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神器兵器谱牧师篇:追寻纳鲁 驾驭圣光力量

魔兽世界神器兵器谱牧师篇:追寻纳鲁 驾驭圣光力量

魔兽世界 NGA : 雾祀 2017-09-30 13:51:06
戒律

  神器:圣光之怒;制造者:血色十字军牧师+巴纳扎尔

  圣光之怒的故事非常的奇妙,它是为数不多,甚至有可能是唯一一个故事大于背景的神器,这把武器有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但是却没有足以支撑的背景,也是诡异,圣光之怒的故事中有很多晦涩难懂的细节,所以可能是我臆断比较重的一个故事,请多多包涵。

  说起这把神器的故事,我们要讲一下“血色十字军”这个微妙的组织。血色十字军是一个以对抗天灾军团,保护弱小,驱除凶邪为教条的组织,而这样正义的教条下的组织建立者却是恐惧魔王“巴纳扎尔”,他化身橙“达索汉”建立了血色十字军,在无休止尽的煽动与血脉贲张的盲目下,血色十字军终究变成了人间一害,而巴纳扎尔建立血色十字军的最主要(不是所有原因)源头也是为了报复“巫妖王”(说明下,这个地方的巫妖王说的是耐奥祖不是阿尔萨斯,这段剧情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玩玩魔兽争霸的剧情),一个恐惧魔王为了一己之私,建立了一个组织毁了许多的年轻人,令人心痛,以前有人说过:无尽的鸡汤和有限的知识最终会毁了你,看来还是很有道理的。

  接着说神器,白银之手(血色十字军的前生,虽说两者的区别很大)曾铸造过一把非凡的武器——灰烬使者,而现在狂热的血色十字军也想造一把相同的武器,能够牵引圣光的力量的伟大武器。无数将士深入暗影之地,最终带回了传说是克尔苏加德制造的暗影宝石,数十位牧师开始筹划制作一把法杖牵引圣光之力(暴雪的编剧似乎总是玩着奇怪的套路,前有古尔丹看锤想匕首,今有十字军见剑造法杖,我就想说:编剧,你制杖吗?)但是巴纳扎尔得知了这个消息……我们脑洞下:

  巴纳扎尔:你们最近忙什么呢?

  牧师A:我们搞到一块暗影宝石,准备净化它,让它变成显形宝石。

  巴纳扎尔:……你们智障吗?

  牧师B:对啊,首领你真是太厉害了,我们是制杖啊!

  巴纳扎尔害怕这个武器会辨出他的真身,于是出手干涉,最终导致了神圣之力的大爆发,杀死了与会的人(为什么他的戒律牧神器是AOE)但是命运总是喜欢开一些不太幽默的玩笑,这次大爆炸却使得暗影宝石和法杖产生了密不可分的联系,并且成功净化了暗影宝石中的暗影力量,于是圣光之怒诞生了。

  这把武器的力量强大而不稳定,大检察官伊森利恩给阿比迪斯将军的信中有记载:在血色十字军的提尔之手战役中,在兵力悬殊20倍的情况下将亡灵天灾们打了个ACE,不过血色十字军中也死伤惨重,而且活下来的士兵都长时间的失魂落魄,生活都难以自理。

  而在此时,以为肯瑞托法师埃斯拉恩,开始调查并研究这把几次三番创造悲剧的强大武器。它生于圣光之中,运用圣光之力,却来带来了无尽的苦痛与折磨,不由得让人感慨。

  这把武器的故事却并没有到此结束,后来,一位坚定的血色十字军战士出现了,检察官哈鲁宾,他严守戒律,细致专注,无人能及;直到他,拿起了圣光之怒,哈鲁宾愤恨亡灵,憎恶天灾,作为检察官,他拷问那些被俘虏者,得到想要的情报,然而力量终究使得这位伟大的检察官得以堕落,他开始无心收集情报,单纯的只想听亡灵们的哀嚎(暴雪,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每一把神器里面都有一个S的诞生啊)……于是在一天晚上,他松开了握住圣光之怒的手。

  可怕的爆炸令拷问室地动山摇,而哈鲁宾被圣火所燃却并没有立即死去,痛苦的哀嚎回荡在修道院并不空荡的回廊中几日才消散(罪过罪过,多行不义必自毙,举头三尺有……圣光之怒。

  [注明一下:举头三尺有神明出自王日休的《龙舒净土文》;多行不义必自毙出自《左传》,他两个没啥关系……]

  无人知晓过程,这把武器再次出现时,握在部落远征军中的牧师——贾克哈手中,诺森德的冰风没有卷走她的灵魂,但是卷走了她的飞船,坠毁的飞船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天灾的领地,天灾围上来的时候,贾克哈亮出了圣光之怒。(此处应有BGM,就是弗丁出场的那个“信仰圣光吧!”)强大的圣光之力打退了围攻而来的天灾战士(你怎么又变成AOE了)她们得救了。部落的指挥官高度的赞扬了她,然而胜利带来了物质上的充裕却没有带来精神上的满足,强大的力量下这位坚定的牧师最终也不在虔诚,她开始偏执的想要杀尽所有的亡灵,她开始不顾他人反对,她开始是的盟友陷入险境,终于……她开始松开了握住圣光之怒的手。

  圣光之怒狂暴的神圣力量最终杀死了贾哈卡的整个小队(我拿个假圣光之怒)也永远的带走了贾哈卡的光明。盲了的她发誓,一辈子将不将圣光之力用作毁灭。(醉过方知酒浓......)

  后来一群暮光教派的教徒得到了这把法杖,他们试图扭转仪式,将这把武器变为暗影与恐惧的载体,然而灵丹本是神仙物,凡人何敢问价格,最终邪教徒为了他们的鲁莽与狂妄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图雷·纳鲁道标你好好学学人家)

  再后来,圣光之怒几经易手,从冰封北地诺森德又回到了东部王国,不过在这期间没有以为圣光的使者可以长时间的持有它。

  回到东部王国后,神秘的黑暗骑士得知了这把武器的存在,而黑暗骑士埃瑞丁也成了记录中最后一个拿起这把武器的人,当黑暗骑士碰到了圣光之怒时,强大的神圣能量瞬间就把这帮不知好死的打回了闹鬼的高塔。(圣光之怒: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最终,肯瑞托法师埃斯拉恩得到了这把法杖,他决定将它封印带回卡拉赞,可是封印魔法最终触及了圣光之怒的力量,法师埃斯拉恩也成为了法杖的最后一个祭品.....

  后来,肯瑞托再次派人去封印了这把法杖,并将之带回了肯瑞托,交与蓝龙,置于魔枢之中,直到我们再次开启.......

  以下是我的臆断:我认为最后一个拿起法杖的人,应该是埃斯拉恩,就是那位一直跟踪圣光之怒的肯瑞托法师。因为从文章中看,每一次圣光能量的爆发都有一个共同的前提“握住圣光之怒的手松开了”,这句话写的有点不明就里,个人感觉这句话想表达的是“拿起圣光之怒的人不在虔诚了”,因为如果说这把武器代表了圣光的意志的话,贾克哈的“处理危机事物”还说得过去,但是“拷问天灾亡灵”就难以自圆其说了,圣光的意志不可能是站在贬低亡灵的一方的,亡灵也有牧师就证明亡灵也可以得到圣光的回应;那么这把武器的爆发条件我感觉是“当拿起它的人的私欲强于他的虔诚心的时候,圣光之怒就会爆发”,就是两个条件:1、持有 2、虔诚。而文章最后说的是“埃斯拉恩的封印法术触发了圣光之怒的力量”我认为是不实的,因为所有的事情,就包括后来戒律牧的神器任务“拿起圣光之怒并且平息他的怒火”都需要有拿起这个步骤。而且文章倒数第二章中,从埃斯拉恩对肯瑞托的报告可以看出来,他当时很有信心,甚至都有点自负,而最后一章,在神器故事中罕见的使用了书信的形式而非直叙的手法交代了埃斯拉恩的终局。

  所以我认为这把武器的终局应该是:“肯瑞托法师埃斯拉恩终于得到了这把他已经研究了数年的法杖,他想研究其中的奥秘与能量的来源,于是他拿起了圣光之怒……”

评分:

  制造:1(凡人种族)+3(恐惧魔王)+0.5(凡人种族)=4.5

  故事:1+1.5(哈鲁宾)+1.5(贾哈卡)+1.5(黑骑士和埃斯拉恩)=5.5

  强度:1(凡人种族)+1(牵引神圣能量)+1(不可被腐蚀)=3

  总评:4.3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