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南讲的故事:伊利达雷炼成记 为复仇献出一切的疯子

南讲的故事:伊利达雷炼成记 为复仇献出一切的疯子

魔兽世界 NGA : 南風Lee 2017-11-02 10:05:59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南風Lee;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

  上期回顾:

  [第一期:背叛者重投战场 夺取黑暗神殿]

寻找忠诚勇敢的战士

  伊利丹没能完成基尔加丹的命令,被阿尔萨斯击败深深刺痛了他骄傲的自尊心。从诺森德落败归来的伊利丹开始在地狱火堡垒用玛瑟里顿的血液来制造邪兽人大军。当一切按照计划运转之后,他回到黑暗神殿的命令大厅,与自己的伊利达雷议会成员见面。美丽的女公爵玛兰德首先向伊利丹表示问候,还没等她说完凯尔萨斯王子正在虚空风暴做什么,高阶灵术师塞勒沃尔就迫不及待地要汇报神殿的魔法防御构建进度,然后他又被强壮的血精灵圣骑士击碎者加西奥斯打断了:“影月谷没有军团的动向,这里也没有恶魔运动的痕迹。”维尔莱斯·深影只是后靠在桌子上,他不像另外三位同伴那样渴求伊利丹的注意,这四位杰出的组织者被凯尔萨斯王子留在伊利丹身边,他们代表着外域辛多雷力量的最高水准。

  伊利丹对圣骑士说:“我们这是在和燃烧军团作战,还记得基尔加丹对我的不满吗?你们很快就会和我一起切身感受了。”原本喧闹的命令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伊利丹很满意这些辛多雷此时的状态,恐惧能让他们全神贯注。伊利丹让女公爵玛兰德给凯尔萨斯王子传递消息,让对方不要去冒任何无谓的风险。维尔莱斯告诉伊利丹:“探子发现了玛维·影歌等守望者。”伊利丹对维尔莱斯说:“你要为我找到玛维·影歌,每一条关于她的信息都不要放过,我迫不及待地要把她对我的殷勤回赠给她!”加西奥斯为伊利丹汇报完黑暗神殿的防御信息之后,他们离开了命令大厅。伊利丹注视着外域的地图,他必须要做好准备,寻找那些和他一样的人:愿为屠杀恶魔付出一切!

飞越疯人院

  暗夜精灵范德尔正向着黑暗神殿前进,他无视影月谷因古尔丹之手这座巨大火山而带来的振颤,仿佛他能感受到的只有黑暗神殿所发出的召唤。范德尔为了寻找伊利丹的新家,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亡子卡雷尔被地狱犬吞噬得所剩无几的情形不断在他脑海中出现,这些记忆是那样的清晰,他本想和家人一起死去,但现在他被愤怒的巨浪卷到外域。

  任何有理智的精灵都不会花这么多年的时间来追踪背叛者,更不会来到这个被叫做外域的人间地狱。范德尔利用缺口徒手攀登着黑暗神殿的高墙,他有那么一刻因为疲劳而想要放手,这样他就可以见到家人了,但他还没有为儿子复仇,心中的仇恨逼迫他一步步爬到了高墙的顶端。还没等他喘息,他看到伊利丹的身影正在露台上踱步,范德尔曾听说伊利丹的盲目能够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于是他小心向伊利丹潜行过去,当他来到伊利丹身边,范德尔跪下来虔诚地袒露出心中所想:“请原谅我的闯入,我想要杀掉那些杀害我家人的恶魔,我想要杀掉你的敌人!我想要学习你学过的东西,我要屠杀恶魔!”“你会找到你所寻求的东西,或是死在这里。”伊利丹平静地回答着。

  范德尔离开后见到了两个带着纹身的暗夜精灵正在等着自己,“我是伊拉莉丝尔,他叫钢针。”高大的女暗夜精灵身上带有一些恶魔的特征,身上闪闪发光的纹身像谜题一般吸引着范德尔的眼睛,另外那个男性暗夜精灵的眼皮和嘴唇都被针线缝住,他的皮带上绑着一堆又长又利的针,范德尔看出这个人最近用这些针刺过自己的皮肤。女精灵问道:“你和伊利丹大人谈过了?”范德尔听出了话语中的嫉妒,不过他更加在意女人那沙哑的嗓音,就好像长时间喊叫后造成的永久伤害。他们又聊了几句之后,那个纹身男把手指放在被缝住的嘴唇上,好像是告诉他们说的太多了,然后男人挠了挠下巴,将挠破皮肤后带出的血珠透过针线间的小孔放入嘴里,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神色。

  这两人把范德尔带到休息处就离开了,他看见这里的卡多雷和辛多雷随意躺在地上,有人会不时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有人在睡觉的同时还说着梦话,有人藏在阴影中瑟瑟发抖,也有人在窃窃私语。范德尔这时好像明白了伊拉莉丝尔在离开时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最终会知道我们的变化是如何发生的,如果你能活下来。”突然一个女人发出一声疯狂的尖叫,呼号着逃离了这里,除了那个被吵醒的血精灵从他肮脏的被子里冲出来,去追那个女人,其他人对此并不生气,继续着之前的行为。这里就像是一个战地医院,或者说……疯人院?

  “别太相信伊拉莉丝尔说的话,她特别喜欢吓唬新来的。”试图让范德尔放轻松的暗夜精灵叫做拉威尔,他继续说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纹身,而且眼睛还在吧?”范德尔肯定想不到伊利丹要用那些不瞎的“瞎子”制造一支大军,更想不到自己在未来也会变成一个带有纹身的瞎子。他和其他人究竟是因为疯了才来到这里,还是因为来到这里才变成了疯子?他们认为自己在过去已经失去了一切,其实他们在未来还会失去更多,不过这些都无关痛痒,因为即便失去生命也不能阻止他们心中唯一的渴望:复仇!

新兵仪式

  范德尔和其他复仇者已经被那些纹身战士训练过很多天了,导师们的性格各异,为新人们传授着不同的知识:

  一头金发的大导师瓦雷迪斯自大且傲慢,他直言是自己渗透进暗影议会,盗取了恶魔名册,他为新人们教授着关于恶魔的详尽知识;

  阿兰蒂恩用温和的声音讲述渗透策略,她以自己曾被伊利丹亲自训练为傲;

  教新人武器知识的奈萨里尔年纪最大,尽管他已经驼背,但他在拿起战刃之后,比年轻小伙子还要敏捷。

  范德尔和新兵伙伴在训练的同时加不断深着彼此的了解,但他却认为了解其他人不过是浪费时间,他觉得哪怕走出黑暗神殿去和外域的恶魔战斗都能让自己在复仇之路上得到满足,不过这样也会让他早早死去,夙愿化为泡影。过去的几周中,范德尔遇见了大多数新兵,聆听了许多充满恐惧的故事:暗夜精灵瑟拉丹的右脸被地狱火打得下颚塌陷,即便伤成这样,他还是和守卫村庄时一样灵活;美丽的埃斯蒂丝失去了她的三个孩子,她把孩子烧焦的尸体放在胸前的育儿袋里,人们可以用她的疯言疯语来拼凑出她的悲痛,曾有一个血精灵想制止她的尖叫,但却被她用小刀捅死了;玛沃利斯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好像所有事情都能让他觉得有趣,但如果你看见他没有笑,那么他就有可能会在你身上制造痛苦,并引以为乐;萨雅娜从来不讲自己的故事,除去人们可以强烈感受到她心中的复仇渴望之外,她看上去“基本”正常。

  拉威尔曾多次告诫范德尔:不要相信血精灵,他们已经被对奥术魔法的欲望扭曲了。但范德尔早已抛弃了本族人民心中的那份偏见,他心中只有仇恨所带来的欲望。这座“疯人院”中的全部精灵都痛恨着燃烧军团,因仇恨而聚到一起的卡多雷和辛多雷之间酝酿出了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奇妙友谊。

  曾有许许多多人追随伊利丹踏上这条疯狂的道路,但只有这些纹身战士们“坚持”到了现在,他们被改造过的“双眼”以及身上形态各异的纹身和不同程度的恶魔变异说明他们是一群精英战士,黑暗神殿里的其他人对他们抱有一种极其夸张的尊敬,范德尔等新人对他们的敬畏中还掺杂着一些嫉妒,所有新兵都渴望着纹身战士身上的镇定、力量、自信以及那份神秘感。有时新人间会谣传一些故事:这些神秘的纹身战士们已经杀死过恶魔了,以及伊利丹身体的一部分已经转变成恶魔。所有新人们坚信:如果要想杀死恶魔的话,他们就必须先变得像恶魔一样。

  当伊利丹落在这群新人面前,范德尔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直到导师略带嘲弄地对所有人微笑说:“我们开始吧。”范德尔不理解伊利丹说的开始是什么意思,自从他来到这里,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训练,听“朋友们”的疯言疯语,难道现在可以学习伊利丹所掌握的知识了?

  “现在这里有500多人,等结束之后,这里将剩下不到100人。”

  “你们都曾发誓愿为消灭燃烧军团而献出生命,现在证明的机会来了,谁第一个来?”

  新人们都在等着其他同伴们要怎么做,没有人愿意第一个站出来看看究竟未来是怎样的,焦虑和恐惧让他们失去了勇气。“愿为复仇献出一切!”范德尔第一个站出来回应伊利丹,他按照对方的指示走进了一个被闪烁符文所包围的法阵内,当伊利丹念完咒语,一头地狱犬出现了,它和杀死爱子卡雷尔的那只竟是如此相似。

  愤怒的范德尔用他那刻有符文的匕首砍下了地狱犬的触须,复仇欲望让他忘记了犬牙刺入皮肤时的灼痛,符文匕首最终插进了地狱犬的脑袋,范德尔还没来得及感受胜利的喜悦,伊利丹用手掏出地狱犬的心脏,然后递到范德尔面前:“吃了它。”

  他想要拒绝,但伊利丹那生硬得如同面具一般的脸庞逼迫他双手接过了这一坨滴着绿色脓水,好像还在跳动的腐肉。范德尔感到在场的所有眼睛都在盯着自己,他强迫自己享受着这团“美味”,在吞下的那一瞬间,范德尔觉得这团肉突然在喉咙里展开,仿佛恶魔死了也要让他窒息,他强行吞咽,最终腐肉就像坐滑梯一般滑进了胃里。

  “去把那些喝了。”范德尔又按照伊利丹的要求,把地上的恶魔血液盛在手中,当咽下这些腥臭污秽的液体,他感觉肚子里的恶魔正在腐蚀自己脆弱的肠胃,批命寻找出路来获得自由。

  绿色魔法光球因伊利丹的法术而环绕着范德尔,皮肤和内脏的疼痛让他在地上来回打滚,范德尔觉得自己被背叛者背叛了,对方根本不想教自己如何杀死恶魔,他只想虐杀自己。他看见伊利丹眼罩下的空洞里正闪烁着纯粹的恶毒,范德尔感觉自己已经堕入了无尽的虚空,他想把伊利丹掐死,但身体却对他的命令无动于衷,随着身边魔法的加强,范德尔体内有一股力量开始升腾,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马上就要被邪恶吞噬了!

  周围刚刚还在闪烁的昏暗光芒悄悄消失了。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