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神器兵器谱牧师篇:追寻纳鲁 驾驭圣光力量

    来源:NGA 作者:雾祀 时间:2017-09-30 13:51:06

    戏说牧师三系神器背后的故事,并对其故事做相应的评分,一家戏言,切勿当真。

    暗影

      神器: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制造者:古神萨拉塔斯

      暗牧的神器故事在所有神器故事中算是相当成功的神器故事,当然这把武器本身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武器,想来,作为仅有的三个会说话的武器(艾露尼斯•护法者之杖[奥术]、萨奇尔之颅[恶魔])自然都是非同凡响,所以:

      女士们、先生们,来听我讲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吧~

      在艾泽拉斯的初期年代,从遥远的虚空中飞来了五团不可描述(这里说明下,我们通常称呼的四大古神依照暗牧神器的说法应该是他们四个先合伙吃了萨拉塔斯后才扎根到了艾泽拉斯,也就是说古神从飞来到扎根这期间也经历过了一个过程,想来这个肉球凭借着那不协调的触手在地上跑来跑去.......画美不想),砸在了当时还年幼的艾泽拉斯的躯体上,至此,长达数不清的年代之久的艾泽拉斯保卫战开始了........至于为什么其他四个要合伙吃了萨拉塔斯,我们脑洞下:

      亚煞极:我要南边,没你们四个啥事了!

      尤格萨隆:我要北边,没你们三个啥事了!

      克苏恩:我要西边,没你们两个啥事了!

      恩佐斯:我要东边,没你萨拉塔斯啥事了!

      萨拉塔斯:我艹!都给老娘滚!都TM是老娘的!

      一看就知道四大古神是蛮荒部族来的,也不知道什么餐桌礼仪,更没有受过“光盘行动”的教育,对于被吞噬的唯一女古神萨拉塔斯既没有吃干又没有抹净。当基佬古神们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处理处理原始种族、改善改善生活环境(建立黑暗帝国)的时候,没有被吃干抹净的萨拉塔斯小姐姐的残骸就自主变成了后来的“黑暗帝国之刃”,而这把传奇武器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后来,泰坦处理了四大古神,大地重回生机,而萨拉塔斯也找到了一个机会重返人间,这把匕首早年的经历无法得知,唯一可以了解的是,拿到这把匕首的人只有两种结局:失踪,或者死后失踪。

      第一个有史可寻的是一位古巴拉什部族的一位掌权者——巨魔赞度,这位大兄弟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不幸落败,被人搞了之后,他立志要报复,要重回上位......于是这种心态引起了在部族不远处被埋葬的萨拉塔斯残骸的注意(哎,天亡你也~)萨拉塔斯开始向这位巨魔低语……脑洞下:

      萨拉塔斯:少年,你渴望屁股吗?

      赞度:不!我渴望力量!

      萨拉塔斯:呆……好吧,我能给你力量~

      赞度:羡慕

      萨拉塔斯:嘲笑来,少年,听我的,我能让你——年薪加倍,工时减半,登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赞度:妮可妮可妮

      在萨拉塔斯的低语下,赞度渐渐陷入了疯狂,他不顾先祖的警告,擅自带人进入了禁地“奇异的黑石堆”(这谁起的这个么名.......没文化!叫“暗岩崖”都比这个霸气)。在这里,赞度进行了血腥的献祭并且复活了古神的仆从“基希克斯”,然后等待赞度的并不是拉风的魔宠与光明的未来,而是嗜血的猛兽和残酷的现实。基希克斯苏醒后利落的解决了这个狂妄的巨魔(赞度和威尔弗雷德抱在一起痛哭)并且将他还有他的仆从吃的都只剩下骨头(下版本的橙装“赞度•巫医的警示”),而这把匕首便落到了基希克斯手中。

      到底是老主人和老仆人,心有灵犀一点通,基希克斯凭借着吧匕首,为巨魔部族带来了无法治愈的瘟疫和萦绕不散的噩梦,这把蕴含着虚空力量的匕首险些颠覆了整个巨魔帝国,不过最后,巨魔还是艰难的赢下了这场战役。但是赢下了战役的巨魔也并没有解除匕首带来的影响,很多部族依旧有着“黑色的匕首将会带来灭亡”的传言.......

      又过了很久,这把匕首几经转手,来到了一位黑铁巫师——莫德古德手中(额......莫德古德是索瑞森的妻子,如果真的是黑石山那位的话,那为了索瑞森不惜改了姓氏的茉艾拉)值得一提,匕首来的很蹊跷,莫德古德在收集强大的法器,有一个黑铁矮人向他们的女王敬献了这把充满魔力的匕首,但是当莫德古德想要寻找这位敬献者并褒奖他时,这位敬献者却不见了。

      之后的矮人内战中,莫德古德凭借着这把武器,以一个邪秽的仪式带来了无穷的暗影大军打的蛮锤矮人节节败退,但是后来,英勇的卡德罗斯亲王带领了剩下的蛮锤矮人发动反击,一路打到了莫德古德面前,莫德古德想要再次使用匕首,彻底击溃蛮锤矮人,可这次,胜利女神并没有再次站在这一边,那把强大的匕首,不见了!没有人偷抢,没有人使用,在这战场之上——她凭空消失了!(莫德古德:惊)

      巨力的战锤击碎了脆弱的身躯,一代黑女巫,索瑞森大帝的妻子,没有倒在暗杀之中,没有死于算计之下,却因为找不到武器,以这种可笑的原因退出了历史舞台,让人唏嘘不已,而那把祸首一般的匕首却并没有想谢幕。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次兽人战争中,兽人的部队也出现了这把匕首的身影,但是由于落后的记录能力以及后来兽人的惨败,最终这些记录看起来不是那么可靠,也不是那么有参考性。

      直到十几年后,人类的大主教——娜塔莉•塞林,她对于这段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认为让兽人掌握这么可怕的力量是不行的,于是她准备以圣光之名摧毁这把作孽无数的匕首,可当她找到这把匕首时,她迟疑了,她敬畏于强大的力量,又好奇于那她从未见过的知识,萨拉塔斯开始于这位主教沟通。开始向主教描述世界的本源,开始交给主教她从未了解的学识,最终,掘墓者变成了守墓人,娜塔莉•塞林变成了这世界上第一位暗牧。

      不过,娜塔莉•塞林的意志还是足够顽强的,尽管拥抱了虚空但她并未沉溺与虚空的力量,她研究了这个知识,将它理论化,实际化,创作了第一本暗牧的教材《虚空的秘密》。她叮嘱学徒“在暗影中行走总会有代价的。”而这种行为却忤逆了萨拉塔斯的意志,黑暗之刃开始蛊惑她的学徒,终于一天,娜塔莉•塞林被她的学徒杀死了。而这些学徒抢走了黑暗之刃,这便是后来暗牧神器任务中那个“黑暗之刃教派”的由来。

      这个故事还有个尾声,肯瑞托六人议会一直视娜塔莉•塞林为异端,她死后肯瑞托下令烧掉所有她的著作、论点,可是蹊跷的是,所有地方都搜了,她生前绝大多数的著作也都留下来了,可是唯独那本《虚空的秘密》不见影踪,而由于娜塔莉•塞林推行的“光影理论”已经被大部分的牧师所接受,暗影牧师已经被许多教会所认可,最终肯瑞托也没在有动作(秦妇孺皆知商君书也)。

      吐点槽:其实从故事上面讲狂徒贼的[恐惧之刃]和暗牧的[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都是一直站在输的那一边的,可是整个故事读下来给人的体验却完全不同,盗贼那个给人的感觉是这武器没啥本事找的人也没啥本事一种破锅自有破锅盖的感觉,而暗牧这个给人的感觉是她坏到了极致以至别人跟不上她。曾经有一句评论张仪、苏秦的话我认为放在暗牧的神器上简直在合适不过了:一言可灭国,一语可丧邦;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狮。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故事吧......

      另说一个暗牧的技能(非神器故事但是有点关系):

      暗牧的100级天赋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天赋叫“疯入膏肓”,解释是“将你的灵魂先给古神以获得强大的力量”。很多人说这证明了暗牧不配做牧师,但是从我收集到的所有细节来看,其实这个技能恰恰证明了暗牧作为牧师的一个分支,不但理应受到认可,更应该受到无上的尊敬!

      “疯入膏肓”的大概意思是:开启后,你会获得巨幅的伤害提升、移动施法,高额的第二资源回复,等等优势,但是当你退出虚空形态(第二资源耗尽)时,你会立即死亡,并且不能被战复。从效果来看这不是一个能在战斗初期就开启的技能,因为其不能战复性和必定死亡的设计加之暗牧的斩杀,这势必是一个后期斩杀时期运用的技能。

      很多人,特别是翡翠时期的暗牧们,深知这个技能的强大,但是很少有人从故事方面去研究这个技能,为什么暗牧将灵魂献给了古神最后却以死亡告终?为什么死后的牧师不能被战复?在魔兽世界中有大量的人将灵魂献给了古神,不少人别成了BOSS也没见哪个人接受完力量就死了啊,所以事实上,暗牧的死亡是自杀的。

      先说一下,从各种的细节来看,如果从故事方面去分析,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

      当战斗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当敌人的强大的进攻渐渐击溃了本已疲惫不堪的队友时,当眼看身边的人渐渐减少时,作为艾泽拉斯最靠近虚空、最伟大的暗牧——你(从故事层面讲,这版本的我们应该只有一个,就是艾泽拉斯最伟大的这个专精的职业者),有了一个冒险的想法,你要借助这个世界最古老、最危险的力量,来平复正在伤害你队友的敌人!你默默的进行了这一生最后的一次祷告,然后虔诚而坚定的、毅然决然的主动去沟通了那被你对抗了无数次诱惑的人——萨拉塔斯。你告诉她,你将会将躯体敬上,并且灵魂也将臣服,毫无缘由!萨拉塔斯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将她的力量从匕首中拓入你的身体。

      于是,在所有人都在专注于眼前的战事的时候,你却在另一边,一个不为人知的位面进行着一场最艰苦、最残酷的战争。艰苦是因为你的灵魂无法停歇也不能停歇的与萨拉塔斯的力量做着斗争,而残酷则是因为……这是一场必然失败战斗争。(这就是为什么暗牧不能复活的DEBUFF叫做“斗败之魂”)随着,萨拉塔斯的力量越来越快的涌入(虚空值的掉落速度越来越快),你终于感到了不敌,你终于感到了你要支持不住了,于是精通复活法术的你,运用最后的一份神志摧毁了你的肉体,废除了你的灵魂,永远的沉睡了你自己。(这是为什么虚空值掉完后暗牧会死亡)因为你深知,当下一次再醒来时,你便不再是你,而醒来的东西不是现在疲惫的队友所可以抗衡的,毕竟古神的仆从尚且令我们疲于应付,如果古神本身得以降临,那将不可想象。

      在这纷乱的战场之上,疲惫的你找了一片不怎么舒服的地方躺下,

      “加油,我的队友!再见了,我亲爱的艾泽拉斯!”安然的闭上了眼睛,沉浸于黑暗之中。

      终于,当敌人轰然倒地时,队友们开始弹冠相庆时,却惊奇的发现倒在一旁得你,不在洁净的法袍,惨白憔悴的面容,面带微笑的你,犹如安睡一般……

      最后,让我以最高的敬意献上我最诚挚的悼词:

      “施与生者,花献死者;为正义持剑,以仇恨刃血;但我从不是圣者。请记住——我,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永不背弃正义!即便今日我将死亡,也将战死为止,为了艾泽拉斯!”

    评分

      制造:5(光影)+2.5(光影)=7.5

      故事:1+1(几经易手)+2(赞度的故事)+2(莫德古德的故事)+2(娜塔莉•塞林的故事)=8

      强度:4(泰坦造物使用)+1(凡人种族使用)+3(控制)+1(召唤暗影等)=6

      总评: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