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7.0_军团再临 > 魔兽世界游戏文学 > 魔兽世界新版本信息 > 魔兽世界730 > 魔兽世界资讯 > 人类七国志:天灾后的洛丹伦以及狼人诅咒吉尔尼斯

    人类七国志:天灾后的洛丹伦以及狼人诅咒吉尔尼斯

    来源:NGA 作者:Dictatoreit 时间:2017-10-08 10:41:36

    魔兽中人类的国家主要有7个,这次我们来看看饱受天灾的洛丹伦和受到狼人诅咒的吉尔尼斯。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Dictatoreit;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人类七国志之暴风王国 人类王国之中最雄伟的瑰宝

    洛丹伦王国
    洛丹伦综述

    洛丹伦旗帜

      洛丹伦(Lordaeron)是一个曾经位于洛丹伦大陆北部地区的人类王国。起初,它是一个阿拉索人的城邦国家, 这个国家曾经建立了霸业,毁灭于第三次战争。

      在米奈希尔家族统治期间,洛丹伦王国联合七国建立了洛丹伦联盟,洛丹伦王国作为联盟主力反击兽人部落的入侵,史称第二次大战。不幸的是,四十年后,这个伟大的王国在第三次大战中倒在了天灾军团的脚下。

      现如今,被遗忘者、联盟、银色北伐军、血色十字军与天灾军团的残党都在争夺洛丹伦的领地根。

      据佳莉娅·米奈希尔所言,洛丹伦王国已不复存在。

    洛丹伦历史

      阿拉索的城邦

      一群来自阿拉索王国首都激流堡的废黜领主们定居在洛丹伦之上。这些贵族渴望北方的丰饶之地而离开了激流堡。这座首都是人类七大王国的精神目标。

      洛丹伦联盟

      在黑暗之门开启后,艾泽拉斯与卡兹莫丹的国家均被部落所征服,安度因·洛萨公爵率领艾泽拉斯的难民远渡重洋来到了洛丹伦。在那里洛萨说服了人类国王以及铁炉堡的矮人、诺莫瑞根的侏儒与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加入了洛丹伦联盟。

      在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国王与洛萨公爵的领导下,联盟连战连胜,将部落赶回了黑暗之门处,并摧毁了这座通往兽人故乡的大门。洛萨于进攻黑石塔的战斗中牺牲,而在失去这位卓越的政治家后,联盟之中逐渐产生了裂痕。主要问题来自于泰瑞纳斯国王为了兽人拘留营而征收的税务费用。尽管洛丹伦试图保持自己的中心角色,不少国家却决定退出联盟。

      洛丹伦天灾军团

      在关于兽人拘留营的争论多年之后,洛丹伦北部出现了一片瘟疫。它在城镇之间迅速蔓延,使其接连沦陷于天灾军团手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安多哈尔与斯坦索姆。在斯坦索姆被净化之后,一些如今被称作死亡领主的前圣骑士向洛丹伦的城邦发起了进攻。

      最终,在洛丹伦王位的继承人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堕落之后,首都也随之沦陷。阿尔萨斯手下的法瑞克与玛维恩等队长率部屠杀了城中的贵族。在戏剧性的命运之下,这一次轮到洛丹伦陷入一片废墟之中,而其难民逃向了卡兹莫丹与艾泽拉斯。还有不少人随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一同逃往卡利姆多。

      阿尔萨斯曾暂时接管了国王的名衔并作为天灾军团的先锋,然而不久后他的部队之后便爆发了内战,双方分别是剩余的恐惧魔王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率领的自由亡灵。当阿尔萨斯受到召唤前往诺森德守卫巫妖王时,风行者的势力被遗忘者在一位恐惧魔王叛徒瓦里玛萨斯与大元帅奥斯玛尔·加里瑟斯领导的人类残军的帮助下击败了其余的恐惧魔王及其掌控的亡灵部队。最终决战之后,希尔瓦娜斯背叛了人类盟友并命令瓦里玛萨斯与被遗忘者部队将加里瑟斯和人类全部杀死,随后他们占领了洛丹伦之前的首都(“洛丹伦废墟”)并在其下方建立了幽暗城。

      如今的洛丹伦

      洛丹伦残余的本地居民如今分为了三股主要势力:暴风王国的效忠者、血色十字军与银色黎明。第一支势力是仍然保持对联盟忠诚的洛丹伦南部居民,并继续向暴风王国的皇室效命。这些人类曾控制了分散在王国南部的三个城镇。在北方的奥特兰克丘陵中是希尔斯布莱德镇,周围环绕着丰沃的希尔斯布莱德田野。这座小镇控制着一处海岸上的重要矿洞,碧玉矿洞。城镇以西的远处则是焚木村,其背后的势力并非暴风城而是达拉然。这座城镇对联盟友善,但法师阿鲁高对其施下的诅咒使其无法与联盟进一步交融。小镇南方有一处难民营位于格雷迈恩之墙外,其居民同样支持联盟。

      血色十字军控制着洛丹伦北部的领地,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迄今为止这个前王国中发展而来的最庞大势力。虽然在名义上属于联盟的一部分,但他们对亡灵太过于惧怕以至于会对任何看到的生物进行攻击。他们控制着提瑞斯法林地中的几处关键位置,包括西侧的农田,以及地域中东北方向的要塞血色修道院。他们曾在西瘟疫之地控制了壁炉谷的整片北部区域。他们还曾出现在安多哈尔之中。除此之外他们还控制着东瘟疫之地的提尔之手,以及表面上占有着血色领地,尽管这里的人民已经因为天灾军团的入侵而迁往诺森德。斯坦索姆是他们的主城,不过他们只控制了城市的一部分。

      银色黎明在瘟疫之地各处都有基地,这些人类对亡灵之战的态度更为包容,能够接受部落甚至被遗忘者成员加入队伍。

      联盟同样在这片地域有所影响。一处高等精灵的小哨站奎尔林斯小屋就位于东瘟疫之地的幽魂之地边界,这些精灵保持着对联盟的忠诚,并将部落视为敌人。达拉然部队也出现在银松森林南部。

      被遗忘者成功掌控了这片古老王国的核心地带,并占据着洛丹伦废墟(以及下方的幽暗城)作为其大本营。他们利用其抵抗提瑞斯法林地,并控制着地区内东西向主路沿途的布里尔镇与丧钟镇。他们还占据着银松森林中央的瑟伯切尔以及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中的塔伦米尔。

      因其王国奥特兰克陨落而试图惩罚洛丹伦的辛迪加组织占领了敦霍尔德城堡以及周围的地区,不过拉文霍德(一支暗杀者组织)打算将其在拉文霍德庄园(同样位于从前的洛丹伦)的基地连根拔起。

      最后,亡灵天灾军团控制了斯坦索姆与安多哈尔,还有西瘟疫之地南部的通灵学院。天灾军团曾经在洛丹伦北方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占据了除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外的绝大部分地区。

      在一处边注上,法师阿鲁高曾经在影牙城堡控制着银松森林的大片土地。

    洛丹伦文化

      洛丹伦王国的主体颜色为白与蓝。《混乱之治》中的洛丹伦部队都穿着蓝色的盔甲(玩家不能使用白色因为它曾出现于《黑潮》中)而在《冰封王座》中的洛丹伦势力则变成了浅蓝色。除了出现在洛丹伦印记上之外,双生[9]单头[10]鹰也通常是洛丹伦旗帜与战袍的标志。除此之外狮子也是同样的符号。

      由洛丹伦起源而来的事物被称作“洛丹伦的”。

    吉尔尼斯王国
    吉尔尼斯综述

    吉尔尼斯旗帜

      吉尔尼斯(Gilneas)是人类七国之一,位于洛丹伦大陆银松森林西南处的半岛上。格雷迈恩家族的吉恩·格雷迈恩统治着这个国家。在大灾变中,受到波及的吉尔尼斯重新加入了联盟。吉尔尼斯是狼人种族的新手区,在被遗忘者的银松森林任务线中也有所涉及。

      “这个人类王国曾在第二次战争时支持联盟,然而当联盟需要吉尔尼斯远超过吉尔尼斯需要联盟时,格雷迈恩国王毫不犹豫地切断了所有与外界的联系。不为人知的是,就在格雷迈恩之墙的大门关上后,黑暗降临到吉尔尼斯,狼人的诅咒在这个国家中肆虐。不久之后,吉尔尼斯人又开始彼此征战,陷入一场血腥的内战中,撕裂了整个国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迄今为止……吉尔尼斯的人民似乎仍保留了一丝人性。”

      吉尔尼斯是一个延伸入西洛丹伦南部海域的巨大半岛。 东北部为银松森林,南部与库尔提拉斯隔海相望。 吉尔尼斯在阿拉索分裂后建立。除吉尔尼斯半岛外,吉尔尼斯王国还拥有祖达雷岛,也曾一度占据着包括焚木村和安伯米尔在内的银松森林领土。

      吉尔尼斯国王吉恩·格雷迈恩在第二次战争中对洛丹伦联盟的事业并不热衷。 因此,他在战争结束后建造了格雷迈恩之墙,一道横跨整条北部边界的巨大屏障。这堵巨墙将吉尔尼斯与洛丹伦大陆的其余部分隔绝了大约四十年。

      此后不久“狼人诅咒”疯狂蔓延至整个国家,最终将绝大多数的吉尔尼斯居民转化为了残暴的野兽。幸存者间不断升温的紧张态势又最终升级为了一场血腥内战,几乎使国家陷入分裂。大灾变和被遗忘者的入侵之后,一些吉尔尼斯狼人恢复了自由意志 。在吉尔尼斯陷落于敌手之后,吉尔尼斯人重新加入了联盟。

    吉尔尼斯历史

      初始

      在取得对食人魔的胜利后, 阿拉索帝国进入了一段繁荣发展的时期。索拉丁国王去世后帝国开始对外扩张,在荒野中建立了许多新的城邦-其中就包括吉尔尼斯。每一座城市都在繁荣发展,吉尔尼斯和奥特兰克组建了强大的军队来探索世界。随着时间的推移,激流城逐渐衰败,吉尔尼斯和其他城邦的实力却在不断增长 ,并最终发展出了自己的习俗与信念,帝国于是陷入分崩离析。在阿奇博尔德国王的治理之下, 吉尔尼斯发展为了一个强大的中型国家,甚至有能力与库尔提拉斯和激流堡相抗衡。

      在第二次战争开始时,吉尔尼斯被认为是洛丹伦大陆政治之林中一个举足轻重的存在。 在这个事实的鼓舞之下,吉尔尼斯的统治者,吉恩·格雷迈恩,并不热衷于联盟的事业。他认为仅凭自己的军队便足以应对任何威胁。然而,在面对部落蛮子的威胁之时吉尔尼斯不得不放弃中立,最终在二战后期加入了联盟-尽管吉恩始终对联盟的存在表示反对。 一只象征性的军队在高弗雷勋爵的坚持之下被交由他指挥去对抗兽人,然而最终以灾难性的悲剧收场,这极大地加深了吉恩对洛丹伦王国的成见。 不久后部落战败,吉恩便停止了对联盟的一切援助,拒绝出资建立兽人收容所和重建被战争破坏的其他国家。吉尔尼斯和激流堡也是要求处死兽人的观点的主要倡议者。

      格雷迈恩之墙与第三次大战

      第二次战争后不久, 吉恩建造了格雷迈恩之墙 — 一堵巨大的将吉尔尼斯与洛丹伦大陆隔绝的石墙。为了一劳永逸地使自己的国家免受“其他人类的麻烦”,他把大半个吉尔尼斯关在了墙后。 没有人被允许进入吉尔尼斯。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的领地,包括焚木村和安伯米尔在内,被隔在了墙外,事实上等于被割让给了洛丹伦王国。 在天灾入侵洛丹伦后,即便面对乞求进入的难民,格雷迈恩之墙也始终关闭。 外界无从得知吉尔尼斯的现状,联盟中因此产生了许多传言 -例如,著名的探险家布莱恩·铜须就曾推断称吉尔尼斯已被纳迦攻陷。

      在力量达到顶峰后,天灾军团无情地袭击了格雷迈恩之墙,意图吞并整个吉尔尼斯。 吉恩国王的军队列队出击迎战敌军,但却全军覆没。

      为了把看似无敌的天灾军团阻挡在海湾之外,在一次孤注一掷的尝试中吉恩命令他的宫廷大法师, 阿鲁高,释放出一种“秘密武器”去对抗天灾——狼人,一群被封印在翡翠梦境中数千年的生物。不幸的是,攻击完天灾军团后,狼人们转头袭击了了吉尔尼斯的士兵,用诅咒感染了他们,同时也开始袭击银松森林中定居的其他人类。不久后诅咒便越过了传奇般的巨墙,开始逐渐腐蚀吉尔尼斯的人类。随着失踪和不明生物袭击报告不断增多,吉尔尼斯变得人心惶惶。

      吉尔尼斯凭借着格雷迈恩之墙,高高的悬崖和海中险恶的礁石而与世隔绝。难民和其他国家长期恳求吉尔尼斯的援助, 不过很可惜他们连一个吉尔尼斯人都没盼到 。难民中的许多人成为了从影牙城堡偶然游荡到南边来的狼人的上好的猎物。多年来吉恩国王严禁任何离开半岛的尝试,所有的港口都被关闭,一些来自其他国家的士兵和平民也因此被困在吉尔尼斯(例如托拜厄斯·密斯特曼托和和急浪船帮)。极少有吉尔尼斯人被关在自己的家园之外的案例,但也并非没有 (例如巴伦·朗舍尔,海盗船“无心号”的船长)。

      尽管吉恩竭力抵御天灾的毁灭之潮以免吉尔尼斯落入亡灵之手,格雷迈恩之墙却无意中带给了吉尔尼斯人民另一种同样黑暗的命运。许多人身中狼人诅咒,就和此前他们那些北方银松森林邻居们所遭受的一样。

      在第三次战争中一支被称作“吉尔尼斯旅”的军队参加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领导的西渡探险活动,不过实际上是克罗雷领主派出了这只军队,以示对吉恩的反对。

      内战

      尽管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曾是吉恩·格雷迈恩的一名挚友,但他最终还是无法忍受吉恩那坚定的孤立主义而起兵反抗自己的国王。随着克罗雷率领全副武装的支持者攻入吉尔尼斯城并试图废黜吉恩国王,一场血腥内战在两个派系间爆发了,吉尔尼斯人陷入了自相残杀的境地。 所谓“北门政变”在克罗雷及其首要盟友被格雷迈恩军队俘虏后正式结束,然而叛军及其同情者仍在吉尔尼斯附近继续囤积军火和补给。政治分歧导致了“叛军”和“保皇党”间极深的恨意,不过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他们选择了放下了仇恨。

      大地的裂变

      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一场兽性与人性的战争在狼人们自身中进行着。利用狼祸的时机,被遗忘者开始轰击吉尔尼斯的城门,意图占领整个王国 。受命于时任部落大酋长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前去攻占吉尔尼斯的领土以获得其资源和良港。 希尔瓦娜斯也有着她自己的打算 夺取月神镰刀,并借此打造一支服从于自己的狼人军团以将诅咒传播给全人类。

      在上古头狼莱拉尔·火牙的努力下,狼人诅咒迅速蔓延开来。最终他的血牙狼群对吉尔尼斯城发动了一次迅猛的突袭并占领了这座城市。在吉恩的命令下,克罗雷和他的北门叛军们被从石卫监狱释放并很快答应协助吉恩,随后吉恩下令将平民疏散至暮湾镇。为了把狼人的注意力从难民们的身上引开, 克罗雷率一小群吉尔尼斯人坚守圣光黎明大教堂。 他和他的追随者最终被狼潮淹没,并也化为了其中一员。

      所幸在担任吉恩国王的秘密顾问的暗夜女祭司贝莉萨的帮助下,一部分被诅咒的吉尔尼斯人寻得了在狼形态下保持人性的方法。然而,绝大多数狼人仍然桀骜不驯,听命于与希尔瓦娜斯结盟的头狼,直至头狼在塔多伦被杀。

      在暮湾镇寻得一个短期避难所后,皇家药剂师克伦南·阿拉纳斯设法使一批被捕获的野性狼人暂时恢复了理智。吉尔尼斯人并没有安定太久,不久后大灾变便摧毁了保护着吉尔尼斯的咬人礁并在著名的格雷迈恩之墙上撕出了许多裂口,被遗忘者藉此从银松森林和暮霭海滩蜂蜂拥而入。随着被遗忘者侵略军的推进,一场地震又使得吉尔尼斯的整个西南角沉入大海,暮湾镇也没能幸免。 幸存者们逃往废弃的风谷村,与此同时吉恩和高弗雷勋爵则前往塔多伦请求克罗雷和其他一些在暗夜精灵的帮助下恢复人性的狼人共同对抗被遗忘者。因为不愿意屈服于高弗雷勋爵的苛刻要求,克罗雷显得有些犹豫。此时吉恩告诉克罗雷,他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而不是以君主的身份来请求的,随即表明了他自己的狼人身份,于是克罗雷同意加入军队作战。虽然吉尔尼斯人,狼人以及以他一些人类发动了一次无畏的袭击以驱逐被遗忘者和重新夺回吉尔尼斯城,但他们最终被部落援军和被遗忘者瘟疫击退,吉恩的儿子利亚姆也在此役中被希尔瓦娜斯所杀。此后吉恩决定撤往达纳苏斯寻求庇护,并发誓总有一天会重新夺回吉尔尼斯。

      由于诅咒和被遗忘者的双重威胁,吉尔尼斯最终选择重返联盟,另一个原因则是暗夜精灵帮助治愈了许多狼人诅咒的受害者,对吉尔尼斯有莫大的恩情。克罗雷领主和他忠实的狼人手下们则组成了吉尔尼斯解放阵线,继续着对被遗忘者的战争,其活动范围最远达到了银松森林北部。使用一条侏儒潜艇突破部落的封锁线后第七军团的精锐前锋部队在吉尔尼斯登陆,发动了重夺整个洛丹伦王国故土的攻势。联盟各族的联军 (包括吉尔尼斯和转投联盟的血牙狼群)迅速夺取了吉尔尼斯城的控制权,将被遗忘者军队彻底逐出了吉尔尼斯王国。

      然而,部落在银松森林稳住阵脚并挡下了第七军团的攻势,这使得被遗忘者有时间复活高弗雷勋爵作为盟友,另一方面,在吉尔尼斯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七军团为了避免倒下的人类战士希尔瓦娜斯的瓦格里复活所用,仅仅只派出了其他种族的士兵。此后不久,因女儿罗娜被被遗忘者绑架,克罗雷领主决定投降。这标志着联盟在银松森林的攻势的终结,尽管血牙狼群将他们的活动范围拓展到了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与此同时高弗雷勋爵反叛并刺杀了希尔瓦娜斯(尽管她很快便被复活了),随后接管了影牙城堡自立门户。希尔瓦娜斯返回幽暗城养伤。联盟则继续坚守着吉尔尼斯的阵地,抵御着部落无休止的攻击,这也正是战场吉尔尼斯之战所体现的。

    吉尔尼斯人文

      和大多数人类一样,吉尔尼斯人信仰圣光,不过也有一部分修习某种德鲁伊法术的隐士 。 他们被称为“丰收女巫”。

      吉尔尼斯人的服饰,武器,建筑风格和口音都和摄政时期的英国很像,再加上半岛阴冷多雨的气候,塑造出了一种19世纪伦敦的感觉。

      狼在吉尔尼斯文化中有很重要的地位,吉尔尼斯的盾徽上便饰有一个狼颅符号。然而,不同于北方的银松森林,吉尔尼斯并没有野生的狼。或许是因为长久以来一直与世隔绝,吉尔尼斯的狼已经因狩猎灭绝了。

      吉恩·格雷迈恩国王是名七十多岁但又不失强壮的战士,在他的治下吉尔尼斯度过了数十个年头。吉尔尼斯曾经不允许任何人出入,没有人知道自第二次大战结束后墙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和他们的领袖一样,吉尔尼斯人个个都相当壮实粗鲁。同时他们又极度孤僻,因此格雷迈恩之墙的建立才会如此顺利。他们讲通用语,也一样信奉圣光 。至于他们有什么资源还不清楚。

      吉尔尼斯是个阴冷多雨的地方,因受环绕半岛三面的无尽之海的影响,吉尔尼斯常常受海上风暴侵袭。海岸上高耸的悬崖挡住了海员们好奇的目光。格雷迈恩之墙则可以说是吉尔尼斯唯一的地标建筑。

      争战之土中写道吉恩·格雷迈恩在第二次大战中从未真心实意地支持过洛丹伦联盟的事业。此后故事狼人之王又重申了这一说法,提到吉恩同意派高弗雷勋爵带领一支军队支援联盟,同时也提到了其他国家强加给吉尔尼斯不小的经济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