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NGA原创 > 魔兽世界南風Lee > 魔兽世界编年史 > 南讲的故事:瓦里安往事之乱世英烈 黑龙阴谋终显现

    南讲的故事:瓦里安往事之乱世英烈 黑龙阴谋终显现

    来源:NGA 作者:南風Lee 时间:2017-09-21 10:36:25

    本期讲述了一个乱世英烈的故事,黑龙的阴谋败落,“真假”国王碰面。一起来看一下吧。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南風Lee;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相关瓦里安往事阅读:

      [第三期:洛戈什的十字伤 国王回归暴风城?]

      [第二期种地德除心魔 三人小队再聚首]

      [第一期:角斗场上的洛戈什]

    大桥保卫战

      在萨多尔大桥附近的群山中,洛戈什和萨尔格斯遭遇了众多黑铁矮人的袭击,不过这不是PPPPPPPPPVP,而是狼入羊群。

      [洛戈什]

      萨尔格斯!咱们要留下几个“舌头”,你别都杀了啊!

      [萨尔格斯]

      咱们留下一个活的就行!

      [洛戈什]

      老哥,你咋就知道你没有留错人?

      算了,但愿你能留对人吧。

      愤怒的萨尔格斯对那名“幸存”的黑铁矮人咆哮着:“我哥被你们关在哪?西奥玛尔·安威玛尔在哪!”当萨尔格斯听到哥哥就要与萨多尔大桥一起被炸成碎片后,萨尔格斯先把那黑铁矮人的脑袋变成了碎片……

      [洛戈什]

      其实你多问两句,没准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萨尔格斯]

      我跟我哥不一样,我就这脾气。

      哥哥还活着的消息令萨尔格斯暂时松了一口气,但他也对黑铁矮人为何能成功夺取萨多尔大桥感到不解,联盟怎么可能放弃大桥呢?

      自从洛戈什和萨尔格斯外出侦察后,布罗尔就留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照顾瓦莉拉,血精灵现在的状态很糟糕:浑身无力,皮肤上的邪能符文闪耀着诡异的绿光。瓦莉拉喝下了德鲁伊精心调配的草药,希望这些能帮她把邪能排出体外。

      [瓦莉拉]

      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听从你的警告……

      那匕首上的邪能激起了我心里的渴望,现在我这一身的鬼画符真是自作自受……

      [布罗尔]

      你身上的符文就像是我们在战斗中留下的疤痕,事已至此你也不要自责了,爬到我背上来,我带你出去走走。

      瓦莉拉骑着化身成巨鹰的布罗尔,前往萨多尔大桥侦察。德鲁伊的草药为血精灵恢复了一些精力,她发现黑铁矮人们正关押着一名大鼻子矮人,瓦莉拉断言那一定就是萨尔格斯的哥哥。当他们被黑铁矮人发现后,瓦莉拉与布罗尔飞速离开,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的所见告诉给洛戈什和萨尔格斯。

      洛戈什和萨尔格斯听完精灵带回的情报后,四人立即来到了萨多尔大桥。由于人数相差悬殊,所以他们必须要采取一些小办法。布罗尔召唤出浓雾和暴雨,驻守在这里黑铁矮人因天气突变而脏话连篇,但其中的一位黑铁术士认为这场大雾并不单纯。瓦莉拉成功说服洛戈什,与另外三人共同参加这场秘密行动。

      正当他们准备趁着大雾去解救西奥玛尔的时候,布罗尔召唤的大雾因黑铁术士的邪能魔法而被驱散,于是潜入行动变成了白刃战。没过多久,黑铁矮人们就被打得落花流水,黑铁矮人的战争傀儡也被萨尔格斯驾驶攻城车撞散。等萨尔格斯冲进关押哥哥西奥玛尔的高塔,他没有听那黑铁术士大放厥词,而是果断地一斧砍下了对方正在施法的手掌。

      萨尔格斯终于将哥哥救了出来,但那黑铁术士还要进行最后的挣扎,他用另外一只手点燃了身边的炸药,西奥玛尔为保护萨多尔大桥和亲爱的兄弟,他以血肉之躯扑在了炸药上……萨尔格斯把浑身鲜血的西奥玛尔抱在怀里,听着哥哥的弥留之言:

      [西奥玛尔]

      我必须要……阻止他,安威玛尔之盔……是你的了,骄傲地戴上它吧……

      拯救萨多尔大桥……

      [萨尔格斯]

      安威玛尔最后的血脉萨尔格斯向你发誓,大桥一定会没事的!

      “黑铁矮人去死吧!为了西奥玛尔!”头戴战盔手持战斧的矮人勇士从高塔上一跃而下,用黑铁矮人的鲜血祭奠着哥哥的威名……敌人在慌乱中启动了攻城坦克,妄图炸毁萨多尔大桥。但坦克却被麦格尼·铜须所乘坐的飞艇炸坏,飞艇上的矮人士兵们忘情射杀着慌不择路的黑铁矮人,萨多尔大桥保住了!

      [麦格尼]

      西奥玛尔的牺牲让我深感遗憾,如果没有你们的话,萨多尔大桥估计就完蛋了。

      不过萨尔格斯,我记得给你的命令是前往铁炉堡吧?

      [洛戈什]

      是我让萨尔格斯来这里的,我不能让自己的老师西奥玛尔落入敌人手里,更不能让萨多尔大桥被毁。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怎么会让大桥失守?

      [麦格尼]

      这是我们需要调查的问题之一,看来现在跟我说话的人才是暴风城国王瓦里安。

      远在暴风城,瓦里安正在教安度因射箭,虽然小王子对此很有天赋,但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里:

      [安度因]

      父亲,既然是迪菲亚兄弟会绑架了您,那您怎么又落到了娜迦手上?

      [瓦里安]

      我不知道,安度因,具体的事情我记不清了……

      [安度因]

      要不让伯瓦尔去调查一下吧?

      [瓦里安]

      我不是已经回家了嘛,孩子你想多啦。

      也许我是被打晕之后像奴隶一样被卖了,但愿娜迦买我的时候花了大价钱,哈哈。

      安度因的“刨根问底”终于触动了在黑暗中观察的卡特拉娜女伯爵,“瓦里安斗不过这个孩子,看来我得把这个小男孩彻底抹除。”

    拯救温德索尔

      麦格尼·铜须带着他的皇家卫队和拯救萨多尔大桥的角斗士冠军凯旋而归,铁炉堡的臣民们迫切地想要得知那场恶战的详细信息。

      “那个人类如果脸上没有疤的话,简直和瓦里安国王一毛一样啊~”“啧,怎么那个暗夜精灵还长角啊?玛法里奥回来了?”“我靠!血精灵怎么会来到铁炉堡?你看她皮肤上画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一看就不是好人!”

      [麦格尼]

      瓦里安,我……

      [洛戈什]

      麦格尼国王,在我还没有确定自己的身份之前,你还是叫我洛戈什吧。

      [麦格尼]

      好吧,那就等我们揭穿那个冒牌货再说吧。你的敌人还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他知道你的底细,不弄死你的话,他一定不会罢休。

      不过话说回来,安度因王子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他早就发现这里面一定有猫腻,而且还坚持让伯瓦尔去调查瓦里安回归的内幕。

      我曾经和温德索尔元帅讨论过这里面的疑点,他怀疑那个冒牌货有可能是龙幻化成了你的样子……

      饥饿的瓦莉拉发现跟在洛戈什背后的那个人类亮出了奥术利刃,察觉到危险的血精灵箭步窜到人类背后,一击背刺把对方打回了原形,不过那人类刺客变回黑龙后,与三位冠军打了几下就逃走了。随后瓦莉拉的魔瘾突然发作,她像疯了一样攻击布罗尔,待她昏迷之后,洛戈什和布罗尔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担忧:瓦莉拉为什么会说艾瑞达语?黑龙军团都加入了刺杀洛戈什的行动,未来究竟还会有什么?

      在一个晴朗之日,瓦里安带着安度因和其他人骑马“春游”,突然安度因的马被一颗石头击中,马匹在狂奔时跌进了悬崖。瓦里安一手抓住安度因,一手抓着悬崖边的石块,其余人赶忙把他们救了上来。这场有惊无险的意外让安度因认定自己的父亲不是冒牌货,瓦里安在悬崖边抓着安度因的时候,脑海中涌现出了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他看到了受尽折磨的自己,追赶自己的娜迦海妖……

      当瓦里安把自己的这些回忆讲给众人的时候,卡特拉娜赶忙用美人计打断了国王的分享:“太可怕了,您总是这么勇敢,改天我给您一个特别的奖励呀?”一直在旁边的伯瓦尔发现了女伯爵的小动作:瓦里安被卡特拉娜抚摸后,又变成了那副稀里糊涂的样子,应该是受到了魔法的蛊惑……等温德索尔元帅的报告一到,这件事一定很有意思。

      伯瓦尔与铁炉堡的麦格尼国王正通过魔法镜来交换彼此的情报:温德索尔元帅被黑铁矮人俘虏,他们甚至认为暴风城的事情肯定和黑龙有关,国王归来后的性情大变绝对不是人们猜测的那样简单……

      洛戈什等人和麦格尼交谈后,决定前往黑石深渊救出温德索尔元帅,虽然瓦莉拉的长项就是潜行,但这次冒险却不能让她参加:

      [瓦莉拉]

      什么?咱们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你们需要我,如果不是我的话,洛戈什就被那黑龙杀掉了!

      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体内的邪能,但我已经控制住了啊!布罗尔,你说话啊!

      [布罗尔]

      瓦莉拉,黑石深渊里有不少邪能和奥术装置,以你的现状,你可能会暴露我们的行踪……

      而且你中了艾瑞达巫术,现在你的情况已经超出了我们能够救助的范围……你先在房间里休息一段时间吧,等你恢复……

      你现在对每个人都很危险,尤其是你自己……

      [瓦莉拉]

      这不公平!这不是我的错!

      [布罗尔]

      这无关对错,我们也没有责怪你,可眼下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

      看着同伴离开的瓦莉拉在房间中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情感巨浪:

      这就是他们对我的帮助?明明就是把我囚禁!

      我又被抛弃了……

      我恨他们!他们根本就不关心我!什么草药都无法治好我的痛苦!

      我受不了了……谁能给我些能量……哪怕一点点也好……

      我会逃出去的,悄悄跟在他们后面!

      如果没有自由,我想我会死掉的……

      “我可怜的女儿,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你?你救过他们的命,结果就被抛弃在这里?”瓦莉拉去世多年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血精灵身边替她“鸣不平”,消沉的瓦莉拉害怕父母再次离开自己,她追赶着父母的脚步,跳下了铁炉堡的高塔……

      瓦莉拉的鲜血融化了周围的积雪,父母对着血泊中的瓦莉拉歇斯底里地叫喊:“女儿,只有死亡才能治愈这一切!来吧,和我们走吧!”突然艾格文的声音仿佛从天堂传来:“瓦莉拉,不要听他们的,他们不是你的父母!”被惊醒的瓦莉拉发现这原来只是个梦,还未清醒的她继续感受着那从天堂传来的温暖:

      [艾格文]

      有些人是在真的关心你,他们帮助你脱离苦难。不论你知不知道,他们都不会抛弃你。

      你要记住,你并不孤单。

      [瓦莉拉]

      洛戈什……布罗尔……

      [艾格文]

      还有我。

      [瓦莉拉]

      艾格文……

      担心瓦莉拉的还有矮人萨尔格斯,可现在他们不能因瓦莉拉而分心,必须全力应对黑石深渊 这个副本 。黑铁矮人在这座城市中崇拜着火焰领主拉格纳罗斯,洛戈什、布罗尔、萨尔格斯三人必须悄悄潜入这里,不要ADD。他们 在副本里 顺利地击败了傀儡统帅阿格曼奇,还听到了审讯官格斯塔恩对温德索尔的审问:“温德索尔,你为什么要进入黑石塔?你已经丢掉了你的战锤,难道还要丢掉小命?还是说你要我试着‘问问’你,嗯?”

      洛戈什与萨尔格斯突然冲进审讯室,矮人一击便让那审讯官永远闭上了嘴,温德索尔惊讶地看着这群恩人中的大个子:“瓦里安,你怎么在这!?”他们一路狂奔,甩开了追来的火元素小BOSS,顺利地离开了黑石山。

      等他们回到铁炉堡,已经痊愈的瓦莉拉正在大门口等待同伴:“洛戈什,布罗尔!我就知道你们会回来找我,我已经没事啦!布罗尔你的草药真难喝,不过帮了我大忙,我又能跟你们一起走啦!”激动的布罗尔把瓦莉拉紧紧抱在怀里,惊喜、感激、安心等种种情绪融汇成了简单的五个字:“我们知道了。”

      [麦格尼]

      瓦里安国王,温德索尔元帅,欢迎你们回来。

      咱们一边吃饭一边讨论一下未来的战略部署,然后你夺回王位!

      我想你已经等不及了吧?

    真假国王?

      一支奇怪队伍来到了暴风城门口,矮人提议为安全起见,还是潜入暴风城要塞安全一些。但为首的刀疤脸却有不同的看法:“这件事不能躲避,公开的对峙能逼迫那篡夺王位的骗子曝光自己的黑龙身份!”

      [马库斯·乔纳森]

      哎,我记得国王没有出去过啊?传令官,为瓦里安国王吹奏班师回朝号!

      [人类士兵]

      长官,我记得瓦里安国王脸上没有伤疤啊……

      [马库斯·乔纳森]

      温德索尔,你知道我是不会让你过去的。

      [雷吉纳德·温德索尔]

      你一定要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情,马库斯。

      我们一起服役于图拉扬将军,他使我们两个成为今天的样子,他看错我了么?你真的相信我的目的是要破坏我们的联盟吗?我给我们的英雄们蒙羞了吗?

      把我监禁在这里可不是明智的决定,马库斯。

      [马库斯·乔纳森]

      我很惭愧,老朋友。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并不是你使传奇英雄蒙羞,而是我,是我和其他堕落的政客。他们让我们的生命中充满空洞的诺言,无尽的谎言。

      我们令祖先蒙羞。我们令牺牲的同胞蒙羞……原谅我吧,雷吉纳德。

      退后!你们没看到英雄正在与我们同行吗?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不得受到任何伤害!让他安全地通过这里!

      去吧,雷吉纳德。愿光明指引着你。

      瓦里安正位于暴风要塞的“大床房”里,他躺在卡特拉娜女伯爵的腿上穿着衣服,与女人谈论着打猎的活动安排。“班师回朝号”将他们从床上惊醒,当他们在阳台上看到这支奇怪的队伍时,瓦里安看着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刀疤脸男人,被震惊得说不出话,而卡特拉娜女伯爵则不顾形象地在阳台上惊叫:“不!乔纳森将军,抓住他们!把他们扔进地牢!”

      眼见这群“篡位者”就要进入要塞,卡特拉娜取代瓦里安发号施令,当洛戈什等人与瓦里安和卡特拉娜近在咫尺时,一直假扮成卡特拉娜女伯爵的黑龙公主奥尼克希亚变回原型,那些潜藏在人类士兵中的龙人也与主人一同跳反。看着“刀疤脸”不停击杀龙人的瓦里安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再也不能让黑龙把自己耍的团团转!

      温德索尔元帅面对巨大的黑龙分毫不让,无畏的战吼与周围的刀剑之声交织在一起:

      [雷吉纳德·温德索尔]

      “你逃脱不了你的命运,奥妮克希亚。预言早已注定了这一切——卡拉赞大厅里浮现的幻境早已预示了你的结局。现在,来做一个了结吧!”

      [奥尼克希亚]

      “我好奇的是……温德索尔,在那个幻象中,你最终有没有活下来?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确保你今天死定了,就是现在!”

      被龙焰吞噬的温德索尔元帅最终在他立誓守护的土地上长眠不起。洛戈什和瓦里安一照面便打了起来,他们鄙视着彼此,洛戈什骂瓦里安是黑龙的玩偶,暴风城的篡位者。瓦里安则回击说:“暴风国王应该是个潇洒英俊的美男子,你脸上的伤疤是什么鬼!”当伯瓦尔和安度因来到刀剑之声的源头,安度因看到正在交战的洛戈什和瓦里安,小王子彻底懵圈了:“父……父亲?你们俩是不是应该先去杀黑龙,干嘛要相互伤害呢……?”你这种人…两位“父亲”暂时停止了战斗,同时夸着儿子安度因机智。“嘿嘿,你他娘还真是个天才” .

      所有人的攻击对于奥尼克希亚来说就像是挠痒痒,黑龙公主在逃离暴风城的时候抓走了安度因,洛戈什和瓦里安站在遍是龙人尸体的大厅中, 瓦里安对洛戈什说:“不管你是谁,你还真是个用剑的鬼才。战士,我认为我们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安度因,咱们停战吧?”两个模样相似,但性格完全不同的男人即将踏上新的冒险:“救回安度因,杀死黑龙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