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深林越禁之翼篇(下)

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深林越禁之翼篇(下)

魔兽世界 NGA : 若梦影风痕 2017-12-25 14:35:47

本文来源于NGA,作者:若梦影风痕;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需要智慧去追寻别人眼中的自我,也需要勇气去坚持自己心底的自我。

—— Dr. S. 马克吐温

当初为啥要注册NGA账号呢?

一直都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属于艾泽拉斯的故事。

从2014到2017,其间也写了一些其他的故事,但终究难以弥补心中真实的缺憾。

不知不觉间,这个故事也积累了一篇又一篇,修改了一遍又一遍。

因爱故生怖。

越是积累,越是修改,也越是不敢公诸于众,示之以人。

但,就决定在2017年的冬幕节开始之际,迈出这迟来的一步吧......

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冬幕节礼物——这个一直藏在梦中的故事。

相关阅读: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深林越禁之翼篇(上)

深林越禁之翼 正文

昼夜交替,晨昏更迭,数周的时间不过白驹过隙般的弹指一瞬。

一封古色古香的信件准确无误地寄送到了伊斯维尔的手中,暗红色的封泥上盖着法瑟林学院的印戳。伊斯维尔几乎可以确信,自己的试炼内容就在这封信里。

光洁细腻的羊皮纸上,奎奥拉斯大师的字迹遒劲而沧桑。题目很简单——Aranal, belono sil'aru!(注1)如同箴言一般,这行简单的文字久久地徘徊在了伊斯维尔的心头。

“起来,肩负起你的责任!”这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破题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伊斯维尔眼下依然只有一知半解。奎奥拉斯大师长久以来似乎都是孑然一身,除开日常的作息,他几乎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心力钻研奥能,纯熟地掌握着各类最为华丽而又致命的法术。伊斯维尔很难想象,如何才能担负起这位大师交托给自己的责任。单纯在塑能系法术方面,伊斯维尔在自己的导师面前几乎无地自容。哪怕奎奥拉斯大师直接宣布自己未能通过试炼,伊斯维尔也毫无怨言。他已经选择了属于自己的道路,无怨无悔,尽管可能会有些许遗憾。

当晚,伊斯维尔经历了生命中的第一个无眠之夜。彻夜的辗转反侧之后,伊斯维尔暗自下定了决心。

为了打破眼前的僵局,伊斯维尔首先打算尝试着去窥探奎奥拉斯大师的内心世界。虽然书本中介绍过某些强大的精神控制法术,不过对于伊斯维尔而言,这无限近似于痴人说梦。自己仅可以倚仗的优势是对奎奥拉斯大师生活习惯的了解。伊斯维尔已经掌握了初阶的占卜术,他可以参考着导师的日程安排,足不出户地在家中挑选合适的时机,静静观察导师的一举一动。(注2)

每个人的心灵世界都会在特定的时刻,展露出最为细腻而又脆弱的一面。夜幕降临以后,奎奥拉斯大师会进行长时间的冥想。在此之前,他会为自己安排一些随意的自由活动。在伊斯维尔看来,只有在这一时段内,自己的导师才会稍稍褪去惯常的威严和肃重,流露出些许郁积的真情实感。

一周以后,伊斯维尔已经探查到了些许端倪。在这段时间里,奎奥拉斯大师不时会取出一个精致的木匣,然后陷入长时间的思索,似乎是在回溯一段久远的记忆。有时,他甚至会紧握着这个木匣进入冥想。然而,伊斯维尔却从未发现这个木匣被打开过,一次也没有。

探秘,好奇,求知,一切都在驱策着伊斯维尔去进一步发掘这一条宝贵的线索。伊斯维尔并不缺乏一些必要的能力。进入法瑟林学院后不久,他就从一本藏书中学到了一个有趣的小法术——隔空取物。(注3)经历了一番斗争后,伊斯维尔最终打消了内心的罪恶感。“偷窃”十分顺利,木匣如愿被召唤到了法师学徒的手中。剩下的唯一阻碍就是盒子上的一把旧锁了。对此,伊斯维尔也已经成竹在胸。开锁术虽然已经失传了许久,不过还是没能逃出伊斯维尔广博的涉猎范围。一把普通的铜钥匙配合着几句咒语就破解了这把旧锁,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注4)

木匣被打开的一刹那,伊斯维尔满怀的期待马上被失落所取代了——里面空空如也,唯一值得一提的只有一根褪色的金红色丝带和中央一处钩状的圆形凹槽,仅此而已。伊斯维尔稍带落寞地合上了锁,催动咒语将木匣小心翼翼地遣送回了原处。

殷红的残阳拉长了伊斯维尔远去的身影。凝望着绚烂的晚霞,伊斯维尔的脑海中依然浮现着打开木盒后所见的种种,那个凹槽的形状似曾相识却又一时难以辨明。且行且思之际,日冕村的轮廓已经映入了伊斯维尔的眼帘。亭亭如盖的巨树挺立在村子的中央,静静庇佑着这一方宁静的家园,默默见证了无数的聚散悲欢。温柔的霞光勾勒着穹顶柔美平滑的线条,庄重的金红色纹饰也在阳光的沐浴下折射出明艳的光彩。

这里就是养育着自己的家园,还有关心自己的人和自己关心的人。伊斯维尔感觉自己的视野倏然之间有些迷离,依稀之间,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娜蕾尔和薇欧娜……母亲的坠饰!倏尔一瞬,伊斯维尔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答案——那个凹槽似乎刚好足以容纳一枚勾玉形的吊坠,就像母亲常年佩戴的那枚吊坠。那根丝线则更像是吊坠的挂绳。

伊斯维尔努力追寻着所有的记忆,然而母亲似乎从未向自己或是其他任何人提及过有关这枚吊坠的事情。伊斯维尔和薇欧娜也从未询问过相关的问题。

1. 萨拉斯语,不译,下文中已说明。

2. 引自达拉然魔法书籍《奥术魔法的派系-预言系》——“最常见的预言系应用大概就是占卜术了,这种法术能够观察到遥远的地方所发生的事情 - 甚至在另一个位面发生的事情也不例外。”

3. 引自达拉然魔法书籍《奥术魔法的派系-变化系》——“变化系是最有用,也是使用最为广泛的派系之一。这个系的法术能让法师操控时间和空间的变化。”隔空取物只能作用于近距离内的小型物件,不适用于实际作战。

4. 卡德加开锁术:存在于远古测试版本中的法术,这一法术借鉴了D&D的设定,是一种属于法师的辅助法术。早期版本施放辅助法术均需要施法材料(例如缓落术的轻羽毛,萨满的各类图腾),开锁术的施法材料是铜钥匙。

不知不觉间,温馨的氛围包裹了伊斯维尔的整个身心,是家的感觉。晚霞已经铺满了天际,温润的阳光透过窗棂,将整个房间浸沐在了一袭暖红之中。朦胧的淡紫色纱帐氤氲着清新的芬芳。伊斯维尔轻轻倚靠着柔软的绸布靠垫,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

一阵急促的声响打破了静谧的氛围。

“维尔,快来!”是薇欧娜的声音。

“什么?”

“没时间细说了,快和我来,带上你的武器!”

“有情况?!”伊斯维尔一下子警觉了起来,不安地望着姐姐。

薇欧娜快步走到了伊斯维尔的身前,竖起了食指,四处张望了一下,压低着声音:“森林巨魔~”

“巨魔!”伊斯维尔不禁愣了一下,小心地向窗外张望着。

“当然不是在村子里了,瞧你吓得。”薇欧娜狡黠地一笑,“我刚刚在艾伦达尔河畔发现了一只落单的巨魔。放心,我已经打上追踪信标了。快点出发,我们应该可以在日落前追上那个绿皮。”

伊斯维尔丝毫没有质疑薇欧娜情报的准确性。不出意外的话,这将会是自己生平第一次接触活生生的森林巨魔。尽管内心还有着些许紧张和不安,精灵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倾注到了这场即将拉开序幕的追踪活动中了。只要足够小心,一只巨魔并不足以构成太大的威胁。(注1)

两名精灵快速检查了一遍随身携带的武器,紧紧披上了一袭深绿色的斗篷。姐弟两人默契地一唱一和,和母亲搪塞了几句。薇欧娜束紧了背上的长弓和箭袋,迅捷地穿行在苍莽的林间。伊斯维尔紧跟着猎手的脚步。为了准备这场特殊的“追猎”,法师还特别带上了自己挚爱的佩剑。

身畔的风景飞速地变换着,微风轻拂过脸庞,伊斯维尔也从试炼的紧张氛围中缓和了下来,贪婪地享受着久违的舒畅。

薇欧娜突然停了下来,伊斯维尔也随之放慢了脚步。猎手回身微微一笑:“就快追上了,跟紧点,轻声。”

伊斯维尔握紧了剑柄,环顾着四周,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巨魔的踪迹。绯红的晚霞已经收敛了光辉,影影绰绰的密林越发显得幽暗而诡异。

继续前行了一段距离后,伊斯维尔捕捉到了一串奇怪的声音,一种完全不熟悉的语言。巨魔语,伊斯维尔很快就有了答案。一支森林巨魔小队完整地出现在了精灵们的左前方。佝偻的身形,绿色的皮肤,突出的獠牙,血红的发束,完全符合伊斯维尔在奥术影像中见过的阿曼尼巨魔的形象。法师努力回想着图鉴里描绘的形象,逐个辨识着这支巨魔小队的成员。一只妖术师,两只猎头者,两只驭豹者,当然还要包括他们豢养的两头大山猫。(注2)施法者充当着领队,走在了小队的最前沿,后方的四名巨魔抬着一个木制的囚笼,里面似乎趴着一团金红色的东西。

伊斯维尔恶狠狠地瞪了薇欧娜一眼:“你是在开玩笑吗?这叫一只?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巨魔,要是被他们发现的话……”

薇欧娜无奈地摊着双手,冷静地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之前我明明只发现了一个。”

伊斯维尔暗暗地叹了口气:“快看,笼子里的是什么东西?”

“似乎是……两只小龙鹰!”猎手优秀的视野和丰富的狩猎经验很快揭示了答案。

“太可惜了……”伊斯维尔回想起了在塔奎林附近见到过的龙鹰骑士。很难想象如此美丽高雅的生物眼下却沦为了一帮巨魔的阶下囚,精灵只能默默在心间埋下一份惋惜。

夜色愈发浓重起来,森林巨魔小队也暂时停止了行进,妖术师念着咒语,一团篝火很快升腾了起来。硕大的囚笼被搁在了一旁,巨魔们全部围拢到了篝火旁。

在跃动的火焰的映衬下,巨魔的面孔显得格外狰狞而恐怖。伊斯维尔捕捉到了一抹出自于巨魔妖术师身上的明亮闪光,似乎是一串胡乱联缀起来的饰物。伊斯维尔睁大了眼睛,这串凌乱的饰品里包含了一些羽毛,骨节,石头…….中心处最为璀璨的是一块宝石,泛着火红色光泽的勾玉!除了颜色上的差异,和母亲的吊坠几乎一模一样。

这就是通过试炼的钥匙,伊斯维尔暗自下定了决心!

1. 日冕村地理位置解析

如地图所示,日冕村是一个边境村落,紧邻阿曼尼巨魔的活动区域。日冕村的东部是巨魔村落塞布索雷,东北部则是塞布瓦萨和托尔瓦萨。这也为日冕村精灵与阿曼尼巨魔之间的接触和冲突埋下了伏笔。

2. 上述名称均来自于永歌森林和幽魂之地各个巨魔据点的巨魔野怪。

“有什么新发现?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薇欧娜推了推身边的伊斯维尔。

“啊?嗯,我……有一个方法。”伊斯维尔回过了神,很快酝酿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或许,我们可以解救那些被抓的小龙鹰。”

“你确定?”

“我学过一点隐身术,这就是关键。”伊斯维尔从未尝试过这个法术,不过,他仍然下定了决心。(注1)

薇欧娜皱起了眉头:“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不会阻拦。不过,千万小心,至少,为了……我们……我们的……”

伊斯维尔看着薇欧娜的清丽的脸庞,心头泛起了一丝凝重,想要说点什么安慰的话语,却组织不出任何合适的语言,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从左侧接近他们,不要让风向暴露你的气息。我的弓箭会保护你的。”

伊斯维尔微微一笑:“嗯,我也会保护你的。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你自己快点逃,我来挡住他们……”

话音刚落,法师的后脑就挨了一巴掌。

“别说傻话!”薇欧娜斥责道。

随着一串古老的咒符,伊斯维尔的身形渐渐消失在了阴郁的丛林之中。薇欧娜稍稍抬了抬手,想要唤出维尔的名字,却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猎手密切监控着远处的巨魔营地,手中紧握着长弓。几根羽箭也已经被预先取出了箭袋,倒插在了身前伸手可及的空地上。

伊斯维尔小心翼翼地接近着囚笼。几个巨魔围坐在篝火旁热烈地进行着一些讨论,不时之间还会兴奋地舞动起肢体,而后爆发出一阵放肆的狂笑。两只山猫不太情愿地承担了外围警戒的任务,慵懒地趴在枯枝败叶上,毛茸茸的眼皮惺忪地耷拉着。

很快,伊斯维尔已经接近了囚笼。这个做工粗劣的笼子并没有上锁,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巫毒符咒的痕迹。笼门被几根藤蔓松松垮垮地捆扎着,不过,对于小龙鹰而言,这已经构成了牢不可破的枷锁。精灵轻巧地解开了藤条。

出乎意料的是,这两只龙鹰似乎被施加了某种巫术,抑或是被灌下了某种毒剂,瘫软地躺在了笼子的底部,完全不能动弹。小龙鹰滴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眼前的这个精灵。伊斯维尔似乎能读出其中的期待和惊恐,不过,现在的他对此完全无计可施。精灵无奈地扭过了头,虚掩着囚笼的木门。

巨魔们依然沉浸在愉快的交谈之中,一只山猫慢悠悠地打了一个哈欠。伊斯维尔稍稍松了一口气,自己的隐形效果近乎完美,情况四平八稳地处于掌控之中。精灵蹑手蹑脚地向巨魔们靠近着,这群怪物身上一阵阵莫名的刺激性异味让伊斯维尔感觉非常不适。除去解救小龙鹰之外,伊斯维尔的冒险有着另一个更加重要的目标,那就是妖术师挂饰中的那枚勾玉。精灵几乎已经站到了妖术师的身侧,伊斯维尔一边捂着鼻子,一边仔细地观察着这枚勾玉。火红色的光泽隐隐流溢在剔透的晶体之中,跃动的篝火更为这枚宝石笼罩上了诡异的色彩。伊斯维尔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枚勾玉和母亲的那块除了迥异的色彩以外,确实没有任何区别。还有奎奥拉斯大师深藏的木匣中的勾玉形凹槽……伊斯维尔只需要一根明晰的线索,就可以将这些零散的碎片紧紧连缀在一起。或许,这就是自己通过最终试炼的关键!

虽然,巨魔们即兴而发的夸张动作不时会让一旁的伊斯维尔感到一惊。不过,精灵的形迹完全没有暴露。伊斯维尔稍稍远离了巨魔小队,悄声低吟着隔空取物的咒语。片刻之后,妖术师坠饰上的勾玉已经安安静静地躺在了精灵的掌心之中。伊斯维尔小心地收起了水晶,又抬眼看了一下巨魔妖术师。那个家伙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次失窃,依然饶有兴致地为伙伴们表演着一些夸张而又炫目的巫毒法术。

得手的伊斯维尔尽情嘲弄着愚蠢的巨魔,甚至还学着他们的样子,摆出了一些奇怪的造型。沉浸在喜悦之中的伊斯维尔完全没有注意到远处薇欧娜的表情。

猎手一直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前方的动向,一群纵情狂欢的巨魔,还有两只困倦的大山猫,并没有任何危机浮出水面。然而,平静的空间不安地扭动着,随着暗影逐渐的散褪,精灵的身影霎时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伊斯维尔的隐形术已经失效了,而他自己对此却浑然不知!

1. 引自达拉然魔法书籍《奥术魔法的派系-幻术系》——“隐身术几乎是一个战斗法师最不可或缺的技能之一,因为你会常常陷入险境而亟需脱身,以达到战略撤退的目的。”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