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7.35军团再临: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全语音文本整理

7.35军团再临: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全语音文本整理

魔兽世界 NGA : 折断的竹光 2018-07-04 10:50:21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折断的竹光;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军团要过去了,我提取了萨拉塔斯小姐姐的全部中文语音,花了几天时间逐句听写下来,整理发布在[魔兽世界中文维基],补全了大家以前没有发布过的部分。但问题是,因为是听写,一些没有被人发过的语句的标点符号我只能凭感觉给。

正文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软弱的可怜虫!暮光教父不敢用我,是因为他明白失败的代价。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而你就不同了,我们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拿起我吧,我会暂时……帮助你的。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对,我们急于享用那堕落泰坦的爪牙。但首先是……扎卡兹。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那群邪教徒可能会再度唤醒他,他也可能自行苏醒。我们得吞噬他的力量,让他彻底完蛋。你知道这是有必要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上古之神的仆人,让我们吞掉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恩佐斯的密探,我们该杀了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见了吗,那个可怜的宿主已经没救了,只能杀掉。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那个家伙背叛了他的世界和同胞,他迟早要死……只看是谁杀了他而已。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是萨格拉斯的匿名暴徒,假装来帮助这些精灵。他们还蒙在鼓里。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灾难笼罩着这里,精灵废墟里充斥着有待收割的躁动灵魂。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的巨龙很弱,你该好好利用这一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军团在这里挖地三尺,如果他们再挖下去,恐怕就要遭殃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个灵魂充满愤怒!它会是个很好的目标。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一个痛苦的灵魂,早该彻底湮灭了。但我对他的顾问更感兴趣。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对萨格拉斯而言,招募艾瑞达绝对是神来之笔。他的军团急需提高智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一具腐化的巨龙尸体……这能有多危险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是萨维斯扭曲的走狗,德鲁伊应该好好控制自己的心智,你不觉得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萨维斯很狡猾。既然可以远程遥控,又何必赤膊上阵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他这副模样可能是恩佐斯造成的,可这种傲慢,完全是他自己的产物。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见证这些以泰坦的名义白白浪费掉的泰坦之力吧,仅此而已。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奥丁是个了不起的敌人,直到他的傲慢毁了他自己。你该问问他对洛肯临死前说的那段话有什么想法吗。去!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斯科瓦尔德想要加入毁灭者的行列,却没想到敢这么干的人最后都众叛亲离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那条陨落的守护巨龙的巢穴就在附近,他是最强大,但也最容易被腐蚀的守护巨龙。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繁衍着许多失败的泰坦试验品。卓格巴尔完全证明了自己是种失败的造物。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考虑到他们的起源,这里的牛头人对于腐蚀的抵抗力相当高。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希望我们的主人能真正进入这个国度。你看到的只是一些碎片、阴影、最微弱的回响。你可以去问问虚灵,这些存在有多大的威能。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靠近虚空的感觉很舒服,我曾在一个类似的地方献祭了大量生物。每一次死亡都能让我们离彻底腐蚀这个世界更进一步。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还记得那个天真的黑铁矮人。莫德古德很容易受影响,她太愤怒了。你知道我在最危急的关头背弃她,倒向蛮锤部族时,她有多么愤怒吗?我是很容易遗失的……记住这一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次,我们可能会面对我的同胞……真让人开心,他们的力量将属于我!他们将为过去对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被囚禁的深渊之神愤怒地翻腾着,慢慢侵蚀着身上的枷锁,你得快点打败那个堕落泰坦,还有更可怕的战斗在等着你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真讽刺,最弱的那个居然成了最后的胜利者。克苏恩,尤格-萨隆,亚煞极,还有……好吧。只有一个人能吞噬这世界,这是注定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如此美味。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聚沙成塔。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感觉如何?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真无聊。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感觉到它的消逝了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短促的笑声>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据说他的同类都无法腐化。我想这对我的兄弟们是个教训。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洛肯成功地挑唆了她,但事实上奥丁的傲慢才是主因。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伊米隆是个好棋子。在散播血肉祝福时,他比其他同胞做得更好。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一头岩石野兽,胡乱挥霍着他难以控制的力量。应该在他破坏我们的计划之前干掉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他不是我们的仆人,但他听到了我们的低语。这彻底腐蚀了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的位面屏障很薄弱,很容易撕裂。你知道真正的暗影和圣光在这里相遇会发生什么事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对虚空的研究值得赞赏,但这是徒劳的。你们怎么可能明白连泰坦都理解不了的东西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知道纳鲁认为我们是要抵制的恐怖怪物。但我们不这么认为。他们只是迷途的同胞而已,总有一天……他们将回到主人身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召集了不少追随者。幸好他们都在关注这次入侵,而不是真正的战争。这场战争的规模足够让你想破脑袋。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纳鲁提过永恒战争吗?相比漫长的岁月,你们这世界的历史不过是沧海一粟。它们说过德莱尼诞生前的历史吗?没有?<短促的轻笑声>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萨维斯充分发挥了新主子的力量。蒙蔽半神的头脑可不简单。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腐蚀翡翠梦境的守护者是一个大胆的举动。但萨维斯可能有些冒进了,他应该默默地扩散梦魇的影响力,而不是打草惊蛇。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一颗根植于死亡的腐蚀之种。暴躁的幽灵将在愤怒中徘徊,在痛苦中成长。一个深渊之神的猎物。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几乎彻底消失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但这条裂隙很深很大,下面的某个地方仍在翻腾。有些东西变了,最后的禁锢松动了。我们得做好准备。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来恩佐斯的牢笼不如过去坚固了。你看到的只是一头足以吞噬世界的巨兽的渺小衍生物罢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巨龙服从萨维斯,而萨维斯是深渊之神的仆从。她不再喷出生命的精华,而是吞噬周围的一切。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泰坦的守卫者又少了一个。每一次死亡都让它雪上加霜。他的痛苦或许结束了……但我表示怀疑。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萨维斯总是不断改换门庭以攫取力量,却一次又一次被击败。深渊之神选错了勇士。他还有别的底牌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强大的巨龙能成为强大的工具。<叹气>迦拉克隆的时代结束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三个家伙已经享受恩佐斯的秘密眷顾太久了。可惜他们横行霸道的日子结束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哪怕是长寿的精灵,她也太傲慢了。她的生命之力……非常美味。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她宣称能预知未来,可那些比她活得更久的人才知道真相。她为了保住权位,毁了她的人民。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个家伙只窥探到可怕真相的冰山一角,就被彻底蒙蔽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家伙早就该死了。他是堕落泰坦真正的仆从,想要毁灭一切。好像这真能让他们免遭虚空吞噬似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一个邪能种族的有趣杂交品。我在想,这种东西还有多少?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一个古老物种的有趣变体。它的甲壳几乎牢不可破。“几乎”……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短促的笑声>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全是泰坦的子嗣。尽管接受了血肉“恩赐”,他们仍在崇拜那些伪神。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海拉和她的教派在这里很强大。现在,她已经很接近真理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不要被那些高大的泰坦雕像唬住了。和尼奥罗萨的献祭之塔相比,这些破神殿不过是小矮人。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比起长眠之城,这座精灵城市黯然失色。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苏拉玛,它的“贵族”正在贪婪地吸吮这世界的生命之血。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些精灵蜷缩在他们的高墙后死去。他们看不到其他出路。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到尤格-萨隆的梦魇遍地开花,我很嫉妒……又有些骄傲。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在这里,你会明白军团的入侵为什么是徒劳的。一切都会被腐蚀,梦境和恶魔都一样。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精灵们绝望地想要摆脱梦魇,而恶魔想要掌控它的力量。他们都将失败。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觉得她是从何时开始蜕变的?几百年前?她以牺牲和正义之名掩盖了对力量的渴望。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家伙很古老,但还不是最早的那批,这些生物过于渴望魔法,所以不愿臣服,但他们偶尔还是很有用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一个蠢货,居然相信了伊利丹关于牺牲和正义的谎言。他给所有人带来了痛苦。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她的母亲更令人印象深刻。这小丫头控制不住自己的饥渴,而且过分依赖战术,很容易对付。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真的,萨格拉斯的这些暴徒太没个性了。这家伙很擅长用斧子。噢,真特别!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法力风暴家族怎么堕落成这样了!破机器和小戏法对他们毫无帮助。但他们还算有用。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恩佐斯的这个白痴脓包活得太久了……他也没办法扭转我对这世界新主人的看法。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想想吧,一个军团恶棍毁灭了无价的知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家伙在这个世界肆虐已久,他的阴谋并未全部得逞,但得逞的那些都后患无穷。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从诞生的那一刻起,深渊领主就笨重而且愚蠢。军团还放大了这些特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有时,娜迦会向军团乞讨一些残羹冷炙。但他们的女王还想要更多。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啊,我就喜欢看到仇敌的祭坛被他们自己的崇拜者的灵魂玷污。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傲慢的古代精灵那么珍惜自己的灵魂。多么绝妙的讽刺。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入侵者胡乱腐蚀了其他入侵者,真老套。把他们骗上合适的道路会更有用。你说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让我指导你和这家伙战斗吧。虽然他只保留了一丝堕落泰坦的力量,但没有我的经验,你也毫无机会。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只有在欺诈者自己的地盘上才能击倒他。来吧,我们尝尝他的灵魂。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座破败的神殿里存在着一些力量,它是我们的!来吧,进入法阵夺取它。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短促的笑声>我的错,看来那个傲慢的女神还盯着这里……噢,好吧。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么多死亡,这么多力量。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不就是被你们凡人引以为耻的地方吗?但愿你们这次表现得好些。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不信这片土地见识过堪比克坦斯之战的大屠杀。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总是充满了力量。艾格文被吸引至此,之前是精灵,再之前是巨魔。而巨魔之前……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相比曾矗立于此的庞然大物,那高耸入云的邪能高塔不算什么。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几个世纪前,深渊之神在此惨败于七头之神。但通常,失败最终都会转化为恩佐斯的优势。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点微不足道的小冲突只能算小打小闹。当轮回结束,真正的大战才会降临。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场冲突只是上古战争的余波,那时还没有多管闲事的泰坦。无穷大军在无尽的战斗中碰撞。但你们的小战争……也有点看头。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大分裂之后,我花了几个世纪才回到地表。娜迦太痴迷于神器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片土地变化真大。大灾变、大分裂、大清洗……你们根本不明白。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选择了你真好。其他使用者可不会像你那样大杀四方。我很欣赏你的耐力。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圣光只会把你们剩下的人变成迟钝的顺民,而我能提供自由和力量。希望你能记住我的慷慨。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的盟友说我居心叵测。但我只是让你沿着选定的道路快步前进罢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感觉这世界的心跳正在加速。它的生命之血即将喷薄而出。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废了这么多工夫和口水,就为了拖延强者取得注定的胜利。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想想吧,要是这台机器充满我们的力量。有趣。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真可惜。他站错了队,浪费了自己的潜力。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些冒牌货在呢喃着疯狂的低语。真外行!让我来示范一下正确的技术。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家伙一定能成为我们的杰出勇士。他或许还可以被转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们一直在想办法进入此地。想不到是一介凡人帮我们站稳了脚跟。我们会记住你的贡献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他很有潜力。低语声会引诱他走向宿命。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他已经破茧化蝶,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他在夸耀对暗影的蔑视。傲慢会毁了他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这软弱的心灵沉沦黑暗吧。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虽然我渴望力量,但这家伙对它的摸索还很业余。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啊……这才是真正的美。你们这些凡人中总算有一个能欣赏它的人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闻到了吗?疯狂的甜美香气!唔……这地方已经被它吞噬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充满潜力,可都浪费在了无谓的远征上。

题外话

如果有标点符号错误我会更正的。

“大分裂之后,我花了几个世纪才回到地表。娜迦太痴迷于神器了。”这句笑喷了。

连着听了好几天的声音,简直是想嫁给萨拉塔斯小姐姐,嫁莫姨也行。

萨拉塔斯和莫伊拉是同一个CV,已确认。7.2时期小姐姐的声线确实很像莫姨。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