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阵父女兵:当你老了走不动了 我会陪你看夕阳

    来源:NGA 作者:寧小小珂 时间:2017-02-13 14:25:54

    上阵父女兵,魔兽转眼迎来了下一代的玩家,当从前的英雄渐渐老去,你不会寂寞,因为当你老了,走不动了,会有新的光芒照耀你。“爸爸,我会在雷霆崖,陪你看夕阳。你是我心中永远的英雄。”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寧小小珂,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3644字,建议阅读8分钟。)

      先给大家伙儿拜个晚年,祝大家鸡年大吉吧(笔芯)。凌乱今天都正月十三啦,明天就要滚粗啦,第一次不能在家过十五,蓝瘦。晚上和爸爸妈妈一起吃的饺子。此刻,坐在电脑前思绪万千,一转眼已经12年了,轮回往复,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了,可他,永远是这世上最好的爸爸。

      2005年5月,魔兽公测,那是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就像雷霆崖无边的青草,我第一次和一只平原陆行鸟对视。我爸爸在杀鸟,只见一只小母牛穿着破布衣衫挥舞着手里的棒槌,片刻不停,嗷嗷的叫声不绝于耳。那鸟可真丑啊,而且它叫的那么凄惨,为什么要杀它呢。我感觉那时候的自己就是个智障,刚从仙剑一和魔兽争霸出来的我还不明白眼前这个游戏的意义所在。但是当爸爸站在莫高雷眺望远方的时候,我被震惊了,广袤的大地勾勒出起伏的群山,这个世界缥缈而神秘。那时,我上小学五年级。

      爸爸晚上跟着公会活动,40多人的ts很是热闹,他从来不开麦讲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我做完作业就搬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着,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神秘,上课都没有这么认真过。我记得有一次打mc,掉了一个锤子,他们都忽悠我爸爸拿,因为他分多,可是那个不适合战士,但是我爸爸还是拿了,他说,别人都是好意的,肯定不会骗他。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如果那时候就有nga该多好,结果大半年的分全没了。但是他还是很开心,拿着锤子去打小副本,还总是和别人显摆。我爸爸有一个习惯,当他得到了认为不错的装备,会止不住地跟我炫耀,像个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抠鼻爸爸的第一个套装是T1套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了,穿上好像花木兰~T3套真是帅炸了,可惜还没拿全就开了燃烧的远征。

      我上了初中开始接手爸爸的小母牛战士,他晚上出去应酬,我就帮他活动,其实我玩得一点儿也不好,但是跟着打MC已经是碾压了,可以划划水。那时候没有朋友,初中的我并看不懂大学的小哥哥小姐姐在聊些什么。我总是像玩单机游戏一样,采采药挖挖矿,我至今还能清晰地记得艾萨拉每个瑟银矿脉的位置,跑了不知道多少遍。

      我和爸爸一样低调,只是有一次和公会的小哥哥们打zg的时候说了一句话,然后他们都震惊了,他们说小梅你居然是个妹子,我:……当时我感觉闯祸了,因为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个号是我爸爸的。父女俩玩一个号,听上去多多少少有点……非主流?但是这件事终究还是被他们知道了,然后频繁地有人带我打FB,还有些小哥哥和我约定暗号,以此证明是我在玩。(有一种地下情的感觉???)但我根本不在意这些,我最看重的还是我的奥术水晶,其次是装备,最后才是今天又认识了哪个小哥哥~有的小哥哥会带我去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比如冬泉谷赏雪呀,西部荒野看灯塔呀,现在的我才知道,这是在撩妹~!我是不是该应景地说:嘤嘤嘤,你都不哄哄人家,我要拿小锤锤砸你胸口哦。MDZZ!劝诫各位撩妹高手,直接给两组矿石也许更有用~!

      我的童年就这样被无情地践踏了,上初中还在看天线宝宝,放学回家,爸爸:丫头,来帮我排个队,我要出去喝酒去。我就乖乖地飞本排队。我对爸爸一向都是言听计从的,只要他开心我就开心。大年三十我去艾萨拉打蓝龙精英刷蓝龙宝宝,春晚刚演我开始的,春晚结束了正好掉了,我兴奋地喊:“爸,你看,我刷到了!真好看”。我和爸爸的游戏肯定会忽略妈妈,她早年间因为魔兽和我爸爸吵了不知道多少次,晚上拔网线、分居、回娘家,可我总是站在我爸爸这边,帮着劝解我妈:马上就打完了,明天绝对不活动啦~!说着我自己都不信的鬼话。好在我妈妈挺好骗的,这么多年,wow就像是小三儿一样,我妈妈真是恨毒了它。所以我曾想,将来要找一个会玩魔兽的男票,这样就能省去很多矛盾。后来我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即使游戏再美好,也远不及陪伴重要,我见过太多人因为游戏忽略自己至亲,希望大家不活动的时候多陪陪自己的女朋友、家人,即使是一个爱玩游戏的妹子,也希望自己在男朋友眼中比游戏更重要~

      上了高中就再也没有玩过了,知道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爸爸也为了不影响我学习,减少了玩的频率,高中的时候他是太阳井的MT,真的是灰常帅,可能是因为找到了自己的价值,他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但却从来没要求我帮他排队打副本了,直到我上了大学,终于有了自己的号,可我却没有加爸爸的好友,或许是觉得终于不用在爸爸的阴影里享受这个游戏的乐趣了。后来爸爸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他也没有再玩了。心里一定很不舍得吧。那时候lol盛行,周围的同学全是玩lol的,渐渐的我也就放弃了wow。因为我明白这个游戏只有和朋友一起才有意思。这些年,我见证了太多人的离开,有人结婚去了,有的媳妇儿生孩子了,有的没有任何征兆,名字就再也没亮过。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前艾森娜的小伙伴,还记不记得黎明之翼,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好多朋友还来不及道别就相忘于江湖了。

      7.0我们又回归了,我在lm,每天在好友列表里看着爸爸的足迹在同一个世界穿梭,心里就莫名的安定。有一天在外面吃饭,和朋友聊起wow,我就给爸爸打电话,口气异常兴奋:“爸,你多少装等啦,我都878啦,等我转到部落带你去!”我爸爸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哦,我880,一橙。”我:“……”羞

      后来我真转到部落了,我带着爸爸去打大米,可惜我腿不够粗,带不了高层,又不想麻烦朋友。爸爸的一身892套装是金团拿的,六件套。我知道,他早就没那么多精力玩了。上周带他打他的十二层钥匙,因为队里有个牧师老犯错,同队的盗贼就退队了。我的心真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多么希望所有不好的事都是我一个人承受。我又带他去打普通暗夜想弥补一下,打了第一个boss,我伤害排第十,爸爸第十七,团长在yy里说,梅花**(我爸爸的ID),我看你下一个boss的伤害,要是还这么低我就把你T了啊,果然第二个boss爸爸伤害还是垫底,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我都浪费这身装备了。然后他就退队了。那一刻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眼眶湿润了,我有点儿恨自己没能力带他打哪怕这么简单的副本,我说爸你去看看NGA看看输出手法。那天下午他一直关注我打到哪个boss啦,我说这帮人真菜,肯定打不过,其实很顺利就打完古尔丹了。我一直安慰他,你打这个副本没需求。打不打无所谓。

      他有时候会自嘲地说:老了,玩不动了。也许爸爸真的是老了,我常常看见他在奥格瑞玛转悠,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已经越来越陌生了。他不会升级知识树,不知道核心橙是什么,也不知道要哪种属性的装备,他已经成为了我们眼中不屑的人民币玩家了,暴雪商城的所有坐骑,所有活动,他都会消费,或许心里的空虚,只有金钱才能弥补了吧。可这对他来说终究有些残忍。但是这些年来他一点儿也没有放弃对wow的喜爱,机械键盘,电竞椅,还有游戏鼠标,他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电脑配置,我有时候看着他孤独地坐在那里会感到一阵辛酸他再也不是那个拿着折戟壁垒耀武扬威的大战士了,也不是那个拿着蛋刀行动敏捷的小母牛了。可是,他永远是我心里的英雄这十二年就像一本书,书写着青春、迷惘、欢笑和悲伤。经历过爱情、友情、亲情,wow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从前是爸爸带我来到这个世界,我就像他十二年前播撒下的一颗种子,现在生根发芽长出了果实。以后我希望牵着他的手一直走下去,即使有一天他老得认不清艾泽拉斯大陆,我一定会指着莫高雷告诉他,爸,你看,这是我们的出生地。然后学陆行鸟的叫声给他听,嗷嗷……嗷嗷……

      谢谢大家耐心读完,祝大家情人节快乐,件件925,个个核心橙!~最后附上一张合影,谨以此文献给爸爸(不是暴雪爸爸),愿无岁月可回头

    更于2曰11日00:30

      在路上奔波一天,候机的时候把大家的回帖都看了,后面没回复的也都看了,私密我战网的我晚点儿加,谢谢大家认真看完。看哭的摸摸头病娇,其实我写的都是生活中的小事儿,想到就写下了,也许正是这些小小的过往,勾起了大家无限的回忆,

      时光兜兜转转,庆幸你们还在。

      还有件小事儿有一次我俩一起排H梦魇,打蜘蛛的时候我抽风了把毒放风上了,我一看,我爸也把毒放风上了,然后灭了。团长(很凶):”谁干的!“我冲着里屋的老爸喊:”爸,咱俩打死都不能承认!”幸好没有证据,当时真的快笑死了~

      下午姐姐把帖子给他们公会的朋友看到了,他们说想叫我和我爸爸过去一块儿玩,于是姐姐给老爸打个电话,他居然同意了!要是以前他才不会放弃小母牛呢哼~!看来老爸终于要走出奥格瑞玛啦,十二年的小母牛摇身一变成德莱尼啦,忘记说我有一个双胞胎姐姐,是个牧师,这回总算符合瓦王和安度因的人设了吧~再说战士是法师爸爸的我要拿小锤子砸你胸口了哦~全家福过后补上~!其实爸爸从来没要求我带他,他总是一个人默默地玩,或许是怕拖累我们吧,所以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多多关心一下家人吧 旁友们(敲黑板)我们可能都欠爸妈一场春晚,欠孩子们一个睡前故事,欠女朋友一场旅行,还是那句话陪伴远比游戏重要~ (这碗鸡汤我先干为敬)愿青春不散场,愿魔兽不老去,愿爱永驻wow,希望大家伙儿将来都能带着孩子继续探索艾泽拉斯大陆! 最后祝大家元宵节快乐~(笔芯)

      此致 敬礼

      ps:爸爸早年间ID梅苑 二区艾森娜 部落,曾经的小伙伴看到记得联系我,我想死你们啦~ 最后感谢我在部落的好朋友雪諾大神,天空迟早会重回天蓝色~还要感谢杨教授,我爱你们,么么哒~还有千川,祝你幸福哦~离开也许是最好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