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NGA原创 > 魔兽世界南風Lee > 魔兽世界编年史 > 南讲的故事:瓦里安往事之十字伤国王回归暴风城?

    南讲的故事:瓦里安往事之十字伤国王回归暴风城?

    来源:NGA 作者:南風Lee 时间:2017-09-14 10:56:25

    本期瓦里安往事主要讲述了瓦里安脸上的十字伤是怎么来的,以后回归暴风城途中和后面发生的事情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南風Lee;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相关瓦里安往事阅读:

      [种地德除心魔 三人小队再聚首]

      [第一期:角斗场上的洛戈什]

    暗“迦”涌动

      破浪号在风平浪静的无尽之海上航行,两位角斗士冠军正在愉快地调戏着“国王队友”:

      [布罗尔]

      洛戈什,如果你真是瓦里安国王的话,我是不是应该向你敬礼啊?

      [瓦莉拉]

      布罗尔,我觉得你应该变成大狗熊,然后五体投地就行啦,哈哈!

      尊贵的阁下,您看我的屈膝礼怎么样?

      [洛戈什]

      如果我是国王的话,一定会给你俩一人一套小丑服,让你俩玩个痛快!

      不过玩笑归玩笑,洛戈什现在还是很难接受自己就是瓦里安国王。他对两位伙伴明确表示:“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还是洛戈什,一个简简单单的角斗士。但我的儿子还处于危险之中,就像吉安娜说的那样,这是我不可逃避的责任。”好在洛戈什不是孤狼,两位忠诚勇敢的伙伴将与他共赴未来。

      正当三人在船上说话的时候,船只惊动了深渊中的怪物,“这艘人类船只正在开往东部王国,你们知道这艘船的主人是谁吗?”“它叫破浪号,是吉安娜的私人船只。”从水中跃出的一只只娜迦打破了海面上的平静,这些恶心的无腿生物想要抢劫船上的金银财宝,或是用人质来勒索一大笔赎金。但它们很快就被三名角斗士冠军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打得落花流水,布罗尔甚至开玩笑说:“咱们真应该留在雷加尔身边,杀杀人,赚赚钱。”

      “三个人就灭了一队娜迦精英战士?这可不行!”娜迦首领为扭转颓势,召唤出了巨大的海怪,同时也将毁掉破浪号的奥术魔法准备就绪。瓦莉拉本想要把娜迦体内的魔力抽走,但布罗尔不想让瓦莉拉沉溺于血精灵的魔瘾,她只好“答应”。

      娜迦刚要用蕴含奥术力量的三叉戟攻击布罗尔,就被从船上跃起的瓦莉拉抢了过来,女血精灵带着叉子落入大海后,布罗尔也毫不犹豫地跳入大海:“傻孩子,她越是握着那支三叉戟,她就越危险。”后来瓦莉拉和布罗尔杀死了水中的娜迦,为了不让瓦莉拉对奥术魔法上瘾,布罗尔徒手将那三叉戟捏断后,变身成巨鹰,将瓦莉拉带回船上。

      洛戈什一边在船上杀着娜迦,一边用娜迦的尸体抵挡着海怪喷出的毒液,然后趁机用船上的标枪击退了海怪。娜迦首领认出了洛戈什的真实身份,她不停咒骂着手持双剑的男人,可惜洛戈什一个字也听不懂。偷笑娜迦首领的闪电魔法在男人脸上留下十字伤痕,当男人触碰到娜迦身体的一瞬间,部分回忆涌现在他的眼前:他看见自己被人从驶向塞拉摩的船上掠走,又看见自己在一座小岛上被娜迦袭击;他看见自己骄傲地站在暴风城贵族面前等待加冕,还看见自己在亡妻的遗体前泪流满面……

      娜迦首领想趁洛戈什因记忆重现而痛苦时结果掉他,但却在电光石火间被男人一剑砍为“两半”:

    “我是暴风城国王瓦里安!不论娜迦还是天灾军团,就算是燃烧军团都不能把我和我的人民分开!”

      其余娜迦看到首领被愤怒的男人劈成两半之后,纷纷逃入大海。瓦莉拉和布罗尔看着自己的伙伴,一番犹豫之后叫出了两个名字:“洛戈什?瓦里安?”

      [洛戈什]

      我可能就是瓦里安国王,但我还是洛戈什,角斗士冠军,你们的老朋友。

      破浪号有惊无险地继续向东部王国航行,空气中的寒意让瓦莉拉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她看见天上的云彩就像是一头巨狼……

    国王归来?

      一年前,瓦里安国王离开暴风城去进行一场外交活动,从此杳无音信。后来为消除国王长久未归而造成的不安定因素,安度因王子被立为国王。今天,暴风城的市民们欢聚在市政广场上,疯狂地呼喊着,欢迎他们失踪一年的国王重返家园。

      望着情绪高涨的民众,安度因对身边的伯瓦尔·弗塔根公爵说:“他们只知道我父亲被迪菲亚兄弟会绑架,之后又被赎了回来。其实我知道,这笔赎金取自民众身上的特别税。”

      当瓦里安骑着骏马出现在人们视线中,原本就喧闹的人群彻底沸腾了起来:

      “瓦里安回来就会天下太平了!”

      “他妻子的离世差点毁了他,能再次看到他的笑容真是太好了!”

      “他好帅啊!”

      “哼!我买棺材的钱都被他花光了!”

      瓦里安对迎接自己的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行了一个吻手礼,“你的美丽犹如明亮的灯塔,呼唤着迷途的水手回家。”安度因终于见到了父亲,心系民众的王子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提高赋税的消息告诉给回归的国王,安度因的努力最后只是换来了一句“抱怨总是会有的,我相信卡特拉娜女士能够会处理好。”失落的王子跟在国王身后,听着父亲与女伯爵的亲密对话:

      [瓦里安]

      卡特拉娜,宴会时你要坐在我身边啊!

      [卡特拉纳]

      当然,我听从你的吩咐。

      另一边,一名矮人正在米奈希尔港的暴风雨中不停抱怨:“也不知道麦格尼国王是咋想的,让我在这个鬼地方等一条从塞拉摩来的船。还要我和船上的某个大人物取得联系,可结果连名字都没告诉我!我老萨尔格斯怎么这么惨?”一艘船被风暴吹进了老矮人的眼里:“咦?从塞拉摩来的船,希望麦格尼说的大人物就在其中!”

      洛戈什、瓦莉拉和布罗尔三人下船后,带着兜帽,低着头,匆匆雨中赶路。不安分的瓦莉拉很快就打破了沉默:

      [瓦莉拉]

      我们为什么非要在这破地方下船?这里的人都讨厌血精灵!

      [洛戈什]

      他们在哪都讨厌血精灵,穿好你的斗篷就行了。

      [瓦莉拉]

      哎呦,我浑身不舒服,头好疼,就连皮肤都不舒服。

      [布罗尔]

      你和娜迦战斗时吸收了太多奥术能量,这对你有害,你要戒掉魔瘾才行!

      [瓦莉拉]

      我知道!你好啰嗦……

      在瓦莉拉和布罗尔的争吵声中,三人继续赶路,直到一个醉鬼撞进了洛戈什的怀里:“你走路看着点啊!哎?你你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吗!”活见“鬼”的醉鬼拔腿就跑,认为这个醉鬼知道内情的洛戈什也追了上去,鲁莽的瓦莉拉掏出匕首就要来一发致命投掷,但却被拦了下来,“死人可不会说话,我要跟他好好聊聊。”

      那醉鬼指着站在酒馆门口的洛戈什,对身边那些脸上有疤,目露凶光的壮汉们大声嚎叫着:“暴风城的国王没有死!他刚刚从港口过来!”面对这些表情不善的壮汉,同样是刀疤脸的洛戈什友善地说:“朋友们耐心点,我就是想要几个答案。”

      刀剑的出鞘之音回应着男人,与其说酒馆斗殴,不如说是酒馆屠杀,三位角斗士冠军配合无间,肆意吊打着这些凶巴巴的壮汉,洒在地上酒水与死人身上流出鲜血混合在一起,因人们的战斗步法而欢唱出一段段节奏不一的乐章。那位一直在暗中观察的矮人也加入了战局,帮助洛戈什三人尽快结束这场“斗殴”。

      [洛戈什]

      谢谢,你是哪位?

      [萨尔格斯]

      我就算是个大使吧,本来是计划和你们在码头上见面,然后把你们悄悄带走的。

      [洛戈什]

      那你有没有PLAN B?

      [萨尔格斯]

      赶紧干掉这些人,然后离开这里。

      老矮人嘀咕着:“你不是刚刚从迪菲亚兄弟会那里赎回来嘛?怎么跑这来了?”矮人与男人放倒所有敌人之后,老萨尔格斯为洛戈什解答了心中的疑惑:“你曾被联盟各国的精英战士们训练过,我的兄长便是其中之一,他说从未见过像你这样有天赋的学生。不过既然你在这里,那么暴风城的那个又是谁?”矮人接着又给洛戈什等人说明了这些打手的真实身份——迪菲亚兄弟会:

      “一群为了自己无尽的私欲,总想破坏暴风城的人”

      洛戈什给这些杀手中的领导者施以适当的心理辅导后,得知了一些重要信息:“有个神秘人用暴风城的金币作为报酬,招募专业人士找到并杀掉洛戈什,然后毁灭暴风城,干掉安度因。”本来洛戈什还想问更多的问题,但因那领导者准备用法术杀死洛戈什,最后死于瓦莉拉的飞刀之下。血精灵表示自己是为了保护同伴,顺便吸收对方身上的法力,尽管萨尔格斯也赞同瓦莉拉的做法,但愤怒的洛戈什还是要血精灵控制好自己,免得因为魔瘾而坏了大事。四人走出酒馆后,布罗尔刚要对瓦莉拉说些什么,就被血精灵打断了:“我绝不会让洛戈什的儿子像我一样变成孤儿!”趁乱逃走的醉鬼一边跑一边惊恐地说着:“我要告诉兄弟会,国王真的回来了!”

      在庆祝瓦里安归来的晚宴上,伯瓦尔、卡特拉娜、安度因以及一些暴风城贵族正在给瓦里安讲述着近期发生的事情:迪菲亚兄弟会与民众的不满等迫在眉睫的问题,这些问题被他全部交给伯瓦尔和卡特拉娜来处理,即便是麦格尼·铜须就要抵达暴风城商讨大事,也无法引起瓦里安的在意。看着乐于享受的父亲,安度因偷偷对伯瓦尔说:“他变了,我的父亲不是这样的。”

    邪恶诅咒

      [神秘人]

      上次那个“大师级”刺客失手了,我很失望。现在我只能先给你一半费用,剩下的钱等事成之后再说。

      [血精灵术士]

      我和那些业余选手不一样,而且我的出场费非常高,现在要是不给我全款,那咱们就拜拜吧。

      女士,我知道你的底细,暴风城贵族向来以“赖账”出名。

      [神秘人]

      好吧,全额预付,你的目标是洛戈什,厄运之槌角斗场的冠军。

      不要把任务搞砸了,不然你会看到我本来的面目……

      记住了吗?范德林·灵魂之炎。

      洛戈什三人和萨尔格斯漫步在雨后的米奈希尔港,老矮人的话已经让洛戈什顾不上周围的恶意目光,“洛戈什,既然有人想让你死,那么我认为海上或者空中已经有人在等着你了。所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走陆路吧。”

      自从海上与娜迦的战斗以来,瓦莉拉已经吸收了太多的奥术能量,她体内的魔瘾也越来越强烈,现在只要是能够满足她的能量都令其无法抗拒。路边的一个老女人正在向路过的血精灵兜售着一把术士匕首,瓦莉拉很果断的拒绝了对方,但在她挥手拒绝的同时,血精灵品尝到了匕首上散发出的邪能:“这感觉……太美妙了!”

      变身成瓦莉拉坐骑的布罗尔在察觉到她的变化之后,一声吼叫吓跑了那个老女人,然后便带着背上的血精灵狂奔起来。对这一突发情况毫不知情的洛戈什和萨尔格斯赶紧追了上去。本以为离开米奈希尔港就暂时安全的几人马上就遇到了迅猛龙的“威胁”。

      夜幕降临,篝火旁的空气中弥漫着烧烤迅猛龙肉的香味,但围坐在篝火旁的人们脸上,完全没有街边撸串时的惬意和放松:

      [瓦莉拉]

      要是有那匕首就好了!

      [布罗尔]

      那匕首上的邪能只会让你的魔瘾越来越大,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能让你迷失自我。

      我这里有些草药,你可以……

      [瓦莉拉]

      布罗尔,你别烦我了!我不吃草药!

      瓦莉拉离开篝火,三个大男人对着烤肉沉默不语,周围安静得只能听见火焰噼噼啪啪的声音。自从太阳之井的灾难之后,大多数血精灵将邪能作为自己新的魔法源泉,但这是在饮鸩止渴。布罗尔不知道此刻正对着远方发呆的瓦莉拉心里在想些什么,但血精灵眼中绿色光芒此时看上去是那么的失落……

      第二天早上,在四人继续向铁炉堡前进的时候,一片箭雨向他们飞来,洛戈什和萨尔格斯急忙躲避,布罗尔在情急之下,以巨熊形态将瓦莉拉护在怀里。

      [刚纳尔·弗林特洛克]

      哦呵呵呵,萨尔格斯·安威玛尔,你是不是在为麦格尼当间谍啊?你哥已经被我们抓住啦!他被我们打得直哭,跟个大姑娘似的,哈哈哈哈!

      [萨尔格斯]

      刚纳尔·弗林特洛克,你就是一个脓包!我哥在哪呢!

      [刚纳尔·弗林特洛克]

      别着急,你马上就能跟去和他做伴了!

      黑铁矮人们以猛虎下山之势向萨尔格斯几人发起攻击,矮人的咒骂声在战场上不绝于耳“你们这些黑铁懦夫简直是世界的悲哀,你们给安威玛尔人提鞋都不配,竟然还特么敢拷问我哥?!”战斗短暂而激烈,结果自然是洛戈什这一方获胜,萨尔格斯则要从刚纳尔嘴里打出一些答案:

      [萨尔格斯]

      小贱人!我哥呢!

      [刚纳尔·弗林特洛克]

      呵呵,你去萨多尔大桥看看啊!没准还能让他们把你抓个正着!

      你和你哥是安威玛尔最后的血脉,如果你俩都死了,那就太好了……

      布罗尔在战斗中被黑铁矮人的飞斧砍中,几个人围在巨熊身边,将布罗尔身上的箭矢和飞斧拔出,巨熊的身上满是鲜血:

      [瓦莉拉]

      本来布罗尔是可以召唤闪电的,他为了保护我才保持巨熊形态的。如果我的手没有抖,飞刀就能杀死那名黑铁矮人了。

      布罗尔,求你不要死,只要你能恢复过来,我就什么都听你的……

      [洛戈什]

      布罗尔死不了,他还有好多大道理要讲给你听呢!

      布罗尔身上的箭矢都被拔出后,他变回精灵形态为自己疗伤。萨尔格斯想继续向铁炉堡前进,但洛戈什却要去救萨尔格斯的哥哥,“我不会让我的老师遭受牢狱之苦!”

      瓦里安、麦格尼·铜须以及伯瓦尔·弗塔根三人正在暴风要塞中讨论着黑铁矮人与黑石兽人的威胁,比起垂死挣扎的兽人,黑铁矮人和他们崇拜的炎魔拉格纳罗斯才真正是令人惶恐不安。女伯爵卡特拉娜将瓦里安从这场“无聊”的会议中解救出来,女人用麦格尼女儿怀孕的事情成功激怒了矮人国王:“如果你女儿是因魔法的蒙蔽而被掠走的,那么你为什么不去和黑铁矮人作战?因为个人纠纷而将人类王国卷入矮人间的战争,这很不明智哟。”玩心很大的瓦里安在一旁附和着:“下午给你准备了一场狩猎,咱们去乐呵乐呵啊~花痴”麦格尼国王对于瓦里安和卡特拉娜的话语嗤之以鼻,伯瓦尔追上愤而离席的麦格尼后解释说:“我知道您很失望,自从瓦里安国王回来之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麦格尼]

      呵呵,我认识的瓦里安可不会把国家大事交给那种婊子来掌管。

      [伯瓦尔]

      我认为事情还没有那样,瓦里安国王他……

      两人在走路时的对话刚好被安度因王子听见了,他急忙追上麦格尼,想把自己对父亲的想法与矮人国王交流,但被瓦里安和卡特拉娜终止了。麦格尼国王乘坐飞艇前往萨多尔大桥,赶走那里的黑铁矮人,顺便去看看那个深受吉安娜信任的洛戈什到底是什么人……

      [麦格尼]

      瓦里安已经变成了普瑞斯托的傀儡,看来吉安娜是对的,洛戈什才是真正的暴风城国王。

      洛戈什四人正马不停蹄地向萨多尔大桥赶去,突然,一位骑着龙鹰的血精灵术士出现在众人面前,正当他们还在猜测这个陌生人有何目的时,那术士抬手就给瓦莉拉施下邪能诅咒,一个群恐令洛戈什和萨尔格斯的坐骑慌乱失控。布罗尔立即取消旅行形态,本以为自己的飓风法术能将那术士困住一会儿,结果瞬间就被对方破解了。暗夜精灵将血精灵抱起后,大声对同伴喊道:“快跑!他在献祭身边的所有生命来召唤……”一个巨大的末日守卫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术士漫不经心地说着:“宝贝,暗夜精灵和矮人随你玩耍。那个人类是我的!”

      术士用恐惧法术折磨着洛戈什,他想看着猎物在痛苦中挣扎的样子。但他没有想到,洛戈什马上就挣脱了法术。术士对这一突发情况惊恐万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法术会被洛戈什挣脱, 狂暴之怒懂吗! 术士只来得及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然后就听见了洛戈什的咆哮:“面对我,我就是恐惧!”带着凶星头巾的脑袋已经滚落在地上,洛戈什又跟布罗尔配合着杀死了那末日守卫……

      他们赢得了战斗,但谁也高兴不起来。瓦莉拉在布罗尔的怀里颤抖,她觉得邪恶能量正盘踞在自己的灵魂中,对自己发出召唤。邪恶的符文遍布瓦莉拉的皮肤。

      [瓦莉拉]

      布罗尔,求求你,救救我……

      [布罗尔]

      我会尽我所能来帮助你,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