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玩家同人原创小说:《昼航》弗林与泰莉亚间的故事

玩家同人原创小说:《昼航》弗林与泰莉亚间的故事

魔兽世界 NGA : SophiaFrost 2018-11-30 11:48:04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SophiaFrost;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链接:[魔兽玩家同人原创小说:弗林法德温之《再见自由港》]

食用说明

本文为上一篇弗林中心的《再见自由港》的番外,主要是前后存在设定和剧情关联,但这个字数体量把它看做是相对独立的姊妹篇也未尝不可。

因为本文已经是双箭头了所以tag终于带上了泰莉亚,可喜可贺。但仍然存在王后身份要素,请注意。

如果说前篇是故事的开头和结局,那这篇更多是梦幻和中间八年的回忆。

台服翻译。

正文

(一)

他看见海。

一望无际的碧蓝的大海,日光从大朵大朵奶白色的云朵中渗下,为海面撒上深浅不一的光斑。清澈柔软的浪花在船下翻卷着,信天翁掠过海面。

那是一艘很美的船,船身和甲板都是最好的柚木,内部隔间则都是用香料熏过的红松,在船头的浪花女神是大理石的,连从赤红渐变成金橘色的外层涂漆都掺了珠光粉。她看起来体型并不是那么小巧可人,但毫无疑问是个美人,在金灿灿的日光下闪闪发亮。

船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显得这艘船更大了,但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爬上桅杆,在瞭望台里用望远镜望着甲板上的另一个人——这是他喜欢的把戏。她坐在一个蒙着油布的大大的木箱上。在望远镜中,她漆黑如鸦翼般的秀发显得有些模糊,可爱的脸庞也有些变形,但这只会让他的姑娘显得更加动人。

她显然是发现他了,爬到木箱顶上站起来,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扬起明媚的笑脸朝他招手。

她真是太美了。

他想永远这么看着她。

“弗林!”他听到了她的呼唤声,那声音有些遥远,有些模糊,被海浪的声音淹没,他不太能确信是否真是她在喊他。

“弗林!”

天气真好啊。

他仰躺在一片破碎的甲板上,眼前只有没有边界的晴朗的蓝天。夜晚已经过去了,黎明把光送到他面前,但血腥味和硝烟的味道阻塞了他的呼吸。身上有四个弹孔,旋转裂解的弹片将他的伤口连同大动脉一起撑开,血在源源不断往外冒去,而呼吸的力气,说话的力气,都渐渐退缩到身体的深处,然后凭空消失了。

他回想起之前曾经见过的每一个晴朗的天气,以及同样一望无际的大海。

东方佳丽号和他的姑娘航行在天空中,趁着启明星还没黯淡下去渐行渐远,只在他逐渐扩散的瞳孔中留下一个缥缈的影子。

涨起的潮水有些发凉,漫过他的手指和耳垂。

弗林·晴风吐出最后一口呼吸。

(二)

“弗林!”

泰莉亚·弗塔根——现在是泰莉亚·乌瑞恩,拖着长裙,艰难地跋涉过潮水渐渐涨起的海滩。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艘挂着暴风城雄狮帆的小船停靠在礁石边,船上为数不多的船员都不知所措地望着一片狼藉的海滩。

这里是自由港。

泰莉亚一脚踩进一个小沙坑,颇费力地把脚拔出来,结果掉了一只鞋子。这细跟的缎面木箱靴不大好走路,她把另一只也蹬掉了,踩着丝绸长袜朝前奔跑。长裙吸饱了海水变得越来越重,原本她一分钟不到就能跑完的路程现在变得异常漫长,她踉踉跄跄地跑过去,终于在快要靠近他的地方摔倒了。

她潦草地将掌心的泥沙摸到裙子上,一边快速用膝盖挪行到他旁边。

弗林的眼睛微睁着。

她的手率先接触到他的手背,指尖只有一片冰冷。

泰莉亚愣住了。她又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也许是恶作剧,或者是勾角地蒸馏酒里兑了那些危险的药。她决定等一会儿,等到弗林憋不住气,就会猛地一个深呼吸,从甲板上坐起来,一边埋怨她怎么不上当一边喘着气大笑。

于是她坐在弗林旁边,但过了很久,久得她的腿都酸了,涨起的潮水几乎要没过弗林的耳朵,他还没起来。贼鸥从山间悬崖上飞下,落在猩红的沙滩上,占据了那些已死的海盗的尸体。泰莉亚这才低下头,看着弗林。

深深的枪伤像是深渊之眼凝视着她,深红色染透了他身下的夹板。

她像是恍然明白过来什么,先是倒抽了一口气,然后她开口想要叫他的名字。但不知怎的,在声音发出之前,一滴眼泪突然掉了下来,砸在了弗林的衣襟上。

泰莉亚哽住了。她屏气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调动全身的力气,短促地喊了一声“弗林”,甚至连尾音的闭音节都被吞掉了,仿佛说的话越短就越能止住不断涌出的泪水。

但这是徒劳的尝试。她睁开眼泪封锁的眸子,身体垮下去,竭力将弗林从海水中扶起来。他变得僵硬而沉重,她扶不住他,只能勉强抱着他的脖子,把颤抖的嘴唇贴在他的脸颊上,发出模糊不清的哀泣。

“弗林,弗林……”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一个词,像是遇难的水手抱住仅剩的浮木,不断呢喃着。

前天是她的婚礼。婚礼全程她都没有看到弗林,她本以为他会至少在冷餐会出现的——这种重要的日子他不可能不在。但繁琐的王室婚礼的流程让她暂时忘了这个问题。直到第二天早上,她询问塞勒斯才得知,提拉加德海湾的残余海盗又出动了,企图趁库尔提拉斯海军府防御减弱的时候到波拉勒斯偷袭,弗林作为一个“闲人”自然地担下了回国支援的任务,要在海盗进入波拉勒斯之前就截断他们。

她以为不会有事的。

他们都以为不会有事的。

但波拉勒斯的法师传来急报,称海盗们还私藏了一批之前未能缴获的艾泽莱晶岩武器,弗林的支援部队与他们陷入了苦战。

然后她赶回来了。她已经是暴风城的王后了,这种战事她本不该出面,塞勒斯也一直阻拦她,但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她一定得回来。

她的泪水流进弗林的鬓角。

“王后殿下,”她带来的水手慢慢走了过来,“这里,这……”

他们错愕地环视着四周。没有活着的水兵或海盗,只有遍地亡骸和破碎的船只、刀枪。艾泽莱晶岩火药的碎屑散落在被血水浸泡的沙滩上,阳光下折射出彩虹般微妙的光泽。

情况再明显不过了,恶战到最后,孤注一掷的海盗企图将船开往波拉勒斯引爆炸药,为了阻止这种结果,弗林的船队和他们同归于尽了。

泰莉亚坐在海水里,腥咸的海风将她的头发吹乱。她僵坐了许久,终于抬起头,对着身后的水手吩咐:“你们,全都去波拉勒斯汇报战况。我在这里等你们。”

“是!可是王后殿下,您……”

“去。我要留在这里。”

水手们愣了一下。王后的声音中有种不容抗拒的力量,他们行了一礼就纷纷跑向了船,沿着东边的海岸线赶往波拉勒斯。

等到船帆消失在哀嚎潮路的山脚背后,泰莉亚这才站起来。她眼中的眼泪已经接近蒸发,只在脸颊上留下两行弯曲的泪渍。她用力把弗林拖起来靠在一块高一些的岩石上。接着,她四下眺望。

有了,还有没有被破坏的船。

她先是小跑过去确认船的情况。那是一艘四人单桅的小帆船,船上只有空麻袋和一小兜渔具,但船体完整。于是她又跑回去,双手托着弗林的两腋,一点点拖着他朝小船走去。

一路上行走十分艰难。下坡的路被海水淹没,弗林变沉了,她几次差点松手让他掉进水里。但她好歹还是绕过了石头和埋在泥沙里的尖锐箭簇,将他翻了几次身推上小船。

她用力将船推进海里,然后猛地跳上船。小帆船摇晃了几下,稳住了。

泰莉亚喘息着,看向弗林苍白的脸。

“说来我啊——好像在任行港有亲戚呢。”盛夏的信风集市,他举着柿味雪糕冲她眨眼,“如果塞勒斯大人给我在夏天放个假,我就去那里瞧瞧,然后往北航行,去看海上的极光。今年的活儿真是太多了,我快累死了。”

她蓦得咧开嘴,目光避开弗林身上的弹孔,对他微笑:“我们去看极光吧。”

她升起帆。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