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心情文章 > 魔兽世界原创 > 一个熊猫牧师妹子的故事:他还是结婚了 一梦三四年

    一个熊猫牧师妹子的故事:他还是结婚了 一梦三四年

    来源:NGA 作者:萨维斯之影 时间:2017-01-12 12:20:11

    魔兽世界之所以深入人心,不仅因其本身背景故事的史诗感,更因为它也见证了玩家们自己的真实故事,或感动或感伤……其中不乏荣辱与共的兄弟情,更有美好或令人惋惜的爱情,今天一个熊猫人牧师妹子说出了自己一段平凡的往事。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萨维斯之影,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2073字,建议阅读5分钟。)

      我和他是相识在mop。

      他是个亡灵dz,我是个熊猫人ms。那个时候自己很菜,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甚至开mop的时候,我用自己的身份证建的战网,还有防沉迷,一天只能玩3个小时。那时候还是大一。

      可是缘分说来就来了,一次很偶然的10pt雷电王座,让我遇见了他和他的朋友们,YY里面传来的说笑声,让孤单的我有了想留下来一起玩耍的愿望。他清亮的声音问我,这个奶,要跟我们一起打固定10人本吗?

      屏幕这头的我静了一下,抱着一起玩的心,加入了他们的小团队。

      我很菜,奶不起来,只会哪个技能好了放哪个,甚至按键都只是系统默认的123456489。很久以后我才从他那里学到可以改按键。

      他的dps很高,对魔兽也很熟悉。副本以外,都是和他待在一起刷坐骑刷幻化刷成就。他带我刷出了我梦寐以求的凤凰,出的时候我激动地跳了起来,把耳机都踩掉了,他在YY里面温柔地笑我跟孩子一样,我可不就是孩子嘛,我在心里偷偷地想。在去bt刷蛋刀的路上,我骑在他的火箭上面,在影月谷的月亮下偷偷截了很多图。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那时候也在截图。

      应该是从那时候开始,对亡灵盗贼都有种说不清的情感。为了不拖后腿,我开始在nga看各种帖子,努力学习钻研手法。我也想成为他那样的大腿,在某一天可以和他并肩站在一起而不是躺尸拿装备充当团队吉祥物。奶量在逐渐增长,两个人的感情也在升温。

      于是在一个星期三晚上,他拨通了我的电话,我以为是要我上线了,但是他声音有点颤抖,我听的出来他在假装很平静地说,小灰,我可以和你交往吗?当时脑子里面轰地一声,以为幻听。我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真心话大冒险选了大冒险。他很慌忙地说,怎么可能,这是我真心想对你说的,你不觉得我们两个相处很合拍吗?我内心噗通一声,觉得自己像是小孩,拿到了想要很久的糖果,一口吃掉那样甜蜜。当然,我肯定也同意了,我们两个就开始了交往。

      他已经工作了在江西,比我大3岁。那时候我才刚刚读大学,在四川。他总是会对我说,等我放假了,就来看你,你要乖乖等着我。我开心地在他面前/亲吻,母熊猫笨拙地一个飞吻向亡灵。我只希望时间能够再快一点让我可以见到他。

      平时我也会和他视频聊天,他长的很秀气,戴着副眼镜,会唱歌给我听。他很喜欢我及腰的长发,总是说见面了一定要抱住我好好地摸摸它们。我笑笑说随便你揉。

      我和他的魔兽历程还在继续,推完pt雷电王座就开荒h。偶尔去金团打打工赚点卡钱,他每次都可以拿dps第一的补贴,发工资时候让团长都给我,我要给他他说,我女朋友拿点G算什么。我会把他的工资都放在银行,不过后面被盗号了,金丢了我还难过了很久。

      自己第一个号是lm暗夜猎人,由于防沉迷满级花了小半年时间。在升级做任务的途中,包包里面一直有个lm任务送的灰色物"诺尔凯的戒指",后来lr转阵营转服也带过来了。物品说明黄字是,赠给我心爱诺尔凯。我开心地交易他说,整个bl肯定都没有这个戒指,我这可是绝版哦。内心偷偷补一句,送给我心爱的dz。后面他回赠了我一束玫瑰花。我珍而重之地放在了背包里面。这束虚拟的玫瑰花陪伴了我三年。现在仍然在我的背包里面。

      在学校每次活动完了,从网吧走回学校这一截路,鹅黄色的路灯光洋洋洒洒地铺将下来。每次下楼之前会拨通你的电话,即便听着仅仅是他的呼吸声或者敲击键盘的声音,我都会满足,不会感到是一个人,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一个人做着小小的梦。也颇为满足。

      想想那个时候的我们,如果有时光机,只想永远停留。

      假期要结束了,5.4也要开了。也是这时候开始,逐渐有了裂痕。因为要上课,不能参与到很晚开荒,我跟他们沟通结果却是让我自己离开。我无法接受,我希望他能够在团队里面帮我说说话,然而于事无补。开5.4的当天晚上,我去了网吧,7点半准时上线希望他们能组上我开荒。然而并没有一个人组我。我看着好友列表的亲友和他,一个个都在围攻奥格瑞玛。一种强烈的遗弃感包围了我。我默默地飞到纳格兰,在哈兰上空的浮空岛上面,对着大树打白字说着话。眼泪突然汹涌地流了出来。一晚上我就待在了纳格兰发呆。

      没有团队的我在遍地混雷电的金团,认识了一个sm,他把我拉进了他的公会。我也有团混了。但是那个时候我跟他,每天的无话不说变成了我说一大堆,他回复一句嗯啊哦哈哈。我很惶恐,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坚信是他要开荒,没有时间。我开始试图找更多的话题,于事无补。只会让我觉得自己更没有安全感。

      他和我,在不同的团里面,装备都在提升。感情却一落千丈,我想挽回,也试图欺骗自己,无济于事。我也曾明确问过他为什么会这样越来越冷淡,他说一段恋情三个月过去了,热度就会淡下去。更何况我们还是这样的异地恋。呵呵,异地恋。

      终于在某个晚上,我受够了这样无声的折磨,说出了分手。他没有很惊讶,在电话里面还是很温柔地对我说,好的我知道了,祝你幸福。挂掉电话的那一刻,耗费了我全部的力 气。心中仿似被人拿着锯子在划拉,一刀一刀地血肉模糊。拖拽的疼痛从胸口蔓延。我那晚上是一路哭着回寝室的。路上打给了朋友,话没出口眼泪就汹涌而出。记得第一次我哭也是在这条路上,那晚上是新开围攻奥格瑞玛,他和他的团队不要我了。

      那段时间,天天醉生梦死。

      已经习惯了在WOW的时候时不时地点开实名好友,看看他在哪,倒是我自己自作多情,大部分时间他都在AG,冲他的进度。他也带了一个团,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欢乐,多我不多,少我不少。有次发现他在双月,鬼使神差般走遍整个双月,心中猛然想到,定是在双月楼下插旗,果不其然,他真的在那。我默默地把人物停在双月楼梯口的旗帜上面。看着他和他的朋友们,看着屏幕中小小的那个点,忍不住就湿了眼睛。他的每一套幻化我都知道,他最喜欢的是ICC里面的那套,我最喜欢的是火源里面的那套,为此他和我做橙杖的时候都拿走套装去换,然后幻化上。转眼看屏幕中的你却早已物是人非。ID也改回来以前的他的名字。我在那里停了好久好久,有他最重要的朋友陪着,一定不寂寞。后来他估计去打10人了,我才下来,站了良久。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从未谋面的人,产生如此浓烈的情感。我对他的感情,持续到了现在。从稚嫩的大一女孩,到现在参加工作两年,这种情感从未减少。这几年间,经常做梦都会梦见他。还是那个时候的模样。我们并没有双删,我还是可以看到他的朋友圈他的近况。以及,他的结婚证。

      他结婚了。

      这条朋友圈刷出来的时候,我在跟朋友谈笑,我愣愣看了很久,朋友察觉我的异样,问我怎么了,我抬头笑着跟她说,没事,一个朋友结婚了,喏,你看,结婚证上这两口子漂亮吧。拿着手机的手却在颤抖。

      说起来,他也有自己要追求的幸福。我无法再与他产生任何交集。或许在冥冥之中,我和他的感情就如同那蜉蝣一般,朝生暮死。

      这几年也交往过男生,交往最久的,也像他。那个男生跟我分手时说,你知道吗,你看我根本就像在看另外一个人。你在拿那个人的标准在要求我。也许是吧,我这么心想着。上线看着他送给我的玫瑰花,装备上副手,飞到纳格的浮空岛,/cry。

      “你会不会突然地想起我

      在某个没有睡意的清醒时刻

      想把身上所有枷锁 全部挣脱

      只为自己做了选择

      你会不会突然地忘记了

      就这样等待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安的心渐渐干涸 失去了颜色

      再也不会想起我

      晚安”

      ——丢火车《晚安》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朋友,故事很简单,也很平凡。他有他的生活,我也不会去打扰。就这样吧。埋在心里面,如同一颗朱砂痣,一梦三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