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南讲的故事:伊利达雷是怎样炼成的 背叛者重投战场

南讲的故事:伊利达雷是怎样炼成的 背叛者重投战场

魔兽世界 NGA : UID34898625 2017-10-26 10:32:16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南風Lee;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往期回顾:瓦里安的故事

       图拉杨的故事

前言

  官方小说《伊利丹》讲述了伊利丹到达外域之后,兵败黑暗神殿之间的故事,最主要的故事矛盾是围绕着想要夺回家园的阿卡玛,痛恨伊利丹的玛维以及一心想要实现自己计划的伊利丹来展开,而新的故事则以伊利丹为主。

  伊利达雷的原意为“伊利丹的仆从”,而我觉得伊利达雷还有另外一个意义“因仇恨而甘愿牺牲一切的人”。如果抛开上古之战三部曲,再抛开魔兽争霸,最后再扔了编年史虽然我很期待编年史3里如何解释纳鲁命令脚男去打伊利丹,《伊利丹》这本小说还是很精彩的。

皎洁的月光与尘封的武器

  在这黑暗的,九步见方的监牢中,伊利丹感受着如同长袍一般将自己包裹的魔法,这厚厚的“袍子”只有一个目的:让他在这座“坟墓”中不被想起,不被原谅。漫长的岁月中,伊利丹熟悉地板上每一块方砖的位置,知道在这九步见方的墓穴内踱步会发出怎样的声音,那些充当狱卒的守望者有时会跟他说话,伊利丹对她们的痛恨,尤其是守望者领袖玛维·影歌的恨意已经深入骨髓。玛维曾想杀死伊利丹,但伊利丹的哥哥玛法里奥与伊利丹深爱的泰兰德则认为应把他关起来。“呸!这些囚禁我的人不过是假装仁慈!”

  伊利丹不知自己已经在这九步见方的墓穴中活了多久,也许有几千年?他曾在辽阔的土地上猎杀恶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战胜燃烧军团,但他的人民却认定他是个背叛者,将他关进了监牢。伊利丹在这永恒的黑暗中一直盘算着有朝一日如何惩罚那些将他囚禁的人,埃辛诺斯战刃一直都被放在他的牢笼之外,那些守望者用这种方式挑衅着他。

  “这是武器相击的声音吗?”伊利丹赶紧把这个想法赶出脑海,“你以为他们会让你获得自由?别天真了……”

  “魔法减弱了?”伊利丹感觉束缚自己的魔法力量正在减弱,他试图召唤埃辛诺斯战刃,这对与他灵魂紧密相连的武器出现在他手中,它回应着他,战刃上的符文因他的触碰而熠熠生辉……

  伊利丹要用这对曾经痛饮恶魔鲜血的武器去屠杀精灵同胞,他不会产生任何愧疚,他会享受这个过程。能量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伊利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烈焰烧灼,重获力量的感觉竟是如此令人窒息,他所有的复仇计划都将在这一刻实现!

  “伊利丹,是你吗?”他的愤怒、仇恨以及全部的报复计划瞬间烟消云散,好像他从未被关押,从未被遗忘。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一切,可以不带感情的面对一切!已经有数十年不曾言语的他断断续续地说道:“泰兰德……真的是你!在黑暗中度过这么多年后,你的声音就如同皎洁的月光一般照入我的心扉。”

  即便他痛恨并诅咒自己的软弱,希望还是随着“月光”填满了他的心扉:也许她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也许她是来释放他,向他道歉的。“燃烧军团回来了,伊利丹。你的人民再一次需要你的帮助。”

  愤怒切断了他的咽喉,他说不出一个字,怒火和挫败感握紧了手中的战刃:“我的人民需要我?他们只是把我关在这里烂掉!”伊利丹空洞的眼窝隔着黑色布条注视着她,幽灵视觉下的她还是那么美丽,她像神殿中的舞者那样优雅,又像空中生起的月亮那样可爱。她已经转过头,不再看他,看着她在自己面前的退缩,还是那样受伤。“因为我曾深爱着你,泰兰德,所以我会去对付恶魔并击败军团。但我从未亏欠我们的人民任何事!”她的目光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她美丽的脸上有希望,也有恐惧,那到底是惋惜还是悔恨?“那就让我们快点返回地面吧,每多耽搁一秒,恶魔的腐化就增加一分。”漫长的岁月之后,他就得到了这样一句话,当初她和其他人一同把他关进了这可怕的地牢,如今需要帮助了又把他放出来,没有一丝歉意,没有一丝懊悔。他仿佛就像是没有灵魂的武器,而且……他会答应她的要求……

  监牢外死尸遍地,伊利丹看出泰兰德为了救出自己杀了不少人,伊利丹指着丛林守护者的尸体问道:“是你杀了他?他可是玛维最喜欢的手下之一。哈,玛维一定会生气的。”“这不好笑。”“哦抱歉,自从几千年前你把我囚禁之后,我就远离了快乐,请你谅解我复杂的幽默感。”“是一万年,你在监牢里度过了一万年。”

  伊利丹复杂的幽默感消失了,他看向囚禁自己的监牢:“已经这么久了……”他会迈开步子,永远离开这个地方!不过,他仍然希望她能展示出哪怕一点点悔意:“你究竟为何给我自由?”“我已经说过了,燃烧军团再次降临,没有人比你了解恶魔,没有人比你杀死过更多的恶魔。”

  [伊利丹]

  看来你不怕我再次背叛了对吗?你还记得人们叫我“背叛者”吗?看看我的下场!

  [泰兰德]

  你本可能死去的,就跟许多我们的同胞一样。

  [伊利丹]

  我们的同胞?那是你们的同胞,不是我的!

  [泰兰德]

  你就这么恨我们吗?

  [伊利丹]

  没错,好在……我更恨恶魔!

  泰兰德点了点头,好像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伊利丹开始怀疑自己不是因为虚伪的仁慈才被囚禁,而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知道:人们总有一天会再次需要他的力量。他不过是一把被放在箱子里的武器。

  伊利丹感受到了一个强大的存在,他应该想到的,哥哥肯定会在泰兰德身边。玛法里奥身形魁梧,巨大的鹿角从前额支出,当他看到伊利丹重获自由之后,脸上掠过一丝沮丧,他身边的四名利爪德鲁伊正以巨熊形态对伊利丹低吼着。伊利丹面前就是将自己的囚禁的哥哥,他的问候声中没有没有愤怒,只有苦涩:“我经历了永恒,哥哥,我在黑暗中度过了永恒!”“你因自己的罪孽而被监禁,仅此而已。”

  “武器”感受到玛法里奥话语中的嘲讽后不禁会想:“什么样的哥哥会判自己的孪生兄弟囚禁一万年?”他们彼此做好了对孪生兄弟痛下杀手的准备,直到他们深爱的泰兰德劝阻这场争斗:“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的爱人,有了伊利丹的帮助,我们就能再一次击退恶魔,拯救我们的家园。”

  [玛法里奥]

  你考虑过这样做的代价吗?这个背叛者的帮助可能会将我们毁掉,我拒绝与他为伍!

  [伊利丹]

  你就蜷缩在你的软弱和优柔寡断之中吧,我还有事情要做,必须立刻行动!

  伊利丹大步离开了自己的监狱,他知道自己会再一次背上背叛者的骂名,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他不会被再次囚禁!

Whatever I may be,Whatever I may becomming this world…I will always look out for you,Tyrande…

本图作者:@breathing

夺取黑暗神殿

  泰兰德将他释放后,伊利丹目睹了燃烧军团的又一次失败,之后他又逃到外域来躲避暗夜精灵和恶魔敌人。年轻的凯尔萨斯王子因伊利丹承诺帮助血精灵治愈魔瘾而向他效忠,瓦斯琪女士和她率领的娜迦是伊利丹的坚定盟友。现在他正带领部队攻打黑暗神殿,伊利丹仔细观察着黑暗神殿,高墙上的投石车正对凯尔萨斯王子的血精灵部队倾泻着死亡之雨,惨重的伤亡并不能阻止他们攻陷外域之王玛瑟里顿的堡垒。

  [伊利丹]

  玛瑟里顿的实力确实有所增涨,但他的堕落和傲慢终会败给我们的战术和意志。

  [凯尔萨斯]

  主人,这将是一场荣耀之战,我们已经准备好为您战至一兵一卒。

  伊利丹可不想让凯尔萨斯的决心变成现实,他必须尽快拿下黑暗神殿并掌握整个外域,这样才能抵御基尔加丹的怒火。伊利丹曾奉命去摧毁冰封王座并消灭耐奥祖,但他失败了,失败者可不会得到奖励,伊利丹绝对不能被基尔加丹找到。

  “伊利丹大人,那些新人请求您的接见。”伊利丹向瓦斯琪女士指着的那群正缓缓走来的巨大身影看去,因邪能而退化成破碎者的德莱尼人成为盟友的原因很简单:伊利丹承诺帮他们击败玛瑟里顿,夺回黑暗神殿。

  这些因邪能而退化成破碎者的德莱尼人体型巨大,手中的武器原始而粗糙,他们扭曲的外貌令人不安,其中最高大的那个对伊利丹说道:“我是阿卡玛,我们与兽人和他们的恶魔主人战斗了很多年,如果我们今天可以永远终结这扭曲的诅咒,那么请您下令吧,伊利丹大人。”

  伊利丹的幽灵视觉看到有许多破碎者正以隐身的状态潜藏在破碎者同伴们身边,他对阿卡玛回答说:“那些高墙上的防御器械必须被摧毁,我们一定要攻破大门。”阿卡玛打了几个手势,那些隐身的破碎者穿过战场,开始攀登黑暗神殿的高墙。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突然高墙内传来战斗的声音,黑暗神殿的大门也突然敞开,高墙上的恶魔机器不再轰鸣,伊利丹微笑着对阿卡玛说:“就像我对你承诺的那样,你的人民将报仇雪恨,今晚我们将一同在黑暗神殿内庆祝这场胜利。发起总攻,释放怒火的时候到了!”

  黑暗神殿庭院内邪兽人的数量远远超过伊利丹的部队,他们比普通兽人更加强壮,更加凶猛。但他们不过是埃辛诺斯战刃面前的待宰羔羊,尸首和断肢四处横飞,伊利丹舔舔嘴唇上的鲜血,他的恶魔食欲纵情享受着这场杀戮中的灵魂盛宴。

  娜迦比邪兽人更加高大且强壮,他们用蛇身将邪兽人活活勒死。

  血精灵虽然不如敌人那样高大强壮,但他们用敏捷的速度弥补了这一劣势,忠诚高于生命的共同信念让他们团结一致,为凯尔萨斯王子肝脑涂地。

  破碎者们没有让退化的身体成为夺回家园的阻碍,邪兽人因他们不屈不挠的意志而哀嚎不止。

  当庭院内的邪兽人被尽数击溃后,阿卡玛对同胞们喊道:“我们胜利了!卡拉波神殿再次回到我们手中!”“黑暗神殿会交给你们的,在合适的时候。”阿卡玛冷冷地盯着伊利丹,试图说服自己相信伊利丹的诺言。破碎者的反应让伊利丹意识到这座神殿对于他们来说有多么重要,或许可以借由阿卡玛的愿望来操纵他们,伊利丹的计划远比破碎者们夺回家园的愿望更加重要,而且,他绝不会让任何人阻碍他的计划!

  [伊利丹]

  玛瑟里顿手下的大部分邪兽人军官想要追随强者,而我们将会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强者。

  神殿中的恶魔如果不愿效忠于我,那么我就亲自“送”他们离开这里!

  [瓦斯琪]

  斩除首级,身躯自然倒下。

  [阿卡玛]

  大人,您要杀死玛瑟里顿吗?

  [伊利丹]

  呵呵,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深渊领主用绿火闪动的双目看着这个陌生人,低沉的声音震动着恶魔猎手的耳膜:“陌生人,你是军团的仆人吗?你的所做所为是军团给我的测试吗?”伊利丹的嘲笑声将深渊领主环绕:“玛瑟里顿,我是来取代你的!你不过是往日的历史,未来是属于我的!”伊利丹迅速解决了玛瑟里顿身边的恶魔卫士,他在深渊领主强壮的四肢间来回穿梭,埃辛诺斯战刃斩断了敌人两条前腿的跟腱,然后伊利丹沿着恶魔的脊背冲刺,战刃深深插进了玛瑟里顿的脖子。伊利丹想要用束缚咒语来压倒深渊领主,但他感觉自己正在和一个巨人角力。

  [玛瑟里顿]

  就一个凡人而言,你已经很强大了。

  [伊利丹]

  我可不是凡人。

  [玛瑟里顿]

  任何能被杀死的都是凡人!

  最终伊利丹在瓦斯琪和凯尔萨斯的帮助下,三人合力制服了深渊领主。阿卡玛第一时间向伊利丹表示祝贺,当他询问何时才能拿回卡拉波神殿时,伊利丹回答说:“卡拉波必须成为灯塔,指引那些愿为摧毁燃烧军团而付出一切的人。神殿会交还给破碎者的,但不是今天。”阿卡玛的脸上并未展现出任何情绪,就如同伊利丹那面具般冷漠的脸庞,绿色的光芒在黑布遮盖着的空洞眼窝中静静地闪耀着。阿卡玛离开了卡拉波的胜利,如果恶魔猎手不愿将神殿还给破随者,他就必须要寻找新的盟友,光明必将再次降临这个被玷污的圣地!

背叛者与欺诈者

  伊利丹、凯尔萨斯和瓦斯琪站在黑暗神庙的最高处,伊利丹心中非但没有感到任何胜利的喜悦,反有一股惧意充斥心扉。突然狂风拉扯着伊利丹的翅膀,空中翻滚着的邪能尘埃变得愈发明亮,闪耀的光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影:他头上长着犄角,烈焰在他火红的身躯和蹄子旁飞舞。伊利丹明白自己为何会恐惧了,他拼命逃避的基尔加丹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愚蠢的杂种,你没能按照我的命令摧毁冰封王座!难道你以为你能够在这里躲避我的怒火?”当背叛者迎上欺诈者的目光,他们建立起一种联系:伊利丹感觉自己的脑海正在被对方搜查,他的意志几乎快要被基尔加丹施加的庞大压力所压垮,他绝不能让欺诈者发现自己的真实想法,计划必须被隐藏下去!伊利丹放任自己外层精神被轻松击垮,让深层的精神缓慢崩塌,仿佛自己无力阻挡基尔加丹的强大意志。他用咒语将自己的计划秘密地锁在了内心的最深处,任由对方在他的思想里横冲直撞……基尔加丹观看起伊利丹近期的记忆,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伊利丹的脑海中:

  伊利丹看见自己在费伍德森林中对哥哥说:“我不是恶魔的工具!”埃辛诺斯战刃与霜之哀伤这两把神兵交击在一起,它们斗得旗鼓相当。阿尔萨斯用古尔丹之颅的位置来诱惑伊利丹,伊利丹也知道自己必须找到那个神器……

  伊利丹再次感受到自己被古尔丹之颅转化成恶魔时那汹涌滂湃的力量,他击败了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虽然他胜利了,但哥哥和泰兰德目睹他变身的全过程之后背弃了他……“哥哥,是我。”“恶魔,你把我弟弟怎么了!”……

  基尔加丹承诺伊利丹,只要摧毁冰封王座并干掉反叛的巫妖王,伊利丹就可以重新加入燃烧军团。

  后来伊利丹的计划被玛法里奥终止之后,他逃到外域,却被玛维抓住,好在凯尔萨斯和瓦斯琪把他救了出来。

  当基尔加丹观看完黑暗神殿的战斗之后,基尔加丹离开了伊利丹的脑海,恶魔猎手被恐惧所笼罩,如果自己被杀死,所有的计划和牺牲都将付诸东流,他试图找到正确的词语来组成正确的话语,甚至带上了恳求的语气:“基尔加丹,我只是遭受了一点挫折而已。我来到这里是为了重组军队,我向你保证,巫妖王必会被毁灭!”“果真如此吗?不过你召集的这些仆人确实能看出你在努力,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就面对我的永恒怒火吧!”

  基尔加丹离开了,伊利丹暂时松了一口气,他想知道自己真的骗过欺诈者了吗?他强压下自己被基尔加丹侮辱的怒火,伊利丹必须继续扮演基尔加丹仆人的身份,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只能这样。

  [伊利丹]

  看来躲在这里也不是明智的选择。

  你们愿意与我一同闯进死亡的冰冷之心吗?

  [瓦斯琪]

  娜迦听从您的号令,不论您前往何方,我们都将伴您左右。

  [凯尔萨斯]

  血精灵与您同在,我们会在您的命令下彻底击碎冰封王座!

  [伊利丹]

  我们还有一些时间。

  不过在动身之前,我还要完成一些必须完成的事情。

  我们要做好准备!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