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短篇小说《千年之战》 图拉扬奥蕾莉亚的故事!

    来源:NGA 作者:麦德三世 时间:2017-09-23 10:09:34

    由罗伯特·布鲁克斯撰写的小说《千年之战》,讲述了封印黑暗之门后,图拉扬与奥蕾莉亚的故事。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麦德三世;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罗伯特·布鲁克斯撰写的小说《千年之战》,就是昨天推出的广播剧内容。小说的繁体中文版PDF下载地址点此

    《第一章》 - 两道明光

      图拉扬一动也不动地站着,静静地看着世界毁灭。

      封印黑暗之门是几个小时前的事了。德拉诺就此瓦解。大地崩毁,海水沸腾。大片的陆地被抛上天空,静静地飘浮、缓缓地旋转,不再回到地面。现实也随之崩溃。

      图拉扬很平静,他不害怕。即使在这里,圣光依然耀眼。

      这里不是德拉诺。

      看起来的确很像,却不是那么回事。他脚下虽然踩着的是地狱火半岛碎裂的红色平原。远处还能看见联盟仓促建成的基地,荣耀堡,在危难中仍然屹立不摇。

      但这里不是德拉诺。

      图拉扬确实到过那里,几个小时前,他还在拼死奋战。地狱火半岛满是兽人、联盟士兵、损坏的战争机器、尸体、抛下的武器,还有战火烧过的痕迹。

      现在却没了。这里完全没有战争的迹象。周围是一片空荡荡的荒芜。他能看见德拉诺毁灭的景象,但……这里不是真正的德拉诺。

      图拉扬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天空扭曲而黑暗,充满冲突的力量。他能看见远处有不同的星球,看似触手可及,却又不可思议地遥远。他感觉圣光与暗影在这里交融。混沌与秩序、生命与死亡,无法操控的原始力量在此交锋。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怎么离开。他四处寻找熟悉的面孔,卡德加、达纳斯、库德兰、奥蕾莉亚。不知道他们下落如何。

      他在开阔的地方站定,让圣光流遍全身。只要有耐心,他就能引导其他人来到他的身边。

      时间过去了,却没有人现身。

      但这不代表他是独自一人。图拉扬感觉到东边有东西在盯着他,眼神充满恶意。过了几个小时,猎食者般的杀气还是萦绕不去。不管那是什么,都渴望着鲜血。

      图拉扬打破沉默,大声地说:'要来就来吧。见识一下圣光的力量。'西边,从他的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那是他一直渴望再次听到的声音。

      '图拉扬!'

      他笑着转过身去。她终于来了。'奥蕾莉亚?感谢圣光!'

      他倒抽一口气。奥蕾莉亚拉满弓弦,箭头直指他的心脏。

      射出弓箭的瞬间,奥蕾莉亚高声喊出两个字:

      '左边!'

      图拉扬毫不迟疑,马上往左边躲。他感觉到箭矢带来的风擦过他的脖子,在几百步外的距离落地。箭头插入红色的土壤,羽毛还在颤动。

      奥蕾莉亚一边抽出下一支箭,一边慢慢靠近。她垂下弓身对着地面,不断环顾四周,寻找目标。'抱歉。我是说我的左边,不是你的。'

      图拉扬看了一眼远处的箭矢,说:'是测试我的反应,还是妳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东西了。'

      '可惜了。我也想试试妳的反应速度。想要的话,我随时都能对妳丢出盾牌。'

      奥蕾莉亚笑了,但只有一瞬间。'改天吧。'她走到图拉扬原本站的地方,指着地面:

      '你看这里。'图拉扬看到自己的靴子在干燥的地面上留下足迹,足迹旁边竟然还有另外一道浅浅的痕迹。

      刚刚有东西站在他身后。不对,他最后一秒才转头,所以那东西是站在他眼前,他却没有发现。

      '那是什么?'

      奥蕾莉亚仔细注视着前方的动静。'我看到有东西在闪烁。你转身的时候,它才现形。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我还来不及射中,它就跑了。'

      '是兽人吗?或许耐奥祖的术士来了。'

      '不是兽人。'奥蕾莉亚非常肯定。

      '要去把箭拿回来吗?'奥蕾莉亚看着图拉扬说:'这里不是德拉诺。你知道怎么离开吗?'

      '确实不是,我不知道。'

      '那我们最好节省物资。'奥蕾莉亚的箭矢落在两百步以外。他们两人一起走了过去,不发一语。

      图拉扬手上拿着战锤,他暗自窃喜。因为奥蕾莉亚找到他了。黑暗之门一战凶险无比,惨痛又血腥。他横跨两个世界与部落作战,从没看过他们如此坚决。大酋长耐奥祖在黑暗神庙使用艾泽拉斯的强大宝物,建立通往其他世界的桥梁,但法术却完全失控。德拉诺各地都有突然出现又瞬间消失的空间裂隙。唯一的退路就是回到艾泽拉斯。

      但无法操控的毁灭也穿越黑暗之门,威胁着艾泽拉斯。

      联盟远征队全力守护家园。奥蕾莉亚和图拉扬抵挡了一波又一波惊恐的兽人,为卡德加争取了关闭裂隙的时间。他们心知肚明,自己会被困在即将毁灭的世界里。在混乱之中,他们身边出现了另一道裂隙。他们想也没想就冲了进去,反正不管去哪都比待着不动安全。但是两个人却不幸失散了。

      没有人知道联盟远征队的其他成员在哪里。或许还在德拉诺。或许他们也来到了这个地方。

      又或者他们逃到宇宙某个偏远的角落。图拉扬无从得知。 但至少,圣光把奥蕾莉亚送回图拉扬的身边。

      奥蕾莉亚把箭矢放回箭袋里。'我觉得有人在监视我们。'她皱着眉头。'我也不确定。我的直觉在这里好像不太可靠。'

      '但是我相信妳。'图拉扬在洛丹伦也常打猎,但奥蕾莉亚是银月城的游侠队长。狩猎对她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我应该要发现的。这里有太多混乱的力量……我必须更加小心。'

      '这里是它的地盘,也是狩猎场。它还没来解决我们,这很奇怪。要是我早就出手了。'奥蕾莉亚垂着弓。'我真是不懂这个地方。'

      '我也不懂。'图拉扬说:'但我们重逢了,这样就够了。'奥蕾莉亚看着图拉扬微笑了。

      奥蕾莉亚抱住了图拉扬,他们两人紧紧相拥。奥蕾莉亚轻声地说:'我们一定会再见到儿子的。'

      '只要圣光应允。'

      '管他什么圣光。我们都知道,加入联盟远征队要有必死的觉悟。但我还是相信,一定能再见到阿拉托尔。'

      奥蕾莉亚的爱温暖而炽热,她的话给了图拉扬温暖。但图拉扬没办法这么有信心。'回艾泽拉斯的路或许会很漫长。'

      '我们有很多时间。'

      '妳有时间。'

      奥蕾莉亚抬起了头。图拉扬看着她的眼睛,知道她一定懂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人类的寿命短暂,但是银月城的精灵因为太阳之井的力量,可说是长生不老。

      奥蕾莉亚说:'要是圣光让你老死在这里,我一定会非常、非常地生气。'图拉扬强忍着笑意。'我会代妳转达。''好,就这么说定了。'奥蕾莉亚退了一步,仔细搜寻昏暗的周围。'或许有其他人也困在这里。我们应该找找看。'

      图拉扬指向东边,黑暗之门的所在位置。'之前那里战况最激烈。'

      两人朝东边出发。德拉诺的幻影还在逐渐崩坏。他们感受不到摧毁世界的强震。海洋已经干涸,只剩下空荡荡的虚空。而远方,只见连绵的山脉飘浮在空中。

      奥蕾莉亚和图拉扬都知道:要是没有成功关闭传送门,这也会是艾泽拉斯的下场。

      随着时间过去,毁灭的速度也变得缓慢。这个世界的中央陆块依然存在。联盟远征队究竟有多少人活了下来?而部落又有多少人呢?

      两人来到半岛的最东边。黑暗之门还在,但周围什么都没有。没有联盟,也没有部落。

      图拉扬说:'我们只能靠自己了。'奥蕾莉亚叹了口气,然后说:'有什么想法吗?'

      图拉扬背对黑暗之门,盘腿坐下。他的盔甲因为碰撞,发出了沉重的声音。'不可能的。我们没办法自己离开这里,所以要相信圣光。'图拉扬身上开始散发光芒。他闭上眼睛,让身体充满神圣能量。'命运让我们和其他人分开。我想知道原因。'

      '好吧。图拉扬,你先睡。我来守着。'图拉扬微微睁开眼睛:'那个新朋友还跟着我们吗?'

      '是的。'

      '妳又看到它了?'奥蕾莉亚有点迟疑。'我能感觉到它,从北边监视着我们。你没感觉吗?'

      '大概吧。黑暗之门附近吗?'

      '没错。'图拉扬确实感觉到一股恶意从那个方向传来。敌人还保持着距离,所以他又闭上眼。'生个火邀请它过来吧,或许它只是寂寞。'

      突然有一阵声响传来。图拉扬立刻站了起来,同时举起战锤。奥蕾莉亚快速转身,弯弓搭箭。就在几步距离外,一圈光源浮在空中,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那是一道时空裂隙,和图拉扬早些时候通过的一样。

      在光芒中,图拉扬看到一只手在招呼他们向前。有个声音说:'过来这里,快!'

      图拉扬虽然惊讶,但他感受到裂隙和身后的声音都充满了圣光。便对奥蕾莉亚说:'可以相信它。'

      奥蕾莉亚看了他一眼,放下弓箭。'好吧。'她走进了裂隙。图拉扬也随后跟上。

      他们来到森林里的空地,周围都是垂死的树木。裂隙在他们身后阖上。他们回到德拉诺了,这里的大地还是因为灾难而晃动。图拉扬抬头看了一眼,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天空被撕成碎片,残留的几抹蓝色之间,穿插着不断回旋的黑暗能量。

      德拉诺和其他世界渐渐融合了。

      '我找你们两位已经找很久了。'

      带领他们来到这里的另一个生物张嘴大笑。他有尖尖的獠牙,生着长长的黑爪,但身上却散发着圣光。奥蕾莉亚的手指轻轻敲了几下弓身,显然在考虑重新拉弓。

      图拉扬问:'你是谁?'

      '我是个指挥官,也是守护圣光的战士。今天,我更是命运的使者。我叫洛萨克森。圣光之母泽拉知道你们注定要成就大事,拯救所有的生灵,所以派我来救你们。来吧,请坐。我们有很多事情要讨论。'

      * * *

      他们谈了三天三夜。洛萨克森知道有个看不见形体的敌人在追踪奥蕾莉亚与图拉扬之后,感到非常不安。'我对抗燃烧军团有好几千年了,在这之前我也曾经服侍它们上千年,但我从来没听过有任何生物能这样穿越扭曲虚空。'洛萨克森立刻发现事情的严重性。'图拉扬,要是连你都看不见,那就让人担心了。恶魔在圣光之前应该无所遁形才对。'

      洛萨克森听了他们在扭曲虚空所发生的事之后,非常确定那个生物就是燃烧军团最顶尖的刺客。是基尔加丹亲自训练的少数精英,它们被派去刺杀或俘虏重要的敌人。如果那个生物在追踪图拉扬和奥蕾莉亚,那它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这代表他们就算来到这里,依然非常危险。

      图拉扬、奥蕾莉亚和洛萨克森在这三天里,确实讨论了许多事情。包括这个世界、燃烧军团,还有恶魔如何引导部落入侵艾泽拉斯。还谈了光明与暗影交融的混沌世界——扭曲虚空,也讨论了扭曲虚空是如何产生德拉诺这种真实世界的幻象。

      其中最重要的是,洛萨克森向他们介绍了圣光军团,还有对抗燃烧军团的永恒战争。他说圣光需要奥蕾莉亚与图拉扬的协助。

      但这些都是后话。洛萨克森说:'我们绝对不能冒险,让那个生物找到我们的基地。我会跟你们一起待在这里,直到杀死它为止。'

      图拉扬乐意接受他的帮助,奥蕾莉亚却不这么想。'洛萨克森,你必须离开。我们能保护自己。'

      '妳可能不明白这个刺客有多危险。'

      '谁对燃烧军团比较重要?是两个新兵,还是一个指挥官?'奥蕾莉亚看着图拉扬的双眼,继续谨慎地对洛萨克森说:'你离开的时候,它一定会跟着你。你必须设下陷阱。先杀死它再回来找我们。'

      洛萨克森正要反驳,但图拉扬打断了他:'洛萨克森,我们知道这很危险。我们非常了解。'图拉扬对奥蕾莉亚点了一下头:'我们会在这里等。'

      洛萨克森皱了皱眉头。他静静地看着两人,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好吧。但我不能让你们毫无防备。'洛萨克森在离开之前,教导图拉扬使用圣光。图拉扬原本就是圣骑士,但人类近几年才开始在战场上运用圣光。洛萨克森已经用了好几千年。在他离开之后,图拉扬的身躯变得光芒四射,非常耀眼。

      对奥蕾莉亚来说,太阳下山之后这就不有趣了。

      她忍不住地说:'可以停止吗?我的夜间视力都被搞坏了。'图拉扬得意过头了。'我的光芒让妳困扰吗?我对正义与希望的纯净力量太投入了吗?'

      '你的光芒能在夜里阻挡刺客吗?'

      '说不定可以。'但图拉扬还是停止了。圣光从护甲和战锤上消逝。'妳觉得洛萨克森怎么样?我知道妳没办法藉由圣光去感受。'

      奥蕾莉亚用扁平的石头磨着箭矢。'他说了很多,不像在说谎。'图拉扬看着地面,压低声音说:'妳对他的要求有什么看法?'

      两人沉默了许久,只听见金属摩擦石头的声音。气氛很沉重。远处传来德拉诺的野生动物因为地震而惊慌失措的叫声。

      奥蕾莉亚终于放下石头,说:'圣光之母泽拉让我们逃离虚空。我们要在这里留几天可以。但,要投身另一场战争就——'

      她没有把话说完。不用说,图拉扬也了解。'如果圣光能把我们先送回艾泽拉斯,这能召集军队。这样会比只靠我们两个有用。'

      '没错。'

      他们接着聊了几乎一整夜。

      天亮以后,他们轮流睡觉。到了中午,她们都已经充分休息。接下来就等着恶魔被消灭了。

      奥蕾莉亚不确定洛萨克森有没有真正了解他们的要求,但至少他愿意配合。没办法判断会花多少时间。他们可能会困在这里好几周,甚至好几个月。他们仍然需要节省物资。食物和水都不多了。图拉扬出发去找水源,奥蕾莉亚在附近的森林里设了一些陷阱。图拉扬回来的时候,奥蕾莉亚正在营地周围徘徊,仔细研究地面。她皱着眉抬头看向图拉扬问说:

      '水呢?'

      '水不急。我醒来以后就一直在想。我们整个晚上都在讨论战争,却没有谈到儿子。'

      '我们可以晚点再谈马泰恩。'

      '我们不管谁上了战场,另一个就要留下来陪他。'图拉扬靠近了一步。'不能让他变成孤儿,我们已经付出太多了。'

      奥蕾莉亚坚定地直视他的双眼。'他不会有事的。我答应你。'奥蕾莉亚接着伸手碰触图拉扬的下巴。

      唰。

      匕首划开了图拉扬的喉咙。

      图拉扬惊讶地睁大双眼,抓着喉咙往后跌了几步,却止不住血。奥蕾莉亚的匕首深深地刺进他的脖子。

      奥蕾莉亚无情地瞪着他。'可恶的恶魔,我儿子叫阿拉托尔。'

      化身为图拉扬的恶魔愤怒地大吼,朝奥蕾莉亚逼近。它一手冒出绿色的火焰、另一只手现出短刀。奥蕾莉亚侧身躲过刺客的攻击,顺势抓住它的手肘,用力往外翻。刺客摔倒在地、手臂扭曲。它的短刀掉落地面,接着就蒸发了。树林间回荡着痛苦的嘶吼与愤怒的咆哮。

      奥蕾莉亚任由恶魔哀嚎,拿回了长弓和箭袋。背后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真正的图拉扬现在才走出树林,手里拿着战锤。他的身上散发圣光。'奥蕾莉亚,做得好。'

      '它失去耐性了。如果是我就会多等几天,而且不会留下足迹。'奥蕾莉亚抽出一支箭。'对燃烧军团来说哪个比较重要?两个新兵,还是一个指挥官?看来是新兵。真有趣。我们来聊聊吧。' 刺客低吼一声,想站起来。图拉扬用战锤把它打回地上。图拉扬手一挥,刺客的伪装就消失了,露出真实的样貌:是一只表情痛苦的瘦长恶魔。洛萨克森说得没错。这不是一般的艾瑞达。它焦黑的眼睛冒出黑烟。

      奥蕾莉亚用弓箭指着它。'你是燃烧军团的手下,对吧?'

      恶魔抬头对她微笑。'我只是无穷大军的一个平凡小兵……我只是无尽战争里的……呃啊!'奥蕾莉亚的箭击中目标。她抽出下一支箭,瞄准另一个位置。她不打算再开口询问。恶魔发出怒吼。'没错,我属于燃烧军团,你这个臭虫,愚蠢的凡人!傲慢的废物,你们注定要死在主人的手下,在泥土里挣扎……'第二支箭命中,恶魔再次哀号。

      奥蕾莉亚摇摇头。'你跟踪我们好几天了。为什么?'

      恶魔开始傻笑。疼痛几乎把它逼疯。'命运绕着你们打转。我感觉得到、也看得到。这个充满希望的世界爆炸了,你们两个却活了下来。这代表命运有其他的打算……'恶魔开始疯狂大笑。

      图拉扬举起盾牌。'或许吧。不过你看不到了。'

      恶魔的眼神充满炽热的仇恨。'你们以为能够摆脱我?我会找到你们两个。把你们的灵魂挂在胸前,让你们受到永恒的折磨。然后我会再去找你们的儿子,阿拉托尔,逼他跪在萨格拉斯大人面前,让你们亲眼看着他燃烧!哈哈哈哈!你们以为自己赢了?啊……'

      奥蕾莉亚放开弓弦。箭矢穿过恶魔的头颅。

      恶魔的嘴巴慢慢闭上,身体抽动了一下,又一下。然后就静止不动了。

      奥蕾莉亚向图拉扬耸耸肩,表示道歉。'抱歉。我应该先等你问完的。'

      '他提到阿拉托尔,我也很生气。'恶魔的尸体开始冒烟,化为尘土,最后被风吹散。一点痕迹也不剩。

      圣光军团一定是在观察他们。杀死刺客不到一个小时,奥蕾莉亚和图拉扬突然被耀眼的光芒笼罩。他们沉浸在荣耀之中,心灵被带往前所未见的疆域。图拉扬感觉到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彷佛是永不枯竭的圣光泉源。奥蕾莉亚惊呼一声。她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祥和的圣光之力。连图拉扬也不曾这么感受过。

      一个优雅而沉稳的声音开始对他们说话。是圣光之母。

      '艾泽拉斯的孩子们。奥蕾莉亚。图拉扬。我是泽拉。很高兴你们没有受伤,但我为你们的痛苦经历哭泣。'

      奥蕾莉亚回答说:'不必哀伤。我们是为了守护家园而战。艾泽拉斯安全了。'

      '那正是我哀伤的原因。世界之初,凡人的生命还遥远得像梦的时候,我就在了。想到你们必须面对这种危险……我就心如刀割。如果别人没有失败,如果我没有失败,你们就不用负起这种重担。'

      图拉扬说:'我们心甘情愿,绝不逃避。这里发生什么事?恶魔说命运锁定了我们。'

      '你们是整个宇宙的希望。'

      图拉扬开始看清泽拉的形体。她似乎是由发光的活体水晶雕刻而成的,完全以圣光连结。她跟图拉扬见过的生物都不同,感觉却又似曾相识。图拉扬能透过圣光了解泽拉、泽拉也能了解他。'洛萨克森说星际间发生战争。我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

      '我们很久以前就战败了。燃烧军团改变了宇宙的命运。所有的生命都步向毁灭。所以我们开始寻找希望。在星外暗界寻找明光。在数以万计的衰亡世界里,还有地方充满生机。'

      奥蕾莉亚轻声说:'艾泽拉斯。'

      '那是最亮的光。所以燃烧军团才在万年前企图入侵。你们英勇的人民让骄傲的恶魔第一次尝到失败。但它们从失败中学习。德拉诺的兽人是新的棋子。你们击退了兽人,但燃烧军团也会记取教训。我不知道艾泽拉斯什么时候会再受到攻击,我只能说,会很快的。'

      奥蕾莉亚坚定地说:'我们必须回到艾泽拉斯,号召所有人应战。'

      '这样还是不够。'

      '一定要够。'

      泽拉的声音充满了悲伤。

      '不可能。燃烧军团已经做好准备,开始远征。它们只需要一条通道。部落差点就成功了。'

      两人眼前浮现一个景象:驼背、畸形的兽人术士,搭船远离部落。图拉扬认出那是古尔丹。

      '古尔丹的狂妄害了他。他要是成功,一切都完了。部落逃离艾泽拉斯有多久了?有几年了呢?'

      图拉扬说:'快三年了。'

      '那么燃烧军团已经准备了几十年了。'

      '什……什么意思?'

      '时间会不断向前流动,但扭曲虚空的力量是不可预期的。你们看。'

      两人眼前浮现出另一个景象。那是一片大海,奥蕾莉亚和图拉扬看见巨大的漩涡。漩涡中有两块浮木,一块在边缘水流缓慢的地方,一块则靠近中央。外围的浮木缓慢漂流,中心的浮木激烈回旋,迅速环绕涡流无数次。风暴让海洋翻腾、水流激荡,也让整个漩涡更加混乱。

      图拉扬渐渐明白了。身处在海洋之中,虽然受到同样的力量却有不同结果。艾泽拉斯的时间流动比宇宙中其它动荡的部分来得缓慢。

      '燃烧军团有充裕的时间准备。遭受攻击的却来不及防备。你们的世界充满明光,但还没准备好面对战争。'

      景象改变了。在地底牢狱里,有个精灵被单独囚禁。他的表情冷酷。图拉扬能感觉到他的仇恨与决心。

      '有一天,圣光会洗去这孩子内心的黑暗,他会成为伟大的勇士,摧毁燃烧军团。'

      图拉扬的心中充满疑惑。'那……为什么恶魔会怕我们?'"

      '你们离开艾泽拉斯时,宇宙的命运出现了转机。这么久以来,这是第一次有了希望。你们散发的光芒穿越星际。你们一路探索,来到了……一个特别的,一个我未曾看过,一个或许我不该看到的……一颗翡翠之星。但只出现了一瞬间,就消失了。'

      '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某个燃烧军团想隐藏的东西。你们一旦找到那里,就能发现如何击败燃烧军团。恶魔也知道,所以才派刺客来杀你们。'

      奥蕾莉亚轻轻笑着。'刺客失败了。它已经死了。'

      '那个恶魔没有死。'

      '我觉得有。'

      '你们摧毁的只是躯体。恶魔的灵魂回到扭曲虚空了。只要一段时间,它就会复活、继续执行主人指派的任务:就是消灭你们这两道明光的希望。'

      奥蕾莉亚低声咒骂。恶魔威胁了阿拉托尔,又随时可能复活。奥蕾莉亚的声音很僵硬:'我们有个儿子。'

      '我知道。这是莫大的牺牲。'

      '你不懂。如果我们都死在这里,阿拉托尔就会变成孤儿。但我们还是来了。看看我的内心。看看我的感受。'

      '我看见真挚而无瑕的爱。'

      图拉扬用力握住奥蕾莉亚的手。奥蕾莉亚也握着他。'为了保护阿拉托尔、我的族人和艾泽拉斯,我什么都愿意。如果敌人来袭,我会誓死抵抗。必要的话我愿意牺牲。但我知道一定会再见到儿子。从我决定离开艾泽拉斯的时候就知道了。'

      '我很欣慰。妳虽然还没接受圣光,圣光已经开始对妳说话了。'

      图拉扬说:'我们应该找到其他联盟远征军的人。要是燃烧军团怕我们两个,在联军面前一定会颤抖。'

      '他们有自己的命运。你们的世界还会有很多战争……这个世界也是。艾泽拉斯早晚会需要他们。'

      他们的对话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奥蕾莉亚和图拉扬做了决定。无比艰难而痛苦的决定。

      一个必要的决定。

      周围的幻象慢慢褪去。奥蕾莉亚和图拉扬再次回到德拉诺的森林。他们附近出现了裂隙。

      明亮的光芒从裂隙中射出,照亮了破碎的世界。

      奥蕾莉亚这么说:'我们会再见到儿子的。'

      '只要圣光应允。'

      他们踏入裂隙。

      对面有许多人等着他们。洛萨克森也在,脸上带着微笑。泽拉在上空飘浮,她的存在是宇宙希望的象征。

      '欢迎你们,奥蕾莉亚和图拉扬。我们是圣光军团。'

      '欢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