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8.0争霸艾泽拉斯官方小说 《风暴前夕》第五章节预览

8.0争霸艾泽拉斯官方小说 《风暴前夕》第五章节预览

魔兽世界 灰机wiki : 托洛萨·希图斯 2018-07-12 16:40:43

本文来源于灰机wiki,作者:托洛萨·希图斯;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听说您今天在会议上十分雄辩,陛下。”

安度因疲倦地朝着他年老的仆人笑了笑。他完全可以自己准备好睡觉,但维尔·本顿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一直在照顾着他,拒绝他的服务会是对他的冒犯。

“王子和国王都有很多东西要烦恼,”他曾经这么说,安度因第一次想去减少他的工作量。“他们最后要烦恼的是像修整烛芯和挂好衣服之类的事情。”

他个头很高,也很魁梧,但安度因发现他最近瘦了一些。他温和而超然的风度让人看不出他那固执的意志和对乌瑞恩家族的极度忠诚。变了这么多,而且大部分还不是变得更好,安度因想道。但至少维尔不在此中。

“如果我真的是那么雄辩,那是圣光通过我来安抚那些需要它的人。”安度因回答道。

“您低估自己了,陛下。您说话一直都有种特别的方式。”

维尔取走了安度因的腰带,恭敬地将战锤破惧者挂在国王床边墙上的钩子上。这位仆人亲自将钩子装在那里,这样安度因随时都能拿到它。他说这是以防万一。还是王子的时候安度因对此还翻过白眼,但现在他的心感受到了一种无以言说的温暖与关心,这个人不仅仅是一个仆人——维尔还是个老朋友。

“你真是太好了,”安度因说道。

“哦,先生,”维尔叹了口气,“我从没那么过,您知道的。”

安度因紧紧抿住他的嘴唇,以免笑出声来。他的精神振奋起来,忍不住想去戏弄下维尔。

“我们很快就要回铁炉堡了,我想你听到这个会高兴的,还是说你不会?”

“为什么不会呢,陛下?没什么比一个不停运作的巨型熔炉的炽热和叮当声更能让人睡个好觉了。除此之外,铁炉堡里肯定没什么坏事发生。没人变成钻石,或者被埋在瓦砾之下,或者变成人质,或者被迫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出逃。”这位老仆人说道,其中并无刻薄之意。

维尔曾经在安度因上一次拜访铁炉堡的时候陪同着他,那时正是彻底改变艾泽拉斯的大灾变前不久。这位仆人提到的所有事情,以及其他很多的事,都发生在那次不平凡的旅行中,而且其中的两件事还发生在安度因身上。

这些当做笑话说出来的话——至少是维尔能说出来最像笑话的话——让这位年轻的国王再次感到哀伤。这次和其他的不同,是一个长者的逝去。时间能抚平痛苦,但并不能使其完全地离开他。在国王沉默的时候,维尔一边挂起外套一边看向他。

“对不起,陛下,”他说道,声音里充满了懊悔。“我并不是有意轻视您失去的东西。”

“是卡兹莫丹的损失,”安度因说道 。丹莫罗地震的震感在铁炉堡也能感受得到,这是第一个标志着这个不幸的世界处于危险之中的信号。安度因前往丹莫罗协助拯救行动。那时候他还没踏上牧师之道,但他懂得急救而且急切地想要去帮忙。之后的余震夺走了艾琳·石手的生命,她曾受命负责训练安度因。

这是安度因第一次失去年纪和他差不多的人。而且实话说对他自己而言,他开始感觉他与这个有着明亮眼睛而活泼的战士之间有的不仅仅是友谊。

“没关系,”他安慰维尔说,“事情现在已经好多了。麦格尼从他的……啊,和大地的交流中醒过来了,我也很好,还有三锤议会之间就像一台注满油的侏儒机械一样协同合作。”

当时的铁炉堡国王麦格尼·铜须参与了一个“使他与大地融为一体”的仪式。所有人都希望这个仪式能让他们洞察这个陷入困境的世界,然而仪式的效果并不是比喻性的,而是相当字面上的“融为一体”。它将麦格尼转化成了一块钻石。那时,这座陷入困境的城市都为此深感悲伤。感谢圣光,麦格尼并没有死……但他已经变了。现在,安度因知道这位前国王在和——也在代表——艾泽拉斯说话。没人知道在哪里或者怎样找到他;他漫游在世界各地,并在有需要的时候出现。

安度因不知道他能否再次见到麦格尼。他希望可以。

“就算如此,先生,”维尔说道,“我当然会和您一起去。”

他确实会。据安度因所知,这位忠诚的仆人并没有家人,他几乎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乌瑞恩家族。安度因并不需要维尔的照顾——他完全可以自己把外套挂起来,自己脱靴子——但是年龄的增长让维尔不能再多干活,安度因知道这位从童年开始照顾自己的仆人依然希望自己能被认为有用。安度因珍视维尔并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的身份。

“我很高兴你能陪同我,”安度因说道,他确实如此感觉。“但现在就到此为止吧。晚安,维尔。”

老人鞠了一躬。“晚安,陛下。”

安度因看着他关上门,朝着他亲切地笑了。当门关上后,他转向了自己的梳妆台。那块琥珀色的石头依然包在手帕里,放在两件对于安度因而言有着重要个人意义的物件旁边。一个是带雕刻的小盒子,里面装着蒂芬王后的订婚和结婚戒指。另外一个是安度因曾经送给他父亲的指南针。

他看了一会儿那块白色的布料,但最后他伸手去拿指南针。一位冒险者找回了它并还给了安度因,帮助心烦意乱的新国王走出治疗自己的伤痛的第一步。

他打开了指南针,认出了画在里面的小男孩,脸上依然带着孩童的温柔。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见到和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安度因想知道他是否还像画师所描绘的自己那样年轻。

指南针,一个能保证你不走歧途的东西。

对抗燃烧军团有一个清晰的计划。清晰,良好,真实,强大。安度因知道他下一步该怎么做。拜访他的盟友,协助他们帮助自己的人民,并展示自己对这些联系有多么重视。请求他们在了解这个奇怪的矿物上提供帮助——并防止其被误用。在这之后……

他闭上眼睛。圣光啊,他祈祷道,你给了我优秀的顾问和真诚帮助我的人,他们协助我领导,到现在为止都很好。我信任你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走。我一直都渴望和平,现在某种和平已经降临到我们头上。这种物质……它可以以一种我们未曾想到过的方式去促进和平。

请给予我指引,让我现在也能领导好。

他温柔地放下指南针,吹熄了床头柜上维尔留下来的唯一一支蜡烛。他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安度因在他私人住所外的接待室里举行了一次不怎么正式的会面。他曾经在这个地方度过了很多个夜晚,和他的父亲一起进餐。现在他仍然不太习惯这个房间已经属于他了。

“我差点忘了都快到夏天了,”格雷迈恩一边说着一边去拿一个味道香甜的成熟桃子。桌面上放着琥珀种子包、激流堡奶酪、草药烘蛋、火腿、培根、新鲜的太阳果和糕点,配以牛奶、咖啡、茶和几种果汁。

作为狼人,格雷迈恩能以其他联盟盟友所不能的方式去狩猎食物,并能以其他人无法食用的东西为食。在很多方面而言,狼人是最为强壮的,也是最适合于战斗的,毕竟有句谚语说:军队是靠肚子来前进的。但很显然吉尔尼斯的国王依然喜欢夏天初熟水果的味道。

看起来他们都睡得很好,年轻的国王也不例外。他想也许是那块石头的效果。在对这顿饭客套一番之后,国王将话题转到了更加实际的问题上。

“吉恩,”他说道,伸手去拿第二个鸡蛋,“我想请你在我离开的时候照看一下我的国家。我想不出还有谁比一个熟悉这些事务的人更能胜任这件事的了。别担心,”他说道,“我保证这次会在我离开前正式宣布这个消息的。”

吉恩慢慢放下他的餐叉。“陛下,”他说道,“我很荣幸。我会为暴风城服务,就像我为它的两位国王服务一样。但我是个老人了。你最好开始做准备,拥有一个继承人以防不测。”

安度因内心叹了口气。关于继承人的问题不是第一次被提起了。他选择无视它,但他几乎可以确定吉恩在他出发前往铁炉堡之前会再次提起它,哪怕安度因已经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并不愿意去与一个他不爱的女人步入婚姻殿堂。

“我很高兴你接受了,”安度因说道,避开了整个话题,在吉恩继续之前转向了维伦。“先知,我希望你可以在前往铁炉堡和海外的旅途中陪伴我。我不会忘记那些依然坚守在埃索达的德莱尼人。我要去见见他们,并表达谢意。”

白胡子的德莱尼人转过他的头,显得很是感动。“很荣幸能陪同你,陛下。对我的人民而言这意义重大。”

“对我同样意义重大,”安度因回答道,往他的吐司上涂抹着黄油。黄油,他想道,他将之视为平常不过的东西,但很多人甚至连一块面包都没有。“暴风城能向德莱尼人提供什么以表示我们对他们在对抗共同敌人时提供帮助的深切谢意呢?”

“陛下在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之后,仍能如此关心我们,这定能温暖人心。”

年轻的国王放下了抹黄油的刀,看着他的老朋友。“你比我们任何人都理解忍耐,”他轻声说道,“和苦难,还有失去。”

利亚姆·格雷迈恩慈爱的父亲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但维伦的人民所承受的苦难比这还要深远。他们挚爱的家园阿古斯不仅被腐化了的艾瑞达占领了,还被堕落泰坦萨格拉斯肆意折磨了无数纪元。这个破碎世界的灵魂被召唤来对抗每一个人,包括那些解放了他并希望给予他帮助的人。直到现在,安度因都不忍心去想这个事情,他向圣光祈祷他们的世界——美丽而承载了多样且奇妙生命形态的艾泽拉斯——不会遭受到同样的命运。

维伦的脸因哀伤而变得柔和,这份哀伤不会,也不能被减轻,但他的声音依然温暖。“恰恰是因为我们对宇宙的黑暗了解甚多,所以我们才会选择将注意力放在善良和真实的事物上。我重申一遍,你在我们城市紫罗兰大厅的出现会抚慰我们的灵魂,它的效果超出你的想象。”

没必要和一个德莱尼人争吵,安度因想道。他微微一笑:“如你所愿,老朋友。但是我请求你想一些更具体的东西,这样我们能带过去。”

这个古老的存在笑了,露出了一个年轻人般的微笑。“我看看我能想出来什么。”

“很好,现在更紧迫的事情是我们要带什么去铁炉堡,毕竟这是我第一个要拜访的城市。我们要带什么给矮人们当礼物呢,那些他们最欣赏的?”

有那么一瞬间,眉毛因为思考而皱了起来。然后,他们所有人,甚至是伟大的先知维伦,就像一个人一样一起大笑起来。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