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NGA原创 > 魔兽世界南風Lee > 魔兽世界编年史 > 南讲的故事第二期:萨尔与阿格娜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

    南讲的故事第二期:萨尔与阿格娜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

    来源:NGA 作者:南風Lee 时间:2017-08-31 10:41:21

    萨尔与阿格娜,相爱没有那么容易,还要承受她的毒舌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南風Lee;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前言

      在上周瓦王的故事发出来之后,有不少朋友表示想继续看下去,下周四(9月7日)就会继续更新,大家稍安勿躁哈。这期故事的主角是萨尔,以及他的爱情曲折。

      特别感谢魔兽世界官方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中文翻译者: [@枫无行]

    大名鼎鼎的萨尔还需要帮助?

      “阿格娜,到我这里来,我有消息要告诉你。”一个棕色的身影从天歌湖面向着加拉达尔跑去,阿格娜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盖亚安祖母用风来通知自己的究竟是什么消息。

      [盖亚安祖母]

      我的孙子古伊尔要来纳格兰学习如何治愈元素的痛苦。

      [阿格娜]

      古伊尔?他还在用那个讨厌的奴隶名字吗?那个了不起的萨尔竟然还需要帮忙?

      [盖亚安祖母]

      他在信中告诉我,艾泽拉斯的元素正在遭受痛苦,他需要我的智慧来拯救那个混乱的世界。

      尽管萨尔是霜狼酋长杜隆坦之子,但他被人类养大的事实令阿格娜深感厌恶。看着眼前这个对萨尔一脸嫌弃的阿格娜,盖亚安开心地说道:“我真期待看到你们见面的场景。”

      盖亚安祖母从未见过比阿格娜更具天赋的萨满祭司,她准备让阿格娜来给萨尔授课,而且看着这两人究竟会如何相处,真是太有意思了。

    重回纳格兰

      纳格兰傍晚的美景令萨尔心中感觉到一阵意料之外的牵动,他想把杜隆塔尔也变得如此生机勃勃,甚至想把贫瘠之地和荒芜之地变得名不副实。

      一句女声的“lok'tar”把萨尔的思绪拉回现实,身穿皮质背心和短裙,红棕色头发的女兽人正满脸怒容地问到:“你就是萨尔?”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又厌恶地补充了一句:“真是卑贱的名字,在这里你叫古伊尔!”

      不论萨尔如何解释,阿格娜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奴隶不是兽人该有的名字,更不该是兽人大酋长的名字!”萨尔被这个女兽人的言辞气得怒不可遏,被盖亚安祖母所期待的见面演变成了一场争吵:

     

      [萨尔]

      我是部落的大酋长,奴隶这个名字令联盟闻风丧胆,这个名字意味着部落的力量与荣耀!

      

      [阿格娜]

      可惜你不是以酋长的身份来发号施令的,你只是一个寻求智慧的萨满。

      当卸下怒意的萨尔询问女兽人什么时候能带自己去见盖亚安祖母的时候,那位言辞犀利的女兽人答道:“盖亚安祖母安排你跟随另一位老师来学习。”

      [萨尔]

      请问她高姓大名?

      [阿格娜]

      她叫阿格娜。

      [萨尔]

      我期待与阿格娜的见面。

      [阿格娜]

      你已经见过了。

    严师?

      萨尔、阿格娜以及盖亚安祖母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饭,但萨尔宁愿晚饭只有他和盖亚安祖母两人,句句尖酸刻薄的阿格娜实在无法给萨尔留下好印象,当他悄悄对盖亚安祖母说阿格娜没有对祖母表现出应有的尊重时,盖亚安祖母告诫萨尔:“即便你是部落的大酋长,你也要听从别人不够尊重的真诚。”

      萨尔第一次回到纳格兰时,见到盖亚安祖母的场景

      学会如何与阿格娜相处将是萨尔最重要的“课程”,萨尔在盖亚安祖母面前,对阿格娜谦卑有礼地说道:“我乐于接受你对我的教导。”

      [阿格娜]

      我一直都在聆听和帮助元素,我会倾其所有来教导你,不论我对你有什么看法。

      [萨尔]

      我愿意为了拯救我的世界而学习一切有用的知识,不论我对你有什么看法。

    想学SM必须先被羞辱

      “古伊尔,这只塔布羊非常适合你这种新手。”“哦?你还知道四大元素分别是火、水、地、风?”阿格娜似乎把羞辱萨尔当成了人生的一大乐趣,而萨尔则把阿格娜当成是“苦己心智”。就连阿格娜在为萨尔讲述元素之怒特殊性的同时,都不忘告诫萨尔“这是一个非常复杂难记的概念。”

      俗话说“年轻人不要太气盛”,但面对这样一个没完没了挖苦自己,还以此为乐的人,不气盛还是大酋长吗?

      [萨尔]

      阿格娜,我不是傻子,你对我无休止的羞辱只会损害你的教导能力和我的学习能力。

      [阿格娜]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傻瓜,我只是在质疑你的选择和决定。

      [萨尔]

      你如果好好教我,我就能早点回去,而且我们双方都希望这样。

      阿格娜终于暂时停止了对萨尔的挖苦,她决定带萨尔去看看那些被污染的元素,或许能从它们身上找到有助于治疗艾泽拉斯当地元素的方法。阿格娜不挖苦人的时候,她身上有一种恬静的美丽,萨尔甚至想带阿格娜与自己一同去治愈艾泽拉斯。可惜这份恬静很快就被打破了:“走,我们去世界的尽头。”

    聪慧而坚强的女性

      纳格兰在当初德拉诺大爆炸中受到的伤害较小,于灾难中幸存的萨满祭司们不断学习,尽全力帮助当地的元素恢复生机,虽然无法恢复如初,但也治愈了一部分。

      与元素之灵的交流并不是那么顺利,即便萨尔对元素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但大多数元素依旧都忠于自己混乱的天性。目睹阿格娜用萨满之力消灭掉那些混乱的元素之灵后,萨尔不禁疑问:“艾泽拉斯的未来会是这样吗?我能否阻止这一切?”

      盖亚安祖母决定给萨尔准备一场传统的幻象试炼,让萨尔在这场试炼中认知真我,这将不同于之前德雷克塔尔为他准备的试炼,可萨尔却不这么认为。

      [萨尔]

      没有经过这个试炼,就没办法学到某些东西?我比大多数人都更加自力更生!我觉得我对自己的认知已经足够深刻了!

      [阿格娜]

      可伟大的“奴隶”还是找不到自己所追寻的目标。

      阿格娜是个聪慧而坚强的女性,她不同于自己认识的塔蕾莎和吉安娜,兽人女性和人类女性的力量来源完全不同。萨尔曾听过盖亚安祖母对自己母亲的夸赞:“德拉卡生而病弱,但却靠自己的意志和决心获得了强健的体魄,她是个心智与情感同样坚强的战士。

      祖母也肯定萨尔的坚强与决心,他无愧于杜隆坦和德拉卡之子。萨尔最终决定要经历这个试炼,因为他的人民还在等他去治愈艾泽拉斯。

    幻象试炼

      真正的幻象试炼令萨尔感到惊讶,几乎所有人都在为这场试炼而忙上忙下。甚至有人特意为他量体裁衣,做了一身参加仪式用的长袍,阿格娜给萨尔解释说:“我们在仪式上不穿铠甲,这是一次新生,而非战斗。”

      “我们要像蛇蜕皮一样和过去的自己告别,我们只有放下负担才能抛下过去的狭隘。”

      奥格瑞姆留下的那身黑色板甲就像是萨尔的皮肤一般,萨尔已经习惯了铠甲的重量和束缚感,当他换上阿格娜为自己准备的长袍,带上念珠之后,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萨尔不断思索着阿格娜的话语“获得新生”。

      萨尔从孩提时期就开始接受角斗士训练,历经无数磨难:他解救了族人,还与恶魔斗争过。但这场试炼竟然让萨尔感到了一丝紧张,不过好在阿格娜没有像平时那样对自己挑衅和侮辱,只是牵着萨尔的手,引导他放松下来。

      仪式用的药水被萨尔一仰而尽,随即他就感觉到头晕目眩,阿格娜温柔地让萨尔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萨尔很想弄明白之前那个对自己毒舌成瘾的女人为何会如此温柔?不过他此时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了,阿格娜低沉而温柔的声音深入萨尔的脑海之中:

      “古伊尔,放开一切束缚……”

    亲临幻象

      “古伊尔,我来引导你,跟我来。”变成狼形的萨尔跟随同样变成幽灵狼的阿格娜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就如同空气般轻盈,空无一物又无所不能,很快他们就闯进了一座竞技场,萨尔困惑了。

      [萨尔]

      “我还以为我们是来与元素见面的。”

      [阿格娜]

      “闭嘴!这是你的试炼,你只要看着就行了,它会为你展示你需要了解的东西。”

      竞技场中的“萨尔”身穿几片铠甲,双手分别拿着一把剑和一柄锤子,正与一头巨熊展开搏斗。在一旁观看的萨尔心中燃起了怒火,那个可恨的布莱克摩尔肯定正在某个地方一边喝着酒,一边贪婪地看着竞技场中的自己卖命。

      “古伊尔,火是第一个选择你的元素,它给予你愤怒和激情。火在你心中燃烧,支撑你走过最黑暗的时光。”萨尔听着阿格娜的讲解,目视着竞技场中那个强壮而优雅的自己,他露出了自豪的微笑。

      很快,人声鼎沸的竞技场被静谧的森林所取代,当萨尔看到那个在巨石旁躲避追捕的“自己”,他的心被刺痛了。

      [萨尔]

      “我必须看这个吗?”

      [阿格娜]

      “如果你希望成为一名真正的萨满,那就不要逃避。”

      塔蕾莎·福克斯顿出现在两只幽灵狼面前,她是萨尔心中的“姐姐”,以及布莱克摩尔的……情妇。塔蕾莎因为让萨尔获得自由而死去,萨尔曾在梦魇中无数次尝试去挽救塔蕾莎,他想让这个美丽阳光的女人继续活着,笑着,爱着。但萨尔一次又一次的努力,最终只是换来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悲恸。

      听着塔蕾莎温暖的声音,萨尔对阿格娜缓缓说道“直到现在,这份悲恸还是丝毫未减。”女兽人没有挖苦沉浸在悲伤中的萨尔,而是安慰他说:“伤痛,以及伤痛的治愈都是水之灵的恩赐,我们之所以会哭泣,是因为我们对喜悦和痛苦敞开心扉,因为水在我们心中流动。”

      阿格娜的话语让萨尔想起了自己当时和塔蕾莎的对话:

      [萨尔]

      “你的眼睛怎么了?”

      [塔蕾莎]

      “这叫做眼泪,当我们非常伤心、非常难过的时候,它们就会从眼睛里流出来,因为它们在心中已经满溢,无处可去。”

      现在,这种叫做眼泪的水从萨尔蓝色的双目中流出,他哽咽着;“她不该死的。”“真的吗?她不该死?”被冷漠而激怒的萨尔咆哮着:“塔蕾莎当然不该死!她有一万个活下去的理由,而她的死让一切都化为泡影了!”阿格娜的“冷漠”继续冲击着萨尔:“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她的命运?如果她没死,这件事还会令你感动吗?”

      沉默的萨尔回忆起布莱克摩尔将塔蕾莎的头颅扔到自己脚边时的那一幕,被梦魇一次次喂食悲恸已经让萨尔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他永远不能忘记她,他永远不能停止思念她。

      “塔蕾莎是水之灵对你的祝福,这就是水之元素进入你生命的时候。”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萨尔最终只说出了两个字“谢谢。”眼前的场景开始变换,起初不愿重温悲恸的萨尔开始祈求时间能再让他多看一看塔蕾莎,但元素还要向他展示更多。

      

      别了,亲爱的塔蕾莎,你是生命对我的恩赐,你会永远被我铭记。而我……现在终于能让你在我心中安息了。

      萨尔又一次看到了自己,那时他正与德雷克塔尔坐在火边,一边伸手烤火,一边听老萨满给自己讲述着萨满与元素的联系。萨尔静静地看着过去的自己,刚才塔蕾莎幻象带来的悲伤缓解了许多。“踏实,这是大地之灵的恩赐,对吗?”恢复毒舌的阿格娜又开始挖苦:“你到今天才发现?”

      萨尔感受着大地之灵带给自己的冷静与坚定,他笑了起来,因为大地与他同在。

      场景又一次转变,萨尔看见自己正在格罗玛什堡垒之中,身边是老朋友凯恩·血蹄。他微笑地看着自己和凯恩一同应对困难,寻求解决之道。后来他又看见自己和吉安娜在一起,谈论着如何实现和平。在这些与凯恩或是吉安娜相处的时间里,萨尔用理性和睿智与对方交谈,谈论着未来,谈论着希望。

      萨尔领悟出这是空气之灵的祝福,空气是代表清晰思维的元素,不论是萨尔与凯恩建立起新的开始,还是萨尔与吉安娜缔结试探性的和平,这都是空气之灵带来的灵感和洞察。他知道空气之灵会陪着自己面对未来的每一个挑战。

      当场景消散后,狼形态的萨尔和阿格娜静静等待着,渐渐萨尔开始感到焦虑,这个虚无之地中响起了他疑虑的声音:“我能拯救艾泽拉斯吗?我能拯救部落吗?”场景突然变得清晰起来:萨尔看见自己正穿着奥格瑞姆的黑色板甲,手里拿着巨大的毁灭之锤。这个本应让萨尔感到安全感的“自己”却流露出了不该有的表情:恐惧与失落。毁灭之锤与黑色板甲毫无征兆地从“萨尔”身上破碎掉落,场景中的自己跪倒在地,身上穿着自己参加试炼时的长袍。

      [萨尔]

      不,阿格拉,我失败了!或者说我正要完成,他们展示了……

      [阿格娜]

      嘘,他们向你展示的是一个画面,你自己来决定它的意义。

      最清晰的幻象往往也是最令人难解的,你已经完成了幻象试炼,我们该去见元素之怒了。

      [萨尔]

      他们会帮我理解最后的幻象吗?

      [阿格娜]

      或许不会,反正总没坏处。

      明天就去吧!

    元素和你,在我心中

      四个巨大的元素之怒慢慢向萨尔走来,它们的身上充满野性之力。在阿格娜为萨尔一一介绍过这四位元素之怒后,萨尔回想起自己第一次与元素交谈的场景。经过一番交谈,虽然这四位元素之怒纷纷对萨尔的请求表示“无能为力”,但他们分别为萨尔赠送了智慧、热情、治愈以及坚韧。

      [萨尔]

      我必须回到艾泽拉斯去,我要弄清楚元素究竟在恐惧什么,并且尽我一切所能去拯救艾泽拉斯。

      [阿格娜]

      是的,古伊尔!我们绝对不能让当初德拉诺发生的浩劫再度发生!

      当萨尔和阿格娜匆匆返回加拉达尔,他们发现人人表情严肃,萨尔看见了格外悲伤的盖亚安祖母,以及牛头人佩里斯·雷蹄。在牛头人开始为萨尔讲述了他离开后的事情之前,盖亚安对萨尔说:“你要明白来到纳格兰是正确的选择,与你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无关。”

    加尔鲁什与凯恩的生死斗

      “无辜的德鲁伊们在和平集会上被背叛和杀害;凯恩·血蹄因玛加萨·恐怖图腾的毒药,死于与加尔鲁什的生死斗;雷霆崖、血蹄村和烈日石居惨遭屠杀……”接二连三的噩耗令萨尔愣在原地,德雷克塔尔在书信中的预言又给了他重重一击:“大地将会哭泣,世界将要破碎。”

      即便盖亚安祖母已经给萨尔打好预防针,萨尔还是不禁怀疑:“我来这里对吗?我所学到的知识能抵得过凯恩吗?能抵得过那些爱好和平的牛头人吗?”凯恩的独子贝恩生死不知,加尔鲁什坐山观虎斗的态度让萨尔极其愤怒,但很快,他就被阿格拉如羽毛般轻柔的手拉住了,绿色和棕色的两只手十指相绕。

      等萨尔与盖亚安祖母道别,最后一次在纳格兰冥想时,这些灾难性的消息让他感觉自己苍老了一千岁,他回想起自己对凯恩说的最后一句话,心中又是一阵刺痛:

      [萨尔]

      “那么我俩之间就无话可说了。我已经下定决心。加尔鲁什将在我离开时领导部落。要不要辅佐他那是你的事情,如果不情愿,那就让部落为你的顽固付出代价吧。”

      萨尔发现以挖苦自己为乐的阿格娜坐在自己身边,心中翻腾的愤怒让他忍不住对阿格娜喝到:“你是来幸灾乐祸的吧!嘲笑我是一位多么差劲的大酋长,左右为难就换来了这样的结果!如果你是想说这些,那我早就想到了!”但她面对这个愤怒男人,眼中满是难以言喻的温柔。

      [阿格娜]

      所以我想一个人并不需要时时刻刻被人鞭策,以前我看错你了,对不起。

      我从小就听着你父母的故事长大,我特别敬佩你的母亲,我……我想变得和她一样。

      我们本以为你会回到纳格兰,但你却留在艾泽拉斯,与兽人之外的生物结盟。我甚至觉得德拉卡的儿子背叛了我们,遗忘了他的族人。

      你第一次回来,我不清楚你为什么没有久留,等你再次回来,却是为了得到我们用痛苦和努力换来的知识。

      虽然你学习这些不是为了帮助族人守护故土,而是为了那个陌生的异乡。但现在,我觉得自己自私而肤浅。

      终于对萨尔放下傲慢与偏见的阿格娜注视着萨尔惊讶的面孔,其实在幻象试炼的时候,阿格娜就开始对萨尔刮目相看,“你不是一个渴望力量的小孩在寻求挑战,而是努力为自己人民谋求福祉,做对自己世界最有利的事情。”但阿格娜的心里话并没有把萨尔从自责中解脱出来,萨尔还是在为凯恩以及牛头人的牺牲而感到愧疚。于是阿格娜又换了一种套路,让萨尔振作起来:“你选择了可能的成功,而不是必定的失败。如果你选择自怨自怜的话,那就证明我的回心转意是错的,我也就不会跟你一同返回艾泽拉斯了。”

      萨尔紧紧握住阿格娜的手腕,将她一把拉进了怀里,这对曾经相互看不惯彼此的男女终于在这一刻走到了一起。

      [萨尔]

      我想你和我一起走,我已经习惯听到你的声音,我想听你告诫我何时犯了错。而且……我喜欢你温柔的声音,如果未来没有你在我身边,我会心痛的。

      你像风一样成为我的智慧,像大地一样成为我的稳重,像火焰一样成为我的热情,像水一样成为我的善良与温柔。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会成为你的元素。

      [阿格娜]

      古伊尔,只要你还有这颗伟大的领导之心和挚爱之心,我就愿意赔你走遍天涯海角。

    不结婚也能算在一起?

      后来阿格娜跟随萨尔来到了艾泽拉斯,一同努力去治愈艾泽拉斯。在4.2版本中,萨尔与艾泽拉斯的著名英雄们尝试治疗世界之树,但这场集会却遭到了由范达尔鹿盔等暮光刺客的袭击,萨尔破碎的灵魂散落至四大元素位面,之后就是由玩家们参与的救萨尔任务线了。

      玩家在元素位面收集萨尔的灵魂碎片时,玩家能够在场景中看到萨尔的负面情绪以及他心中的渴望。

      为萨尔带来理智与清晰思路的风元素也给他带来了自卑与怀疑:

      [萨尔]

      我失败了,我辜负了这个世界。元素不再和我交谈了,大地之环也不再相信我的领导。我的无能将艾泽拉斯引向了湮灭。

      湮灭,只有湮灭……

      我辜负了部落,不合格的酋长,加尔鲁什会毁掉部落,毁掉我的人民。凯恩,我的兄弟,为何我不听信于你?

      我一无是处,自私,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我的傲慢,阿格娜,我配不上你。

      火元素不但赋予了萨尔热情与斗志,还有燃烧的愤怒:

      [萨尔]

      我的父母在我懂事之前就被害了!背叛,孤单,我的怒火会烧尽来世之路,将你从藏身的地狱中揪出来!我的复仇终将实现,你听到了吗!

      当作奴隶一样养大,为取悦人类而杀戮!死亡对布莱克摩尔太仁慈了!奴役他人的下场应该比死亡更可怕!所有人都有罪,所有人都要受罚!

      瓦里安国王,你想向我的人民宣战?战争是你自己找的,人类!部落的怒火会横扫你的城市,你会看着你的王座被劈成两半,我发誓!

      加尔鲁什,加尔鲁什!凯恩是我的兄弟啊!

      除了风元素和火元素带来的负面情绪之外,阿格娜还在水元素的世界中看到了萨尔内心深处的渴望:他希望联盟与部落能够和平相处,放下手中的武器,结束连绵不绝的战争;阿格娜能够成为他的伴侣,分享他的时光和喜悦。从未见过自己父母的萨尔最深的渴望其实非常简单:拥有自己的家庭,成为父亲。

      看到萨尔心中渴望的阿格娜又惊又喜:古伊尔总是把其他人的需要凌驾在自己之上,他究竟把自己的情感和渴望压抑了多久?

      萨尔最终在阿格娜和玩家的帮助下,平衡了内心的怀疑、渴望、固执和愤怒。可是已经放下包袱的萨尔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萨尔]

      我见证了这场大灾变,亲眼目睹了生命的短暂。此时此刻,我不想再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了。

      阿格娜,虽然我不是在我们的故乡德拉诺出生。但我总是尽可能去尊重先祖的传统,我就在你身边。

      我是古伊尔,杜隆坦之子,德拉卡之子。如果你愿意,我愿成为你的终身伴侣,终我一生,我将伴你左右,亦如你将终生伴我身侧。

      [阿格娜]

      我就在你身边,我是阿格娜,瑞亚尔之女,莎拉克之女。我以成为你的伴侣为荣,不论身在任何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