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NGA原创 > 魔兽世界南風Lee > 魔兽世界编年史 > 南讲的故事:瓦里安往事之种地德除心魔 三人再聚首

    南讲的故事:瓦里安往事之种地德除心魔 三人再聚首

    来源:NGA 作者:南風Lee 时间:2017-09-07 10:38:39

    这期瓦里安往事讲述了,瓦王如何帮助布罗尔除去心魔并和瓦莉拉再聚首的故事。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南風Lee;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相关阅读:瓦里安往事第一期:角斗场上的洛戈什

    追杀幽灵狼的幽灵

      在某个地方,一位人类刺客正跟一位穿着兜帽斗篷的人注视着魔法镜中的洛戈什:

      [神秘人]

      这是厄运之槌的新冠军洛戈什,你有信心干掉他吗?

      [人类刺客]

      当然。

      [神秘人]

      你去雷霆崖干掉他,让他像个伟大的战士那样死去,千万不要让人怀疑洛戈什死于意外。

    战歌如风

      洛戈什和布罗尔终于摆脱了双足飞龙骑兵对自己围追堵截,他们本想把瓦莉拉从她的“新主人”手中抢回来,但由于角鹰兽在逃跑时受了伤,两人只好先让角鹰兽恢复伤势,之后再去寻找瓦莉拉。

      藏在雷霆崖暗处的瓦莉拉看着洛戈什和布罗尔逃离危险后,本应松口气的女血精灵被一位骑乘狮鹫的黑衣人类刺客所吸引,那个陌生人的话语让瓦莉拉察觉到了事情的危机性:“我在追寻一个被称为洛戈什的家伙,死活不论!”后来人类刺客在玛加萨的帮助下,用魔法看见了逃到灰谷的洛戈什。

      洛戈什和布罗尔来到灰谷后,在命运的指引下参与了一场紧张激烈的“战歌峡谷”。洛戈什为暗夜精灵们制定了巧妙的分兵战术,一队包抄部落先锋的后路,一队佯攻,将敌人引至伏击圈时前后夹击,把部落军队分割成两部分。

      最终由洛戈什指挥地面部队,布罗尔被安排骑着角鹰兽,在关键时刻负责“从天而降”。骑在战马上的洛戈什有一种“好像在马背上度过半生”的熟悉感,佯攻部队在男人的带领下顺利将敌人带到了伏击圈,联盟与部落展开激烈厮杀。后来兽人萨满为扭转战局,召唤出了自己无法控制的巨大熔火元素生物,还在交战的联盟部落因这个元素生物的出现而乱作一团,熔火的欢愉在每一片树叶上起舞歌唱。

      熔火生物点燃了灰谷的树林,还有布罗尔的愤怒,自然之力应德鲁伊的召唤而出现在了战场上,种地德用荆棘将敌我双方全部捆住,然后一个“大”就干掉了那个元素生物。但布罗尔的魔法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依旧在战场上活跃。

      布罗尔才是“真”种地德,敌我无差别捆绑play,比塞纳留斯厉害多了~

      为让暴走的布罗尔停下来,洛戈什徒手扯断了束缚自己的荆棘,“一拳”打断肆虐的魔法,灰谷暂时恢复了宁静。望着昏迷不醒的布罗尔与洛戈什的疑惑,暗夜精灵给洛戈什讲起了这位德鲁伊的往事:

      [洛戈什]

      我只知道他难以控制自己的愤怒,当初在竞技场中他也只是用法杖或变熊来战斗,我从没见他使用过如此强大的力量。

      [暗夜精灵]

      布罗尔生来长角,这份大自然的恩赐预示着他在未来一定会取得一番成就。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头顶的双角也越来越大,人们期待着他的辉煌未来。

      塞纳留斯之子,德鲁伊守护者雷姆洛斯送给布罗尔一尊绿龙雕像,让他和翡翠梦境联系在一起。我们本以为这会激起他全部潜力,但他却没有显现出足够的“与众不同”。

      当布罗尔与女儿艾娜萨在海加尔山与恶魔和亡灵作战时,他第一次召唤出了大地之灵,布罗尔以一人之力为其他人争取到了宝贵时间。

      但他还是被深渊领主阿兹加洛击败了,在布罗尔倒地的同时,绿龙雕像也掉落在地。有传言说是阿兹加洛用武器打碎了雕像,被毁掉的圣物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一下就杀死了想要拯救爸爸的女儿……

      布罗尔将圣物的破碎和女儿的死归咎于自己的无能,从此以后,他变得狂暴易怒,最后只有巨熊之灵愿意接受布罗尔。消沉的布罗尔开始放纵自己,变成了竞技场上的角斗士。

      苏醒之后布罗尔向众人道歉:“对不起,我本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控制愤怒了……”洛戈什安慰他说:“你应该知道胜利是要付出代价的,别再为此懊恼了。”

      布罗尔眼下又要开启一场新冒险,找到遗失的雷姆洛斯雕像,消除它对蓟皮要塞附近森林的腐蚀。人类刺客和玛加萨一同目睹了洛戈什与联盟在战歌峡谷的胜利后,再次踏上了暗杀之旅。瓦莉拉为了保护同伴的安危,骑着双足飞龙悄悄追了上去。

      这三人的相聚又要拖一阵子了。

    狂野的灵魂与我同在

      洛戈什和布罗尔骑着角鹰兽刚一抵达蓟皮要塞的上空就撞了“桃花大运”,众多身材曼妙的鹰身人对他们进行热烈欢迎。

      两人在落地后,与当地的熊怪一起打跑了鹰身人。但这些熊怪并没有对二人表现出任何友善之情,当他们得知布罗尔在寻找雷姆洛斯雕像之后,熊怪跟他们打了起来:

      [熊怪]

      这俩人要拿走我们的宝贝!干死他们!

      [布罗尔·熊皮]

      我才是雕像的主人!

      布罗尔又一次发挥了种地德本色,用荆棘把洛戈什和熊怪一起束缚住,但很快就被信奉萨满之力的熊怪用火元素挣脱。洛戈什为了不让布罗尔再次暴走,大声对德鲁伊喊道:“布罗尔,记住我们此行的目的!别像熊怪那样被邪恶能量控制!”恢复理智的布罗尔把洛戈什从荆棘中救出来,根据脑海中的呼唤,两人进入了藏着雕像的蓟皮要塞。

      洛戈什和布罗尔终于见到了那个被腐化的雕像,以及看守它的腐化绿龙,两人在战斗中逃进了一个狭小的山洞中。德鲁伊通过雕像进入翡翠梦境来解决腐化,而洛戈什则要在外面牵制巨龙,让它不打扰布罗尔。

      深入翡翠梦境的布罗尔又感受到了雕像被毁时的恐惧和女儿死去时的绝望,想到这些往日的伤痛,一股绿色的愤怒实体冲破他的脑海,愤怒与狂暴在他眼前形成一个腐化的巨熊之魂,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只有巨熊之魂留在自己身边了。愤怒已经把自己摧残得面目全非,“我再也不会走这条路了!”

      正当布罗尔与巨熊战斗之际,雄鹰之魂、猎豹之魂、雄鹿之魂、乌鸦之魂和海獭之魂回到德鲁伊的身边,布罗尔拼尽全力要把巨熊之魂从痛苦与愤怒解救出来!

      [布罗尔]

      我的兄弟,你是我灵魂的化身,但你却被邪能掠去,痛苦与愤怒占据了你的思维,我们将在其他野兽之魂的帮助下恢复平衡,同归一心!

      随着巨熊之魂被布罗尔净化,由洛戈什牵制的腐化绿龙消失不见,那些愤怒的熊怪也重回平静。最后洛戈什与布罗尔两人带着雕像,骑乘角鹰兽来到了泰达希尔,找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验证雕像是否被完全净化。

    擦肩而过的刺客,不再错过的伙伴

      自从洛戈什出现在瓦莉拉的生命中,女血精灵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挑战:以角斗士的身份在竞技场中厮杀参战,当上角斗士冠军后又被卖掉,逃出来本想寻找队友,结果队友已经跑了。而现在她又跟踪那个要对自己朋友不利的刺客来到了战歌峡谷。

      正当瓦莉拉想要上前偷听那位刺客与暗夜精灵们在谈论什么时,血精灵被一名暗夜哨兵发现了,本来不想发生冲突的瓦莉拉还是和哨兵们打了一架:

      [瓦莉拉]

      我不是在监视你们!我是洛戈什和布罗尔的朋友,那个人类刺客想要杀死洛戈什!

      [暗夜精灵]

      你就编吧!

      你的谎话连小孩都骗不了!

      [瓦莉拉]

      烦死了!那个人都飞走了,我还要在这里对牛弹琴!

      最终瓦莉拉凭借自己灵巧的身手,逃离了精灵哨兵对自己的围捕,她骑着双足飞龙向达纳苏斯飞去。

      布罗尔·熊皮将雷姆洛斯雕像交给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之后,布罗尔准备专心帮助拉格什寻找记忆和家人,以及将瓦莉拉从奴役的生活中解救出来。两人与范达尔分开后,洛戈什对布罗尔表达了心中的疑虑:

      [洛戈什]

      我不相信范达尔,他好像非常想把雕像留在自己手上,那又不是他的东西。

      [布罗尔]

      雕像留在达纳苏斯还算安全,虽然范达尔也能激发出那件圣物的力量,但他领导着塞纳里奥议会,我们可以完全信任他。

      而且把雕像留在他那里也是我的选择,当我在翡翠梦境中与野兽之灵沟通的时候,雕像勾起了我的痛苦回忆。好在,我终于解脱了……

      [洛戈什]

      经验教导我们“没人值得去盲目信任”,但我希望你是对的。

      “布罗尔,高阶女祭司泰兰德·语风想和你谈谈。”女声将二人思绪拉回现实后,他们来到了月神殿。泰兰德对布罗尔和洛戈什的冒险经历非常感兴趣,尤其是洛戈什的过去,她建议失忆的男人去塞拉摩寻找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或许吉安娜能帮助男人找回“过去”。

      角鹰兽沙普塔隆又一次带着这二人向远方前进,他们刚一离开,那位人类刺客就落在了他们离开的地方,跟踪人类刺客的瓦莉拉也尾随而至。后来天空中出现了神奇的一幕,洛戈什与布罗尔在角鹰兽背上计划着路线,人类刺客在狮鹫背上掏出手弩,准备将猎物射杀,最后面的瓦莉拉一边在心里骂着两位队友“心大”,一边催促双足飞龙加快速度,因为她手中的武器只有匕首,而且瓦莉拉只有一次机会。

      在人类刺客正要射击的时候,一把飞刀插进了他的后背。人类刺客与瓦莉拉一同掉进了尘泥沼泽中巨大的蜘蛛网上,战斗一触即发。

      洛戈什和布罗尔两人因瓦莉拉的帮助,顺利见到了吉安娜。 虽然他俩对此毫不知情。 洛戈什身上的黑暗魔法就连吉安娜都没有见过,但塞拉摩有另外一个人或许对此有办法。而此时她正在寻找掉落在蜘蛛网上的两个陌生人。

      [瓦莉拉]

      谁派你来杀洛戈什的?

      [人类刺客]

      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

      战果显而易见,瓦莉拉杀死了那个人类刺客,而那个能帮助洛戈什的大人物也找到了瓦莉拉,虽然大人物的矮人追随者不愿意救助瓦莉拉,但还是被说服了:“你在塞拉摩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还不知道今天的敌人也许是明天的朋友这个道理吗?”虚弱的女血精灵对大人物的出手相救不胜感激,但这个身上拥有强大魔法气息的白发女人究竟是谁呢?

      吉安娜、洛戈什还有那个被吉安娜叫做艾格文的白发女人在法师塔内准备仪式,试图帮洛戈什弄清自己是谁:“城市中的战火……童年时的出海远行……儿子的出生……被石块砸中的妻子……以及无尽的黑暗。”

      失忆的男人从这些破碎的记忆中醒来后,惊呼着:“我当时正要来塞拉摩!”吉安娜和艾格文在仪式结束后,终于弄清了男人的真实身份:失踪的暴风城国王——瓦里安·乌瑞恩!

      没有时间让男人接受从角斗士到国王的转变,他要弄清楚自己失忆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洛戈什必须要冷静应对,随机应变,弄清楚敌人是谁。

      [洛戈什]

      布罗尔,我要尽快返回东部王国。

      [布罗尔]

      哦?吉安娜和艾格文认为你是失踪的暴风城国王?这倒能解释你的傲慢自大。

      我们已经并肩作战穿越了一整块大陆,在咱们开始新的冒险之前,要先把瓦莉拉救出来!

      “我已经自由啦,你们两个笨蛋没有我哪儿行啊!”女血精灵的声音打断了男人和暗夜精灵的对话,惊喜的布罗尔把瓦莉拉举了起来,而瓦莉拉则在喋喋不休地问着两位伙伴的冒险经历。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我们手拉手啊,想说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