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战士志:两位令人敬仰的部落英雄 萨鲁法尔兄弟

魔兽战士志:两位令人敬仰的部落英雄 萨鲁法尔兄弟

魔兽世界 NGA : UID37985475 2017-10-22 11:09:20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UID37985475;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战斧是我的惩罚,板甲是我的护佑。我的信念来自鲜血与雷霆,我的力量化作怒火与死亡。即便倒下我也无怨无悔,如果我活着我将永不退缩。

  相关阅读:魔兽世界战士志: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和安度因·洛萨

       魔兽世界战士志:联盟的至高英雄王者 瓦里安·乌瑞恩

       魔兽世界战士志:两位酋长 地狱咆哮父子跌宕的一生

布洛克斯希加·萨鲁法尔

  布洛克斯希加·萨鲁法尔(Broxigar Saurfang)是一个久经历练的兽人老兵。部落将领瓦罗克·萨鲁法尔大王同母异父的兄长,大酋长萨尔的贴身护卫。在《上古之战:天崩地裂》中,为了关闭永恒之井传送门,愤然跃入传送门,与燃烧军团的领军人物堕落泰坦萨格拉斯战斗直至战死。

早年

  布洛克斯希加,曾经拯救艾泽拉斯大陆的英雄,仅有的几位部落与联盟共同的兽人英雄之一。

  他与他的兄弟萨鲁法尔大王一样,是一名来自雷王氏族的战士,新酋长萨尔统一兽族部落后,布洛克斯成为了萨尔的贴身保镖,在完成一次针对塔纳利斯的侦察任务中,布洛克斯被传送回到了10000年前的卡利姆多,并参加了第一次对抗燃烧军团的战争(上古之战),森林之王半神赛纳留斯和玛法里奥为他铸造了一把有着完美平衡性的橡木之斧,那是半神塞纳留斯的杰作。在上古之战的最后关头为给同伴争取足够的时间,老兽人孤身穿越永恒之井的传送门,并且凭借那把受到了月神赛露恩的祈福战斧,砍伤了燃烧军团的主人萨格拉斯。最后,布洛克斯的斧子被克拉苏斯送回了奥格瑞玛,连同布洛克斯的英勇一同被他的人民所铭记。

  魔兽世界官方小说《上古之战》三部曲主角之一,老兽人布洛克斯希加,一个真正的英雄,一个有血有肉的英雄。

出身

  他历经了兽人历史上的三次大战,包含麦迪文开启传送门的第一次大战,传奇英雄洛萨率领的联盟大军与黑石兽人在燃烧平原的第二次大战,以及燃烧军团入侵海加尔山的第三次大战。如今,这名身经百战的老兵,只因为自己的茍活而愧对过去死去战友不断自责,只求余生能够因荣誉战死沙场。

  在布洛克斯大半生里最著名的英勇事迹,正是在第三次大战时于海加尔圣山阻挡阿克蒙德,为了等待援军而与自己的战友留在营地奋勇抵抗燃烧军团的无数恶魔,然而,当援军抵达时却只剩他一人存活。虽然他留给部落援军的是山丘一般的恶魔尸体,虽然他获得来自酋长萨尔表彰无上的荣耀,但布洛克斯却认为自己没有战死沙场是一种“懦夫的茍活”心态而怀抱着罪恶感。然而,一次意外使他回到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

  关于布洛克斯的确切身份,在官方小说《怒风》中已有补充说明,通过索拉的一段回忆:

  那个兽人战士,布洛克斯·希加,是她父亲的同母异父的兄弟。她自小就听闻过他在对抗燃烧军团中的伟大事迹,一场只留下一个幸存者的惨烈战斗,那个幸存者,布洛克斯·希加——或者说,是布洛克斯。

  后来兽人的伟大领袖萨尔向布洛克斯与另一个战士托付了一项机密任务。两人都没能回来,然而有谣传说一个年长的萨满祭司宣称,布洛克斯是一个英雄,他不仅仅拯救了整个兽人族,还将世界从毁灭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萨尔亲手将这把战斧交给了她。索拉是布洛克斯除了她那刚刚失去儿子的叔叔外唯一的血亲了。这把战斧原本很可能被交给她的叔叔或者她的刚刚战死的堂兄,但是一位萨尔最信任的萨满祭司在一个梦境中预见了什么并说服萨尔将战斧交给索拉。

穿越时空

  于《上古之战》小说故事中,一名部落的萨满感应到石爪山脉有一股不明的力量正骚动着,于是萨尔为此派遣布洛克斯与一名年轻的兽人战士两人结伴前往调查。岂料,布洛克斯与他的同伴加斯克却卷入了时光漩涡而回到了一万年前的远古卡利姆多,而他的同伴更是当场被时光漩涡的力量给撕碎。就这样,兽人老兵孤身来到了一万年前的卡利姆多森林,准备迎接他一生最传奇、也是最后的战役。为了拯救艾泽拉斯,他在上古之战时奋勇作战,也成为了第一位以凡人之躯砍伤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的战士。最后,他光荣战死于燃烧军团所存在的扭曲虚空之中。

暮年

  当萨格拉斯穿越传送门后,玛法里奥等人看见了萨格拉斯的宝剑插在布洛克斯的尸体上,虽然是必然的结果,却也让战友们感到无比哀伤。然而,布洛克斯在萨格拉斯身上所砍出的伤口,竟成为玛法里奥等人击退黑暗泰坦的关键点。最后,永恒之井爆炸,萨格拉斯被逼退回到扭曲虚空,而布洛克斯的战斧也被罗宁在海边捡起,交给了克拉苏斯(克莱奥斯特拉兹),最后由克拉苏斯化身萨满转交给了大酋长萨尔。

  虽然布洛克斯对于自己在第三次大战中没有战死沙场感到羞愧,但事实上在部落当中没有任何人胆敢指责他的不是,即便是伟大的萨尔大酋长,面对这名老兵,心中也只有满怀的敬意与荣耀。

  虽然老迈的身躯对他来说是种耻辱,但是身经百战的历练使得他无所畏惧,故事中经常会看到布洛克斯身受重伤,但是几乎看不到他失去作战勇气的时候,他的无比勇气与赴死决心成为上古之战无人能挡的风采。对部落来说,布洛克斯的存在正是兽人战士的典范,视死如归的心态更是所战斗意志的最高境界。

性格

  布洛克斯的个性可说是不折不扣的战士典型,他不擅常言语表达,凡事皆以行动来证明,朴实的思考与对盟友坚贞的忠诚,皆是这名兽人老兵所散发出来的侠骨风范。布洛克斯虽然武艺高强,但他却不像格罗姆地狱吼或其他兽人一样容易心高气傲,增长的年纪与累积的经验使得他愈发谦逊,与其说对于自己的武艺感到自豪,有着相信他并且把背后交给他的盟友一同并肩作战,更是令他感到骄傲的时刻。

战斗

  布洛克斯的个性可说是不折不扣的战士典型,他不擅常言语表达,凡事皆以行动来证明,朴实的思考与对盟友坚贞的忠诚,皆是这名兽人老兵所散发出来的侠骨风范。布洛克斯虽然武艺高强,但他却不像格罗姆地狱吼或其他兽人一样容易心高气傲,增长的年纪与累积的经验使得他愈发谦逊,与其说对于自己的武艺感到自豪,有着相信他并且把背后交给他的盟友一同并肩作战,更是令他感到骄傲的时刻。

瓦罗克·萨鲁法尔

  瓦罗克·萨鲁法尔大王 (Varok Saurfang)是一位经历过三次战争的宿将。他先在第二次战争时作为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副官在部落效命,后来又作为最高指挥官统帅卡利姆多联军,在希利苏斯对抗安其拉的其拉人,再后来他作为库卡隆领袖在诺森德对抗亡灵天灾,最近他在决战奥格瑞玛战役中协助萨尔作战。

早年

  瓦罗克·萨鲁法尔出身于黑石氏族,同格罗玛什·地狱咆哮一样,在饮下玛瑟里顿之血后就在为部落效命。瓦罗克领兵参与过包括攻陷沙塔斯城和暴风城在内的一系列战役,直到部落在第二次战争中失利之前未尝一败。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在第一次战争中获得部落的统治权,并见识过瓦罗克在高效无情的作战技巧之后,他任命瓦罗克·萨鲁法尔作为他的副官。在格罗姆·地狱咆哮以自己的牺牲截断兽人血脉中的恶魔诅咒之后,瓦罗克帮助很多老兵战胜对自己曾经的暴行的罪恶感,最大限度的拯救了许多伟大的兽人战士。

  在血之诅咒的驱使下,瓦罗克曾经杀害过许多无辜的生命,他拒绝以诅咒作为脱罪的借口:因为如同很多人一样,他是自愿饮下恶魔之血的。饮下的恶魔之血以及自身在魔血控制下的行为使他作祟,他不止一次因两者而后悔。兽人是喜食猪肉的,然而屠宰猪的声音甚至都会唤起他们对屠杀德莱尼老弱妇孺时,听到的那些惨呼的记忆。这困扰使得瓦罗克再也不会食用猪肉。尽管如此,他从不曾畏惧战争,也不会在保卫人民和部落时心生犹疑,但他拒绝再次成为战争的肇事者。能力所及之内,他抑制着好战的灵魂们,无论用行动还是语言,无论如何他都在力图阻止战争。

  他的兄弟布洛克斯希加穿越时间回到了上古之战时代,光荣战死在对抗燃烧军团的战争中。瓦洛克的配偶似乎也在黑暗之门事件前后死在了纳格兰[9]。他向妻子陈诺绝不让术士染指他的儿子,也不会让儿子穿过黑暗之门。他的儿子德拉诺什一直躲藏在加拉达尔,直到巫妖王之怒时代。

魔兽世界

  萨鲁法尔大王最在出现在奥格瑞玛的力量谷,作为大酋长萨尔的执行者和代言人。当有玩家完成任务来交还奈法利安的头颅时,会由他来宣告奈法利安的死亡以及英雄(玩家)的成就。

  在第二次流沙之战的安其拉开门事件中,萨鲁法尔大王亲临希利苏斯前线。他以卡利姆多联军最高统帅的身份领导作战,对抗异种虫以及其拉人主人。

天灾入侵

  天灾入侵奥格瑞玛时恰逢瓦罗克镇守城池,他保卫了城市。战役之后,萨尔宣布瓦罗克将把寨诺森德。

巫妖王之怒

  萨鲁法尔作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顾问出现在战歌堡。他统帅在诺森德的库卡隆将士,源于地狱咆哮野蛮而有效的战术,他依然对兽人的嗜血本性保持着警觉。瓦罗克会在玩家进行击杀残忍的瓦雷杜斯时出现并协助,但同时会要求玩家保证不向地狱咆哮透露自己的行动。

  在冰冠堡垒的正门,安加萨:天谴之门前,大药剂师普特雷斯背信弃义之前,德拉诺什·萨鲁法尔就因被巫妖王击败而陨落。阿莱克丝塔萨会授意玩家将德拉诺什破碎的铠甲带给他的老父亲。

  夺回幽暗城的战役之后,瓦罗克提醒因联盟部落决裂而沮丧叹息的萨尔,他还有自己的责任——领导他的人民。

  达拉然会议之后,瓦罗克向加尔鲁什以及抵达战歌堡的萨尔传达了掠天者考尔姆·黑痕的信息。

巫妖王的陨落

  在冰冠堡垒的炮舰战斗中萨鲁法尔大王指挥炮舰奥格瑞姆之锤。进入冰冠堡垒后部落玩家还可以在圣光之锤找到站在提里奥·弗丁身侧的大王。

  萨鲁法尔大王说:这个圣骑士还活着?这可能吗?他能够存活下来?

  大领主提里奥·弗丁说:圣光的力量没有界限,萨鲁法尔。他的灵魂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他仍然活着,到目前为止还活着。

  萨鲁法尔大王说:那么我们必须拯救他!如果我们救了伯瓦尔·弗塔根,我们可能结束联盟和部落之间的动乱。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们的任务现在明确了:巫妖王会为他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我们会拯救伯瓦尔·弗塔根公爵!

  萨鲁法尔大王喊道:库卡隆,为奥格瑞姆之锤的最终决战做好准备!勇士们,我们的炮艇会找到一个堡垒较高的位置停靠!在那里和我们会面!

  当他的儿子(既死亡使者)作为亡灵被击败,瓦罗克会来带走爱子的遗体。他要送爱子回到纳格兰故乡,给他隆重的葬礼,让他在祖先和母亲身畔安宁长眠。但他以此向部落的玩家结语:“年轻的英雄们!无论战斗多么可怕,也不要忘记荣耀!”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大地的裂变前几个月,凯恩·血蹄到访战歌要塞会见加尔鲁什。有消息透露说萨鲁法尔除保留为部落在诺森德的骨干之外,还将统帅战歌远征军和部落远征军。凯恩与萨鲁法尔道别时,透过老兽人的眼睛,他看到许多许多的幽灵出没于他的记忆中。

决战奥格瑞玛

  萨尔说他要去把奥格瑞玛翻个遍,寻找任何愿意反抗加尔鲁什的兽人,尤其是伊崔格和萨鲁法尔。

  如同多年前对加尔鲁什承诺的那样,萨鲁法尔来到围攻部队当中。他与萨尔汇合并试图进入奥格瑞玛,但被纳兹戈林将军阻止。纳兹格林遣散了其它库卡隆守卫军并允许两位兽人进城,但不保证他们的安全。瓦罗克跟随萨尔来到地狱咆哮在奥格瑞玛地下的巢穴。由于他在同螳螂妖的战斗中受伤,萨鲁法尔坚持萨尔可以不用管自己继续推进。接下来他会遇到前来推翻地狱咆哮统治的英雄们,并向他们问起纳兹格林将军的命运。他悲痛的接受了纳兹格林的死讯,哀悼一个伟大战士和领袖的末路。然后,他从一个死去的螳螂妖身上取下自己的战斧,返回地面。

战争罪行

  萨鲁法尔陪同古伊尔和伊崔格出席了对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公审。萨鲁法尔对贝恩·血蹄出任加尔鲁什的辩护书绍表示同意。作为部落和联盟公认的英雄,萨鲁法尔以第三位证人的身份被泰兰德·语风召唤出庭,讲述在诺森德时与加尔鲁什的冲突。他的关键证词之一,就是警告加尔鲁什不要将兽人带领上一条黑暗之路,否则就会亲手杀死他。众人认为这是加尔鲁什行为出格的一条佐证。

  然而萨鲁法尔并没有要求法庭给予加尔鲁什死刑。在他看来,加尔鲁什对部落的忠诚为他赢得了一次以兽人的方式接受判决的机会:那就是在mak'gora中与萨鲁法尔一决生死,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忏悔或是偿命。

德拉诺之王

  瓦罗克会到访霜火岭知会指挥官一系列来自德拉诺的威胁。他是要塞的日常访客之一。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