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聊一聊魔兽世界中 血精灵与高等精灵种族的前世今生

聊一聊魔兽世界中 血精灵与高等精灵种族的前世今生

魔兽世界 NGA : 索依特 2018-08-09 10:42:49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索依特;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一直想聊聊这个话题,因为血精灵/高等精灵是旅店从不间断的“引战”话题,一旦讨论起来,每个人都各执己见,再加上屁股都坐在自己的阵营,光选自己有利的那面说,鲜有能够说服别人的情况出现。

今天我想来科普下血精灵/高等精灵的历史,以及谈谈我个人的看法,希望能帮助大家更好理解剧情,进行更生动的角色扮演。

黑门前10000年-上古之战

众所周知,暗夜精灵的女皇艾萨拉不计代价的研究魔法力量,导致燃烧军团入侵艾泽拉斯,暗夜精灵大军随即召唤盟友反抗。随着战事发展,有消息传到达斯雷玛耳中说,燃烧军团抓获了高阶女祭司泰兰德·语风并把她关押在宫殿中。这位艾露恩姐妹会的领袖成为恶魔们的阶下囚的消息令达斯雷玛感到十分惊骇。于是,他打听到了她囚房的位置并秘密地与之会面。泰兰德充满同情地倾听达斯雷玛的遭遇,达斯雷玛也发现自己可以信任她。他悄悄地拟定了一个背水一战的计划。他联络到了所有其他反对燃烧军团的上层精灵后,便最后一次探望了泰兰德。他向泰兰德说明,他和其他一群上层精灵即将离开宫殿,如果泰兰德愿意代表上层精灵反叛者与暗夜精灵保卫者对话,他们就答应帮助她逃离这里。泰兰德立刻就答应了,因为她谨记艾露恩同情他人的教诲,她也觉得上层精灵应当得到一个对他们不计后果的行为进行自我救赎的机会。经过艰苦的战斗,达斯雷玛和许多其他上层精灵设法逃离了宫殿与其余的暗夜精灵会合,并加入了卡多雷抵抗军成为许多暗夜精灵抵抗力量中的一份子。

所以跟随达斯雷玛的上层精灵可以说和普通暗夜精灵一样,都是艾萨拉搞事的受害者,也是由此暗夜精灵开始分裂出娜迦,萨特,夜之子,这三个分支。

黑门前7300年-高等精灵的流亡

达斯雷玛·逐日者对加诸于同胞身上的禁制和惩罚感到愤怒,最终,他宣称奥术力量是上层精灵与生俱来的权利,并将那些惧怕它的人抨击为懦夫。作为挑衅,他和他的部下们开始置法律于不顾,公然研习起奥术知识。

对这些人来说,奥术魔法不仅代表着他们的反抗,更是暗夜精灵一族伟大和优秀的象征。尽管这些上层精灵并未与艾萨拉同流合污,但他们满心期待着暗夜精灵社会能再现荣光,复兴为一个繁荣而强大的帝国。而在他们眼中,研究和使用奥术魔法对实现这样的未来是不可或缺的。这些上层精灵突兀的反抗行动震惊了整个社会,其余的暗夜精灵无法对如此多的兄弟姐妹们痛下杀手,最终,他们决定将暗夜精灵赶出海加尔山,永远禁止他们接触永恒之井的能量。

上层精灵多数乐观地接受了他们的流放,认为自己终于得以摆脱那些保守的同胞。在达斯雷玛的指示下,上层精灵建造了一支由巨大的船只所组成的舰队,乘着他们离开了卡利姆多,去寻找狂暴的大漩涡对面其它大陆的踪迹。几年后,上层精灵的决心终于得到了回报,他们来到了一块新的大陆。这片土地遍布着葱郁的森林和丰富的野生动物,很久以后,人们将称这里为“东部王国”。

逐日者这个姓氏在暗夜精灵这种崇拜月神的社会之中表达一种勇于探索未知,一往无前的昂扬斗志,而达斯雷玛毫无疑问继承了他的家族传统,几次搞事都是他带的头,但是至此他们依然叫做上层精灵。所以可以看出《义战》里写的血精灵怨恨暗夜精灵的流放,应该是个别现象吧, 大多数应该是玛法里奥说的那样才对。

黑门前6800年-奎尔萨拉斯的建立

尽管困难重重,上层精灵们还是努力前进着。在大陆北部森林深处的洛丹伦大陆上,他们建立了魔法王国奎尔萨拉斯。利用偷来的小瓶井水,达斯雷玛创造了太阳之井,尽管比原始的井水要弱一些,达斯雷玛声称这魔力之泉总有一天将比它的前身更加强大。这一天,高等精灵一族诞生了,这口太阳井的能量迅速地改变了精灵们从他们暗夜精灵祖先遗传下来的外貌。在击败了阿曼尼巨魔之后,达斯雷玛领导着他的人民建设他们崭新的魔法国度。他们将这个的新家园称为奎尔萨拉斯,意即“高等家园”,并决心将其打造成一座历史的丰碑,让对岸的暗夜精灵文明黯然失色。

达斯雷玛逐日者亲率了每场和巨魔的战斗,可以说是身先士卒,也为后来逐日者王朝奠定了良好基础。高等精灵建造符文石阻隔外界对奎尔萨拉斯的魔法侦测能看出他们还是很重视燃烧军团的,毕竟都是亲身经历过上古之战。但是有了屏障之后的重度使用魔法,也是为之后魔瘾埋下了伏笔。

黑门前2800年-围攻奎尔萨拉斯

在赞达拉的教唆下,阿曼尼巨魔悍然对奎尔萨拉斯发动围攻,阿拉索国王索拉丁本不想加入战斗,但是被高等精灵国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派来的使者说服了,精灵传授魔法给人类,两军联合消灭了巨魔。而高等精灵对人类的义举也感激不尽,宣誓永远忠诚于阿拉索帝国和索拉丁大帝的子孙。

从这个时间点开始,人类和高等精灵结为盟友,其后互相帮助,有几千年了,人类换了一茬又一茬,精灵还是那一批人。个人认为这个节点,精灵没能劝住人类不要滥用魔法,最后妥协成立了提瑞斯法议会,也为后来的悲剧和分裂埋下了伏笔。

黑门开启后4年-又围攻奎尔萨拉斯

联盟建立之后,洛萨为了应对兽人的进攻,向奎尔萨拉斯求援,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没有把兽人当成真正的威胁,好心的游侠队长奥蕾莉亚·风行者率领一部分精灵前去帮助洛萨。然而部落集结了巨魔,大军很快朝着奎尔萨拉斯的主城银月城进攻,他们一路上烧杀抢掠,把奎尔萨拉斯变成人间炼狱,遇到的精灵没有一个能活命的。所以当奥蕾莉亚请求国王加入联盟的时候,安纳斯特里亚无需她开口就直接同意倾其所能支持联盟的战斗。即使这样,银月城勉强依靠巨大的魔法屏障才堪堪守住,周围的森林几乎都被烧完了。最后由于古尔丹的背叛,大军才被击败。黑石塔之战的同时,安纳斯特里亚率军将巨魔从奎尔萨拉斯赶了出去,并且脱离了联盟。

安纳斯特里亚脱离联盟的理由是人类在危险的时刻弃精灵与不顾,可以说有一丝丝道理,因为如果古尔丹没有背叛的部落的话,联盟回援洛丹伦确实非常可能会造成银月城的失守。然而洛丹伦本来就是联盟的中心,人类也不可能把全部重心都放在奎尔萨拉斯,所以这理由可以说十分勉强。不过考虑到联盟是刚刚成立,而且不止精灵(吉恩说的就是你)脱离了联盟,参考高精圣骑士和凯尔萨斯的情况,退出联盟应该并不代表和人类国度失去了友好交流和贸易往来的机会,但毫无疑问没有以前密切了。

第三次大战-银月城的陷落

洛丹伦的天灾爆发后,大部分人都没做好应对准备,已经和联盟断绝关系的奎尔萨拉斯还是派出了高等精灵牧师帮助洛丹伦抵御天灾,即使如此,洛丹伦还是很快陷落了。阿尔萨斯和克尔苏加德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太阳井, 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 又是你 动员全国人民抵御天灾,而军事指挥权则在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身上。然而希尔瓦娜斯还是失败了,霜之哀伤刺进了游侠将军的身体,把她变成了幽灵女妖,她加入了亡灵天灾的队伍里,亲手杀死了她曾经发誓要毕生守护的人民。阿尔萨斯一路向北,用霜之哀伤冻结了波涛汹涌的大海向着奎尔丹纳斯进发,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亲上战场和阿尔萨斯正面对决,虽然他和阿尔萨斯对抗的时间比大多数人都要长,但是霜之哀伤还是击碎了烈焰之击,结束了他的性命。剩下的高等精灵士气顿失,天灾席卷整个奎尔丹纳斯,只有少数人逃脱。阿尔萨斯随后腐化了太阳井,重塑了克尔苏加德,天灾军团留下的足迹变成了死亡之痕,太阳井的腐化扩散到了整个奎尔萨拉斯,影响了所有活下来的精灵。

在编年史里明确写明了,如果不是叛徒达尔坎的背叛,第三道精灵之门,名为班蒂诺雷尔的护盾是永远不可能被天灾军团越过的,安纳斯特里亚也是因为武器被击碎才被击败,说明了高等精灵的实力还是可以的,然而出了个大叛徒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也反驳了很多人对于奎尔萨拉斯对洛丹伦被袭击不作为的说法,实际上当时所有附近的国家都出兵出力帮助洛丹伦,只是天灾来的太快,大概唯一没帮忙的就是现在的联盟正统暴风城了。

第三次大战-血精灵的诅咒

自从洛丹伦陷落后,东部王国的局面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天灾军团继续扩张地盘,追杀幸存的人类,击溃联盟的抵抗力量。然而洛丹伦并不是唯一一个忙于平息战败余波的国家。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在战争中的损失丝毫不亚于南方的邻国。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米奈希尔除了将这片曾经美丽的土地变成了枯萎的坟场外,还污染了太阳之井,而这座奥术魔法的源泉是高等精灵社会跃动的心脏。为了牢记他们的祖国所遭受的苦难,高等精灵将他们的种族改称为血精灵,向战死的同族表示尊敬。阿尔萨斯杀死了奎尔萨拉斯的国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根据继承权,统治精灵的应当是法师王子凯尔萨斯·逐日者,但血精灵一时无法找到他。祖国陷落时,王座的继承人正在达拉然求学。听到银月城遭到攻击的消息,他立即启程前往奎尔萨拉斯。但当他回到祖国时,精灵已经被击败了。幸存的精灵们迎接凯尔萨斯时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恨。他没有为保卫奎尔萨拉斯而战,而是远在达拉然。在很多精灵看来,凯尔萨斯似乎更喜欢把时间花在那个遥远的城市,而非自己的故乡。凯尔萨斯没有为自己在奎尔萨拉斯最需要的时候不在场寻找借口。他的人民有权对他表达不满。他决定尽自己的一切力量重建王国,以向高等精灵们证明自己。但事实上,凯尔萨斯一直感觉他与自己的人民之间存在着隔阂。血精灵的性格大多偏狭而排外,但他却恰恰相反。他希望看到整个世界,接触不同的种族,了解更多新的想法。王子巡视了银月城的废墟,参加了父亲的葬礼,但仍然难以与精灵们建立起情感上的联系。无论如何,凯尔萨斯仍然会继续尝试下去。他对自己王国与人民的热爱之深,远远超过大多数精灵的认知,正是这样的热爱促使他来到了被污染的太阳之井前。看到太阳之井深处飞旋的扭曲能量,凯尔萨斯感到万分惊恐。以他在魔法上的造诣,轻易便能感受到井水中的黑暗能量正在缓慢地吞噬奎尔萨拉斯。过不了多久,它就会渗透进血精灵的心灵与意志,最终将他们全部杀死。而且他发现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确保净化太阳之井。奎尔萨拉斯其他资深法师也得出同样结论,必须摧毁太阳井来阻止恶性能量扩散。在太阳井摧毁之后,魔瘾的痛苦让很多人都生病,并且意志衰弱。尽管如此,由于天灾还在洛丹伦徘徊,即使父亲退出了联盟,但是不妨碍凯尔萨斯王子的决心,他集合了血精灵之中体格最好的士兵,主动带领他们前去帮助联盟,与洛丹伦的亡灵战斗。

我只想吹一波凯子,凯子作为王子丝毫没有甩锅的意思,主动承担责任。而且他还顾全大局,没有闭关锁国,而是主动带人前去帮助洛丹伦。

此时,高等精灵全部改名为血精灵。

第三次大战-鲜血与群星之子

整个洛丹伦到处都有联盟的小股抵抗力量,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支聚集在银松森林中。率领这支部队的是一名人类,大元帅奥斯玛·加里索斯。作为洛丹伦军队中军衔最高的幸存者,加里索斯成为领袖并不是凭借能力与品质,而只是运气使然。他脾气暴躁,有着严重的种族偏见,绝不是理想的指挥官人选。对于军队中人类以外的种族,他总是抱着轻蔑的态度,对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和他的血精灵也不例外。当王子表示愿意效忠于联盟的抵抗部队时,加里索斯只是出于实际需要接受了他们,但他丝毫没有试图掩饰自己对精灵们的蔑视。虽然遭到冷遇,凯尔萨斯还是让自己和族人全力投入到战斗之中。很快血精灵们证明了他们是联盟军队中最有战斗力的一部分力量。他们夺回了银松森林中的大块地盘,缓慢地向达拉然的废墟推进。这座遭遇毁灭的城市仍然有一部分在肯瑞托的控制下,但周围的土地都被亡灵占领了。距离达拉然越来越近时,凯尔萨斯发现了一些异常情况。空气中看不见的奥术能量在噼啪作响,大地在他脚下颤动。一股魔法风暴正在达拉然周围的某个地方开始酝酿。下来了。就在这时,他遇到一支从另一个大陆远道而来的陌生队伍。在大海上经历了恶劣天气的折磨后,玛维·影歌、泰兰德·语风、玛法里奥·怒风及其他暗夜精灵跟随伊利丹来到洛丹伦的海岸。血精灵与暗夜精灵有着共同的祖先,但他们的文化早已大相径庭。然而凯尔萨斯对暗夜精灵并不反感。从这些远方的表亲身上他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甚至可能帮助他的族人克服魔瘾。当凯尔萨斯得知暗夜精灵正在追逐一个名叫伊利丹的强大恶魔时,他意识到也许就是这个恶魔让达拉然产生了种种异相。这同样解释了天灾军团为何突然变得狂暴的原因。凯尔萨斯同意帮助暗夜精灵缉拿伊利丹·怒风。在分道扬镳一万多年后,精灵的两个支脉第一次为了共同的利益站到了一起。

再吹一波凯子,哪里像现在WOW里的精灵这么小家子气,整天吵嘴。他遇到加大帅这种鸟人还是一心一意打天灾,遇到暗夜精灵也主动伸出援手,这才是符合长寿种族心态和智力的见面,而非像苏拉玛门口那样。

第三次大战-黑暗的契约

在达拉然的废墟中击败伊利丹·怒风后,泰兰德·语风和玛法里奥·怒风返回了卡利姆多。虽然暗夜精灵对洛丹伦的守卫者抱有同情,但他们必须返回家园了。诺达希尔还很虚弱,精灵需要尽他们最大的努力让荒野恢复生机,同时守卫第二座永恒之井。暗夜精灵离开后,凯尔萨斯·逐日者和他的血精灵与奥斯玛·加里索斯,以及联盟其他部队再次会合。他们控制了达拉然,并将这里打造成行动基地。大家都开始为重建这座废墟般的城市付出努力。重新夺回达拉然对凯尔萨斯来说本是一件很有纪念意义的事,但族人魔瘾变得越来越严重的现象,却无法让他高兴起来。他和精灵们都试图从城市中汇聚的魔网里汲取魔力,却发现无法获得足够的力量来满足自己的渴求。戒断症状带来的痛苦与消沉越来越严重,即便是凯尔萨斯面对随着天灾军团不断向前推进,一批亡灵部队开始在联盟的侧翼集结。加里索斯派血精灵前往这条新的战线,要求他们阻挡住亡灵,不要让敌人靠近达拉然。凯尔萨斯和他的人民服从了这道命令,但胜利看上去似乎遥不可及。加里索斯将血精灵的部队分散使用,其中大部分士兵留在联盟主战场上任自己指挥。就在凯尔萨斯几乎快被天灾军团击溃的时候,瓦丝琪女士和她的纳迦提供了援助。凯尔萨斯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他们的帮助。这一决定挽救了他的性命。血精灵和纳迦一起抵挡了天灾的进军,为联盟主力部队守住了侧翼,帮他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击退亡灵的攻击。但当加里索斯了解到发生的事情后,他非但没有褒奖凯尔萨斯王子,反而谴责血精灵的行为。和大多数人类一样,大元帅认为纳迦是邪恶的生物,比天灾军团好不到哪里去。凯尔萨斯与他们结盟被视为不可原谅的背叛。加里索斯用锁链将血精灵捆绑起来,把他们关进达拉然的地牢,等待处决。遭到这样的对待令凯尔萨斯震惊不已。他可以忍受长官满口充满偏见的胡言乱语,但眼下这种行为已经突破了他的忍耐极限。在达拉然地下黑暗的走道中,他失去了对联盟的最后一份信任。瓦丝琪又一次在凯尔萨斯最需要的时刻出现了。她在夜幕下潜入地牢,向王子提出邀请。联盟没有什么可以给予血精灵的,但伊利丹可以给予他们想要的一切,帮助他们逃离牢笼,还能够让他们摆脱魔瘾。眼看自己的人民在联盟中无法赢得未来,凯尔萨斯·逐日者只好同意加入伊利丹·怒风一方,毕竟他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就算凯尔萨斯能够从达拉然的地牢中脱身,回到奎尔萨拉斯的他也只是一个逃犯,一个失败者。如果不为他们找到出路,他无法面对自己的人民。王子在艾泽拉斯世界找不到拯救奎尔萨拉斯的道路,就必须到别处去寻找。

可以说加大帅靠一己之力把奎尔萨拉斯推给了以后的部落,并且埋下了以后败亡的伏笔,失去了可靠的血精灵援军,和女妖结盟也是非常睿智了。达拉然的操作也和WOW一样特别中立 ,完全不管自己六人议会的成员,而是帮助加里瑟斯监禁凯尔萨斯,看过《日下之影》的人的会发现,这也是罗曼斯和艾萨斯之间不对付的原因。

吃书的TBC

大家都玩过的剧情,外加最新的伊利丹洗白,不停把自己身上的锅甩给凯子,明明有解决魔瘾的方法不告诉他什么的。

WLK

值得一做的是奎尔德拉的任务,有单独镜像可以看出普通高等精灵对太阳井和银月城的态度。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