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装背景头部篇:痛苦头与卡利麦格语的警告很相似

    来源:NGA 作者:古伊尔·毁灭之锤 时间:2017-03-14 10:43:48

    由于各种考据癖的原因把军团橙装背景都去找了一遍,现在整理出能找到的装备背景和彩蛋,如有错漏欢迎旅店的各位大大指出。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古伊尔·毁灭之锤;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由于各种考据癖的原因把军团橙装背景都去找了一遍,现在整理出能找到的装备背景和彩蛋,如有错漏欢迎旅店的各位大大指出。

    头盔

      黄字的表达和当年霜之哀伤底座上卡利麦格语的警告有异曲同工的感觉:“执此剑者,神力永恒,锐锋噬血,夺魄伤魂”(“Whosoever takes up this blade shall wield power eternal. Just as th’ blade rends flesh, so must power scar th’ spirit.”)。

      这里严重吐槽汉化组,Zenk'aram, Iridi's Anadem 翻译成伊尔迪简直是瞎眼了。Iridi 是伊莉迪,一位德莱尼牧师,在《巨龙之夜》中出场,为了追寻被黑龙之母希奈丝特拉利用黑龙法器克瑞萨伦之匣控制并带到格瑞姆巴托的虚空龙兹泽拉库和被盗的纳鲁法杖,她孤身一人从卡利姆多来到湿地。在前往格瑞姆巴托的途中遇见了前来调查红龙守卫发疯原因的克拉苏斯与调查异常魔法流的卡雷苟斯,并且在这个被诅咒的要塞深处见到了第一只稳定存在的暮光龙——德拉苟纳克斯(英文是 Dargonax,《巨龙之夜》里面的翻译成德拉苟纳克斯也不对,应该是达苟纳克斯)——龙语中“吞噬者”之意,它以禁锢在深处的兹泽拉库作为能量源强化着它可怕的力量。在同样前来调查异常的罗宁、寻找丈夫的温蕾萨、卡雷苟斯和一直驻守在这里的铜须矮人洛姆等人的合作努力下,伊莉迪以纳鲁法杖作为导体,用自己的力量与生命通过德拉苟纳克斯吞噬兹泽拉库后残留在体内的奇异能量引爆了克拉苏斯从希奈丝特拉爪中击落至暮光龙口中的恶魔之魂碎片,彻底摧毁了这条可怕的暮光龙,而德拉苟纳克斯在摆脱了恶魔之魂的控制后也用狂野的力量撕碎了它的“母亲”希奈丝特拉。伊莉迪在暮光龙被击败后奄奄一息,克拉苏斯提出带她去见红龙女王以拯救她的生命,但伊莉迪拒绝了并在不久后离开了这个世界。卡雷苟斯化身龙形抱起伊莉迪的遗体,飞向了黑门彼端的外域,以完成她最后的愿望。

      加尔鲁什曾经以“调查蜥蜴人”为名派沃金前往位于昆莱山南部的一个蜥蜴人孵化点,实质上是让库卡隆刺客在那里刺杀沃金,以除去这个一直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巨魔。沃金在被刺客割喉后大难不死,在滨岸村外被老陈所救,并且送到了影踪禅院养伤。在养伤的过程中沃金逐渐明白加尔鲁什已经不再值得信任,他的好战和独断将会彻底毁掉部落,而和平才是这个世界唯一值得战斗的东西。

      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曾经是白银之手的高阶成员,灰烬使者的第一任主人。长子雷诺因为嫉妒弟弟达里安被父亲偏爱,在化身大十字军达索汗的恐惧魔王巴纳扎尔的煽动下向父亲谎报了达里安被困在斯坦索姆的消息。老莫格莱尼爱子心切,立即动身前往斯坦索姆,在斩杀了无数天灾后他放下灰烬使者试图休息一下,却被藏在后面的雷诺拾起圣剑从背后刺穿了胸膛。亚历山德罗斯的悲伤与愤怒使得圣剑堕落,而他被克尔苏加德带走复活成为最令人恐惧的死亡骑士,坐镇纳克萨玛斯。后来在达里安和一小队银色黎明志愿者的突袭下亚历山德罗斯被杀死,堕落的灰烬使者被夺回。老莫格莱尼命令达里安前往血色修道院,在大教堂内亲手斩下了逆子雷诺的头。由于灰烬使者的力量与莫格莱尼的灵魂联结在一起,提里奥•弗丁也对释放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毫无办法。数日后圣光之愿礼拜堂前,面对克尔苏加德的天灾大军,达里安默念着“爸爸,我爱你”将堕落的灰烬使者刺入自己的胸膛,莫格莱尼的灵魂得到了解脱,融入到礼拜堂下的英灵中。在后来达里安率领阿彻鲁斯死亡骑士进攻礼拜堂时灵魂现身劝说儿子回归圣光,但被突然出现的巫妖王封入霜之哀伤。冰封王座之战霜之哀伤被击碎后,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得到了真正的安息。

      撒鲁安是一位守备官,位于秘血岛,他在一次巡逻过程中被炎鹰血精灵俘虏(炎鹰是凯尔萨斯的王党部队,通过传送门追击德莱尼人来到艾泽拉斯)。炎鹰的血精灵中尉残忍的玛提斯肆意折磨着这个可怜的德莱尼人,把他打至昏迷不醒,碍于上级艾瑞达人希隆纳斯的命令不敢将其打死。德莱尼新手任务有涉及到这两个人,至于撒鲁安最终是死是活暴雪并没有说。

      黄字就是黑心老二的开场台词啦,而且这个是玩了个双关梗。My bark is worse than my bite中的bark,既可以译为狗叫也可以翻译为树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