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三章试读:部落的崛起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三章试读:部落的崛起

魔兽世界 NGA : 艾瑞克明token 2017-04-20 00:00:00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艾瑞克明token;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帖子:

  魔兽编年史第二卷第一章:元祖德拉诺

  魔兽编年史第二卷第二章:岩石之子

第三章 部落的崛起

对艾泽拉斯的第二次入侵

  在德莱尼人逃离阿古斯后数千年的时间里,萨格拉斯和他的燃烧军团继续着他们燃烧的远征。恶魔们污染了成千上万个世界,并将那上面的整个文明焚烧殆尽。

  但只有一个世界让燃烧军团折回,那就是艾泽拉斯。

  艾泽拉斯是一个特别的世界,它孕育了一个初生的泰坦星魂,一个命中注定的将会变成比萨格拉斯本人还要强大的存在。军团统治者知道如果它落入了虚空领主之手,艾泽拉斯将会变成一个无可阻挡的武器。

  萨格拉斯迫切的想要在虚空领主用暗影遮蔽它之前征服艾泽拉斯,为了如此,他发动了一场对这个世界浩大的入侵。形形色色的恶魔涌入艾泽拉斯,屠杀当地的原生物种并将世界淹没在邪能魔法中,上古之战开始了。

  但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在一个凡人种族名为暗夜精灵的带领下,艾泽拉斯的原生生物顽强抵抗了燃烧军团并将他们驱逐回扭曲虚空。

  这次失败激怒了萨格拉斯,他开始着迷于不惜一切代价征服艾泽拉斯,所以他便提出了第二次入侵的计划。现在这位军团的统治者有很多挑战需要面对,但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如何将他的恶魔们再次送入这个世界。在扭曲虚空和实体世界打开一座巨大的传送门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任务,因为传送门需要足够大而且稳定以至于能让整个军团大军通过。那需要天文数字般多的能量。

  在第一次入侵中,军团已经掌控了艾泽拉斯永恒之井的力量,这个充满奥术力量的巨大泉水允许恶魔们打开连接扭曲虚空的道路。但现在永恒之井不再,已经被艾泽拉斯的防御者们摧毁了。重新找到一个打开缺口的方法并不是不可能,但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巨大的代价。更进一步,萨格拉斯希望当恶魔们踏足艾泽拉斯的时候,不要还存在激烈的抵抗,他想要艾泽拉斯的生物在他的军团铁蹄到来之前就被击溃。

  一个想法在萨格拉斯心中形成,他和他的军团要找到新的可以利用的“武器”在恶魔们到达之前去削弱艾泽拉斯的防御者们。萨格拉斯命令他的追随者们去宇宙中寻找合适的种族并把他们腐化加入燃烧军团。

  同时,这位堕落泰坦密切注视着艾泽拉斯本身,他要在那里找到一个强大的个体,一个可以作为灵魂容器而开启下一次入侵的个体。

  第二口永恒之井

  虽然永恒之井被摧毁了,但并不是它全部的能量都消失了。一个名为伊利丹怒风的暗夜精灵之前窃取过一部分井水并用它创造了第二口永恒之井。

  萨格拉斯和他的军团最终会知晓它的存在,但是他们并不能像他们以前利用第一口井那样随心所欲的使用这个新的力量。因为这口泉水被诺达希尔遮盖住,它是一颗被施加了魔法的巨大的世界之树用以保护永恒之井的能量(不被发现)。

漫长的追捕

  黑门前12年

  当燃烧军团攒聚力量准备对艾泽拉斯的下一次入侵时。欺诈者基尔加丹指使了一个名为塔尔加斯(Talgath)的恶魔继续追捕德莱尼。他(塔尔加斯)到访了数个德莱尼们短暂停留的世界,但是他总是慢一步于他的猎物。在经历了一系列失败的对德莱尼们追捕后,塔尔加斯终于发现了他们的下落。

  当加内达尔在德拉诺坠毁时,那个冲击传送出了神圣的能量波到达了扭曲虚空。塔尔加斯感觉到了这能量的波动并仔细调查了这奇怪的现象。当他意识到这些能量是来自于一个那鲁,就是当初帮助维纶和那些变节者逃跑的那鲁时,他的期望终于得到了满足。

  在超过百年的时间里,塔尔加斯一直在追踪这股神圣能量的尾流直到最终找到了繁茂的德拉诺。他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料想到这次估计德莱尼人又从他的指缝中溜走了,但这次情况不同了。

  当他仔细观察德拉诺的时候,发现了正在兴起的德莱尼文明,他们不但定居在这个世界上,而且他们的星际穿梭舰(- -原文还是次元堡垒)已经毁了!他们被困在这个世界了!

  塔尔加斯立刻联系了基尔加丹并转达了他所见的一切。发现德莱尼人令这位恶魔领主极度高兴,他曾经是维纶的挚友,但当先知和那些变节者从阿古斯逃离的时候,基尔加丹把这一切当作是对他信任的背叛,一个对他严重的侮辱。而这必须要受到惩罚。现在终于这位恶魔领主能够满足他的愿望了。

  基尔加丹命令他的仆人保持隐蔽并继续报告他在德拉诺发现的一切。塔尔加斯也回馈给基尔加丹关于德莱尼人的消息和他们生活的方式,当然还有兽人和这个世界其他土生土长生物的详细情况。

  虽然基尔加丹迫切的想要直接摧毁德莱尼人,但他还是收手了。萨格拉斯已经明确指示他和其他的指挥官去找到新的种族腐化让他们加入燃烧军团,或许兽人们能充分满足这个愿望。

  眼下,基尔加丹命令塔尔加斯继续观察德拉诺和他的原住民。这位恶魔领主还有太多关于兽人和他们文化的东西要学习。

传奇人物的时代

  黑门前11年

  塔尔加斯花了大量的时间观察兽人们和他们的习俗,他发现这些生物有很强的适应性,并很多都有暴力倾向。虽然他观察了所有的兽人氏族,但是他还是把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那些在同族中更为强大的一些氏族上面。这其中就包括了战歌,黑石,血窟,影月,雷王和霜狼氏族。

  在纳格兰,于悬垂堡食人魔的经常性战斗已经将战歌氏族磨练成无惧的游牧民族。一位名为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战士领导着这个氏族。悬垂堡的食人魔在人数上远超战歌氏族,但是这并没有阻碍这位血腥的酋长继续领导和食人魔之间的战斗。地狱咆哮的高机动狼骑兵咆哮的掠过纳格兰的平原,用hit and run战术袭击着食人魔的聚集地。格罗玛什和他的人民最终粉碎了悬垂堡在此地的势力并抓了很多俘虏。他们将食人魔赶回了他们高高的城墙之后,这位战歌氏族的领袖从此成了其他氏族口中的传奇。

  但这只是悬垂堡不幸的开端,食人魔们有着很长的奴役兽人的传统。为了享乐,他们强迫他们的奴隶在残忍的竞技场里自相残杀。一个名为卡加斯的奴隶领导了一场在悬垂堡内部的起义。他切断了自己的手去逃脱铁链的束缚并鼓励其他的奴隶做同样的事情。那些同样这么做的人在卡加斯在城市中崛起的时候加入了他并屠杀了他们以前的奴隶主们。

  卡加斯和这些前奴隶建造了一个新的氏族名曰碎手氏族并定居在阿兰卡峰林。奴隶制度把这些兽人变成了扭曲的受苦的只知道折磨和痛苦的存在。卡加斯和他的追随者们贯彻了自残的血腥仪式,他们在自己的断肢上接上了武器,而卡加斯本人因为第一次实践了这个做法而被人称为“刃拳”。

  在碎手氏族的领土以北是黑石氏族的家园。他们的领导者,首领黑手在全世界的兽人中都有很高的威望,虽然他本身傲慢自大且渴望力量,但他也同样是一位有魅力的领袖和优秀的战士。他手下强壮的士兵会毫无怀疑的追随他们的首领直到世界终结。

  黑石氏族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有组织性而且装备最好的兽人军队,这个氏族的萨满也有使用元素火焰去塑造黑石矿的最精良的技巧。黑石矿本身在戈尔隆德就很少见且难于开采,黑石技工们日夜不停的忙于熔炉之间,制造几乎不可能被摧毁的带有魔法力量的武器和护甲。

  就像战歌氏族那样,黑石氏族也和当地的食人魔有很长时间的冲突斗争。但到塔尔加斯开始观察黑手和他的追随者们时,黑石兽人们已经击溃了他们的敌人并将他们都赶出了戈尔隆德

  血窟氏族和其他氏族大相径庭。这些高度迷信的兽人们在遥远的塔纳安丛林角落定居,而且他们练习着黑暗的仪式。血窟氏族面临着很多的威胁,从植物人到元祖荆兽到鸦人。这些威胁在一位新的首领掌权前几乎将血窟氏族逼到了灭绝的边缘。这位传奇人物就是基尔罗格·死眼。

  在成为氏族酋长之前,基尔罗格经历了一场预见未来的仪式。他挖掉了自己的眼睛去获得未来他自己死亡的幻象。但这毛骨悚然的仪式并没有困扰到基尔罗格,反而他无惧的面对他接下来的人生,因为他确切的知道自己死亡的时候。

  基尔罗格谋杀了他自己的父亲掌权了处在崩溃边缘的血窟氏族,在他的领导下,血窟兽人无畏的征战塔那安丛林并将他们古老的敌人们根除。

  塔尔加斯同样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氏族都那么好战而引发了兴趣。影月氏族就是一些相对和平的兽人。他们是一些有信奉的兽人在影月谷定居,他们很多的传统都围绕着萨满教的实践。这个氏族的萨满经常远行至元素王座去和这个世界的元素精魂交流,他们同样尊敬死去兽人的灵魂并不时召唤他们寻求建议。

  智慧的酋长耐奥祖指导着影月氏族,他被所有的氏族成员尊敬,这倒是在彼此分离的兽人体系中很是少见。耐奥祖作为给予所有萨满的建议者而存在,并帮助着培养和保持氏族们之间来之不易的连接。

  然后就是霜狼氏族,被塔尔加斯看作在兽人体系中不能理解的存在。这个氏族生活在崎岖的世界角落,是为霜火岭。霜狼兽人们都是卓越的战士,但是他们却并不想统治这片土地,相反他们与这片土地和平共处。酋长加拉德充分体现了霜狼们高贵的家庭和社会团体为重的精神。他认为只有通过互相帮助并团结一致才能让兽人在这片残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加拉得把他的观念灌输给他三个儿子,但不是所有儿子都尊崇他的教导。酋长最小的两个儿子贾那尔和杜隆坦把他们的父亲当成偶像崇拜并规矩地遵守氏族传统,最大的儿子芬瑞斯却有所不同。

  芬瑞斯离弃了霜狼氏族加入了他们的对手,雷王氏族当中。和霜狼氏族不一样,雷王氏族尊崇勇敢的举动和勇猛远过于其他一切。他们经常从事一些危险的冒险:在霜火岭中猎杀强大的戈隆和玛格纳隆。芬瑞斯得到了他迫切想要得名望,而他最后会变成雷王氏族的领袖。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塔尔加斯持续观察着这些氏族,尤其是在霜火岭的。紧张焦虑的气氛在这两个氏族见持续增长,同时还有当地的刀塔食人魔。这个恶魔想要看看这些兽人在寻求和平的道路上到底能走多远。

莫科纳萨尔(Mok’nathal)的起义

  悬垂堡再也没能从和战歌氏族的战斗还有卡加斯的奴隶起义中恢复过来。食人魔在纳格兰的势力永远破碎了。这个转变另刀塔食人魔和他们的领袖---元首Kelgrok很是苦恼。食人魔在德拉诺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减少,这位元首下定决心想要维持住对霜火岭的控制。不仅仅是简单增强刀塔食人魔的防御,Kelgrok想要去扩张,而且他拥有做这件事最完美的武器。

  自从高里亚帝国覆灭以来,食人魔的人口数量就维持在相对较少的数量上。为了弥补他们人数上的缺憾,刀塔巫术师们进行了残忍的实验,想要创造出新的物种他们可以用作劳力。最有希望的结果是选择性的哺育食人魔和被俘兽人的后代。

  这些被强迫性结合诞生的孩子们被叫做莫科纳萨尔,他们拥有食人魔的力量和兽人的智慧。刀塔食人魔给他们束以枷锁,并让他们生活在一起制造更多的仆人。为了保持这些混血儿的忠诚,食人魔威胁他们如果有一个人胆敢反叛就将他的整个家庭抹杀。

  元首Kelgrok解放了很多莫科纳萨尔的锁链命令他们向兽人们开战,他们会形成食人魔大军的中坚力量。

  刀塔军队猖獗的横跨霜火岭并从兽人手中夺去了很多资源丰富的土地,酋长加拉德号召这个地区的其他两个氏族---雷王氏族和白爪氏族---来和他们霜狼氏族联合起来对抗这个新的威胁。

  因为芬瑞斯的原因,雷王氏族拒绝了霜狼们联合的建议,他们决定用自己的方法对抗刀塔食人魔。以小队为编制的雷王兽人在深夜奇袭了食人魔驻地并用同样的方式屠杀了无论年轻还是暮年。

  但是白爪氏族接受了霜狼们的帮助请求,他们觉察到了自己和霜狼兽人们的亲和因为他们一直共享着很多风俗和习惯。

  加拉德被推崇为霜狼和白爪大军的领袖。他把他的两个儿子--贾那尔和杜隆坦任命为他的副官。现在他拥有一股不容小觑的部队,霜狼酋长发动了对刀塔食人魔的突袭。但兽人们并没有取得很显著的胜利,只是抓到了一些莫科纳萨尔和他们的长老 Leoroxx.

  当加拉德见到Leoroxx时,他很惊讶与从他敌人身上知道的东西。霜狼酋长一直以为这些混血人自愿的去服侍食人魔们。但从Leoroxx那里,他知道了在刀塔食人魔手里莫科纳萨尔们受尽折磨,而处决这种恐怖的根源一直在他们家族心中萦绕。在足够多的商讨之后,加拉德和他的囚犯之间达成了共识:他们要帮助彼此永远毁灭刀塔食人魔。

  Leoroxx返回了刀塔堡垒在莫科纳萨尔之间煽动反抗的浪潮,这些混血儿随之起义反抗他们的压迫者并在堡垒内部燃起了熊熊大火。当浓浓的烟柱汹涌的翻腾进天空,加拉德也和他的军队冲破了刀塔堡垒的外层防线。

  刀塔堡垒的战斗持续了一整天直到兽人和莫科纳萨尔盟军将食人魔们赶出了他们的堡垒。在燃烧的堡垒中心,leoroxx亲自用束缚了自己一辈子的铁链勒死了元首Kelgrok.

  兽人们胜利了,但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上百的霜狼士兵和白爪士兵死于这场战斗,这其中包括了贾那尔。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帮助了很多年轻的莫科纳萨尔逃离了被围攻的堡垒。贾那尔的死伤透了他父亲的心。虽然杜隆坦还可以继承他家族的血脉,但这位霜狼酋长从未从失去他二儿子的事中恢复过来。

  战争之后,酋长杜隆坦提供给了Leoroxx和他的族人霜火岭的一部分领土让他们建立新的家园。但这位莫科纳萨尔长老拒绝了,他知道兽人永远不会真正接受混血。

  Leoroxx聚集了其他的莫科纳萨尔定居在戈尔隆德偏远的角落,资源很是匮乏,但他们能平静的生活下去。他们不赞成战争并发誓拿起武器只是为了他们这块贫瘠的土地抵御威胁。

军团的先驱

  黑门前10年

  从塔尔加斯的观察报告中,基尔加丹已经了解了很多关于兽人的知识:他们是一群适应能力强,高傲并且强大的种族。他们同时也是迷信的种族,其中一些人沉溺于对他们祖先的崇拜并尊敬这个世界的元素精魂。基尔加丹认为这些强健的传统会让兽人们很容易被操控,如果他能让这些兽人们屈服于他的意志,便可以在腐化他们之前先对德莱尼人展开复仇行动。

  塔尔加斯对基尔加丹的计划很是愤怒。那些变节者终于落到了他的手里,他已经忍受了数千年的时间一直在追捕他们到最后居然用兽人将他们屠杀?他要求的他的主人重新考虑。

  通常来说,基尔加丹会直接对这样的不顺从施以死刑,但他也理解塔尔加斯的愤怒。但无论怎样,这位恶魔领主也不会让这样的违抗命令者免于处罚。他命令塔尔加斯离开德拉诺,这位基尔加丹的仆从不会在德莱尼的毁灭中扮演任何角色了。

  塔尔加斯离去以后,基尔加丹开始专注于腐化兽人。他需要从兽人中找到一位代言人先追随他的想法,他仔细的寻找有哪些人可以被他征召(说服)过来。

  基尔加丹找到了很多候选者,但没有一个能比古尔丹更有潜力。他出生于戈尔隆德边缘的一个小氏族中,生来就带有生理上的缺陷。迷信的兽人视古尔丹扭曲的身形为一种不好的征兆,他们最后放逐了他。

  只有那个氏族的老萨满怜悯古尔丹,他告诉古尔丹去寻找纳格兰的元素王座,在那里他可能会从原生精魂那里得到他生命的意义。

  最初,古尔丹拒绝了萨满的建议。年复一年的忍受着冷眼和歧视让他变的痛苦不堪复仇心强烈。但当在荒野边境苦苦挣扎后,他找到了元素王座。古尔丹到达这个神圣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比他从前的时候更虚弱--他现在是一个可怜的兽人因为饥饿而日渐消瘦被推到了死亡的边缘。他跪下痛哭着向元素之灵寻求帮助,宣称他会永远服侍他们--如果这意味着他苦难的终结。

  元素回答了他,但并不是像古尔丹想象的那样。元素精魂们从他的心中察觉到了黑暗和愤怒,并像他的氏族拒绝了他一样回绝了他。

  悲伤吞没了古尔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抛弃了他,他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不是。

  基尔加丹这时候伸出双手接纳了他绝望的请求,他在古尔丹心中悄悄低语。他承诺给古尔丹让他变的强壮以至于没有人再会去怜悯或者支配他。他将会成为神,可以去惩罚所有曾经不公正对待过他的人。作为交换,古尔丹要帮助燃烧军团利用兽人去摧毁德莱尼文明。

  古尔丹同意了这个黑暗契约,他对他自己的族人没有爱,只有蔑视。他们的风俗和传统造成了他的受辱。如果获得神格意味着能操控整个兽人氏族,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基尔加丹用邪能魔法教导着他新的仆人。恶魔之主知道这些力量会从外表上改变兽人并吸引德莱尼人的注意力,所以他一步一步的隐藏着古尔丹的新技能。基尔加丹教给古尔丹如何掌控这种力量,并命令他只有当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使用邪能魔法。古尔丹掌握这种不稳定的力量的速度快的令人惊讶,并陶醉在他指尖毁灭性的力量当中。

  第一位兽人术士就此诞生了。

德拉诺的枯萎

  基尔加丹有了在兽人当中的执行他命令的代言人,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让他们直接去对抗德莱尼,他需要整个兽人种族都被绝望和黑暗的情绪充满,满到那种很容易就团结成一股力量的状态。

  从古尔丹告诉他德拉诺的过去的事当中,基尔加丹知道了曾经有一次兽人们也联合在一起。很久以前,食人魔曾经妄图想要统治元素王座,他们的干预曾经让元素精魂们身处混乱痛苦的状态。惧怕灾难的降临,兽人们团结一致去对抗食人魔。如果基尔加丹能重新制造元素剧变,或许这些兽人氏族会重复历史。

  基尔加丹指导着古尔丹,让他用邪能魔法浸蚀了元素王座。就像计划的一样,这种腐化的能量开始削弱这个世界的原生精魄。德拉诺的元素之怒们---戈达乌,埃布留斯,卡拉迪奥斯,伊森拉图斯转换成物理形态想要阻止古尔丹。但他们从来都没面对过一位术士。那个兽人召唤了奇怪的魔法从元素之怒身上抽取了生命精魄,严重损害了他们的力量。他在他们逃跑之前差一点儿就完全摧毁了他们。

  那是在古尔丹的生命中第一次统治了其他生物,这场胜利令他陶醉且兴奋。

  古尔丹的邪能魔法将元素处于混乱之中,一季又一季过去,漫长的干旱后又是大暴雨,洪水摧毁了戈尔隆德纳格兰一部分干燥的区域。可怕的暴风雪覆盖了塔那安丛林和泰罗卡森林的一片区域。河流和小溪都干涸了,导致了因此生存的裂蹄牛和塔布羊成千上万的死亡。

  疾病,水源短缺,食物的不足在兽人之中导致了巨大的痛苦。萨满们也提供不了任何安慰,元素精魄们已经被邪能魔法搅动的混乱不堪,他们几乎不和兽人们交流了。

  古尔丹同时用他的魔法让红疮病继续在氏族中扩散,这场爆发是兽人历史上最严重的一起,几个月过去后,成百上千的兽人因为这个有毒的瘟疫殒命。

  很多的受害者都是在纳格兰的一次Kosh’harg节上被感染了。在酋长耐奥祖的领导下,氏族们聚集起来讨论眼下元素的麻烦。当Kosh’harg节结束各个氏族的兽人开始返乡时,他们中的一些出现了红疮病的现象。这其中就包括了霜狼氏族的酋长加拉德。

  耐奥祖担心这些感染者会将红疮传染给其他人,他极力主张加拉得和其他病毒携带者留在纳格兰,他们会建造一个新的村落去容纳这些感染者让他们远离其余更多的兽人部族。

  虽然不能再回到家乡的想法让加拉德倍感悲伤,但他从耐奥祖的言语中听出了智慧。霜狼酋长最不想看到的事就是他把红疮病传染给他的家人和氏族的其他成员。加拉德留在了纳格兰,在那里他管理着其他的瘟疫感染者。

  杜隆坦自愿留下陪着他的父亲,但是加拉德给了他其他的命令。这位年轻的霜狼是他们家族唯一的继承者,加拉德眼下要求杜隆坦回到他们的家园照看好他们的人民。

  那是杜隆坦最后一次见到他的父亲,数周之后,红疮病吞噬了加拉德,虽然他只领导了其他受害者一小段时间,但他却得到了他们永恒的尊敬,他们将那个聚集地以他的名义命名为加拉达尔。

耐奥祖的阴影

  黑门前8年

  绝望和暴力倾向在氏族之间传播,基尔加丹觉得现在是时候去团结兽人部族了,但他需要一个公众人物去做这件事。古尔丹,对于他的天赋来说,不能鼓动他的人民或者亲自做出榜样带领他们。恶魔领主让他的仆从去找到能这样做的合适人选。但是首先,古尔丹需要抹杀掉一切知道他过去的人。

  这个带着兜帽的术士回到了他以前的氏族,用邪能的火焰席卷了整个聚集地,将每一个兽人都烧成了灰。当地狱之火最后熄灭时,什么都没有留下。没有人真正知晓古尔丹真正的过去。

  在抹除他自己的过去之后,古尔丹前往了影月氏族。那里的睿智的萨满收到全氏族的尊敬,当中其中一位可以作为军团完美的提线布偶。

  古尔丹小心的隐藏着他的邪能魔法,从来没有揭示自己是个术士的事实。他告诉影月氏族的人说食人魔摧毁了他的村子杀掉了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虽然把一个本不属于自己氏族的人接纳进来很不寻常,影月氏族还是怜悯古尔丹并接纳了他。这个新到来者小心的观察着氏族当中的元老萨满看哪个更容易能被操纵过来。几番考虑之后,他选择了这个氏族有魅力的但是现在却烦恼不断的酋长,耐奥祖。

  耐奥祖是一个专注献身且直率的首领而且有着顽固的偏向。一旦他心中有了目标,他会全身心的投入在其中直到它成功。

  这个特质对于古尔丹和燃烧军团来说是好事,但更重要的是耐奥祖内心的波动和悲伤。几年之前,这位萨满挚爱的伴侣,Rulkan,过世了。耐奥祖本已经将她之死埋葬在记忆中,但是最近的德拉诺瘟疫元素混乱又撕开了他心灵旧的伤口。他经常能从跟元素们交流之中获得平静,但是现在元素们都沉寂了。耐奥祖开始怀念Rulkan,而且他现在的悲伤就像当初刚刚失去她的时候那样撕心裂肺。

  古尔丹捕捉到了耐奥祖内心的黑暗,他告诉这位老萨满他自己曾经的困境,在村子里死去的他的家人和朋友。就在那时,古尔丹获得了耐奥祖的友谊和信任,他甚至让自己成为了耐奥祖的萨满学徒。

  通过古尔丹,基尔加丹得到了接近他可以扭曲意志的“公众人物”的途径。当恶魔领主开始扭曲耐奥祖的思想的时候,他指示古尔丹去完成另一个任务,兽人们已经身处绝望和焦虑,现在他们需要把德莱尼人当成敌人。

  古尔丹会让这事成真。

仇恨之种

  为了去煽动兽人和德莱尼之间的冲突,古尔丹转向了刀风氏族。它最大的村落就位于泰罗卡森林的边境,距离德莱尼人的首都沙塔斯很近。数十年见,焦虑不安已然浮现在刀风氏族和他们的邻居(德莱尼人)当中。这里的兽人们不时洗劫德莱尼的商队并将不能逃跑的人杀掉或奴役。

  当元素精魂变的不稳定时,刀风氏族又是严重受灾的一个。他们的水源枯竭了,他们平时猎杀的生物也灭绝了。红疮病又杀死了这个氏族的大多数人,有近七成的刀风氏族成员都死于这个瘟疫。

  刀风氏族绝望了,而这就令他们脆弱而易受人摆布。

  古尔丹以影月氏族代表的身份接近了刀风氏族,经过了和刀风兽人很长时间的议论,他让他们确信德莱尼人才是造成红疮病和整个世界元素痛苦的元凶。古尔丹向他们保证如果他们弑杀了德莱尼人,那么这项举动肯定会另元素精魂们高兴。

  就像其他兽人一样,刀风兽人也对影月氏族的萨满高度尊敬。他们没有理由去质疑古尔丹,而是接受了他的建议,急切着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轻装的刀风袭击小队不久遍集结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要多的去袭击德莱尼商队。兽人们屠杀了很多无辜者并带走了相当一部分人当作人质。这些人质当中就有一位名为马拉德的守备官的妹妹,Leran.

  当马拉德意识到自己的妹妹失踪的时候,他急切的催促德莱尼领导层采取行动。很多其他的守备官也表示应该做些什么。刀风氏族已经袭击他们的商人很久了,现在是时候彻底抹除这一威胁了!

  维纶却要求他们保持镇静,他感觉到这其中的一丝不寻常。自从加内达尔坠毁之后,先知也在慢慢的在恢复他预见未来的能力,但是他看到的景象还是不可靠。很多奇怪的画面一直在轰炸他的大脑,而且其中的很多都是他辨读不出的。

  但是还是有一些让他很确信。就当刀风氏族开始他们的攻击的前后,维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若隐若现的在指导兽人们的行动。

  维纶和大主教们派遣Rangari们去报告刀风氏族的行动并辨别是否在他们突然暴力的爆发后面有一些看不见的力量在指使。但德莱尼的侦察兵找不到证据证明这些兽人是被操控的,却带来了一些可怕的消息。刀风氏族正在毛骨悚然的仪式上屠杀他们的囚犯为了取悦元素,只有一些俘虏还没有遭受到这可怕的命运,其中就有Leran.

  马拉德再也不能等下去了,救她妹妹还有一丝机会。他向维纶和其他大主教用情至深的乞求去向兽人发动攻击。很不情愿的,德莱尼领导层们答应了。

  在马拉德的带领下,一小股由守备官和Rangari组成的小队猛攻了刀风氏族的村落。但是当他们到达聚集地的时候,Leran和其他人质都已经死了。看到他妹妹残缺的尸体彻底激怒了马拉德,他狂暴的屠杀了整个村子。

  一段距离之外,古尔丹注视着暴力充斥了整个刀风氏族的定居点。这些兽人们太想去取悦元素们了所以他们奋战到最后一个人倒下。很少一些幸存者向东面的影月谷逃窜,但他们永远都不会到达他们的目的地了。

  古尔丹谋杀了他们所以真正发生在泰罗卡森林的真相就永远不会被其余兽人知晓。只有古尔丹口中的“真相”才会存活下来。

  在返回影月氏族之后,古尔丹详述了他看到的暴行。德莱尼人发动了一场无缘无故的对刀风氏族的屠杀。他们谋杀了无论男女老少。这个杀人流血的流言很快就传遍了各个氏族。

  对德莱尼人仇恨和猜忌的种子慢慢生根了。

亡者的低语

  当古尔丹精心编制(瞎说)了对刀风氏族的那场袭击时,基尔加丹捕捉到了耐奥祖的情绪。他在这个兽人的梦境中以他的爱人Rulkan的魂魄出现。这个伪装的鬼魂告诉耐奥祖最近爆发的红疮病和元素混乱都是德莱尼人的动作所引起。这个本身隐遁孤寂的种族现在想要抹除兽人们的存在。

  耐奥祖最一开始很小心的看待Rulkan可怕的公告,兽人和德莱尼人之间的冲突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很少。耐奥祖从来都不知道这些生物居然喜好战争。然而当古尔丹带回了刀风氏族遭受到的暴行后,他改变了他的想法。

  Rulkan是对的,德莱尼人和他们看起来大不一样。

  Rulkan的灵魂继续对耐奥祖施压,她告诉这个兽人拯救他族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和德莱尼人开战。但是兽人氏族们以现在的状态不可能完成这项举动。他们需要团结成一股力量,就像几百年前当高里亚帝国曾经威胁到他们生存时他们曾经做过的那样。Rulkan让耐奥祖确信他就是兽人们的救世主。没有其他人有智慧能领导兽人成为一体。

  耐奥祖随后向他的氏族揭示了他从Rulkan那里得到的情况,迷信的兽人们很少与他们重要的先祖灵魂的建议相背。Rulkan的警告被当成了真相。影月氏族都支持了耐奥祖,善于游说的古尔丹就在其中。

  耐奥祖发起了对其他氏族的紧急召唤,要他们到沃舒古会面,在那里耐奥祖会揭示从祖先那里得到的这凶兆。

  为了这次会面准备,基尔加丹向沃舒古施加了他的力量,阻止其他兽人与在这个水晶山内真正的先祖灵魂进行交流。他也将他的力量延伸到德拉诺世界的其他长老萨满的心智当中,就像他在耐奥祖身上做的一样,他伪装成一个令人信服的先祖的灵魂的形象去警告那些兽人关于德莱尼人的暴力倾向。

部落的建立

  在几周的时间里,各个氏族的酋长陆续到达了沃舒古。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基尔罗格死眼,卡加斯刃拳,黑手,芬瑞斯还有其他有名望的酋长都聚集到了水晶山的阴影之下。

  霜狼氏族的酋长杜隆坦,也在那里。他和他的伴侣德拉卡还有他们氏族的长老萨满德雷克塔尔一起到来。对杜隆坦来说,这是一次很少有的能和他已经变成酋长黑手的二把手的老友奥格瑞姆交谈的时候。(编者吐槽...英语尾巴太长了!!!!)在最近几年的时间里,氏族的责任重担阻止了他们定期的经常性会面。

  当杜隆坦和奥格瑞姆回塑他们的友情的时候,长者萨满耐奥祖终于现身召集了兽人们。他告诉兽人们对于未来Rulkan预言性的警告和另外一些他认识到的令人不安的消息。德莱尼人应该为造成元素混乱和红疮病爆发而负责,他们对刀风氏族主聚集地的屠杀只是个先兆,一个会有更多流血发生的先兆。德莱尼人们想要毁灭整个兽人氏族。

  但是现在避免末日降临还有一丝希望,如果氏族之间抛弃彼此的成见团结成一股力量,他们就能摧毁德莱尼人并拯救这个世界。

  耐奥祖知道这对于兽人们来说要求太多了,对这样一个不习惯联合在一起的种族来说太多了。他给所有的酋长们一天一夜的考虑他提议的时间。

  兽人们对于这个长者萨满的提议讨论至深夜,好战的酋长,例如地狱咆哮,黑手和卡加斯都支持团结在一起,从刀风氏族被屠杀的消息传到他们那儿开始,他们就对德莱尼人小心谨慎了。

  但是其他酋长都不是那么想要流血牺牲,一些直言不讳的反对战争的人里面有一个就是白爪氏族的酋长Zagrel。他不认为屠杀德莱尼人会让生活变得的更好,正相反,那可能会导致元素们更加愤怒。

  杜隆坦持差不多相同的意见,很多年前,他和奥格瑞姆曾经遇见过德莱尼人并在他们其中一个城市中落脚过,他俩甚至和德莱尼人神秘的领袖维纶见面并交谈过。

  可能那些看起来很和平的生物现在想要对兽人们开战么?他们这样做是期望得到什么?难道他们之前呈现出来的热情好客只是为了了解兽人这个氏族的战略?

  虽然他感觉十分混乱,但杜隆坦没有理由去怀疑先祖灵魂的智慧。如果他们认为德莱尼是个威胁,那么他们就是。其他的萨满,包括德雷克塔尔在内,都揭示了他们也收到了先祖灵魂们的消息证实了耐奥祖的话。

  在讨论持续的过程中,古尔丹却在氏族酋长之间高视阔步的走过,他知道其他兽人都因为他肢体上的疾病而把他看成一个弱小的存在,于是他就利用了这一点成为他的优势。他公开拥护了耐奥祖的建议,并拥抱了战争未来的场景。通过这么做,古尔丹做出了关乎于荣誉的一个选择。如果像他那样弱小的兽人都愿意战斗并为了氏族去牺牲,那么其他拒绝团结在一起的人就会被认为是懦夫。

  古尔丹的操控伎俩成功为耐奥祖这边赢得了很多兽人的支持,但不是所有人。他把Zagrel在内的其他反对统一的兽人都记在了小本本上。他不会忘记他们的名字。

  破晓时分,兽人们齐聚起来立下他们的誓言,几乎所有的酋长都同意大一统了。

  从那天以后,他们就被称为部落。

毁灭之锤的预言

  奥格瑞姆有一把武器被世人知晓为毁灭之锤,那是经由他家族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武器。一个远古的预言和这个传奇的神器有关。它说毁灭之锤家族的最后一位挥舞着它的人将会给兽人带来拯救,随即则是毁灭。可是在后来,这把武器将会传到一个不是黑石氏族的兽人手中(世界萨),这个新的铁锤挥舞这将会用它来行使正义。

先知的困境

  黑门前7年

  在部落形成的几个月后,氏族们召集了它们的战士们并对德莱尼的狩猎小队发动了不时的攻击。这些战斗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维纶和主教议会那里。德莱尼的领导层对这些突然爆发的流血事件很是迷惑,但是没有上升到全然的惊讶。

  维伦和他的追随者们假设到是元素混乱煽动了兽人们,把他们逼成了暴力生物。毕竟那就是刀风氏族们发生的情况。这些受错误指导的兽人们竟然想用献祭德莱尼囚犯的方式来取悦元素们。

  在维纶的命令下,德莱尼秘使们尝试与兽人氏族进行联系,所有的尝试他们都以不予理会或者公开敌对的结局收场。当Rangari侦察兵报告说兽人们正在团聚成一支大军时,维纶和他的大主教们知道这时候外交的手段已经不管用了。他们需要防御自己抵抗那些渴求战争的兽人们。

  德莱尼领导层决定防御他们的驻地而不是向兽人发动主动攻击。德莱尼人不知道燃烧军团已经在操控着兽人氏族,维纶和大主教们还以为他们是这个世界自然灾害和元素动荡的受害者,就像其他在德拉诺生活的生物一样。

  大主教阿卡玛,守备官们的领导人,负责阻止防御工事。他派遣他的追随者们去这个世界其他地方的德莱尼聚集地。与此同时,技师们在主要的城市建造了新的防御,比如沙塔斯城和卡拉波神庙。

  维纶本身则把他的时间全花在尝试去揭示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元素混乱的问题上。军团可能要对这个事情负责的想法在他心头掠过,但他却找不到恶魔在德拉诺上的证据。

  尽管如此,维纶还是把注意力放在群星之中防止军团真的出现。但是他在恶魔真正踏足于这个世界以前都不会意识到一切都太迟了。

恩赐者

  耐奥祖注视着对德莱尼人的战争逐渐展开,但是忧惧心却逐渐增长。他已经遵照了Rulkan的建议,但是到现在为止有什么好的事情发生了么?兽人们发展成为了一个嗜血的种族。更大的焦虑在于元素们的状态,自从他们开始攻击德莱尼以来,这个世界的元素精魂已经彻底沉寂了。

  基尔加丹察觉到了耐奥祖的焦虑,他开始行动继续保持对这个萨满的掌控。一天晚上,一个伪造的Rulkan的形象再次拥抱了耐奥祖的梦境,这个灵魂告诉耐奥祖将会有一个强大的存在会帮助兽人们征服德莱尼并为这个世界带来平衡。于是耐奥祖便催促Rulkan去召唤这些强大的盟友。

  下一个夜晚,这些强大存在中的一个做出了回应。基尔加丹以一个发光的元素实体的形象接近了耐奥祖,他告诉耐奥祖一定要在德莱尼人组织好他们的防御之前就进攻并推动部落走向胜利。基尔加丹向他承诺如果他这么做了,将会大大取悦于元素们。

  虽然耐奥祖一开始很敬畏这个新的恩赐者,但是他的不安更深了。基尔加丹太想要去毁灭德莱尼人,而且他想要兽人不留怜悯的屠杀掉他们。而且这个恩赐者好像对杀掉一个叫维纶的德莱尼人很是痴迷,耐奥祖从来都没有和这么一个渴望暴力的灵魂联系过。

  而且,当基尔加丹和开始和他对话的时候,Rulkan就不见了。耐奥祖现在比从此以往更需要得到她的指导。他秘密的开始了一段去沃舒古的旅程,期望着能和他死去的伴侣重新建立联系并从其他先祖灵魂那里收集建议。

  耐奥祖不知道的是,基尔加丹已经知晓了他的计划。这位长老萨满再也不是恶魔领主想要他成为的那个人了,基尔加丹旋即命令古尔丹去寻找能够帮他夺得影月氏族控制权的盟友,他们不能再依靠耐奥祖了。

  古尔丹会见了一位年轻但是却受人尊敬的影月萨满名为塔隆戈尔。为了将这个兽人招致他的麾下,他给塔隆戈尔展示了邪能魔法---他说是一种更高形式的萨满法术。塔隆戈尔已经花了太长的时间去寻求元素的帮助然而无果,在初次尝试了使用邪能魔法后,他知道他找到了一个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方法,一个可以拯救他迷途同胞们的方法。

  塔隆戈尔是第一个变成术士的影月萨满,慢慢的,古尔丹也把其他一些萨满都赢取过来。无论这些兽人们曾经有过什么高尚的意图品质都随着邪能魔法的侵入而掉血了,这种腐化的魔法扭曲了他们的想法黑暗了他们的心智。

  他们变的只向古尔丹效忠。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