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幻化小说:亚森罗宾探案集之腼腆拳王 遗失的金腰带

幻化小说:亚森罗宾探案集之腼腆拳王 遗失的金腰带

魔兽世界 NGA : 祝踏岚2000 2017-10-08 11:15:55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祝踏岚2000;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前面的叨叨

  幻化小说的想法终于克服懒癌开始实施了。本人07年入坑,至今刚好十年整。在WOW世界里,多少极品装备什么的随版本更新而成过眼烟云,许多基友妹纸也成为了O键上黯淡的名字,仔细想想,也许还是魔兽世界本身的故事更吸引人。本人一直沉迷幻化,脑补了一个个自创的角色,也忍不住把他们带入了魔兽世界当中,希望能凑成一些完整的故事。

  终于等到第七个版本,大量的装备让自己的设计的角色也逐渐成型,加上7.3的盗贼、骑士等职业的装备造型相当不错,于是我觉得脑补的世界完整了,打算在幻化的世界里写一些自己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来自小时候爱看的《侠盗亚森罗宾》(法国作家勒布朗的系列作品,和福尔摩斯系列齐名)系列小说,亚森罗宾实际上正确的译名应该是罗平、卢平或鲁邦,也是柯南里怪盗基德的原型。80年代的少年出版社为了迎合青少年的口味,而翻译成了罗宾,听起来和侠盗罗宾汉一样,更有亲切感。因为小时候读过的译本实在太糟糕,捏着鼻子看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其好看的部分,但糟糕的翻译也让这部小说在国内远没有福尔摩斯受众广泛。我希望自己能在魔兽世界里重新演绎一段亚森罗宾的冒险,把小说和幻化结合起来,有图有文,但还是故事为主,幻化为辅。故事梗概已经基本完成,除了第一个故事《阳光密码》是完全照搬原著情节之外,其他故事均是原创。

  以上都是说的大话,提出要求很高但本人能力有限。好在游戏的造型多样,脑洞无穷。我想先发发看吧,主要自娱,兼顾娱人。

  PS:罗宾概念设定,希望可以早日刷到!!

腼腆的拳王(原创)

1

  在暴风城的城墙边上,有一座著名的冠军拳馆,这家拳馆教授搏击和格斗,拳馆的格斗技巧有别于一般的拳击,而是非常频繁地使用肘部和膝盖进行击打,还有各种扫踢,总之打法十分残忍血腥。然而城里的贵族们却毫无例外地十分热爱这种武术的比赛,每当冠军拳馆在每月的十五号进行比赛时,门票总是在短时间内就被强光,内场的贵宾席更是炒出了极高的价钱。人类那些个穿着体面光线的贵族们,一边用真丝手绢擦着擂台上拳手们飞溅到高档羊毛绒围巾上的血点子,一边又高声地呼叫,喝着朗姆酒,再把一把把金币放进开盘赌博老板的钱袋里。

  作为信奉自然法则的暗夜精灵,我自然对这种残忍的娱乐方式无法认同,但在人类社会里,它却是合乎这里的自然法则的东西。冠军拳馆在组织比赛之余,也教授学生。有些学生来自于暴风里追求猎奇的青年,这些人多半浅尝辄止,当他们的拳头和脚踝被粗糙的沙袋磨出血时,他们就哀嚎着回家了。还有剩下的就是拳馆自己培养的孩子,他们在拳馆里吃住,领取薪水,在拳馆每月比赛时上台打斗给贵族们取乐。这些孩子多半是贫苦人家的小孩和孤儿,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会到拳馆里吃这碗饭谋生的。拳馆的主人是一位拳王,名叫班克,据说他在五年前就来到了暴风城,曾经在东部王国最大规模的竞技场战斗中获得了冠军拳王的金腰带,从此就开设了这家拳馆。班克在暴风城里有着为数不少的狂热粉丝,这得益于他在每个月十五日的拳赛最后,总会亲自上场打一场挑战赛。这也是拳赛总是如此吸引人的地方,每个月总有一些慕名而来的挑战者想要前来挑战班克,这时赛事的组织者就会将这些挑战者们一一请上台,编上号码,由观众投票产生班克的对手,胜者将获得五千金币,败者获得两千。此时就是拳赛中最疯狂的时刻,上千的观众们手拿金币,疯狂地把钱塞进庄家的口袋,班克的名字响彻整个赛场。从历次比赛的结果来看,班克大多数时刻都获得了胜利。

  关于这所拳馆和拳王班克的讯息,都是盖聂马尔告诉我的,今天是十五号,此时他正邀请我观看着在矮人区格斗俱乐部里举办的拳赛。因为上次的案子,盖聂马尔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得非常殷勤,他了解到我在收集罗宾的故事之后,自告奋勇地带我去警署,将罗宾的一些案卷私下里给我看。托他的福,我也得以有机会观看一场拳赛。

  “看到了吗?勒布朗先生,楼上运动员休息区里那个就是班克先生,暴风城里都知道他的厉害。”盖聂马尔喝下一口朗姆酒之后,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他曾经徒手制服过一头德鲁伊变成的巨熊,真难以置信。听说他还当过瓦里安陛下的陪练,真了不起。”

  我朝那个方向望去,班克长着一张典型的东方面孔,肤色黝黑,眉头紧锁着,似乎闷闷不乐。

  “半年前,冠军拳馆里最珍贵的那条金腰带不幸失窃。啊,对!就是照片上在拳馆大厅陈列柜上最显眼的那条,当年还是伯瓦尔公爵亲自颁发的。”盖聂马尔告诉我道。“多可惜,它被亚森罗宾这坏蛋盯上了。”

  这起偷窃案的案卷我在警署里已经看过,同亚森罗宾一贯的风格一样,案发三天前班克收到一封信,信上写着,“鄙人对阁下那条金腰带羡慕之极,3天后将拜访冠军先生的府邸,借阁下的金腰带收藏。”署名是亚森罗宾。

  收到信的班克有些惴惴不安,但他又觉得接受警察的帮助是示弱之举,不是一个斗士该有的行为。于是他谢绝了警察的提出的帮助,带领拳馆的十多名学徒们守护在大厅之中,要和亚森罗宾一较高下。

  “当然我们可都是负责任的警察,勒布朗先生。我们也在拳馆外面的街上巡逻,大家都想抓住亚森罗宾这个混蛋。”盖聂马尔又喝了一口酒,“但亚森罗宾可不是等闲之辈,拳馆西北角的路口突然发生了一起事故,一辆拉着木料的马车突然掉链子,马像疯了似的把马车掀翻了,木料滚了一地,根本无法落脚。拳馆的西南角的小石桥也突然塌了,还好没有人员受伤,但要过桥的人群全部挤在了一起。该死,警察分了不少人去处理这两件事。”

  “啊,这一定是亚森罗宾设计好的,这样他就把您的警力分散了!”我说。

  “当然,我们后来审问马车夫山姆,他是本地人,暴风城的居民可能都认识他。他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马会发疯,后面查半天才知道,有人在给他家的马喂了卡利果。”

  “卡利果?”

  “是的,亲爱的先生。您可能也知道,就是外域纳格兰那种果子,非常的不消化,而且果皮很辛辣。动物吃下去以后,到了排便的时候就会辣的肛门疼,所以就发狂了。”

  “那桥的坍塌也是人设计好的?”

  “我们推测应该是,但没有证据。”

  “那拳馆里面呢?他把西南西北两个角堵上,肯定会从西面发起攻击。”

  “拳馆里面我们没有警察在里面,案卷里面他们的笔录是这么说的。他们的人也注意到了外面的情况,加强了对西面的防守,而且确实在拳馆西边看到了一个人影一晃而过,一个徒弟拿弓射中了那个人影,他们以为抓到了亚森罗宾,全部去找那个中箭的家伙了,结果在后院的墙角下抓到那个家伙了,是一个穿衣服的稻草人。”

  “这是典型的调虎离山的计谋啊,盖聂马尔先生。”

  “当然,您说得太对了,此时班克也意识到事情不对,连忙赶回去。发现大厅里留下的两个徒弟已经被放倒在地,金腰带不翼而飞。”

  “简单的计策,但是非常有效。”

  “是啊,要是我们警察在的话,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罗宾这家伙,一开始就挑衅,激起班克的好胜心,他知道班克对付盗窃并没有太多经验。而他则是准备充分,那两个徒弟他是用闷棍打晕一个,然后不知道用什么技巧弄瘫了另外一个。”

  此时班克站起身,和身边的人耳语了几句,转身走到了房间里。此时人群中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嘘声。

  “真遗憾,看样子他今天还是不会出场比赛了。”盖聂马尔自言自语道,“他自从金腰带被偷了之后就意志消沉,并且不再接受挑战者的比赛了,让城里的拳迷们开始不满。”

  我点点头,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因为班克和亚森罗宾都有着为数众多的拥趸,这件事情在报纸上也被渲染到了极致,被称为拳王和大盗的世纪之战,而拳王输掉了战斗。双方的粉丝还在城里互相对骂甚至引发了斗殴。

  此时拳台上的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盖聂马尔在酒精的刺激下,也开始为拳手们下注,看着他把一小袋金币就这么扔到庄家的口袋里,我真是觉得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为什么人类对赌博和输赢会如此看重呢?唉,真是不可思议。

  “您看到那边那个熊猫人了吗?勒布朗先生。”盖聂马尔醉醺醺地凑过来,我连忙把他按住。

  “哪位?是那边戴围巾的那位胖胖的先生吗?”

  二楼和班克对面的角落里,坐着一个熊猫人,他毛色黝黑,看不清面目,毛皮围巾使他本来很胖的身形显得更加圆润。他身边的几个保镖看起来一个个都十分彪悍,让人不敢靠近。

  “这位就是地下赌场的庄家,奎先生,没人知道他真名叫什么。他是第一个来到暴风城的熊猫人,还获得过王室颁发的荣誉勋爵。”

  说话间,熊猫人也望到了我们这边,他瞥见了盖聂马尔,但确没有站起身来,只是挥挥爪子,简单地向盖聂马尔打了个招呼。

  “嘿,这家伙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真该死。”

  比赛到最后班克还是没有出场,虽是意料之中,但还是有些失望。胖胖的熊猫人奎爵士倒是做了一件给盖聂马尔脸上贴金的事情,他过来主动问好,并提出要派车把我和盖聂马尔送到了各自的家里。

  “尊敬的治安官盖聂马尔先生,每个暴风城的居民都应该感谢您为这座城市安全做出的贡献。您今天和这位尊贵的精灵先生来有何贵干呢?”胖胖的熊猫人说起话来总是很滑稽,他身上还穿着毛裘和厚厚的手套,他脸上的毛发是棕黑色的,眼部还有一处刀疤,虽然话语很和气,但看起来是个不好惹的样子。

  “这位是我的顾问勒布朗先生,我们一直都在调查班克金腰带的案子,所以顺便来看一场拳馆的比赛。”

  “啊,请原谅我的多虑,盖聂马尔,您总是这样尽职尽责。”奎先生双手合十,礼貌地回应,“您知道我的生意,我是个从头到脚没有一丝违法的商人,但总有人对我的生意有误解。您需要和班克谈一谈吗?”

  盖聂马尔点头,奎先生很知趣地派了一个手下叫班克下来。

  “我这就为您安排,盖聂马尔阁下,希望您也能早日解开班克的心结,让他重返拳坛。暴风城所有的拳迷都会感谢您的。”奎先生一边和下楼的班克打招呼,一边压低声音和盖聂马尔,“您下注的那20枚金币司机待会会拿给您。”言毕鞠一躬,随即走开了。

  “嘿,勒布朗,您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这位奎先生~~看起来是个很体面的人啊。”

  “您可不要被熊猫人憨厚的外表欺骗了,他们做事可不像他们的面孔那样友善。”盖聂马尔道。“他在圈子里的黑白通吃可是有名的,对政府官员,奎先生很精通行贿那一套。”

  这时班克已经下楼了,他看上去真不像个拳王,他目光腼腆,说话细声细气,但言语之间颇有些抱怨和懊恼。

  “那件案子有消息了吗?盖聂马尔阁下!”

  “我们在城里已经对亚森罗宾发布了通缉令,会有消息的,班克先生。”

  “啊,这就好,希望您能早日带来好消息。”班克回答道,但可以明显听出他有些失望。“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呢?”

  “听说你在金腰带失窃后就不打拳了,能问一下理由吗?”

  “这个,我~~”班克有些脸红了,他似乎很不愿意回忆起这段往事,“您知道,我是一个为荣誉而战的人,但这样的事情却从来没有经历过。我为了荣誉接受挑战,却没能保护好它……”

  班克是个十分腼腆的人,他很不愿意回忆起那段蒙羞的往事。

  “那您现在还教徒弟吗?”

  “抱歉,现在的我没有心思在打拳上面,我现在深入简出,也不想面对外面的那些人。”

  盖聂马尔和我相视一觑,盖聂马尔又问了。

  “为什么不想面对外面那些人了?您是最近是惹上了什么麻烦吗?”

  班克顿了一下,他环顾四周,欲言又止。

  “最近~确实是有些不顺利的事情,可是在这的话~~您能明天来我拳馆说吗?”

  盖聂马尔点点头,后面又随便问了几句,却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随即两人握手道别。

  “勒布朗先生,从侧门走,千万不要上熊猫人的车。”盖聂马尔推搡着我,从一个不起眼的侧门走了出去,“您愿意明天一起去拳馆听听班克说什么吗?”

  “啊,当然,我非常感谢您提供这样的机会让我参加。”

  出门后已经将近傍晚,我们道别后各自回家了。出于对亚森罗宾的了解,我不知道他为何会想到去偷窃拳王的金腰带,那个腰带虽然号称金腰带,但实际上顶多是一个镀金的纪念品,它可能对于金腰带的主人会有着荣誉上的象征作用,但并不怎么值钱。对于亚森罗宾的富有程度而言,我实在找不到他出手的理由。

2

  第二天。

  我起床后想起今天的约定,竟隐隐有些兴奋,毕竟这种事情也只有人类王国里才会发生,在达纳苏斯的树林里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经历的。我得承认我的性格里有些和暗夜精灵们格格不入的地方,我不喜欢达纳苏斯的宁静和无聊,我喜欢人类这些争斗和计谋。我用过早点,看了一会儿报纸,终于等到了约定的时间,立刻启程赶往拳馆。

  当我到拳馆的时候,盖聂马尔已经在那里了,他面上有愠色,正在对手下几名警察大吼大叫。

  “混蛋!来晚一步!”盖聂马尔额头上青筋暴露,“班克昨天晚上回拳馆的路上被几个人打伤了,据说伤得不轻,已经进了医院了!”

  我愣住了,没想到事情出现了这样的突变,我连忙建议:“那我们去医院看他吧?”

  “班克曾经是瓦里安国王的陪练,所以他有皇室雇员的身份,他昨天进的暴风堡垒里面的皇家医院。该死,没有大法官的文书我们进不去!”

  这一切发生的的确太突然,令我们有些手足无措。此时盖聂马尔已经回过神来,他开始把拳馆的徒弟和工作人员一个个叫来问话,我则在旁边记录。在问询中,我们了解到一个重要的信息,据拳馆的徒弟们说,拳馆最近陷入了债务问题,银行将要强制收回拳馆的房屋抵债。最后问到拳馆的会计,他证实了这个问题。

  “我叫约克,是一名金融师,在班克先生这里学拳一年多了。我们有着不错的私交,所以班克就雇佣了我担任拳馆的会计。”

  这位约克先生娓娓道来,似乎是一个做事十分有条理的人物。

  “自从班克先生不再打拳,拳馆便陷入了债务危机了。因为没有了班克的比赛,拳馆的收入减少了许多,资产也贬值得厉害。从那时候开始,拳馆的收入就已经入不敷出了。”这个会计向我们说明。

  “您能解释得更详细一点吗?”我忍不住插嘴,因为作为暗夜精灵,我对人类的这些经济上的事情一无所知,总想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盖聂马尔也示意会计继续说下去,约克有些无奈,只得继续说。

  “好吧,您两位得保证我说的这些不会见报,不然会有大麻烦的。您知道我们拳馆的收入,教学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绝大部分来自于拳赛的门票和赌场的分成。自从班克先生退出比赛之后,观众急剧减少,比赛场地也从竞技场搬回了俱乐部,门票收入减少了三分之二。赌场不满意我们的表现,他们收回了分成的约定,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每场比赛拿不到赌场一分钱……”

  “赌场的老板,是那位熊猫人奎先生吗?”盖聂马尔问道,“他不是和你们有分成的合同吗?为何能收回分成?”

  “就是奎先生,因为这个条约从班克先生签署时,就不是平等的条约。里面有规定,在五年内拳馆必须每个月组织一次比赛,当拳馆的比赛吸收的赌资达不到赌场规定的指标时,赌场有权力收走全部分成。更要命的是,奎先生在拳馆还占很大一笔股份,他在协议里还增加了一条,赌场可以用拳馆的收入来抵扣赌场少收的钱。”

  “哈,这真是霸王条款。”盖聂马尔说道:“奎先生可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我基本上也听懂了这些公司经营上的事情,看样子奎先生和这件事情有着莫大的关系,说不定就是他派人教训了班克,让班克不能对警方说这些事情。

  “这半年以来,奎先生拿走了拳馆的全部收入,而且奎先生入股是使用的银行贷款,奎先生只是作为银行的代理人担任股东。现在拳馆收入下降,预期效益和资产都迅速贬值,奎先生要求抽走股份,但现在拳馆已经无力支付这笔钱了。于是奎先生正在极力申请破产,要求银行清查资产,并且拍卖拳馆偿还这笔钱。”

  我听得叹为观止,这个奎先生简直就是那种传说中杀人不用刀的吸血鬼。半晌,我问道:“既然这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请法官来裁决呢?毕竟他作为股东之一,也不能为所欲为吧。”

  “因为他用的是皇家银行的钱,您知道,奎先生在王室中颇有些人脉关系。我们和他见过法官,但他可不怕打官司。我们上个月和奎先生上过法庭,但遗憾的是那场官司我们败诉了,班克先生迫于压力亲手写下了一列拳馆的资产清单和一纸承诺书交给了奎先生,承诺破产后清单上所有的财产都归奎先生。其实我觉得他本可不必这样做的,但不管怎样,现在皇家银行已经要开始对我们进行破产清查了。”

  会计说得很仔细,看样子拳馆的确是破产在即。盖聂马尔翻阅了一些资料,又问询了一些其他情况,但都没太多的线索。

  “关于这家伙,要说的事情就太多了,很高兴您能告诉我这些,我保证我们不会对外发布这些消息的。”盖聂马尔起身,送走了会计约克。

  “真要命,查到这些东西可是我最不愿意接手的。这是经济案件,这也是最令人头疼的。”盖聂马尔回头,向我解释,“财务纠纷不是治安案件,要当事人报案我们才能管。其实我们了解到奎先生这类事情有很多,但他都有法子让那些人没办法报案,也打不赢官司,所以我们也拿他毫无办法。”

  盖聂马尔摇摇头,他躺倒在沙发上,双眼望着天花板,两只脚交叉翘着,过了一会,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坐了起来。

  “我有个计划,勒布朗先生,但我需要您的帮助!”

  “我……当然愿意帮助您。”

  “您是外交人员,您只需要达纳苏斯公馆开具一封介绍信,您就可以去皇家医院探望您的朋友班克先生了!”

  “这真是个绝妙的主意。治安官先生!”

  我高兴地喊了出来,毕竟对我来说,开具一封达纳苏斯的介绍信是非常简单的事情,而且我邀请本地的治安官先生与我一同前往,想必也是十分妥当的安排。

  “我这就去公馆写文书!”

  “谢谢您的帮助,勒布朗先生,但我就不和您一起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班克先生,保证他的安全。”盖聂马尔道:“如果真是奎先生雇凶打人,那以他在王室中的人脉资源,说不定拳王在皇家医院也会有危险。人口失踪和雇凶打人可都是治安案件,我得单独去会会奎先生,看住这只熊猫。医院那边就麻烦您去一趟了,我了解过,您是牧师,主修戒律,您去了应该能保护好他的。”

  “好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

  “好的,明天上午到警署会面。”

3

  我从公馆出门,已经是午饭过后了,虽然是阳光明媚,但我没有心情欣赏皇家园林的景色。先是金腰带失窃案,现在又发生了失踪案,还牵扯到经济犯罪和赌场,这一切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有那位神秘的拳王班克先生,他身为拳王,应该身手了得才是,怎么能被几个打手就打进了医院呢?

  我满怀疑问地走进了医院,向医院的管事说明了我的来意,医院管事倒是很友好,他带我到了班克的病房,我看到了缠着绷带的班克正在休息,他右腿打着石膏,左臂也装着夹板用绷带捆在胸前,看上去伤的不轻。

  当我凑上前去,他醒了过来,显然他认识我。

  “啊,精灵先生,您好,真是狼狈,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和您见面。”

  他挣扎着想坐起来,我连忙扶住了他,说道:

  “您的身体还没康复,请不要动。”

  “该死,一定是奎先生的手下干的。哎,真是抱歉,我,我一个拳手,居然还打不过那些打手,看来我真是缺乏训练太久了。”

  “您别这么说,您这样光明正大的战士,当然容易被一些卑鄙的手段陷害的。”

  班克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他握住我的手,似乎有些感动。

  “我的拳馆完全是在奎先生的掌控下,我在金腰带被偷之后萌生退意,但奎先生不允许我退出比赛,哪怕是我把赌场的分成全部让给他也不成。”

  班克有些愤怒地说到,他的声音还是很虚弱。

  “啊?为什么他要这么强迫您呢?”我问。

  “当然,因为奎先生的赌场可不是什么正经买卖,你知道吗?奎先生很善于行贿,通过行贿,他结识了一批腐败的政府官员和皇室成员,他的赌场最大的用处就是为这些人行贿和洗钱!”

  “行贿?洗钱?”我心里一怔,竟不知道这些名词因何而来,我们精灵实在是理解不了人类社会的游戏规则。我发誓,我们精灵对于钱的概念,也就是用来买东西,多余的钱存到银行里这样。

  “因为赌场都是现金和筹码的交易,而奎先生控制着比赛的输赢,所以贵族和官员们可以让人在赌局中下注,轻松赢得金钱,这样的行贿不露痕迹。”

  我眨了眨眼,听得目瞪口呆。

  “当然,在需要的时候,贵族和官员们可以让人把需要掩人耳目的钱在赌场换成筹码,输掉一些,再换回来。有的是全部输掉,但实际上还是让奎先生保管,之后这笔钱赌场按对方的要求处理这笔钱。这里面的门道很多,我也只能在这说清楚个大概。”

  “那奎先生做这种生意,他经手这么些交易,他的本钱在哪来呢?”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提问,我搜刮我在人类社会学到的词汇,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他的钱来自于掏腰包参与赌博的散户们,所以他必须让每一局拳赛参赌的赌资维持在很高的数字才行。一来是保证自己的收入,二来在盘口里交易的钱越多,越不会有人注意到洗钱。”

  “啊!我明白了,因为你不再打拳,来看比赛并参加赌博的人锐减了很多,所以这笔钱少了,奎先生才一再给你施加压力,逼你出赛!”

  我终于反映过来这里面的利害关系,班克点点头,他腼腆的表情像是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样,亲爱的先生。我的比赛是交易量的保证,所以他才会一再逼迫我。”他说完看起来很累的样子,我本想再问问关于罗宾盗窃金腰带的事情,但看着他可怜的样子,又不忍心再提起他伤心的往事。

  “您住在这儿安全吗?”

  “当然,这里是皇家医院,门外可是有卫兵的。一时半会奎先生还不能把我怎么样。”

  “但是以后……”

  “别担心,精灵先生。我已经有安排了。”班克看上去很平静,“劳驾您在我床底下找到一个紫色的小盒子,对对,就是它,对了,您回去把他交给盖聂马尔大人,这是个密码盒,密码是三位数字,只能试三次。我可以给您提示,就是盖聂马尔先生这一生中最得意的日子。”

  “最得意的日子?”我一愣。

  “这里有皇家马车到城里,我想您现在刚好已经要出发了。”班克指了指墙上的钟。“我有些累了,您也早些回去吧,坐皇家马车会安全一些。”

4

  我回到城里已经是黄昏时分,怀里还揣着这么个盒子,让我心烦意乱。虽然盖聂马尔和我约定在明天见面,但班克要我带回来的东西显然十分重要,甚至要我乘坐皇家马车。因此我不得不赶到警署,盖聂马尔是个责任心很强的警察,案子没破,他一定在警署。

  到了警署,意外地很安静,我平时来这里,一定会听到他的大声说话的声音。我满腹狐疑地走进他的办公室,他坐在椅子上,闷闷地在抽烟,和平日里的他判若两人。我走进门,他也看见了我,他示意我坐下,并起身关紧了房门。

  “怎么了,老盖聂马尔,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你可是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精力充沛,大声说话的。”我提出疑问,“奎先生和你说什么了?”

  “因为这件事情班克惹上的麻烦大了,精灵先生。”

  盖聂马尔吐出一口烟圈。

  “您知道西部荒野迪菲亚团伙暴乱的事情吗?”

  “啊,我当然知道,但是班克会和迪菲亚团伙有什么联系呢?”

  “这事情今天听奎先生说起了我才明白,原先暴风城里有两个来自东方的武术大师,除了班克,还有一个武器大师叫吴平的,他在城里开了一家武器店。”

  “我认识他,但他在两年前就离开了暴风城呀!”

  “您当然不清楚他是为什么离开的,因为他和迪菲亚团伙有一些关联,所以他才消失了。因为迪菲亚团伙威胁到了皇室的安全,所以与迪菲亚相关的人员,都由军情七处作为犯罪嫌疑人处理,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我自然知道军情七处是暴风城的间谍机构,那有着神秘的肖尔大师,传说中有着杀人许可证的剃刀雷吉科等一系列神秘人物,那里面对犯罪嫌疑人的审问的残酷也是可以想象的。

  “军情七处逮捕了武器大师吴平吗?”

  “抱歉,军情七处的事情,我也无从知晓,我只知道吴平这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而班克,他和吴平的关系非常亲近,他和吴平在同一个老师的门下学习武术,并且在迪菲亚盗贼猖獗的那段时间,他不止一次借钱给吴平。”

  我在人类社会生活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也算是明白了一些规则,这件事关系到皇室的安全,那对迪菲亚集团有关的嫌疑人,军情七处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的。

  “所以奎先生以此为要挟,逼迫班克签下不平等的合同为他卖命。我今天去熊猫人那里,这个该死的家伙显然是对我们的法律了如指掌。他甚至挑衅我,说如果我帮助了关于迪菲亚的嫌疑犯,那后果将是一场灾难。”

  “但是吴平现在已经不在暴风城了!”

  “正是这样,所以他才这么肆无忌惮的。你知道,要是吴平还在,这里面的是非曲直还说得清楚。可是现在吴平已经不在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没有对证,而军情七处这种间谍机构,他们认定的嫌疑犯,可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的。”

  我也顿时语塞了,盖聂马尔做为一个老官僚,他的短片应该是准确的。似乎班克因为这件事,永远会被奎先生逼迫。

  盖聂马尔抽完一根烟,终于想起来我今天去了医院了,他连忙问我:“您今天去医院看到了班克先生了吗?”

  “当然,我见到班克本人了,他目前还算安全。”

  我把今天和班克会面的情况告诉了盖聂马尔,并拿出了那只密码箱,说:“班克先生告诉我,三位数的密码是您最得意的日子。”

  “我最得意的日子?是我的生日吗?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盖聂马尔一边说,一边把密码齿轮拨到了他的生日,604,显然打不开。

  “班克先生说,只能试三次。”

  “见鬼,这是什么意思?真奇怪,我最得意的日子,我和他并不熟,为什么班克会这么说?”盖聂马尔又点上一根烟,把这个做工精巧的盒子拿在手里翻来覆去摩挲。

  “这家伙是在玩弄我吗,就和该死的亚森罗宾一样……”

  突然间,他像发疯一样的站了起来,几乎是吼出来的。

  “混蛋!可能这件事情一开始我们的思路就错了!”

  “为什么这么说?”

  “我最得意的日子,就是指我当年抓住罗宾的日子!别急,这日子我可记得比我的生日清楚多了,5月24日,来试试524!”

  盖聂马尔几乎是颤抖着的手指把密码盒子拨到了524,密码锁“啪嗒”一声打开了。

  “可是,班克先生为什么会知道……”

  “可能这家伙根本就不是班克,他就是亚森罗宾!”

  盖聂马尔说出了他的假设,我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从头麻到脚。这会是真的吗?拳王班克和亚森罗宾居然是同一个人?

  盖聂马尔顾不上我,他拿出盒子里的物件,是一封信和一块紫水晶。信上面一个大大的L字母,正是罗宾惯用的标志。他迫不及待地拆开信,招呼我一起来看。

  “尊敬的大侦探盖聂马尔治安官大人,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正是您将抓获暴风城最大的赌场和钱庄老板奎先生的时候,鄙人这封信将指引您走向胜利。想必您已经知道奎先生作恶多端,但苦于无法将其逮捕归案。鄙人的老友拳王班克也是深受其害,因此鄙人不得不和他商议出此计策。”

  “鄙人和班克有一位共同的好友吴平大师,因为身受迪菲亚集团的牵连,不得不远逃他乡,而班克先生也因此受到了奎先生这般恶人的敲诈和盘剥。但吾友班克已经在半年前脱离苦海,那桩盗窃案正是鄙人和吾友商定的计划,从那时起鄙人就化妆成班克先生坐镇拳馆,因鄙人虽身手不错,但毕竟不会班克的拳术技巧,一上台打拳必定露出破绽,因此只得制造一个金腰带被偷的噱头,从此不再比赛。因此给您添的麻烦,请您海涵,鄙人也愿意送上大功一件,以示感谢。”

  “鄙人既然留下,自然要和奎先生这等恶棍周旋一二,奎先生精通行贿、洗钱、勒索这些卑劣行径,并有一个名单和账簿记录下了这些贵族和官员的交易。这份名单账簿我已经找到,并拍照取证,值得赞叹的是,您并未出现在名单中,这也是鄙人敢写下这封信的原因。但因为鄙人声名不佳,因此取证并不能作为法理证据,因此还需烦您再走一趟。该名单就在奎先生卧室床头,有一个砌在墙里的保险柜,我已经将保险柜的密码改成了您刚才用过的数字,他在短时间之内,绝无携带文件外逃的可能。”

  “之所以能找到这份名单账簿,还得力于和奎先生的那场官司。鄙人亲手写下了拳馆的资产和承诺书,交由奎先生,想必他一定会将这份文书和那份重要名单和账簿放在一起。鄙人在写的时候使用的是魔法墨水,使用魔法紫水晶靠近墨水即会发光,因此得以找到文件所在地。此为魔法小伎俩,肯瑞托的学徒即会。”

  “鄙人在法庭上写文书的时候,将所取班克先生金腰带的藏匿地址也写在了上面。您必须搜查那份文书,才可破获金腰带失窃案件,您可将鄙人这封信件交大法官阁下,此信乃是亚森罗宾亲手所写的重要证据,相信大法官大人也愿意支持您大破金腰带失窃案。另有一事,既然半年以前班克就已经是亚森罗宾,那么亚森罗宾在法庭上以班克的名字签署的文件和承诺也是无效文件,请以欺骗法庭的罪名发布对亚森罗宾的通缉令。但拳馆半年以来均是由鄙人私房钱支付的薪水和各种开支,因此并未涉及股东奎先生的黑钱及资产。在奎先生因行贿等罪名身陷牢狱之时,应由拳馆暂时的负责人代管。”

  “昨夜路遇奎先生派来的小毛贼,鄙人虽不是拳王,打跑他们自然绰绰有余,只是鄙人在打跑他们几个后,故意假装扭伤脚踝,因此叫徒弟们送去了医院。此等小贼,自然回去厚颜邀功,这样正让鄙人有时间找到那份名单。再次送上最诚挚的问候,——您忠诚的亚森•拉乌尔•罗宾”

5

  当盖聂马尔拿到搜查令突袭奎先生家时,奎先生已经逃走了,但逃得很匆忙,因为打不开保险柜,自然连文件都来不及带走。盖聂马尔这只老狐狸深知这批文件牵涉太广,邀请了皇家大法官同行,并由皇家大法官打开保险柜取走了文件,他自始至终没有看一眼。他在三日以后,收到由皇家大法官派人送来的罗宾所说那张在法庭上写就的,写了金腰带地址的文书。在拳馆资产清单里,夹杂着一个皇家银行第221号保管箱,保管箱的物主登记赫然是盖聂马尔的名字,开打保管箱,金腰带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完好无损。

  盖聂马尔也派人强行去了皇家医院那边,但罗宾早已人去楼空。询问医生,他们只知道班克先生一周以前就出了一大笔钱包下了这件病房,说是训练劳损需要康复休养,还买了一些绷带和夹板用来校正臂骨和膝盖。他是皇室雇员,又是知名拳王,这要求自然最正常不过。盖聂马尔又扑了个空,他只好挥拳砸向空空的床铺。

  盖聂马尔又被报纸捧成了英雄,但这次罗宾的名字也赫然在列,报社以《警长、拳王和大盗》标题极其渲染之能事来描述了这个故事,城里罗宾和班克两派的粉丝终于握手言和,将这个故事传遍了整个东部王国。

  军情七处发布了对奎先生的通缉令,罪名是行贿官员、洗黑钱、并勒索皇室,好几名官员也被关进了暴风城监狱。警署也发布了对亚森罗宾的通缉令,罪名是伪证罪和欺骗法庭。

  拳馆由会计师约克暂行代管,等拳王班克回到暴风城的时候就会交回。可是,谁知道拳王班克还会不会回到暴风城呢?

  事情仿佛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这个故事影响范围很大,以至于许多卡利姆多的精灵朋友都听说了。我在家乡达纳苏斯的《星风小报》上发表了这个故事,反响相当的不错,还拿到了一笔不错的稿费,我想感谢盖聂马尔,于是邀请他在一处不错的饭店共进晚餐。

  “该死的罗宾,这次又被他算计了!”盖聂马尔将一块鸡肉送进嘴里,忍不住嘟囔。

  我深知盖聂马尔对于罗宾的怨念,只能宽慰他,“起码,这次您破获了金腰带的案子。”话音未落我就后悔了,这样的安慰,在盖聂马尔看来,其实是莫大的讽刺。盖聂马尔叹了一口气,又道:

  “这次我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事情牵涉到了迪菲亚集团和王室,还有那么多腐败官员。真可怕,我连那个名单我都不敢看一眼。亲爱的勒布朗,您知道吗,人类社会的权力,这可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但是罗宾不是说他留了一份名单的拷贝吗?那他岂不是很危险?”我有些担心罗宾的安全。

  “呵,谁知道呢?也许会很危险,也许会成为他的护身符吧,谁能看得清他呢。”盖聂马尔遥望着远方,端起杯子。

  “他可是亚森罗宾啊。”

5-2

  夜晚,赤脊山的一家小旅馆。

  胖胖的奎先生蜷缩在旅馆侧边的一间小木屋里,周遭的霉味让他打了好几个喷嚏。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忠实的保镖,保镖穿着紫色的衣服,一言不发。

  过了好一会儿,小木屋外面一个人影靠近,他身材很高大,从影子上看得出戴着兜帽。他没有进屋,在窗户前站定,伸出手指在窗户上笃笃敲了5下,等了一会又敲了3下。

  屋里的奎先生把脸贴到了窗户边,屋外的人开始说话。

  “你这个废物,我们可都被你害惨了,名单和账簿你那还有备份吗?”

  “尊敬的大人,没有了,我可是个老实人。”屋里的奎先生声音有些发颤,他似乎很害怕。“都怪那个多管闲事的治安官。要不是他……”

  “那家伙胆小如鼠,他连名单都不敢看。”

  窗外人冰冷地打断了奎先生的话。“不过小心无大错,那家伙虽然是个老油条,也不能掉以轻心,我会盯住他的。这里你也不能呆了,去北方的瘟疫之地躲一躲吧,那儿现在正在重建。你先去落锤镇,找旅店老板埃德瓦,拿上你的钱。”

  “落锤镇?可那是部落的……”

  “部落和监狱你选一个。”

  奎先生不再说话,双方沉默了一阵,窗外的声音又道:

  “那个名单有备份在亚森罗宾手上,你通知你的人,想办法找到他,把他除掉!”

  “亚森罗宾?那个大盗?真是他?”

  “半年前你就中了他的套子了。”

  “这个该死的贼……”奎先生恨恨地咬牙切齿,露出了两排獠牙。

  他转头,吩咐那位忠诚的保镖。

  “发布追杀令,雷马!”

  雷马点点头,他还是沉默如斯,连走路都没有发出声音。他轻轻开门出去,外面已经空无一人,他小跑几步,踏着门口的几堆草垛纵身跃上了屋顶。在微弱的月光下,仿佛一只大鸟,惊鸿一瞥之后又没入了夜色中。

  远处,传来几声乌鸦的嘶哑的啼鸣。

幻化部分
1、泰拳手班克 皮甲

  头:枭兽头饰

  肩:朱鹤护肩

  胸、腰、腿:武僧凶猛角斗士

  手:苍穹之握手甲

  脚:致命体液便鞋

  背:邪灼薄纱斗披

2、角斗士班克 皮甲

  头:眼罩

  肩:好战争斗者

  胸:无双护甲

  手:符文皮甲护手

  腰:好战角斗士

  腿:好战争斗者

  脚:卓格巴尔缝合裹足

  背:熏天大氅

  衬衣:伤员外衣

3、黑帮大佬奎先生 锁甲

  头:盲目头环

  肩:巡旅护肩

  胸:腐朽的瓦格里链甲衫

  手:碾压之握

  腰:恶毒角斗士

  腿:无畏绑腿

  脚:废土战靴

  枪:贝蒂斯的火枪

4、武器大师吴平 执杵军荼利明王 板甲

  头 雷神头盔

  肩 战士暴虐角斗士

  背 牛蹄大氅

  胸 勇猛的突围胸铠

  手 艾瑞拉攻坚手甲

  腰 克罗索斯腰带

  腿 缚勇腿甲

  脚 先祖战靴

  武器 狂野角斗士双手锤子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