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南讲的故事:两面三刀的阿卡玛 玛维复仇陷入圈套

南讲的故事:两面三刀的阿卡玛 玛维复仇陷入圈套

魔兽世界 NGA : 南風Lee 2017-11-16 11:28:01

本文谢绝一切转载,仅在178wow与NGA发表。原文地址>>

上期回顾:

[第一期:背叛者重投战场 夺取黑暗神殿]

[第二期:愿为复仇献出一切的“疯子”]

[第一期:背叛者重投战场 夺取黑暗神殿]

凯尔、玛维,你们在哪儿?

阿卡玛像条忠犬一样跟着伊利丹进入了议事厅,在场的所有眼睛都看向伊利丹,无一不带着恐惧:凯尔萨斯王子的虚空风暴远征队已经失踪好几周了,所有人都知道战争并不顺利,他们都在等待着伊利丹的怒火。伊利丹站在地图桌旁,加西奥斯为他讲述外域现在的形势,恶魔猎手凝视着地图,对所有人说:“我们每关掉一个恶魔传送门,就会有一个新的出现。基尔加丹正在玩弄我们。”女公爵赶忙回答说:“伊利丹大人,您会带领我们取得胜利的,那些新兵如果能和瓦雷迪斯、奈萨里尔和阿兰蒂恩一样强大的话,我们一定能实现目标!”她似乎非常了解恶魔猎手,难道她一直在监视恶魔猎手?还有多少是她没有发现的?

恶魔猎手是伊利丹反击燃烧军团的关键所在,他绝对不能让手下的恐惧魔王发现自己的计划,更不能让敏锐多疑的女公爵推测出来。伊利丹希望瓦斯琪女士在黑暗神殿,她直率又忠诚,可惜她还要在赞加沼泽监督抽水计划:用口渴和干旱控制整个外域。维尔莱斯·深影后来又向伊利丹暗示了凯尔萨斯的背叛,伊利丹回想起基尔加丹曾对凯尔萨斯表现出过特别的兴趣,他仔细考虑之后猜测这是基尔加丹故意在他们之间种下怀疑的种子,他认为维尔莱斯只要能找到凯尔萨斯就行。最后伊利丹让其他人离开了议事厅,与维尔莱斯聊起了玛维·影歌的行踪……

致命的训练

范德尔纵身一跃穿过火圈,然后跳过烈焰陷阱……他又是在训练中第一个通过所有障碍的新兵,萨雅娜和拉威尔等人也陆续抵达终点。在过去的那段时间里,微笑的玛沃利斯、右脸塌陷的瑟拉丹和美丽的埃斯蒂丝都因无法忍受转变而自尽。玛沃利斯和瑟拉丹的外貌变得越来越像怪物,埃斯蒂丝虽然还保持着那份美丽,但她的心智早已被扭曲成了一个未知的样子,范德尔希望她和其他没能挺过来的朋友们现在已经得到了平静。

有的新人死在了仪式中,有的新人因为精神崩溃而被淘汰,大多数人无力承受那些所见到的景象,更没有勇气带着这些回忆活下去。范德尔知道是同伴们体内的恶魔把同伴们推向了毁灭,他曾被无法控制的愤怒所操控,狂奔过神殿,发疯攻击着沿路碰到的精灵,直到他被守卫们放倒……也有人就这样跑了出去,消失在荒野之中。每一个通过仪式的人都能够理解身边的这些“疯子”,范德尔紧紧抓着他曾送给卡雷尔的挂坠,这片叶子会帮助他抵御疯狂的诱惑,时时刻刻提醒他为何要与恶魔战斗:“我会为你报仇的!”

瓦雷迪斯、阿兰蒂恩和奈萨里尔教新兵们如何从封印在体内的恶魔身上吸取力量,掌握新力量的范德尔可以轻松地用战刃切开岩石,即便最坚固的铠甲也无法抵挡他释放出的邪能闪电,范德尔甚至可以吸收亡魂来进行自我治愈。但导师们总是希望他能够更加努力的学习和训练,掌握更多伊利丹所创造的知识。等范德尔完成全部课程之后,他和其他“毕业生”将一同为伊利丹效命。

残酷而宏伟的仪式每天都在继续,越来越多的新人迫切地想要加入伊利达雷,纵使只有一小部分人能够“活着”通过那弱肉强食的仪式……

“杀掉弱者!杀掉弱者!杀掉弱者!”脑海中的声音不止一次催促范德尔杀掉那些新人,曾有一次他醒来时发现自己不但站着,而且手中还拿着战刃,范德尔怀疑“恶魔”已经学会了如何掌控自己的身体。他有一个同伴就在夜间杀死了很多的候选者,直到他被钢针用两根钢针钉穿了他空洞的眼窝。

范德尔的视力终于恢复了,伊利丹说的没错,他现在不但视觉更甚从前,听觉更是令普通精灵难以企及。自从范德尔开始拥有力量,他愈发难以抵挡恶魔的礼物,他渴望鲜美的血肉,甜蜜的胜利。

新的纹身战士们正在训练场上两两一组,在导师的监督下对战,他们渴望在战场上屠杀恶魔,但现在他们还需要多多练习。大导师瓦雷迪斯示意范德尔和拉威尔走进战斗区域,他们的武器上被施加了保护性咒语,保护彼此不被对手的武器杀死,手持两把镰刀的拉威尔首先发起攻击,拥有更强大力量的拉威尔第一击就砍中了范德尔的肩膀,同时他还不忘挑衅对方说:“如果这是一场真的战斗,你的胳膊已经被砍下来了。”拉威尔比自己更加强大这是事实,但范德尔也知道,如果到了真正的战斗中,恶魔可不会和他公平较量。范德尔回答说:“如果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我会把你的心挖出来。”

这两人再次斗在一起,范德尔用手中的武器将拉威尔的每一次攻击都招架下来,然后用匕首击中了对方的胸口。“挠痒而已”拉威尔的这句嘲讽彻底将范德尔激怒,他们心底的某个东西被唤醒了,曾经的同伴在这一刻对彼此下了杀心。拉威尔像野兽般咆哮,他的皮肤先变成灰色,然后又转变成漆黑,巨大的暗影双翼从他背后伸出,拉威尔把范德尔架在空中,武器上的保护魔法已经被拉威尔的暗影能量打破了,对战训练演变为生死斗。

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终止,没有人对当前的突变感到异样,围观的新兵们兴奋地舔着嘴唇,大导师瓦雷迪斯做了一个漠不关心的手势之后,默许了这两人的战斗。范德尔想走出战斗区域并示意认输,但心底的那个东西却在唾弃他的软弱,他被愤怒完全掌控,举起双手释放出一道邪能闪电,肆虐的能量将拉威尔的黑暗护甲撕成碎片,拉威尔野兽般的咆哮因血肉被灼烧而变成尖啸,范德尔知道自己应该停手了,但他的另一部分则对“仁慈”嗤之以鼻,越来越多的力量倾泻到拉威尔身上,直到他被范德尔杀死……

拉威尔的灵魂以小黑球的样子被范德尔吸进身体治愈伤口,范德尔知道自己本应该到愧疚,但他所感受到的只有喜悦,他甚至对自己停手而感到遗憾,恶魔血肉被烧焦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这香气真是令他垂涎欲滴。范德尔把想要虐杀其他新兵的想法强压了下去,心跳和呼吸逐渐变得轻柔正常,脑海中的声音对他温柔地说:“你要不是吸收了我的力量,你就被杀死了。你欠我一条命。”范德尔杀死新兵的行为没有得到任何惩罚,瓦雷迪斯只是漠然地说了一句:“范德尔获胜。”

死誓者的誓言

阿卡玛在结束与玛维的谈话后回到了黑暗神殿,玛维身上的每一缕气息都散发着愤怒与仇恨,回到黑暗神殿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回到了家中。当他抵达破碎者居住区时,他看见伊利丹正在等着自己,而且他手里还拿着一块珍贵的卡拉波水晶雕像。

[伊利丹]

阿卡玛,今天找你很困难啊。

[阿卡玛]

我去奥雷柏尔营地了,我的心在那里可以感到平静。

[伊利丹]

你去过那里很多次啊,和我去走走吧,咱们好久没有交谈了,我想听你讲讲你的旅行。

伊利丹温柔地把手搭在阿卡玛的肩膀上,两人一起走到暗影圣殿,然后阿卡玛被恶魔团团围住,他看向那些巨大的锁链,感到这应该是某种黑暗的预兆……

过了一会,暗影圣殿里传出凄厉的惨叫声,就像是有人的灵魂被活活从肉体中剥离。

阿卡玛和玛维的暗中勾结行为差点让阿卡玛丢掉性命,伊利丹本想杀死这个叛徒,但他仍然需要灰舌破碎者们的效忠,于是他想出了这个办法,以确保阿卡玛不会再背叛他。

魂游宇宙

伊利丹回到大厅后,注视着桌子上摆放的地图与图纸,他曾审问过数以千计的恶魔,将他们言语中的线索与自己用咒语跟踪召唤恶魔法术的能量轨迹整合到一起,现在他终于做好了准备,终于可以创造出了这个追踪法术:寻找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不过他要赶在那些聪明的恐惧魔王弄明白自己的目的之前行动。

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后,伊利丹走进了个由恶魔、精灵和德莱尼血液写成的魔法阵,咒语让他的灵魂暂时脱离了肉体,伊利丹努力探索着无垠的宇宙,一路上他遇到了很多岔路节点,好在咒语一直在为他指路。渐渐伊利丹失去了时间概念,他不知道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已经分离了多久,也许他的魔法计算出现了错误,也许他已经死了,此刻正以灵魂状态见证着军团的征服……

绝望的伊利丹突然被眼前这个世界吸引了:数以百计的恐惧魔王确确实实地出现这个星球上。“也许这就是我要找的恐惧魔王母星?”伊利丹赶忙提醒自己:“不要太过于肯定,你还不了解这里。”他谨慎地用法术将自己隐藏,近距离观察着这个令人振奋的星球,他看见恐惧魔王们正谋划着毁灭世界,奴隶们正在一座极其巨大的恶魔高塔中进进出出……“没错,我找到了。”

冷酷的胜利感将伊利丹的灵魂拉回了肉体,他伸展躯体,感受着血肉与骨骼的厚重感,伊利丹那如同面具一般的脸庞终于露出了微笑:他会向军团宣战,让所有敌人付出代价!

两面三刀

古尔丹之手此刻正像是条被鞭挞的狗一样在颤抖,玛维和她手下的暗夜精灵们认为火山现在的震颤一定和伊利丹正在施放的法术有关,阿卡玛之前告诉她:伊利丹要在这里举行一个强大的仪式,打开一道通向其他世界的传送门。玛维因阿卡玛的这个消息终于认可了破碎者,他们将一同推翻伊利丹!

“哈,果然和阿卡玛说的一样。”法师们在山上施法,将能量导向伊利丹所在的中央祭坛,玛维和她的队伍突然从阴影中一跃而出,击杀着在场的法师,其他法师则努力抑制着能量,避免法术失控或是能量反冲。玛维和她的追随者们并不担心这些,只要能杀死伊利丹,即便所有人都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玛维冲向伊利丹,准备闪到他的背后发起攻击,伊利丹不慌不忙地在她身边打开多道传送门,娜迦和邪兽人从裂隙中出现,玛维命令手下全力进攻,给自己争取接近伊利丹的时机,她要永久地终结罪恶。

玛维全力冲刺着,守望者们在娜迦的法术攻击中成群地倒下,失败的苦涩在她咽喉中不断发酵,玛维每用月刃砍倒一个阻挡自己的邪兽人,马上就会有更多向她涌来。副官艾妮德拉向她大喊:“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在场寥寥无几的守望者根本无法对抗伊利丹的军队,玛维脑海中有那么一刻认同了副官的撤退建议,但她很快就否定了,“今天必须杀死伊利丹,即便牺牲所有人的生命也是值得的!”法师们重新回到被中断的仪式中,黑色的魔法球在空中旋转,倒地的伤者和死者在被黑暗触须抚摸过后,转瞬间苍老了许多,他们身上闪动的生命火花被吸进了旋转的魔法球里,祭坛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魔法裂隙,吞噬着周围的灵魂。

站在远处山坡上的阿卡玛被这强大的魔法深深震撼到了,他大声地向伊利丹呼喊:“这场屠杀不是计划的一部分!你说过我们的目的是要抓住玛维!”伊利丹的声音笼罩着战场:“我们当然会抓住玛维,这只是今天要做的众多事情之一。”

原来这一切都是背叛者和破碎者的骗局,玛维对幸存的同伴们大喊:“撤到那个高地!”副官艾妮德拉点了点头,然后她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兽人的刀剑从副官胸前穿了过来,接着强壮的红色手臂勒断了艾妮德拉的脖子,越来越多的同伴被红色海洋淹没,愤怒的玛维冲进邪兽人军团中,用月刃劈砍着这群邪恶的生物,“如过不能杀死伊利丹,那就要杀死他足够多的手下!”敌人的尸体渐渐堆得像小山一样高,嗜血好战的邪兽人在这个女暗夜精灵的怒火下竟然感到了一丝恐惧。

黑色魔法球继续吞噬着战场上的灵魂,玛维开始意识到自己正在帮伊利丹完成法术,当她的目光迎上空中的伊利丹时,被对方用一道如同长矛般的法术击倒了……伊利丹脸上充斥着怨恨的微笑:“玛维,被过去囚犯抓住的滋味如何?我会尽量让你的监禁生活和我当初一样舒服。”玛维想支撑起身体,打烂背叛者那张虚伪的嘴脸,但却被对方铁锤一样的拳头再次击倒。“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不过请你放心,你的新家很合适你,典狱官。”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