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玩家同人原创小说:弗林法德温之《再见自由港》

魔兽玩家同人原创小说:弗林法德温之《再见自由港》

魔兽世界 NGA : SophiaFrost 2018-11-30 11:36:32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SophiaFrost;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再见自由港》食用说明

自拟弗林与泰莉亚两人的初遇,私设两人年龄差10岁,弗林单箭头泰莉亚要素存在,泰莉亚王妃要素存在。

台服翻译,因为差别实在太大所以解释一下:晴风=法温德,自由港=自由镇,佐司瓦=德鲁斯瓦,任行港=安利港。

谁不曾为爱掉眼泪呢。

正文

(一)

闷热的夜风把混杂着血腥味的海水的气味塞进他的鼻子。年轻的男人——或者说,男孩儿——喘着气抹了一把自己的鼻子,才发现并不该把那股铁锈的味道怪罪于风与海。

他的鼻梁可能断了,就算没断也差不了太多。

他掏出藏在暗袋里的手帕,撕了一小块下来卷了卷塞进鼻孔里,靠着废船的桅杆深深呼吸。

口袋里的火药还是干的,短剑也别在腰上,这恐怕是今晚最好的事了。

他就知道哈兰·史威特那头蠢猪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他坏了哈兰的好事,让他损失了相当可观的收益,要是他们立场互换,自己也一定会不计代价处决哈兰的。干这行都得懂点规矩。

一个小时前,凡瑞克冒险给他通风报信,他正抓紧时间收拾行李,谁知那群毛毛糙糙的暴徒就提前出手,好一番混战之后他借着夜色的掩护逃离了自由港的中心地带。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枪管,它还在发烫,短时间之内不能再用,不然把他自己的手指炸断都是有可能的。唉,他的“小美人”啊,这可是从内陆的铁炉堡来的进口货,要是因为这次不走运而香消玉殒了……

弗林的眼神阴沉起来。

忽然,不远处的草丛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有什么在靠近。

也许是角蜥,但也有可能是分水那伙人也说不定,哈兰一定是已经把他们给买通了……弗林悄悄将短剑从剑鞘中抽出两寸来长,闪到破损的船舱的阴影里。

声音更近了,是人的脚步声。这里的树丛不高,但他没听到树枝刮擦衣服的声音,看来那个人身高应该不超过一米五,难不成史威特连污鼠会那些半人半兽的小怪物都招安了吗……就在这时,脚步声突然出现了一阵不自然的停顿。弗林意识到对方应该是发现自己了。

他屏住呼吸。

三,二,一。

有什么东西破空而来的声音,弗林在那把武器攻来之前猛地跃出去,抽出短剑直刺对方的面门,昏暗的海滨树林中一切事物都变成了模糊的影子,但一闪透亮的月光跳到了他的短剑上,盈盈的闪光反射出去,骤然照亮了对方的脸——

弗林下意识将握着剑柄的手生生扭了一个方向,同时避开了偏斜着砸向他的碎骨锤。

对方被反光闪花了眼,情急之下锤柄居然脱了手——一看就是个没真正跟人打过几次的新手,弗林的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么个念头——那人踉跄着捂住了眼睛。

弗林惊讶地望着他。

不对,是她。

那是一个远未成年、个头不高的小姑娘,褐色的鳞皮护胸之下露出翡翠深海丝绸制成的衬衣的领子,看起来是个家境不错的女孩儿,放在往日这是个理想的“刮油”对象。但这种人不会出现在自由港附近。弗林被弄糊涂了。

在他还愣神的当口,那个姑娘已经恢复过来了,她立刻做出了反应,拾起长柄碎骨锤朝他冲来。弗林吓了一跳,勉强挡开迎面而来的猛击,短剑瞬间被打飞到几米外的草丛里。他顾不上被巨力震得麻痛的手掌腾到她身侧,趁着她还双手握着锤柄迅速地扭住她的手腕,绕到少女的身后钳住她的脖颈。

女孩也反应迅速,她把碎骨锤直直朝地上砸去,借力跳了起来,朝后用力一踹,正中弗林的右膝盖。他的右腿在刚刚的逃亡中被弹片划伤,登时疼得两眼一黑,松开手跪倒在地,但常年在暗巷火拼的经验让他即便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准确地抓住了女孩踢来的脚腕,往身后一拉,她站立不稳,以一种近乎劈叉的姿势跪倒在了地上。

她的五官都随着脚腕的扭伤拧在了一起,但仍然单手撑地稳住了重心,看弗林靠过来立马报以凶狠的肘击。刚刚的缠斗中弗林已经意识到了,这小丫头的力气大得吓人。他堪堪躲过,用巧力把她的胳膊反剪到身后。

她像是落入陷阱的野兽般剧烈挣扎起来,男人制住了她的关节施力点,她靠蛮力挣脱不了,但逃脱术并不是她的强项,只能胡乱蹬着沙地,激起一阵飞扬的沙尘。

接着,她绝望地看着一只手伸到她面前,狠狠捂住了她的口鼻——

“嘘!”耳边响起了一声暗示不要说话的急促的嘘声。弗林忍着右腿传来的阵阵刺痛,一脚把她的锤子和自己的短剑踢到沙坑里面,拖着她躲进了树丛的阴影里。

少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正当她以为自己要被扭断脖子的时候,眼前出现的点点火光突然让她冷静了下来。

是一群高举着火把的海盗。

他们身上绣着变了形的快乐罗杰标志,腰间都别着和现在擒住她的男人一样的短剑。她隐约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声,但他们说的话就像是疯子说得一样,听起来没头没脑的:“要不是那个陆鬼没升上桥,他怎么会跑掉?”“反正是个陆鬼,找到弗林之后让他俩一起跳大麻吉格。”“他走不远,走不远的……我觉得他肯定是向北走!他得到有人的地方!”

弗林暗自咬紧牙关。

那些人都是他之前的手下。看来他们的心态和立场转换非常顺利,明明上午他才宣布放弃船长的位置。

海盗们叽叽喳喳争论了半天,终于放下分歧调转方向离开了。过了好一会儿,等那慑人的火光完全消失在远处的山谷小路之中后,弗林才吐出一口气,松开自己搭在那个姑娘嘴上的已经僵直发冷的手。后者因为缺氧猛地咳呛起来,半晌才从草丛里挣扎着坐起来,警惕地望着弗林:“你到底是什么人!?”

“嘘,小淑女,我们最好还是别大声说话。”弗林瘫坐在地上,把剩下的手帕撕成半连的布条,包扎好腿上的伤口,“要是让他们发现了我们——抱歉,遇上我是你倒霉——到时候和我跳大麻吉格的就是你了。”

小姑娘抹掉脸上的灰尘,厌恶又困惑地皱起眉头:“那是什么东西?”

弗林愣了一下,斜着眼望过去对她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继续低下头整理临时绷带:“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海盗黑话,意思是绞死某人。”

“你是海盗!”她的声调还是那么高,弗林都不知道她是惊讶还是生气了,他吹了吹自己的小胡子:“是啊。忘了自我介绍了,小美人。我叫弗林·晴风,今天早上之前是铁潮海盗的首领。现在是大家俗称的‘船底鼠’。”

见小姑娘没有理他,弗林做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别这么冷淡。敢问你的芳名是什么?小美人?”

“别跟我说话,混蛋海盗!”她低声呵斥,目光如炬,“总有一天,你们会被我统统投入波拉勒斯的监狱!”

她以为对方会被自己激怒,但那个自称弗林·晴风的人只是对她懒懒散散地微笑。

“哦,真厉害啊——那你难道不打算让罪犯了解一下你的威名吗,厉害的小海军?”他从腰间提溜出来一个小小的指南针,在迷离的夜色中黄铜壳子上镶嵌的祖母绿的库尔提拉斯海军府船锚徽记闪闪发亮,“你的父亲是海军吗?这玩意儿在黑市里还挺值钱的。”

“还给我!”她脸色煞白想要扑过去,却碍于杂乱的树枝和刺痛的脚踝,扑到一半就变成了体前屈的姿势,而那个指南针在弗林手里纹丝不动。

弗林抬了一把她的胳膊让她坐好:“好了,尊贵的小姐,你没上过礼仪课吗?跟人打交道总不能连名字都不告诉人家吧?重来一次:我是弗林·晴风,被海盗通缉的前铁潮头子。敢问你的芳名是?”

女孩快速眨眼,以使眼中被脚踝的疼痛激出的薄泪快点蒸发。

她磨蹭了半天,不情愿地嘟囔出来:“泰莉亚。”

“什么?”弗林没听清那细若蚊蚋的呢喃。

她生气了,瞪大的眼睛中还乘着几滴泪,在黑夜中看起来亮晶晶的:“我是泰莉亚!泰莉亚·弗……你就叫我泰莉亚吧。”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