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原创故事:高等精灵死亡骑士的艾泽拉斯之旅(2)

魔兽原创故事:高等精灵死亡骑士的艾泽拉斯之旅(2)

魔兽世界 NGA : 安大电桃男 2018-01-01 11:55:49

本文来源于NGA,作者:安大电桃男;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三章

老拉维斯在夜色镇路口当守夜人已经8个年头了,自从前几年一群冒险者们解决了夜色镇一直以来的问题,暮色森林已经重回平静,除了听说还有传闻中的憎恶和食尸鬼出没。旅客也越来越多,还有很多专门为来探险的年轻人,说什么见见憎恶和食尸鬼,怎么不去提瑞斯法呢,那里能见到活人才有鬼吧?

拉维斯想着发笑,左右看看,队长不在,就小心地从怀中取出皮囊干了一大口,啊。。这口可真是舒畅啊。。

一阵冰冷的风刮过,眯着眼睛打了个酒嗝的拉维斯不禁全身颤抖着冻得有些发抖,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只看到一个骑着黑马的奇怪女人路过。

“该死的”拉维斯咒骂着这阵阴风,突然想起来,自己喝酒前可没看见有什么人往这里走啊。他立马回头望去,女人连着马一起消失了。

“那是4年前啊,”老比尔擦着吧台,“那时这里还是乱的不行,乌鸦岭经常有棺材盖不翼而飞,尸体失踪的事儿,守夜人也经常死伤,有的活下来的吓得神志不清,我老比尔还亲眼见过一个大的像马车一样面粉袋似得憎恶出现在河边。”

旅馆安静了,满满当当的旅馆鸦雀无声,大家都屏息凝气,听着老比尔的故事。

“咱们血鸦旅馆根本开不下去,”老比尔惨笑着回忆,“根本没有行人路过这里嘛,基本都是水路直接去艾尔文森林或者从湖畔镇南下,也就是守夜人部队经常来照顾咱们的生意才没有倒闭。”老比尔喊着伙计,将抹布丢给他,又从伙计手上取了块干净的。

“有一天,”老比尔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我正趴在吧台上打盹,天气有点冷,我特意将壁炉烧的旺旺的,反正也没什么人。”

老比尔贪婪地喝了口酒,“忽然一阵阴风吹来,居然把我冻醒了,”

大家伙感觉有些阴森,纷纷端起酒杯喝酒。

“我一个趔趄坐了起来,看到门口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女人走了进来,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就迷迷糊糊地问了句,‘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老比尔绘声绘色地说。

“女人走上吧台,脚步轻地就像一阵风。”老比尔地语音有些颤抖。“女人掀开了斗篷。。”

旅馆里地人都停下了动作,有的已经紧张地有些冒汗,还装模作样地坐远一点远离壁炉。

“一张苍白地脸,似乎没有什么血色。”老比尔继续说,“看上去像北郡佬,鬼知道她们到夜色镇来干嘛。女人长得很是清瘦,但有几分姿色。。”

3名客人起身了,向楼上客房走去,似乎用餐完毕,而且丝毫不在乎老比尔的故事,一个男人开路,戴着大斗笠,披着灰黑色的斗篷,另外两个似乎是随从,看上去比较强壮,提着东西,大家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时酒压低了帽檐。

“3位客官吃好喝好休息好啊!”老比尔似乎在提醒他们付钱,左边的侍从从怀中掏了几枚金币,准确地扔进了老比尔刚刚打开的抽屉。

”不用找了”打头的男人头也不回地走上楼梯。

老比尔十分开心,现在的人都这么有钱吗?

“快说啊”“继续啊老板!”“别吊胃口了!”台下的客人们有些不满。

“好好!”老比尔又大口喝酒,“说道哪儿了。。那个女人。。是把?她长得确实不错,感觉补补身子能嫁个郡守或是校官什么的。她单薄的嘴唇蠕动了。。”老比尔故意拉长了语调。

“嘘。。”“还拖。。”台下传来了嘘声。

“咳咳,”老比尔有些尴尬,“‘老板,我要一间客房,然后送2人份的食物上来,普通的肉和面包就行’说完表情有些黯然,向楼上走了几步,又回头扔了1枚金币给我。‘好嘞’我当时很爽快地答道,‘楼上随便您挑,都是干干净净的没人住着呢。’女人听到没人似乎被电击了一下,但还是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继续上楼了。”

“我接住金币,冰冷的硬币才让我完全清醒过来,我一边回厨房准备面包和猪肉,一边有些怀疑,为什么这个女人进门没触动吱呀作响的老木门和门口的铃铛,顿时有些紧张,但想想,可能是我睡着了没听见吧?”老比尔若有所思地晃动着酒杯,

“很快我就把猪肉煮好了,我端着盘子向楼上走地时候,楼梯可是很久都没维修过,我感觉随时都会踩断,吱呀吱呀炒得要死,这时我感觉又有些不对劲,那个女人为什么上楼一点声音都没有?斗篷鼓鼓囊囊地明显体重不轻嘛,虽然看上去有些瘦。我壮着胆子向二楼喊了一句‘请问小姐在吗?’”

“良久。。”老比尔顿了很久,一口将杯子里地酒喝光,“我站在台阶上颤抖不已,不知道该上还是该下,手已经很是颤抖..楼上终于传来一声‘请上来吧老板,我在最远的那间。’我舒了口气,走上2楼,面对像深渊一样黑暗的走廊,我才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点上盏灯再上楼,那个女人又是怎么走到尽头的。”

“我只能走一步摸一步向前走,感觉就像一晚上那么长,我终于摸着墙走到了最后一间屋子,很惊讶,门是开着的,房间里亮起了微弱的蜡烛光,可能是女人自己带的火吧。”老比尔咂了咂嘴,把酒杯伸向酒桶,想了想还是缩了回来

“蜡烛的光足够我走过去放下食物,女人看了一眼我送过去的肉,摇了摇头,惨笑道。。‘我生前不喜欢吃猪肉的。。。’”

“啊!。。”客人们惊讶和恐惧的面容扭曲,甚至有人不小心打碎了酒杯。

比尔站了起来,侧对着壁炉,一半光明一半阴暗的脸甚是恐怖,

“我生了孩子后,又喜欢猪肉了。。。”

。。。

。。。

“该死的老比尔!”一名客人将面包扔向比尔,老板笑着躲闪,大家伙也笑了。

“杯子还得赔我啊!1个金币!”比尔一脸正经。

“赔你个头!”“哈哈”

老比尔欢乐地笑着,突然他的表情凝重了,直勾勾盯着门口,客人被他弄笑了,有个年轻人说“老板,你还想吓谁啊,”

年轻男子笑着大口喝酒,却一阵冷风袭过,好像一块青黑色的斗篷擦着年轻人的脸飘过,寒冷的气息和丝丝诱人的体香让年轻人差点呛了一口,

“咳咳,”他抬起头,一个背着皮囊包裹着的长条物体的青黑色斗篷女人已经走到了吧台前,们口的铃铛为什么没有响?这个女人的脚步怎么和空气一样?店内的气息又凝固了。。

女人毫不在意店中的气氛,径直在吧台前坐下,低下头压低声音说:“老板,我要一间客房,然后送2人份的食物上来,普通的肉和面包就行。”

。。。

。。。

死一般的寂静。。

“好。。好的小姐”比尔咽了一口口水,喉结不停的颤动着

“哦,”女人抬起了头,斗篷自然滑落,一头亮眼的白发如瀑布般散开,尖尖的耳朵抖动着,“再来两瓶永歌美酒吧”雯迪说完开心地笑了。

比尔有些痴,客人们都舒了一口气,原来是活人,欧不,活精灵啊。。

比尔准备转身喊伙计去地下室找永歌美酒,突然楼上传来一声惨叫,随后是很短暂的打斗声和桌椅板凳碰撞声,很快就停止了,大家都愣住了,雯迪猛地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向楼上,比尔和客人们还没反应过来,一名女客人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到她嘴唇上,女人舔了舔,额有点咸涩,伸手去沾了一点想看看是什么,

“啊啊啊,!”对面的客人大声惊叫道“血!”

雯迪冲进房间,只看到床上一个只穿着睡衣的男人惊恐地捂住脖子,血流了一床,两名侍卫戴着严肃和不甘的表情一左一右的躺在血泊中,后脑和胸口的致命伤说明了一切,偏南的窗户洞开着,左边靠窗子的侍卫手中单发火药枪似乎对着西偏北的方向。

“还是晚了一步啊。。”但是雯迪没有丝毫犹豫,带上斗篷,拉起口罩,推开北边窗户跳了下去。

“哎,”阿尔泰娅·埃伯洛克叹了口气,“镇子里很久没出现命案了,我都不会当侦探了。”

“队长,”奈尔从窗外喊道,“那个女人是朝着北边追的,”

“你们几个去看看,待会我叫西尔斯带几个人接应你们。”阿尔泰亚小心地探出头,

“队长,”戴眼镜的女人站起身来,“是‘戏猴者’的手法,这个插入的角度和力度,都和乌鸦岭、月溪镇‘戏猴者’案件一样。”

“哦,”阿尔泰娅面无表情地看了看男人藏在怀中的商会标识,“看来这个富翁被最不该知道行踪的人盯上了啊,怎么办,又是悬案?“

守夜人的队长苦笑着,”前几天那么多第七军团的士兵和老军情的特工都没逮住他,还指望谁来?国王陛下和提里奥大领主来对付他么?要不我们去找萨尔好了?”

她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对着手下吩咐道“先去通知暴风城和哨兵岭,这位大商人背后牵扯了多少东西我也不清楚。”

雯迪骑着小黑急速地向前追着,她能感觉到凶手的死亡气息,‘戏猴者’故意打开了南边地窗户想造成误导,但是来不及处理地上侍卫手中的枪支指向,说明他是一个细心有反侦察经验但不想被别人看到长相的人,或许这股气息,并不是人?

小黑嘶鸣着停下了脚步,雯迪对于自己的伙伴很信任,特别是这只从暗影界带出来的马,它对死亡气息非常敏感。雯迪试着停下了包裹自己的冰霜力量,让死亡气息随着风扩散开去感知周围的气息,果然,四面八方都是类似凶手的气息。

雯迪翻身下马,背对着小黑,取下了背上的巨剑,褪下皮囊,一层层揭开绷带,将一把造型古朴,剑柄下端雕刻着瘆人骷髅的淡绿色巨剑横在眼前,

“你是谁。。。”瘆人的男低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黑暗的树林里沙沙声不绝于耳,似乎有几个人在翻动。“为什么跟来?”

“呵呵,”雯迪惨笑着,“‘戏猴者’先生,你可是值600个金币啊!”

“你这个女人,活着不好吗?”

“那就看,”巨剑上布满透明的冰晶,空气似乎也被凝固了,雯迪眼中的寒气愈发高涨“谁会死第二次了。”

。。

。。

雯迪感觉头顶的杀气越来越重,似乎有什么东西俯冲下来,赶忙向前闪开,一把特工用的短刀直直地插在地上,右边突然传来一声诡异的惨笑“再见,精灵女士”

雯迪不可思议地回过头去,一双黑洞的眼神伴着雪亮的刀光刺向自己。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