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NGA原创 > 魔兽世界南風Lee > 魔兽世界编年史 > 话聊编年史:奥格瑞姆兵败燃烧平原 黑暗之门被关闭

    话聊编年史:奥格瑞姆兵败燃烧平原 黑暗之门被关闭

    来源:NGA 作者:南風Lee 时间:2017-08-10 10:46:55

    第二次大战最终以兽人战败结束,联盟虽然赢得了胜利,但战争造成的影响还需要他们在今后的岁月中去不断解决。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南風Lee;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成神之路

      奥格瑞姆前脚离开,古尔丹就将所有可能帮助自己抵达萨格拉斯之墓的人召集在一起,他向所有人道出了自己的计划,并声称愿意追随自己的人都能在事成后获得强大的力量。“你们究竟是和我去寻找强大的力量,还是参加部落与人类的战争,自己选择吧!”

      除了强烈支持古尔丹的暮光之锤和暴掠氏族之外,阿曼尼巨魔和龙喉氏族并没有参加这场冒险。最后龙喉氏族前去与部落大军会合,将古尔丹的背叛行为报告给奥格瑞姆。古尔丹的“成神小队”驾驶着停靠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部落舰船,向萨格拉斯之墓进发,但他们很快就被黑齿狞笑兽人追上了。

      此时古尔丹要面临的不仅仅是黑齿狞笑这一个威胁,基尔加丹发现自己被昔日的仆从骗了之后,气得怒不可遏,但萨格拉斯却阻止了基尔加丹的惩罚计划。古尔丹以一己之力破坏了燃烧军团与部落唾手可得的胜利,所以萨格拉斯打算让古尔丹切身地感受到什么叫做“唾手可得”。

    萨格拉斯之墓

      随着古尔丹的舰队不断靠近萨格拉斯之墓,墓穴中散发出的能量令他喜不自胜。古尔丹与追随者们合力将墓穴从海底托出海面,正当术士们准备进入这座古老墓穴,黑齿狞笑氏族即刻杀来,于是古尔丹留下古加尔和暮光之锤来拖住敌人,自己带领手下们匆匆向“未来”奔去。

      当初被艾格文关进墓穴的除了萨格拉斯之外,还有不少恶魔追随者,这些恐怖生物在漫长的囚禁岁月中,因汲取了萨格拉斯化身的残存之力而变得愈发强大。正当古尔丹与追随者们在墓穴中搜寻之时,恶魔在萨格拉斯的命令下,突然从暗影中袭来,利欲熏心的古尔丹被活活扒了皮,整座墓穴都响彻着他的惨叫声。

      少数幸存者在逃离墓穴时割下了古尔丹那蕴藏神力的脑袋,古加尔和暮光之锤在黑齿狞笑氏族的猛攻下损失惨重,身负重伤的食人魔与追随者们逃到海上,被狂风吹向西边那片未知的海域。

      黑齿狞笑氏族在成功完成任务后,带着抢来的古尔丹之颅向东起航。而那位给兽人带来堕落与背叛的术士,正在墓穴中一点点腐烂。

    解放卡兹莫丹

      失去舰队的部落无法从海路逃走,奥格瑞姆只好带领残存兵力逃进了卡兹莫丹。被派去打探黑齿狞笑氏族行动结果的巨龙骑兵带回了令人宽慰的消息:叛逆不忠的兽人术士已死。

      部落在损耗过半兵力之后,绝不可能取得胜利,如果矮人和侏儒突然暴起反抗,战局将不堪设想。奥格瑞姆立即派信使返回德拉诺求援,不论那些相互伤害的嗜血兽人有没有做好准备,都必须前来参战!在大酋长带兵前往黑石塔之际,他把基尔罗格继续留在卡兹莫丹,除了控制矮人和侏儒外,血环兽人还要拖延联盟大军的攻势。龙喉氏族的巨龙骑兵作为宝贵战力,被奥格瑞姆连同阿莱克斯塔萨一起向黑石塔转移。

      洛萨看出部落已经元气大损,此刻要做的就是乘胜追击。图拉扬和其他圣骑士日以继夜地治疗受伤士兵,鼓舞士气。南行的联盟大军顺利解放了卡兹莫丹,矮人和侏儒这两大种族迫不急待地加入联盟,向敌人复仇!

    潮落岛之战

      准备与部落大军会合的黑齿狞笑氏族在返航途中遇到了海军上将,战斗就如同之前那次一样:先是戴林·普罗德摩尔把兽人花样摩擦,然后巨龙又用烈焰花样红烧联盟舰船。不过这次海军上将等到了援兵——狮鹫骑士。

      矮人在经历奎尔萨拉斯的惨败后,利用狮鹫在速度上的优势,制定出了一套专门针对巨龙的战术。巨龙骑兵被狮鹫牵制得团团转,失去巨龙保护的部落舰队很快就被海军上将送入海底,最终雷德和麦姆率领几艘舰船仓皇逃离了战斗,巨龙骑兵也被打得落荒而逃。

      红龙怎么会输给狮鹫?愁

      红龙就卡了一次,你可知道狮鹫卡了多久?反对

      戴林上将终于如愿消灭了部落海军,但他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红龙的烈焰摧毁了指挥舰,还有他的爱子。悲伤与仇恨在海军上将心里形成一道溃脓的伤口:杀光兽人为止。

    围攻黑石塔

      联盟大军沿着燃烧平原长驱直入,士兵们将部落据点围得密不透风,格瑞姆巴托的巨龙骑兵仍未赶来,黑齿狞笑和德拉诺援军也毫无踪影。眼下的糟糕情况令奥格瑞姆心生绝望,但他很快就粉碎了这个消极念头,部落大酋长永远不会放弃战斗,这场战争不是为了名利,而是关乎兽人的存亡!

    我知道我们遭受着战败与溃退,并且我们的人数急剧减少!

    我知道古尔丹的背叛使我们损失惨重,但你们要记住,我们仍然是兽人,我们仍然是部落!

    我们的脚步将会使这个世界颤抖,我们将踩着他们的尸体,再一次统治他们的土地!

      奥格瑞姆在黑石塔中不断鼓舞着部落的将士,面对联盟大军,成千上万的兽人士兵跟随奥格瑞姆怒吼着发起冲锋,这种自杀式的突击将联盟打的措手不及。大酋长深知自己不可能击败联盟大军,但他有自己的打算:人类与兽人有着相同的领袖崇拜情结,如果能杀掉洛萨,人类联军的决心与斗志立即就会瓦解。奥格瑞姆冲到洛萨面前,与其展开了一场撼天动地的决斗,以至于双方士兵都停下来静听这首剑与锤所鸣奏出的铿锵乐曲。


    久经战火的暴风城铠甲与部落的黑色板甲你来我往,带有金色符文的巨剑和毁灭之锤不断突破着对方的护甲上。

      最终毁灭之锤在击碎洛萨的巨剑后,又沿着弧线重重地砸碎了洛萨的头颅。随着艾泽拉斯雄狮的倒下,兽人大军的攻势愈发凶猛,被绿色“潮水”淹没的人类士兵眼中只剩悲痛与绝望。但图拉扬没有让负面情绪影响自己的行动,他将破碎的巨剑拾起,炽热的圣光从全身以及断剑处喷薄而出,在场的人类和兽人全部转身躲避这耀眼的光辉,就连周围的黑石都被图拉扬映得苍白。

      “以圣光之名,你们不属于这里!你们将为自己对这个世界造成的伤害付出代价!”爆发出圣光之力的断剑将毁灭之锤打落,图拉扬用剑身敲晕了奥格瑞姆,高声鼓舞着在场的每一个联盟战士:

      我们要像洛萨那样昂首挺立,现在不是动摇的时候,我们必须继续战斗!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为了洛萨!

      被图拉扬激励的联盟士兵重新燃起了希望,图拉扬率领大军很快就击败了这些兽人,他们用锁链把奥格瑞姆和残存兽人一同活抓,等待联盟领袖来裁决这些入侵者的命运。

    黑暗之门的毁灭

      一些部落士兵在塔隆·血魔等死亡骑士的带领下,向黑暗之门逃去,只有回到德拉诺才有活下去的可能。图拉扬与联盟军团对他们穷追不舍,最终在黑色沼泽追上了这些残余部落。塔隆等死亡骑士虽然无法击败图拉扬,但他们还是依靠死灵法术成功拖住敌人,让部落的残余势力穿过黑暗之门。

      谁也无法猜到传送门的另一边究竟蕴藏着怎样的危机,绝对不能让早已疲惫不堪的联盟将士们再去冒险。战斗进行到这个地步,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摧毁黑暗之门。

      众多法师在卡德加的带领下,拆除了黑暗之门的每一条魔法能量线,这道给艾泽拉斯带来痛苦与悲伤的黑暗之门在能量的爆炸声中化为尘埃。曾经目睹亲友惨死,家园被毁的联盟士兵们纷纷跪倒在地,呜咽着心中的激动:联盟赢了!

    部落的决裂

      塔隆带着“部落输了”这个消息重回德拉诺,卡德加在摧毁位于艾泽拉斯的黑暗之门时,回流的奥术能量导致德拉诺星球上的黑暗之门也产生了爆炸。德拉诺的兽人再也无法逃离这个奄奄一息的世界。

      兽人长久以来的“努力”最终让自己两手空空:好好的德拉诺被摧残得遍是荒野,既没有猎物,也没有敌人,等待他们的就是在饥饿中缓慢死亡。兽人因为嗜血好战,种族数量已经大幅削减,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自己把自己玩死。

      那些留在艾泽拉斯的兽人也不好过:

    • 由于基尔罗格的氏族没能及时赶到黑石塔,加入奥格瑞姆的大军,他们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其他部落士兵穿过黑暗之门,返回德拉诺。血环兽人在权衡利弊之后,悄悄藏进了黑暗之门北部的荒野之中,计划着下一步行动。
    • 同样没能帮上奥格瑞姆的龙喉氏族撤回了格瑞姆巴托,为能在艾泽拉斯立足,龙喉兽人继续繁育并训练着红色巨龙。
    • 雷德和麦姆所带领的黑齿狞笑氏族在部落战败之后才抵达黑石塔,汗等风头过了之后,他们集结起以黑石兽人为主的幸存者,重新返回黑石塔当起了山大王。

      作为黑手的儿子,雷德和麦姆两兄弟一直对奥格瑞姆心怀不满,他们认为部落之所以会失败,全都是奥格瑞姆的锅。两兄弟计划将残存的部落势力集结起来,建立一个真正的部落。龙喉氏族支持雷德和麦姆的想法,并愿意为他们提供一些巨龙,但基尔罗格却没有理会雷德和麦姆的伟大志愿。

      其余的部落成员有的群居,有的独行。伊崔格就是这些“孤狼”中的一员,他在部落战败后经常会想起当初迦罗娜对自己的警告,自己对部落的忠诚也慢慢淡化,部落的形成没有带来救赎,而是将兽人带入了绝望与堕落的深渊。伊崔格现在的想法很简单:找个地方,平静地死去。

    战争的代价

      不同于部落的苦苦挣扎,战争结束后的人类、矮人、侏儒以及高等精灵全部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但他们也要面临一个严酷的问题:生活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 东部王国的无数村庄和城镇都被兽人血洗,堆积如山的尸体几乎随处可见。
    • 当初在联盟围攻黑石塔的同时,高等精灵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将阿曼尼巨魔赶出了奎尔萨拉斯。后来安纳斯特里亚国王带领高等精灵脱离了联盟,并指责人类在高等精灵最危难的时刻弃之于不顾。
    • 每一位幸存的联盟士兵都被战争中的恐惧所折磨,噩梦常常使他们在夜晚惊醒,更有些士兵则要以残躯熬过今后的人生。
    • 洛萨战死的阴影困扰着图拉扬,他有时甚至想要放下一切,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寻求平静。可如今东部王国的百废待兴还需要他去领导,作为联盟的最高统帅,图拉扬怎么能丢下人民呢?图拉扬和奥蕾莉亚因为战争而走到一起,成为了生死相依的伴侣。大宝剑+妹子+地位=人生赢家

      人类诸国的统治者们同意联合各国资源来重建家园,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帮助瓦里安·乌瑞恩重建暴风城,如果化为灰烬的暴风城都能获得重生,还有什么是不能重新开始的呢?但也有许多难民不愿重回破败的家园,比起物是人非所带来的悲伤,还是在洛丹伦开始新的生活吧。最后图拉扬亲自护送瓦里安与一些暴风城难民回到故地,一起重建暴风王国。


    游戏中的暴风城

      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们在战争结束后,与圣光教会一同帮助联盟发展壮大,给那些在战争中饱受苦难的可怜人带来慰藉,并为他们提供安息之所。

    兽人战俘营

      除了那些忙于重建的联盟成员之外,还有一部分人踏上了追猎残余兽人的道路,奥蕾莉亚没有和图拉扬一起去重建联盟,而是在复仇欲望的驱使下,用猎杀兽人的方式来排解内心的伤痛。联盟的猎手们抓住了很多兽人,联盟成员也因如何处理这些战俘而产生了明显的分歧:

    • 激流堡和吉尔尼斯提议立刻处死这些为祸东部王国的兽人。
    • 洛丹伦则认为应该把兽人俘虏关进由联盟出资建造的战俘营,肯瑞托赞成这种做法,法师们可以借此机会研究兽人和他们所使用的奇怪魔法,只有知己知彼,才能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战争。

      最终联盟一致同意战俘营计划,并由达纳斯·托尔贝恩来看管兽人战俘营,后来他又把一部分权力下放给一些功勋卓著的人类老兵,比如说捡起萨尔的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如果战俘营运转良好,就留着;如果维持不下去,就把兽人俘虏全部杀死。虽然事实证明战俘营的计划非常成功,但吉尔尼斯觉得这一行为就是吃饱了撑的,重建暴风城已经花费了大笔经费,现在为什么还要掏钱去延续敌人的生命?随着吉尔尼斯的腰包渐渐“干瘪”,他们脱离了联盟。


    敦霍尔德城堡不但是玩家最熟悉的兽人战俘营,还是萨尔的真正起点

    守望堡

      卡德加因在战争中的英勇事迹,为自己赢得了大法师这个头衔,眼下不断被邪能侵蚀的土地令他担忧,经调查后发现:即便黑暗之门已经被摧毁,但德拉诺的邪恶能量仍然通过一道无法消除的裂隙影响着艾泽拉斯。

      卡德加和其他法师将这一发现汇报给联盟,并警告族人:只要裂隙还在,部落就有可能再度入侵!他还希望联盟能够出资建造一座要塞,让法师能够拥有控制邪能扩散的根据地。

      一座名叫守望堡的要塞拔地而起,卡德加在这里监视着邪能的动向,他也会常常思考:兽人的家园是怎样的?逃走的兽人如今是何境况?用不了多久,他就会亲眼见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结语

      部落的第二任大酋长奥格瑞姆在上期和这期故事中,应该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带兵之道、鼓舞士兵时的激情以及绝境求生的意志令人赞叹,堪称兽人中的楷模。(以前在魔兽电影上映之前,写过一篇文章:[《狼群中的狡狐——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王炜大师画笔下的奥格瑞姆

      这么厉害的兽人为什么没有在游戏中发光发热?我想是为了给萨尔做铺垫吧。奥格瑞姆在小说《氏族之王》中的解放兽人战俘营行动中被人类骑兵用长矛刺穿身体,弥留之际,奥格瑞姆向萨尔提出了两个请求:

    • “你必须坚持我们的事业,我曾经领导过部落一次。但是看来命运不让我再领导一次了。你现在是就是酋长了,萨尔,你将穿起我的战甲,拿起我的锤子,现在该你来照顾我们的人民了。”
    • “死在一个懦夫的袭击之下太令人羞愧了,我不想在身体还有这些人类的卑鄙之物时死掉,我曾试图把它拔出来,但是我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萨尔。帮我拔掉它。”

      面对没有信心接替自己成为部落大酋长的萨尔,奥格瑞姆最后再一次喃喃地说出了困扰自己一生的预言:“没有人生来杰出,你会带领他们走向胜利,给他们带来安宁……”

      奥格瑞姆的骄傲和经历让他无法再成为新部落的酋长,在他与萨尔初次见面的决斗中,就被萨尔这个“新人”击败了,不是奥格瑞姆的战斗力不行,而是他老了。与其老死在酋长的宝座上,不如在战场上至死方休!奥格瑞姆的毁灭之锤与黑色板甲代表着兽人的传统,时刻督促着萨尔,命他带领部落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王炜大师画笔下的奥格瑞姆

      虽然萨尔早已离开奥格瑞玛,但每当我回到这里,耳边都会回响起蕴含奥格瑞姆与萨尔这两代酋长意志的铿锵之词:“欢迎来到奥格瑞玛,你是为部落效力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