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故园镇魂之歌篇(上)

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故园镇魂之歌篇(上)

魔兽世界 NGA : 若梦影风痕 2018-01-02 13:49:46

本文来源于NGA,作者:若梦影风痕;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需要智慧去追寻别人眼中的自我,也需要勇气去坚持自己心底的自我。

—— Dr. S. 马克吐温

当初为啥要注册NGA账号呢?

一直都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属于艾泽拉斯的故事。

从2014到2017,其间也写了一些其他的故事,但终究难以弥补心中真实的缺憾。

不知不觉间,这个故事也积累了一篇又一篇,修改了一遍又一遍。

因爱故生怖。

越是积累,越是修改,也越是不敢公诸于众,示之以人。

但,就决定在2017年的冬幕节开始之际,迈出这迟来的一步吧......

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冬幕节礼物——这个一直藏在梦中的故事。

相关阅读: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深林越禁之翼篇(上)

                魔兽世界原创故事: 红与蓝 深林越禁之翼篇(下)

故园 • 镇魂之歌 正文

淅淅沥沥的暮雨如同断线的珍珠,漫天纷坠而下。

雨点沾湿了精灵褶皱的衣甲和柔顺的发丝。

精致而匀称的面容湿润着,眼角闪烁着几点水光,或许是因为绵密坠落的雨水,或许是因为夺眶涌溢的泪水。

这究竟是第几次呆立在这里了?伊斯维尔的记忆早已模糊。

肃穆的墓碑前整齐地堆放着新摘的宁神花束,鲜红色的缎带宛如触目惊心的血痕,刺痛着哀悼者沉重的心绪。在雨水的浸沐下,轻颤的花枝更显出几分娇婉。涓涓的细流沿着光滑的墓碑潺潺流下。碑顶的雕饰形如振翅欲飞的灵鸟,渴求跃入云霄,却又对凡尘种种饱含着缱绻眷恋。

当伊斯维尔还沉浸在悲痛之中的时候,纤柔的手指已经悄然为他拭去了面颊上的潮痕。而后,一件宽大的皮质罩衣被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伊斯维尔无需猜测就能知晓,身后是自己的姐姐,薇欧娜·风痕。

对于他们挚爱的母亲,薇欧娜心中的伤痛其实应该丝毫不逊于自己吧?此时的她却必须展露出更多的坚强,因为她已是伊斯维尔最后的亲人。这样残忍的温柔让精灵深深地垂下了头,又一次泫然而泣。

安闲而温馨的时光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伊斯维尔阁下,冒昧打扰您一下,晚宴已经准备就绪。”斥候的声音打断了精灵的思绪。

“谢谢,我知道了……”伊斯维尔讷讷地转过身来,望着斥候匆匆的身影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快点去吧,今晚的聚会是为你准备的,不要再让大家失望。” 薇欧娜的催促透过了雨帘,柔美而温软。

今晚的宴会已经一拖再拖,这场宴会是为了庆祝胜利,一场苦涩的胜利。复仇的滋味永远只能是苦涩的。

艾伦瓦萨(注1),那场战斗已经过去了数月之久,但当这个地名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时,伊斯维尔不禁握紧了拳头,纷扰的思绪如同绵密的雨水,肆意冲刷着自己落寞的身影。

这是一个位于艾伦达尔湖畔,沿艾伦达尔河北岸构筑的巨魔定居点。与其说是一个村寨,这里更像是一座高度军事化的营垒。在艾伦达尔湖的西北区域,艾伦瓦萨和塞布瓦萨这两座巨魔据点占据了咽喉要冲,易守而难攻,且彼此遥相呼应,互为依托。因此,奎尔萨拉斯精灵部队对这两座巨魔据点的征伐一直以来收效甚微,此处阿曼尼巨魔的活动也日渐猖狂。

更加糟糕的是,艾伦瓦萨与日冕村仅有一河之隔!

在一个平和的周末,当伊斯维尔和薇欧娜还徜徉在银月城的街市上时,日冕村又一次遭到了巨魔的袭扰,然而和往常不同的是,村落内外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遇难者。斥候很快探明了情况,所有的失踪者都被关押在了艾伦瓦萨,那帮巨魔正准备将他们公开处死。此外,邻近区域的森林巨魔也蠢蠢欲动。

伊斯维尔的母亲娜蕾尔一眼就识破了这个陷阱,这些“幸存”的被俘者只是诱饵而已。如果等到边境部队采取救援行动,被关押的精灵将丧失所有生还的希望,正在向艾伦瓦萨集结的巨魔也会到达最佳的伏击地点,远道赶来的救援部队也将面临覆灭的危险。娜蕾尔一边派出了信使,一边组织了一支精锐的突袭小队。速度就是关键,他们必须赶在森林巨魔完成集结之前展开救援行动。

尽管尚未部署完毕,他们需要面对的仍然是一座凶险的巨魔营垒……最终,幸存者成功地被解救了,娜蕾尔却长眠在了家园的彼岸。

姗姗归来的伊斯维尔随即策划了一场复仇之战。在导师奎奥拉斯的举荐下,熟悉当地环境且身为计划拟定者的自己被任命为临时前线指挥官。伴随着死亡和毁灭,他配合其他精灵军队彻底地将艾伦瓦萨从奎尔萨拉斯的版图上抹除了。

1. 艾伦瓦萨简介

艾伦瓦萨(Elren'Watha)是本作中的虚构地点,是一个位于艾伦达尔湖畔,沿艾伦达尔河北岸构筑的军事化巨魔营寨(地图如下所示)。艾伦瓦萨的名称一半取材于所在地的河流湖泊,一半参考了永歌森林地区巨魔村落的命名风格,依例以“瓦萨”作为后缀。

艾伦瓦萨之战的全过程会在后续篇目中进行详细描写,此处仅作简略概述。

为什么我们在游戏里找不到这个艾伦瓦萨呢?因为已经被伊斯维尔彻底灭了啊~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灯火通明,水晶雕饰折射着璀璨的光彩,缤纷绚丽的丝带渲染着温馨祥和的氛围。顺滑明艳的深红帷帐,精致鲜美的丰盛佳肴,喜笑颜开的高朋嘉宾,一场庆祝宴会所需的所有要素都已齐备。虽然仍有些许的不情愿,伊斯维尔和薇欧娜还是换上了一套典雅的盛装华服,迎接属于自己的庆功典礼。

灯火之下,伊斯维尔一眼便看到了戎装整饬,威严沉稳的埃拉纳尔上尉。当然,在这种热闹的宴会场合中,他的老搭档萨瑟利尔上尉(注1)自然也不会缺席。更加令精灵感到欣喜,转而又有些惊惶不安的是,自己敬重的导师奎奥拉斯和伊蕾达两位大师也都出现在了厅堂之内。然而此前的自己却只顾沉浸在悲痛之中,迟到了许久才赶到会场。

“祝贺你,伊斯维尔少尉。” 埃拉纳尔上尉热情地迎了上来,“少尉”这个新的头衔被刻意加了重音,“这是你优异表现应得的嘉奖。”

“嗯,虽说这样的排场还是比不上爵士或者将军的就职典礼,小伙子也不用这样姗姗来迟,让我们一群人等上这么久吧?听说要开宴会,我可是冒着贻误军务的风险,提前很久就到场了。” 萨瑟利尔上尉很快也围拢了上来,轻快俏皮的语调丝毫掩饰不住调侃的意味。这些话语看似是责难,却根本没有让人感觉到压抑和难堪。

在伊斯维尔到来之前,埃拉纳尔就已经接到了斥候的报告。这位新晋少尉的迟到并非毫无缘故,上尉对此心知肚明。听到了自己老搭档有失礼貌的调侃,稳重的上尉暗暗地给了萨瑟利尔一个轻轻的警告性肘击。后者一边小心地保护着自己满溢的酒杯,一边灵活地躲开了这次“袭击”。

“我……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伊斯维尔低垂着头,舒缓地鞠了一躬。

“哈哈,这样就算结了。我就是开个玩笑,这么多年了,我的老朋友总是缺少那么点幽默感。”萨瑟利尔上尉的笑声依然是那样的爽朗而又奔放,“在我看来,舞会和酒会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事。它们能让你忘掉那些个烦心事。没有什么烦恼是银月城的美酒溶解不了的。”

“来,让我们为年轻的少尉干一杯~”埃拉纳尔暗中向薇欧娜递了一个眼色。

“好,来瓶日光陈酿吧!”(注2)精灵女孩已然心领神会,狡黠地眨了一眼作为回应。伊斯维尔默契地递过来一瓶闪着金黄色泽的美酒。

不出所料,萨瑟利尔欢快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窘迫的神色,无奈地连连摇头。

“你们……唉……”这名上尉对于日光陈酿的厌恶,甚至已经到了夸张的程度。长期与他共事的人没少被这位举止轻佻的上尉调侃过,而最佳的反击手段就是这种色泽独特的金色佳酿。

萨瑟利尔无奈地摊开着手:“圣井在上,快把这鬼东西拿走。它能毁掉一场成功的宴会。真是想不通,除了我家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崽子,谁还会喜欢这种天杀的酒?”

“哦?我想在场的很多人都会喜欢的。”薇欧娜好整以暇地补充了一句,在场的宾客中很快爆发出了一阵哄笑。

萨瑟利尔已是满脸窘迫,埃拉纳尔上尉站了出来,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

“今晚,我们欢聚在此,荣幸地见证了奎尔萨拉斯的青年才俊大展锋芒,让我们为艾伦瓦萨的征服者干杯!”埃拉纳尔最终还是免不了要替自己的老搭档解围,“为了永恒的太阳~”

“干杯!”众人举杯欢呼着。

1. 萨瑟利尔上尉,即永歌森林萨瑟利尔庄园中的萨瑟利尔男爵。依据游戏任务文本描述,萨瑟利尔是一个不问战事,沉溺于设宴享乐的奢靡贵族。本文将还原萨瑟利尔男爵的这一形象,同时在合理虚构的基础上,为大家深入讲述萨瑟利尔的前生故事,展现其鲜为人知的其他形象以及心路历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特别提醒:请勿将本文中的萨瑟利尔代入其他同人作品,以免不必要的人物形象冲突。

2. 日光陈酿:萨瑟利尔庄园任务所需的任务物品之一,出售自银月城旅店。“瓶中闪过的光芒表示这不是一瓶普通的酒。”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