎么能叫怂呢?只不过,这么做固然能苟全性命,但也错过了开阔眼界的大好机会,比如:见一见食人魔的厕所!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食人魔的厕所足足有4人高

    潘达利亚的厕所

      潘达利亚本来没有厕所!对,你没听错——整个潘达利亚没有一个厕所。

      不管是穷乡僻壤如蜜露村,还是极尽奢华如七星殿;不管是河流下游如赤精栖木,还是水域上游如滨岸村;不管是风景优美如香里拉村,还是脏脏泥泞如盐碱泥滩;不管是高远洁净如白虎寺没有,还是低洼潮湿如朱鹤寺也没有;不管是尘烟弥漫的挖掘场没有就算了,还是对水质和环境有极高要求的风暴烈酒酿酒厂,一概没有!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然而,地精利维特·急刹来了就不同了。这货因为乱轰乱炸用光了炸弹,急中生智,决定搭建一个临时厕所,安排古鲁金猴山的猢狲们如厕出恭,然后将猴粪压缩成沼气炸弹,对付来犯的锦鱼人。

      地精的鲁莽,加上猢狲的胡闹,防守大戏立刻开演!绿翔一样的成色、闻之即呕的臭气,配合上核弹般的威力,锦鱼人瞬间死伤无数,铩羽而归!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这场大战是如此的丧心病狂和肮脏下流,以至于连利维特·急刹自己都不忍心再提,“如果我们能离开这的话,就别再提这件事了吧……”,而且事后还赶紧拆了厕所。

      话说在此之前,我就想厕所这个附属威力暴雪为啥不用呢?好家伙,没曾想终究还是躲过初一,没躲过十五!

    德拉诺的厕所

      很多人在玩游戏的时候,其实都有这么一个疑问:我的角色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只见进不见出呢,这不科学啊!

      哎,不得不说还是暴雪懂玩家——这不,就在《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要塞系统中就加入了厕所。玩家只喜欢建造一级要塞,就可以得到这么一个古董级的木制厕所,钻进去还能获得一个成就“规律生活”。

      虽然是一个很小的设定,但游戏代入感还是满满的,毕竟尝试去解答游戏角色出恭解手疑难的没几个,是吧?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破碎群岛的厕所

      在破碎群岛,我目前只发现了一个有故事的厕所,位于达拉然魔法商业区西北部宠物对战区。

      唔,说这座厕所有故事并不太准确,因为目前没有什么任务指向这里。不过,当我们从厕所月牙型窗口朝内看时,就能脑补出一系列辣眼睛的故事: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比如:正对着月牙口张贴着一幅身穿比基尼的女地精性感照,我依稀记得这张照片在德拉诺的纳格兰出现过——对,就是那个猥琐的地精小孩的收藏品;照片的下方是一连串稀奇古怪的字符,没人知道写的是啥,但没人不知道这些乱贴乱画的都是“厕所文化”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再往下看,惊悚的来了:一个短发胡子男,赤裸着身子,就那么一动不动地霸占着厕所,不吭不哼。上厕所又不是卖苦力干活,用得着脱了衣服?那么,他究竟在干嘛?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颤抖.GIF!画面太美不敢想!送个福利,赶紧闪。

    暴雪恶趣味:漫谈魔兽中11个有故事的厕所

      此文为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具体详情请进入网易活动页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