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NGA原创 > 魔兽世界南風Lee > 魔兽世界编年史 > 话聊编年史:暗夜精灵分家 范达尔鹿盔种树成祸根

    话聊编年史:暗夜精灵分家 范达尔鹿盔种树成祸根

    来源:NGA 作者:南風Lee 时间:2017-04-20 11:24:24

    话聊编年史写到了第四章“新的世界”,这期中讲述大分裂后世界的格局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南風Lee;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海加尔山与世界之树

      大分裂让世界的格局发生了变化,幸存的暗夜精灵也由此开始思考种族的未来。精灵们纷纷逃往未遭毁灭的海加尔山,在途中玛法里奥与其他暗夜精灵认为奥术魔法太过危险,应该禁止使用。当他们登上海加尔的巅峰后,精灵们被眼前的低配版永恒之井与伊利丹吓得不知所措。

      伊利丹在大分裂之前将一些永恒之井的魔法泉水装进了几个瓶子里,在抵达海加尔之后,便将其中几瓶魔法泉水倒进了山顶的湖中,将原本宁静美丽的湖泊变成了另一个奥术之泉。一些暗夜精灵还跟伊利丹打了一架,玛法里奥被迫出面劝架。伊利丹认为军团的回归只是时间问题,只有建造新的永恒之井才能拥有和燃烧军团相抗衡的资本。

      除了一些幸存的上层精灵同意伊利丹的观点之外,大多数暗夜精灵都坚决反对,他们斥责伊利丹的鲁莽和自私,认为新的永恒之井会沦为另外一个燃烧军团的传送门。玛法里奥:“我愚蠢的欧豆豆哟。”由玛法里奥亲自动手,在塞纳留斯的帮助下,暗夜精灵将伊利丹锁进了石牢之中,由玛维·影歌带领的暗夜精灵守望者来看守。

      在得知第二个永恒之井的存在后,三大巨龙(红、黄、绿)军团来到海加尔,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用一个魔法种子在永恒之井上种出一棵参天大树,树枝遮住湖面,树根扎进土壤将生命能量散播到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人们将这直入天穹的世界之树命名为诺达希尔,意为“苍穹之冠”。这棵大树作为新永恒之井的封印而存在着,暗夜精灵立誓不惜一切代价守护世界之树,防止有人滥用井中的力量。

      巨龙们对精灵的誓言深感钦佩,守护巨龙为暗夜精灵赐福,让他们能够成功地履行守护之责:

    • 阿莱克斯塔萨为诺达希尔灌注了可以让暗夜精灵同样受益的力量与活力;
    • 伊瑟拉让诺达希尔和暗夜精灵与翡翠梦境紧密相连,暗夜精灵德鲁伊可以随意进入翡翠梦境;
    • 诺兹多姆也为诺达希尔赐福,只要巨树存在一天,暗夜精灵就是永生的。

      巨龙的魔法让新永恒之井不再能够为燃烧军团指引方向,诺达希尔成为见证暗夜精灵与自然世界联系的神圣丰碑。

    哨兵部队

      暗夜精灵慢慢将势力延伸至海加尔山南部的灰谷,在那里创造新的文明。高阶祭司泰兰德·语风取得了暗夜精灵社会的领导权,她的艾露恩姐妹会执掌着暗夜精灵的政治与军事力量,还培养出一支全部由女兵组成的哨兵部队。这支部队的不少成员都是上古之战中骁勇善战的英雄,首领是因燃烧军团入侵失去家人,后来被泰兰德照料的孤儿——珊蒂斯·羽月。年轻的珊蒂斯屡立战功,让她在泰兰德身边赢得一席之地,并成为这支新兴力量的指挥官。哨兵部队在家园中巡逻,善待当地生物,抵御来犯的敌人。

      在放弃奥术魔法之后,玛法里奥带领族人与“转职的法师”钻研德鲁伊魔法,虔心追求与大自然的和谐。与哨兵部队不同的是,这群德鲁伊没有严格的军事和等级制度,德鲁伊们可以无拘无束地探索翡翠梦境,变成各类的野兽。但令人沮丧的是,这群德鲁伊在探索梦境时会进入长期的休眠状态。

      哨兵部队经常请求德鲁伊来帮忙看守卫家园,可是德鲁伊们各个都睡得好香啊。而那些上古之战中幸存的萨特一直都在黑暗的角落中积聚力量,伺机反扑暗夜精灵。可怖的萨拉恩此时从同伴中脱颖而出,将萨特同伴集结起来,带领他们做好战斗的准备。萨特的崛起吸引了残存在艾泽拉斯的军团余孽,恶魔从黑暗中现身,向着暗夜精灵的据点夜道谷发起突袭,让精灵社会再次陷入战乱。

    萨特之战

      恶魔大军起初让暗夜精灵吃了不少苦头,好在珊蒂斯·羽月此时提出建议把德鲁伊们唤醒,共同御敌作战。玛法里奥在目睹了恶魔的暴行之后,向最强的德鲁伊们发出召唤。德鲁伊与哨兵部队屡克劲敌,最终萨拉恩被击败了。

      暗夜精灵好不容易反败为胜,但一群德鲁伊在驾驭狼神戈德林的愤怒时出现了意外,转变成了凶残的狼形态。这群以拉莱尔·焰牙为首的德鲁伊转变成了人们所说的狼人,他们在怒火的驱使下,于战场上不分敌友疯狂杀戮,那些被狼人咬伤的暗夜精灵最终也会变为狼人。

      这场灾难最终引起了玛法里奥对德鲁伊之道的反思,为防止再有德鲁伊像拉莱尔那样走火入魔,他与追随者们创立了塞纳里奥议会——指引艾泽拉斯上的德鲁伊,并对他们严加监管。玛法里奥最终将狼人们赶入翡翠梦境,让他们在名叫拉达尼尔的魔法圣树下进入平静且永恒的长眠。

      萨特的幻想在狼人被驱逐后彻底破灭了,大部分被污染的森林得以净化,幸存的小部分萨特再次逃入阴影,再也无法构成任何威胁。

    高等精灵的流亡

      大分裂中得以幸存的上层精灵一直想方设法融入新兴的暗夜精灵社会,他们也一直在奥术魔法的诱惑中苦苦挣扎。即便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警告,甚至是被处以极刑的威胁,上层精灵依旧无法抵挡甜蜜甘露般的奥术魔法。

      达斯雷玛·逐日者对这些规矩与刑罚深感愤怒,他勇敢地站出来说:“奥术力量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特权,只有懦夫才会惧怕它!”并率领其他上层精灵肆无忌惮地练习奥术魔法,无视其他暗夜精灵的劝阻。上层精灵认为奥术魔法不是背叛,他们始终相信暗夜精灵将会是天命的伟业缔造者,暗夜精灵一定能够再度发展为强大的帝国,钻研奥术魔法是达成这一目标的必经之路。

      暗夜中的逐日者

      逐日者家族中的所有成员都曾是暗夜精灵统治者身边的近臣,“逐日者”这个姓氏代表了他们在开创伟业途中的昂扬斗志,他们敢于探索未知,打破未知。达斯雷玛也正在续写着家族的传奇。

      其他暗夜精灵对上层精灵的“耳旁风”行为感到震惊,但又法不责众,只好将达斯雷玛和他的追随者放逐,禁止踏足海加尔山。大多上层精灵高高兴兴地接受了处罚,他们打造出一支强大的舰队,朝着大旋涡另一侧的未知土地进发。当他们多年后抵达一片新大陆之后,被放逐的上层精灵们终于得到了回报。这片大陆后来被称为东部王国。

      上层精灵们在数月后来到了一处带有白银之手标志的地方,当地的原始人类氏族为这些精灵讲述了钢铁守护者提尔的传说,他曾在这片土地上与可怕的敌人同归于尽。上层精灵也在这里感受到了人类察觉不到的强大力量,这超自然的气息激起了奥术研究者的兴趣。在他们被放逐后,上层精灵慢慢受到了衰老与疫病的影响,精灵们担心这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恶化,所以他们必须要尽快取得成功,而且他们相信如果解开其中的秘密,必定能找到昔日的荣光。

      上层精灵在当地自给自足,与当地种族和平共处。但这里潜在魔法力量中残留的黑暗能量让一些精灵陷入疯狂,并计划征服当地的这些人类。达斯雷玛不同意追随者们这么做,他推断上层精灵变得好战与疯狂应该是这股力量在作祟。

      最终达斯雷玛带领族人离开了提瑞斯法,避免暴力与灾难。这时精灵斥候在北部找到了一片森林繁茂且能量强大的地区,于是达斯雷玛带领族人向北进发,去建立新的家园。

    长期卫戍

      放逐上层精灵为暗夜精灵历史上的第一个混乱篇章画上了句号。玛法里奥与塞纳里奥议会正忙于治愈被恶魔污染的土地;泰兰德·语风的哨兵部队则继续守卫暗夜精灵的领地,正是她们的努力,才让海加尔山重新变得生机无限。

      林地守卫者、树妖、睿智的树人、精灵龙与奇美拉纷纷从森林中出现,在接下来的岁月中,暗夜精灵与这些神秘生物建立起紧密联结,在必要时会请求他们的帮助。

      泰兰德在玛法里奥进入梦境之后担起了监管暗夜精灵日常生活的职责,这份职责纵然异常艰巨,但泰兰德却乐在其中。在她的努力下,人们变得满怀希望,可泰兰德却在担忧萨格拉斯此时正在酝酿下一次反扑。如果到了那一天,希望族人能做好准备!

      很显然,泰兰德和她的族人一直都没有准备好。当燃烧军团再次来袭,泰兰德只是把伊利丹当作工具一般来使用,而伊利丹则是出于对泰兰德的爱去对抗恶魔:

      “燃烧军团回来了,伊利丹。你的人民再一次需要帮助”

      “因为我曾深爱着你,泰兰德,所以我会去对付恶魔并击败军团。但我从未亏欠我们的人民任何事!”

      “那就让我们快点返回地面吧。每多耽搁一秒恶魔的腐化就增加一分”

      伊利丹被囚禁一万年的痛苦与仇恨在面对泰兰德时变得烟消云散,万年间不曾言语的他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表达了自己从未改变的爱恋,但他得到的却是泰兰德如此冷漠的一句回应。

    奎尔萨拉斯的建立

      达斯雷玛与族人追随着魔法的气息,去寻那位于北方的奥术力量交汇点。但事情没有那么顺利,他们被一场暴风雪困在山中长达一个月之久,失去永恒之井庇佑的上层精灵中甚至出现了被饿死的惨剧。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在山中定居的原始人类帮助这群精灵捱过了这场肆虐的暴风雪。

      上层精灵们在风雪过后继续去寻找新的安居之所,精灵们疲惫的心脏也随着目的地的接近而感到暖意。可是这片充满魔法的树林已经有了主人——阿曼尼巨魔。

      巨魔对上层精灵的到来怒不可遏,将艾萨拉女王统治时期的恨意倾泻到这群疲惫的精灵身上。巨魔的奇袭部队很快就让外来者尝到了苦头,精灵们则用魔法不断消灭着来犯的巨魔。接连不断的冲突让阿曼尼巨魔与上层精灵变得水火不容。

      最终这群精灵来到了魔法力量的枢纽,达斯雷玛宣布新的文明将于此诞生。他当着追随者的面,拿出了那瓶“顺”来的永恒之井井水。达斯雷玛将井水倒入魔法枢纽中心的小湖泊里,一道眩目的光芒照亮了天穹,人们为了表达对达斯雷玛过人胆魄的敬意,将这个新的力量源泉命名为“太阳井”。上层精灵们从此不再崇拜月亮,改从太阳中汲取力量,还将自己改名为“高等精灵”。人们将达斯雷玛视为救赎者,这片新的领地被称为“奎尔萨拉斯”,意为“高等精灵家园”。高等精灵宣称要凌驾于暗夜精灵同胞的文化之上,永存不朽。


    游戏中的太阳井

      阿曼尼巨魔认为这群精灵玷污了神圣的阿曼尼遗迹,巨魔派出十倍于高等精灵的军队,誓将这群外来者赶出去!但精灵凭借新的力量勉强挡住了巨魔的攻势,在达斯雷玛亲自督战下,精灵王国以无数人牺牲的代价刻画出了家园的边境线,这群精灵终于有了安息之所。高等精灵为了防止自己滥用魔法而再次将燃烧军团招至艾泽拉斯,他们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在奎尔萨拉斯的边界线上竖起了一块块巨大的符文石,这道被称为“守门人”的结界不但能防止人们察觉奥术魔法,还会让那些迷信的巨魔退避不及。

      巨魔们最终退回到了自己的神庙城市祖阿曼,与其对精灵帝国发起全面进攻,不如伏击那些结界外的精灵分遣队。但很快一支由高等精灵游侠所组成的精英战队就出面解决这一威胁。

      达斯雷玛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高等精灵的第一任国王,不再惧怕使用魔法的高等精灵让自己的土地沐浴在永恒的春色之中,精灵再也不用面对严寒与饥饿。银月城则成为高等精灵帝国的永恒庇护所。


    达斯雷玛的神龛

    晶歌的诅咒

      在奎尔萨拉斯繁荣发展的同时,其他的上层精灵则在挣扎中求存。那些在杉达拉的上层精灵在大分裂后,就正处于新大陆诺森德的中心地带。他们在杉达拉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由于他们没有类似于“永恒之井”的庇护,这些上层精灵只好在附近的月歌森林中寻找壮大族群的办法。在此期间他们发现蓝龙军团用法术晶华其他生物,并从中汲取力量。巨龙这么做是源于好奇,但精灵们却将此视作彻底终结痛苦的手段。上层精灵尝试与蓝龙军团沟通,巨龙们不但不搭理精灵,还对他们公然表示出敌意。上层精灵法师在绝望之下潜入蓝龙军团的老巢魔枢中一探究竟,但贪婪令精灵忘记了初衷,他们从这里偷走了几件强大的圣物,结果触发机关,引得蓝龙军团陷入狂怒。

      数十条蓝龙降临杉达拉,向那群小偷释放怒火。精灵法师们决定晶化一小片森林,将能量作为歼灭巨龙的武器。但精灵们的鲁莽行为酿成了灾难,咆哮的能量洪流晶化了整片月歌森林。蓝龙在魔法爆炸前逃了出去,那些没能逃走的生物都被能量打得粉碎,灵魂遭到魔法的扭曲,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这片后来被称为晶歌森林的土地上。

    砍伐安达希尔

      世界的大分裂不但破坏了整片大陆,也削弱了用来囚禁上古之神的牢笼。在此之后的千万年里,破损的牢笼中不断伸出一只只巨大的触手。尤格萨隆监狱所处的诺森德甚至出现了一种名为萨隆邪铁的新矿物,不断从动植物体内汲取生命力。

      塞纳里奥议会认为世界之树既然可以治愈海加尔山的土地,那么也一定可以用另一棵巨树来挽救诺森德,范达尔鹿盔很快就迷上了这个念头。但是有些德鲁伊劝他去寻求守护巨龙的指引,诺达希尔就是因他们的赐福而兴旺茂盛,如果擅自种下一棵巨树或许会造成难以预见的后果。范达尔·鹿盔则认为时间紧迫,萨隆邪铁对诺森德的威胁已经没有时间去请教守护巨龙或是与同伴争执了。于是范达尔·鹿盔带着自己最亲密的几个哥们从诺达希尔上砍下6根魔法树枝,分别在萨隆邪铁分布最广的地区:灰谷、晶歌森林、菲拉斯、暮色森林与辛特兰留下印记。这些枝条很快就成长为新的巨树,这五棵巨树如同导管一般将翡翠梦境的力量引入现实,不但清除了附近的萨隆邪铁,还强化着附近的生物。

      因成功而信心大振的德鲁伊们在诺森德萨隆邪铁储量最大的位置种下了最后一根树枝,这棵新生的世界之树被命名为安达希尔——意为“冰雪之冠”。它的生长速度与清除萨隆邪铁的速度可谓是立竿见影,野生动植物也焕发出新的生机。

      玛法里奥和塞纳里奥议会听闻那些“happy tree friends”的消息之后怒火冲天,但他们却又不得不承认鹿盔的办法真的很棒棒哟。几十年后,诺森德的牦牛人与树妖这两个不好战的种族突然激起了血战,于是塞纳里奥议会便派远征军去调查这场猝不及防的血腥事件:“安达希尔的树根在不断扎进土壤的过程中,竟然触及了尤格萨隆的监狱。”于是上古之神就把邪恶的能量经由巨树在当地散播开。

      德鲁伊们知道没有巨龙的赐福,巨树非常容易被腐蚀,自己又没有拯救安达希尔的办法,于是塞纳里奥议会的德鲁伊们满怀沉重的心情砍倒了这棵巨树。安达希尔从此变成了沃达希尔,意为破损之冠。

      塞纳里奥议会庆幸自己制止了萨隆邪铁的蔓延,但他们没有想到尤格萨隆已经将范达尔·鹿盔所种下的巨树当成自己腐蚀翡翠梦境的传送门。一粒粒腐化的种子在翡翠梦境中生根发芽,翡翠梦魇自此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