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心情文章 > 魔兽世界原创 > 玩家心情:对不起 我也不想当奥格门口的那个女骗子

    玩家心情:对不起 我也不想当奥格门口的那个女骗子

    来源:NGA 作者:思夫人 时间:2017-03-17 10:21:27

    魔兽玩家心情故事,对不起,我也不想当站在奥格门口的那个女骗子……谁年轻时候没因为爱做错点什么呢?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思夫人,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3742字,建议阅读8分钟。)

      这个游戏有这样多的区,而你却一头扎进了我所在的服务器。

      那是2012年的夏天吧,大灾变的末期,我结束了漫长的高考生涯,又无所事事消耗了大半圈暑假,终于得到了我爸的首肯,从他手上顺了一个萨满号。一个刺着莫西干发型男巨魔萨满。

      因为我在这三年里,无数次路过在书房门口,看着我爸在吊儿郎当的翘腿玩魔兽。我也悄悄上过他的号,下下战场,被发现了总会得到一句“去去去,学习去,考上大学我就给你一个我最强力的号”,于是考完试的我,在他众多血精灵小姐姐里面,只能领回来只长着大牙蓝皮巨魔!

      并且没满级,马上要开熊猫人了,这巨魔才堪堪80级。

      尽管没满级,尽管这巨魔十分猥琐,总是走两步就蹲下去看看旁边血精灵的裙子底,也没有打消我对这个游戏的热情。

      在家无聊的升级途中,在我无数次把偷偷摸摸在单位玩游戏的父上踢下去之后,他终于愤怒的又开了一个账号,把血精灵姐姐们接到了新家,又开始了跟同事快乐打本,在日渐萧条的服务器终于盛不下他们部门的野心的时候,他们集体转服了,除了我。

      渐鬼的服务器,也有好处,整个服务器都会是一个大公会,大家都彼此脸熟,连谁家媳妇生了闺女,谁家老公当了陈世美都能八卦出来。

      而我这只在鬼服玩稀有职业的巨魔,成功混进PVP公会当上了主力。虽说是主力却也没有多少本可以打,大多数都是在托尔巴拉德袭击一些落单的LM,然后LM急了纠结起部队,把我们打到营地,而我们的乐趣就是在小树林里逃跑成功后,在营地里面跳舞,现在想来,我们不仅像猫和老鼠里面的杰瑞,也像一只只蚊子不厌其烦的围着汤姆打转。

      那会的日子是简单又快乐的。可我们的会长是个有责任感的人,他对我们这般不求上进的人颇感惆怅,于是舍身取义,接着评级战场的交流机会,去了别的服务器寻求帮助,而失去了会长的督促,我们连托尔巴拉德都懒得去了,日日聚集在奥格门口打架斗殴,不事生产。而我的巨魔似乎更猥琐了,只要站着不动,他必得半蹲着用眼睛觑人家大腿,而且情况似乎加重了,已经男女不限,因为有一天,他把一个男血精灵骑士给瞄了!

      这骑士估计觉着我贼精的眼睛太过闪亮,就扭着跨往旁边挪了挪,继续站着,正赶上我这人物又要下蹲,我赶紧变成狼阻止这尴尬的一幕,我正为我的机智喝彩,我们去外服交流的会长上线了,只见世界上刷过一排字,"恭喜成功蘑菇不见了公会吸纳贤才,外服PVP强力人士组团转入公会,服务器成功引进新血,同志们,抬头的时候到了,热衷屠城 评级和战场的朋友们,加入我们吧!"。我旁边的骑士用白字打了一排“......“”他觉得用省略号都不能 表达他的尴尬,就又加了一个“额”。

      头上顶着蘑菇不见了的名头,似乎比看人裙底更令人羞愧,我当机立断,头也不回的骑着坐骑冲进了奥格。一会公会里刷了一排XXX加入了公会。刚才的额骑士,也加了进来,叫吴下阿蒙。

      转来了9尊大神,加上会里零散的人,大抵能凑出两只评级队伍,加上无数个22,33战队。我的点卡支撑的天数越来越少,从一个多月消减到半个月一张。

      而我和阿蒙却因33而熟识了。那个不爱说话,听说有点坏脾气,听说手法极好。套用一个基友的话“那天天气不错,我起来没事干,于是M了阿蒙想带我混个22,他没回,我以为他没在,就随意按了组队邀请,结果他老人家竟然进组了。”他喝口茶接着说“然后我俩就排了呗,结果开场我刚套了冰甲,他就金光环绕的冲出去了,我说,那好吧,那我搓个寒冰箭吧,啊对面已经死了一个,我擦那我换一个 吧,不好,那个人冲我来了,我先闪现一下,结果对面另外一个人又死了。以上就是我抱上大腿后的全部心里感想”

      我操纵着人物回了一排粉色的哈哈哈哈哈,心里又激动又自豪。听说,他是有女朋友的。手一抖,按了空格,巨魔跳起来用大脚板先后拍在了奥格门口的龟裂大地上。

      我承认我三观不正,心思很歪。因为我决定套路他。就用YY不小心按错键让他知道我是女的开始?

      但是他始终沉默着打完JJC,我也不好意思问他听了我说话有什么感想啊,于是第一次套路就稀里糊涂失败了。在我又一次上线的时候,该大神破天荒M了我一句,“不好意思,之前不清楚是你女朋友上的号,我就跟她打了几场竞技场。”什么是转机,这就是了啊,于是我赶紧把准备已久的话打出来“啊大神,之前就是我啊,一直都是我,我是女的玩男号,啊哈哈哈”

      “哦”

      哦什么哦,这就完事了么?这套路不好使啊。左右大神开了口,我就打蛇随棍上,强行跟他聊了半天,然后梦寐以求的进了他的战队《不爱听人说话》。妈蛋,那之后我是说还是不说啊,感觉千言万语都梗在了脖子里,憋得我脸红脖子粗。

      再后来,我们还是慢慢熟悉了,搞得知道真相后会长一个劲得说我们会里的人都太肤浅,没认出妹子,还说女生外向。

      有人总结男女快速在一起的秘诀是,需得三五个好友在一起起哄,成功的几率大一些,我这边全是娘家人再起哄,他的朋友秉承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PVP的信念,从来不掺和。

      我混进了他们的评级队,平时的时候站在奥格一门心思的用治疗跟人家PVP,力求怎么能让自己多活一会。终于我撬松了一个朋友,我问他,“怎么才能让阿蒙喜欢我呢。”怎么样才能可以呢,我似乎不择手段了。假装学业紧张要AFK,假装要跟同学去别的服务器玩了,假装有人追我,假装我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并不是一个要敲墙角连自己都不齿的小三)。

      我承认我幼稚且神经质,虚荣又自卑。于是,在他无动于衷的时候,我对着要来很久的,他的手机号,颤抖的发了一张我的自拍。如果你要是无动于衷,那你的女朋友可以吗?然而石沉大海。我觉得我特别像一个自导自演的丑角,在奥斯卡影帝面前卖弄一个个狂欢和骗局。最后影帝说,他累了。一直上着发条的我还有没有停,你怎么可以累呢,你怎么就能累呢?

      我决定结束了两个月的魔兽生涯,心里不是没有期盼的,期望他可以打听我,可是没有,基友依旧没心没肺的玩着,通过基友在QQ上的状态,偶尔的聊天,我知道,在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没有秘密的服务器里面,他没有再提过我,好奇过我和我的去向。

      当10月份潘达利亚的熊猫人席卷魔兽世界快大半个月的时候,我悄然爬了上来,界面上半蹲的巨魔呲牙朝我笑,我正默默的升着级,他们要转服的消息还是传来了,责任感爆棚的会长,正出没在拍卖行里给他们准备远行的材料。我到底忍不住要跟着转走了,像一个阴暗的尾行者,希望找到目标的弱点,可以下手。

      我一直以为服务器是没有秘密的,那是因为没有人会刻意针对你,但是当我转过去的时候,我发现我确实被人套路了,服务器没有错,热热闹闹,世界频道只需要盯着几秒钟,眼睛就会累瞎,可是没有他们。他们去了联盟。

      我对着屏幕打出了/hug 简歌慢行需要一个拥抱。这次的奥格里熙熙攘攘,却没人会注意到这个外来的巨魔需要拥抱。

      我大体是个没羞没躁的女汉子,一般心思柔弱的女的,早就被这番打击弄得衣带渐宽人憔悴,从此魔兽是路人了,但是我强韧的神经,支撑着我又玩了一个血精灵MS,依旧在奥格看着人来人往,既然人家有意避开,那我何必要死皮赖脸的跟去呢,只是我又何必还喜欢你呢…

      那会服务器地图是跨服的了,但是主城是跨不了的、门口的玩家后缀带着各式各样的服务器,爱好PVP的人们,在那土黄色大地上,打出烟花一样的法术。

      LM屠城来了,外服的人们只能在城外架起防线,城里的我们就只能自力更生了。因为版本初开,人身上装备不好,卫兵的显得格外英武起来了。

      当LM终于退了下去,我看到了他,被卫兵追着,却还是能牵动我的神经。我想给他盾,想给他恢复,但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突然福至心灵:福雅对你读了精神控制。

      卫兵一瞬间散去了,我焦急地把他往英雄谷后面的水池里面带,他似乎懂了,在控制结束后又开着技能往水池那边跑。卫兵又围了上来,几番下来后,他在水池下面安稳了,我以为他会上鸟,他回炉石,但是他给了我一个吻。然后他消失了也许是下线,也许被拉走,也许就再也不见了。

      我一直在说服自己不要再喜欢不要再想着,但是一个吻击破了所有我自以为是的放下。

      后来,他建了小号特意谢谢我,一来一去,话就多了,知道他后来跟女朋友分了手,听到原来他已经都快毕业了。我一面欣喜,一面心酸,一面又怕他从口气里面认出来是我。我觉得我活生生被逼出来另外一个人格,这种令人上瘾的隐秘的欢喜,埋在了重重地雷上生根开花。

      后来,他给了我照片,跟想象的一样。我摩挲着屏幕,我给了他…我同学的照片。我真实的名字,年龄,学校,被安在了我同学的脸上。

      后来我们见面了,我在前一天晚上,M他说,审判的时候来了,他打趣道:看你对骑士的技能信手拈来的,说明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你玩过骑士,一个是你特别在意我。我打字:我只玩过两个职业,没有玩过骑士,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我特别在意你。/笑脸。

      我无数次想穿越回去阻止当初给他传自拍时候的我,看起来铺满鲜花的道路,全寄托在那张自拍的炸弹上,我绝望而无力的看着时间前行,我们见面时候他的愕然和惊讶,或者是觉得自己被欺骗后的愤怒?可能他认为我是报复他,又或是玩弄他。

      他说“看着我白痴一样喜欢上你,你是不是笑了很久“。

      我没有,我只知道我语无伦次的想表述清楚其中的由来和误会,可是我自卑又虚荣的梗起头来,不想承认当初的我是多么的喜欢和爱慕以至于做了很多可笑的事情,后来,那个小号不见了,XXX从你的好友列表消失了?是这句话吧,时间久了我记不清楚了,反正是一排黄字,滚着淹没在吵闹的频道里。

      奥格的女骗子依旧站在门口,模型里表情是骄傲的,可以跑和跳的。可背后操纵她的人,谁又知道是笑着还是哭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