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深林越禁之翼篇(上)

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深林越禁之翼篇(上)

魔兽世界 NGA : 若梦影风痕 2017-12-19 10:48:53

本文来源于NGA,作者:若梦影风痕;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需要智慧去追寻别人眼中的自我,也需要勇气去坚持自己心底的自我。

—— Dr. S. 马克吐温

当初为啥要注册NGA账号呢?

一直都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属于艾泽拉斯的故事。

从2014到2017,其间也写了一些其他的故事,但终究难以弥补心中真实的缺憾。

不知不觉间,这个故事也积累了一篇又一篇,修改了一遍又一遍。

因爱故生怖。

越是积累,越是修改,也越是不敢公诸于众,示之以人。

但,就决定在2017年的冬幕节开始之际,迈出这迟来的一步吧......

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冬幕节礼物——这个一直藏在梦中的故事。

关于缘起

在国服,有且仅有一个特殊的服务器,它叫金色平原。

在世界上,有这样一群WOW玩家,他们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角色,并倾尽心力将这些角色地融入艾泽拉斯世界。

他们的游戏方式就是RP(Role Play)。

在2014年,楼主开始接触到了一些RP爱好者,他们怀着满腔的热情演绎着自己的角色——一群不被命运 暴雪编剧 眷顾的王党血精灵。

他们一往无前地拥戴凯尔萨斯王子。在国服漫长的TBC时代中,他们不打风暴要塞,不刷魔导师平台,不做奎尔丹纳斯日常,不冲破碎残阳声望。

尽管历史的洪流难以阻遏,但他们依然书成了属于自己的华章——《奎尔丹纳斯之血》。

与此同时,楼主也阅读了黑喵前辈的《血的歌谣》和《冰川的双翼》,以及暴雪官方短篇《上层精灵的血脉》部分前瞻内容。

此后,楼主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光鲜靓丽的种族,尝试着去了解属于这个种族背后的故事。

最终,楼主决定试着成为这个种族中的一员,尽管无足轻重,但下定决心,一定要留下一点属于自己的故事,谨以此作点缀自己心目中的艾泽拉斯。

关于故事

这是一个归属于艾泽拉斯世界的故事,一切以艾泽拉斯世界的规则为基准,以艾泽拉斯的历史为导向,以艾泽拉斯世界出现的人和事作为参照。

故事的主角是一名血精灵,但不叫龙傲天。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主角,他所经历的也是真实的艾泽拉斯历史。

主角没有改变历史走向的能力,他会无可避免地被卷入与家国命运息息相关的历次事件中。

重要的不是无可逆转的历史结果,而是一个普通的个体在面对这一场场狂风暴雨时的抉择和努力。

原作者的篇首语很长,为了不影响后续正文的阅读不得已进行了删减。

深林越禁之翼 正文

融融的阳光编织着绰约的树影,游游的薰风轻拂过葱茏的枝梢。

层层的叶片摩挲出窸窣的响动,离离的芳草弥散开素雅的气息。

翩翩的蛱蝶曼舞花间,撩动柔柔的粉蕊;款款的蜻蜓低掠湖面,漾起浅浅的涟漪。

淡淡的宁神花香浸润在暖暖的空气之中,不觉令人沉沉欲醉。

永歌森林的午后一如往常,安闲而恬美。

此时此刻的伊斯维尔·风痕完全没有闲情雅致留连身畔的旖旎光景。每一点动静,每一丝响声,每一缕气息,都会在不经意间撩拨起精灵紧绷的神经。伊斯维尔充分动员起全身的感官,倾尽心神搜索着对手的踪影。

尽管心底有着十万个不情愿,最终,伊斯维尔不得不逼迫自己接受了眼下冰冷严酷的现实——对方已经成功隐匿了行踪,完全摆脱了自己的侦查。潜伏者的致命一击将在接下来的任何一秒内不期而至。

伊斯维尔很清楚自己进退两难的窘境:对手不是别人,正是最了解自己的姐姐——薇欧娜·风痕,日冕村(注1)最令人心动的年轻女孩,同时也是一名老练的猎手。虽然她还需要更多的历练,然而精准凌厉的箭术加上出神入化的伪装技巧足以让她毫不羞愧地跻身精英之列。

在发起决斗之前,伊斯维尔还满心盘算着,如何用自己新近掌握的闪现法术让姐姐猝不及防,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终结长久累积的败绩,一雪前耻。

眼下,他只能在心底暗暗祈祷,薇欧娜能够点到为止,尽可能让自己落得一个体面的落败。

潜藏在树影林荫之中的猎手已经完成了出击的准备,如同待宰羔羊一般的伊斯维尔对此已然心知肚明。法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飘散在空气中的宁神花(注2)的馨香让他从苦闷心境的压迫中稍稍争取到了一点点喘息的空间。尽管劣势已经难以逆转,伊斯维尔还是摆出了迎敌的阵仗。眼前依然是明艳的风光,耳畔依然有空灵的声响。法师努力摒除去这些“干扰”,最后默想了一遍各种法术的施法要诀。

一瓣,两瓣,三瓣……越来越多的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到了法师的身边。肆意曼舞的残花包围着枕戈待旦的伊斯维尔。法师克制着内心的不安和好奇,随手向头顶丢了几发火球,迅速开始向林间的空地转移,在以往的对决中,类似的障眼伎俩让伊斯维尔吃尽了苦头。

“咚”地一声轻响,伊斯维尔的脑袋被小石块之类的硬物砸了一下。虽然有些许疼痛,精灵还是大致判断出了袭击者的方位。法师猛然转身抬头,猎手轻捷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伊斯维尔预想的位置上。反倒是午后灿烂的阳光透过了林地的间隙,闯入了精灵睁大的眼睛。接踵而来的是一阵头晕目眩。伊斯维尔不由得紧闭起眼睛,深深地低垂着头。

此刻无疑是最理想的进攻时机,伊斯维尔微微一笑,他已经预料到了。随着风驰电掣般的转身,法师掌心蓄积的火焰喷薄而出,撕裂了前方的空气。尽管视线依然有着些许恍惚,精灵女孩短促的惊叫还是清晰地传入了伊斯维尔的耳朵。法师略略缓了一口气,事情的发展虽然有些波澜起伏,胜利的脚步似乎已经开始姗姗向自己挪动了。

不等伊斯维尔从欣喜中缓过神来,身后的气流被急遽地扰动着。精灵的背脊不禁生出了一丝寒意,他的后脑勺已经被长弓狠狠地抽击了一下。精灵不由得踉跄前行了几步,勉强保持住了身体的平衡。形势再次变得扑朔迷离,法师不情愿地用出了闪现术,希望借此拉开一点距离。仓促的施法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伊斯维尔仅仅逃开了不到五码的距离。猎手踩踏着落叶的步伐接踵而来,轻盈而迅速,丝毫没有给伊斯维尔留下任何防御和反击的空间。膝盖后侧很快遭受到了第二轮打击,他一下子跪倒在了松软的草地上。

冰冷的金属刺激着伊斯维尔的皮肤,猎手的武器正在威胁着自己的咽喉。伊斯维尔修长的耳朵耷拉了下去——薇欧娜很熟悉这个委婉而平静的认输方式。猎手按着法师的肩膀,完成了一个飘逸的空翻,熟悉的身影终于清晰地呈现在了法师的眼前。浅褐色的长发微微有些凌乱,香薰素雅的气息包裹着精灵柔美的躯体。白嫩的脸庞光彩照人,上挑着的细长眉毛配合着澄澈的湛蓝眼眸,薇欧娜得胜的喜悦纤毫毕露。

“啧啧,看来又是我赢了哦~”薇欧娜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跪倒在自己身前的精灵。雕饰精美的短刀依然肆意地游走在伊斯维尔的眼前,不时挑衅般地轻轻触碰着法师的面颊。

1. 日冕村:奎尔萨拉斯中东部的精灵村落,现位于幽魂之地东北部。

2. 宁神花:草药学入门级草药,广泛分布于永歌森林地区。宁神花作为永歌森林,乃至整个奎尔萨拉斯的重要象征,还将在后续篇目中多次出现。

伊斯维尔强忍着后脑勺和膝盖隐隐传来的疼痛,挣扎着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捏住了在眼前晃荡的刀刃:“好好珍惜胜利的感觉吧,不会有下一次了。”

“是吗?”薇欧娜轻巧地抽回了短刀,毫不客气地用刀刃紧逼着伊斯维尔的鼻尖,“如果你能掌握更多实战法术,我倒会认真考虑一下,你的那个——建议。”

法师低声吟咏着咒语,随即闪现到了远处,似乎又帮自己挽回了些许颜面:“我亲爱的姐姐,显然你还没有认识到我全部的实力。刚刚……你看,不过是一次小小的失误。”

薇欧娜头也不抬,认真地把玩着手中的短刀:“嗯,既然如此,下次等你准备好全力应战的时候,一定记得事先通知我一声。让我做好空手把你摁倒的准备~”

“你可以尝试一下,我不会介意让你失望的。”伊斯维尔听出了对方话里的那几分讥嘲,“提醒一下,我可不仅仅是法瑟林学院(注1)的法师学徒,银月城的伊蕾达大师(注2)也教了我不少剑术。”

“剑术?听起来不错~”薇欧娜微微皱了皱眉头,收起了手中的武器,“似乎是一种时髦的玩意儿,会剑术的法师。应该不会太难对付。不过,忙着补习剑术的同时,希望你不要荒废了学院的基础法术课程哦。”

伊斯维尔稍稍愣了一下,脸色也略略有些发慌,这一句确实有些出其不意:“这事可不用你操心!我已经掌握了我所需要的一切!”

“哦?那,什么时候能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寒冰箭或者奥术飞弹?我的三修大法师。”薇欧娜装着满怀期待的样子,瞟了一眼身旁的“大法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应该都是学院的基础必修课程吧?”

“只要能消灭对手,我才不在乎用什么样的法术……”伊斯维尔低着头,轻声嘟囔着,脚尖无聊地在青翠的草地上划拨着圈圈。

伊斯维尔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某些法术方面确实缺乏天赋。学院魔导师奎奥拉斯给他的评价是:“你的寒冰箭和奥术飞弹只配给山猫挠痒痒!”

薇欧娜打量着眼前由骄傲陷入颓唐的精灵,一时想要发笑。最后还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好好准备学院的最终试炼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伊斯维尔用手托着下巴,稍稍扬起了头,恢复了几分神采,若有所思地说道:“嗯,我想……或许勤能补拙,赶在试炼之前进行一些突击练习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现在天气不错,很适合法术训练。那,我就先去准备了~”

“站住——!”薇欧娜经过了短暂的沉默,猛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好你个小滑头,别以为拿这个当借口就可以逃脱决斗失败的惩罚了?刚好,我也要趁着好天气进行一些训练~”

阴谋被戳穿的精灵颓然垂下了头,无奈的苦笑很快爬上了伊斯维尔的脸庞。依照事先的约定,失败者应当承担的惩罚将是在今天日落之前,无条件听候获胜者的调遣。

“跟我来。”猎手很快收拾好了行装,又仔细拢起了几绺散乱的发丝,转身扬手招呼着“忠实”的侍从。

永歌森林的深处,银月城灵动的尖塔直入云霄,金红色的纹饰华贵而典雅。葱茏的枝叶掩映下,厚重的城垣依稀可见。在林间穿行了一段时间以后,精灵已经踏上了通向都城的主干道。

尽管决斗的失败让伊斯维尔的心情蒙上了些许阴影,不可否认,这仍是一个祥和而舒适的午后。行走在干道上的姐弟俩不时会和往来如织的行人擦肩而过。

薇欧娜的脸上洋溢的笑容恰如午后的阳光,光鲜而明艳。伊斯维尔默默埋头跟随了一段时间。很快,他下定了决心,骄傲地抬起了自己的头,三步并作两步赶超了前方的薇欧娜,摆脱了追随者的位置。猎手并没有对这次稍显放肆的僭越行为发出任何异议,仅仅看了一眼伊斯维尔努力挺直的背影,胸有成竹地低声笑了起来。

穿过巍峨的城门之后,四通八达的街道让伊斯维尔踌躇了一会儿。经过略略的思考,他信心满满地选择了一条熟悉的街道。

穿行在车水马龙的皇家贸易区内,他们并没有作任何驻留。前方就是远行者广场。“停!”猎手干净利落的指令很快让伊斯维尔规矩地停下了脚步,让薇欧娜走在了身前。远行者广场显然就是此行的目的地。每逢周末,这里的射击训练场照例会向所有民众自由开放,任何有兴趣的精灵都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远行者游侠的训练氛围。

1. 法瑟林学院:奎尔萨拉斯精灵学校,现位于永歌森林逐日岛西南部。

2. 伊蕾达:银月城武器大师。随着武器专精的简化和武器熟练度设定的取消,该角色已从游戏中移除。

“好,就在这座花坛旁边,呆着别动,我马上回来。”薇欧娜很快发布了新的指令。

“如您所愿,我的女士。”伊斯维尔顺从地应答着。接下来的空闲时间中,他必须认真考虑如何在薇欧娜可能的颐指气使下,最大限度地挽留自己的颜面。

伊斯维尔回忆着自己一路上的表现,基本无损于自己优雅的形象。骄傲地走在前方,步履稳健,而且准确地判断出了姐姐的目的地,精灵的心底隐隐泛起了几分莫名的愉悦。

薇欧娜为什么钟情于远行者广场,伊斯维尔很早就看穿了姐姐的心思。成为一名远行者,这几乎是每一位精英猎手最崇高的梦想,姐姐也不例外。然而,唯一的阻碍,或者说是羁绊,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唯一的亲人,他们的母亲——娜蕾尔·雪晨。

旧事的阴霾一直笼罩在这位母亲的心头——

奎尔萨拉斯与阿曼尼巨魔频繁而激烈的边境冲突夺走了她最珍爱的妹妹。如今,焦焚的边境森林尚未完全恢复往昔的生机,愈合兽人入寇残留下的斑斑疮痍,战争的阴影仍旧潜伏在太阳井的光辉之下。她更不会忘记,自己的爱人作为游侠部队的一员,毅然拼杀在了守护奎尔萨拉斯的最前沿,直至加入传奇般的风行者,奥蕾莉亚麾下的远征军,踏入了那道通向另一个世界的传送门,此后再无任何音讯。

娜蕾尔笃定地追随着圣光的信仰,治愈了无数的伤口。然而,一直到现在,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抚慰她内心深处那一道道痛彻心扉的伤痕。

薇欧娜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儿,她知道母亲质朴的愿望和虔诚的祷告——希望儿女们过上最平静的生活,远离军队,远离疆场,远离战乱杀伐。薇欧娜也默默掩藏起了自己从戎加入远行者的梦想,绝口不再提及任何有关远行者的消息。只有在轻松愉快的周末时光里,薇欧娜才会偷偷前往银月城的远行者广场,凭借这一丁点若即若离的联系,点滴拼凑起遥不可及的愿望。

“我回来了。”女孩欢快的声音打断了伊斯维尔的思绪。法师这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准备好任何实际可行的对策,应付薇欧娜即将交付给自己的“训练”。

薇欧娜展示着手中精致的果篮,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接下来的任务很简单,和我之前说的一样,陪我进行一些箭术训练吧。”

箭术训练,加上突然出现的果篮,伊斯维尔一下子联想到了马戏团里的飞刀杂耍者,隐约感受到了些许不安。

猎手轻快地从果篮中挑拣出了一个苹果,大大方方地放在了伊斯维尔的头顶上。漫不经心地指了指广场远端的训练假人。

这对伊斯维尔而言,意味着两条消息,一好一坏,好的是,自己的预感依旧准确;坏的是,自己即将陷入最令人难堪的境遇。这倒不是担心自己会被误伤,薇欧娜的箭术毕竟不是浪得虚名的。只是……堂堂男子汉,周末站在人流如织的广场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头顶水果被一个女孩拿来当靶子练习箭术,伊斯维尔挠破脑袋也想象不出能有什么事情会比这样更丢丑了。

薇欧娜故意摆出了一幅满不在乎的模样,一板一眼地检查着自己的“靶子”,而后优雅地转过身去,一步一步地计算着训练所需的距离。伊斯维尔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火舌炙烤着一样,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

薇欧娜找到了一个满意的距离,张弓搭箭,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过,长时间的瞄准之后,羽箭却迟迟没有射出。满怀期待的伊斯维尔无奈地看了一眼远处的猎手,然而周围人群戏谑般的目光又迫使他迅速垂下眼帘,掩藏起窘迫的神态。

薇欧娜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放松了弓弦,快步轻敏地赶到了“靶子”旁,又坏笑着拿出两个苹果,整齐地堆叠在了伊斯维尔的头上。现在,可怜的“靶子”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他很想把薇欧娜叫过来商量些什么,却又担心自己的喊声会引来周围更多不必要的关注。

猎手迈着沉稳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远离着自己的靶子。焦虑不安的伊斯维尔还是注意到了,三支羽箭已经被取出了箭袋。当伊斯维尔还在忖度这是不是一个玩笑的时候,薇欧娜突然止住了前行的脚步,转身,拉弓,瞄准。清脆的弓弦声清晰地传入了伊斯维尔的耳朵,三支离弦的飞箭破空而出。似乎有一阵微风轻拂过头顶,精灵感觉自己头顶的重负一下子被解除了。

“中!”

薇欧娜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掩口大笑起来。聚拢在周围的人群中也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伊斯维尔则感觉全身的力量也随着那几个苹果,一下子被抽离了身体,无力地瘫倒在了一旁的训练假人上。不过,当伊斯维尔定睛看到薇欧娜的手中拿着一串鲜红欲滴的樱桃时,看似奄奄一息的精灵立即恢复了十二分的精神,猛然冲了过去,死死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好痛!”薇欧娜白了一眼,“傻瓜,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在你头上放这个吧?”

伊斯维尔没有答话。

“那,我只好当你是默许了。”

依然只有沉默,伊斯维尔的头却已经完全埋了起来,尖长的耳朵也萎靡地耷拉着。

“好吧,既然你刚刚这么配合——今天的训练成果,我很满意,解散吧~”薇欧娜潇洒地甩了一下头发,“怎么?还不舍得放手?”

伊斯维尔蓦地松开了手,未曾期许的解放来得有点始料未及。法师深深呼吸着城里飘散着香甜的空气,稍稍恢复了一点仪态,嗫嚅说道:“谢谢,我的女士。”

薇欧娜笑了笑,转而落落大方地回了一个礼:“感谢你的配合,我的勇士~ 下次——至少表现得再勇敢一点,不要辜负了勇士的名头。”

不等薇欧娜说完,伊斯维尔飞快地一头冲破了环聚在广场周围的人群,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重获自由的法师一路狂奔到了逐日王庭,好在并没有什么好事者追上来继续奚落自己。

广场一侧的大图书馆是伊斯维尔近几个月来最常光顾的地方。惬意的午后,一盏醇香的玫瑰花茶,一张松软的丝缎靠椅,再加上一本弥散着松墨微香的书典,这就构成了伊斯维尔最美好的愿景。

法瑟林学院的藏书很早就迎来了伊斯维尔的频繁光顾,直到再也无法满足法师与日俱增的对知识的渴求。诸多领域的书籍都没有逃离他的涉猎范围,包括自然地理,奥法典籍,风土文化,文学著作等等,几乎森罗万象。

憧憬着即将到来的阅读时光,伊斯维尔的心情很快舒畅了许多。日影之下,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眼前,熟悉的面容加上胸前别致璀璨的冰蓝色水晶勾玉,伊斯维尔绝不会错认。

“Minn'da!(注1)”伊斯维尔兴奋地迎了上去,“没想到您今天也在银月城。”兴奋之余,他暗自庆幸了一番,还好母亲一般不会经过远行者广场……

“维尔,你还记得贝蕾斯特拉女士(注2)吗?她也是一位可敬的牧师,我们因为共同的信仰走到了一起。她很想邀请我来城里做客,我拖延了好久,直到今天才有机会拜访故人。”母亲和蔼的面容足以让伊斯维尔忘却所有的烦恼,“你现在要去哪儿?维娜呢?她没和你一起吗?”(注3)

“我想独自去图书馆坐一坐,姐姐的话,我想她应该还在……哦,现在可能去花园街市了~”伊斯维尔默默提醒着自己,这只是隐瞒,不能算是欺骗。

“嗯,好好为你的学院试炼作准备吧,我先回去准备晚餐。天色差不多就叫上维娜,早点回家。”

“嗯!”伊斯维尔认真地点了点头。

在王庭广场的远端,谋杀小径的尽头,伊斯维尔惊诧地发现了另一位熟人——自己的导师,奎奥拉斯大师。不过,对于这次偶遇,魔导师一贯稳重严肃的脸上所表露出来的惊诧丝毫不亚于自己的学徒。

“你看见什么了?”母亲敏锐而轻柔地问道。

“啊?没什么,好像是一个熟人,我不太确定。”伊斯维尔深知,自己并没有达到导师的期望,心中不仅存有几分忌惮,同时也怀着些许歉疚。

“嗯,好好去看书吧。回家的路上,你们要小心~”母亲的话语一如既往地温柔而甜美。

告别了母亲之后,伊斯维尔低着头,快步溜进了图书馆。日渐临近的最终试炼依然让法师的内心涌起了焦虑。自己的导师正是最终试炼的策划者,伊斯维尔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将是一场怎样的考验。只要奎奥拉斯大师动动手指,伊斯维尔就将毫无通过试炼的可能。

从跨入学院的那一刻起,奎奥拉斯大师就认定了伊斯维尔与生俱来的独特潜质,尤其是他对奥能的感知和亲和能力。导师一直期盼着能够将他培养成为拥有强大力量的塑能法师。不过很快,伊斯维尔广泛的涉猎和旺盛的兴趣很快逾越了塑能系的范围。与此同时,这名学徒在冰霜和奥能法术方面的拙劣表现也逐渐暴露了出来,这不禁让满怀憧憬的导师大失所望。伊斯维尔的内心暗自选择了放弃,彻底地割舍了在冰霜和奥术领域的努力。他逃避着相关的课程,转而继续追寻着自己热爱的知识。而今的伊斯维尔不仅拥有了广博的学识,他所能掌握的法术也涵盖了诸多魔法派系,当然,奎奥拉斯大师传授的塑能系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注4)然而,在自己的导师面前,伊斯维尔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只有一系列的火焰法术了。

整个下午,伊斯维尔的目光虽然游走在书页的字里行间,心神却完全被各种繁杂错乱的想法占据着。等到伊斯维尔从纷扰的思绪中挣脱出来的时候,姐姐已经站到了自己身侧,催促他返回日冕村了。

1. 萨拉斯语,妈妈

2. 贝蕾斯特拉女士:银月城牧师训练师,位于日怒之塔内。

3. 维尔和维娜分别是伊斯维尔和薇欧娜的昵称。

4. 对于魔法派系的表述,此处采用了达拉然系列书籍《奥术魔法的派系》中的分类和命名。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