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网瘾少年的魔兽世界心路历程 写在怀旧服开放的前夕

网瘾少年的魔兽世界心路历程 写在怀旧服开放的前夕

魔兽世界 NGA : zmrmxwd 2019-07-24 11:28:42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zmrmxwd;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网瘾少年

怀旧服要开了,跟几个朋友很兴奋,嚷嚷着回怀旧服好好再体验一把,情怀满满,一个要玩贼,一个准备玩猎人,我准备练牧师。我让玩LR的同学到时候抢注名字时候叫大S,同学沉默了一下说,好。

我是农村孩子,上初中小学时候接触不到网络。到了高中,要到县城住校,就开始晚上爬学校墙头出去网吧打游戏,网吧里的各种游戏可以说为自己打开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传奇,CS充斥网吧,也有玩泡泡堂啥的,依然还记得传奇登录注册界面悠悠的音乐还有登进游戏开门的声音,还有CS激烈的枪声,记得一个长头发的小伙虽然颓废但是玩起CS兴奋的眼神。当然,也第一次接触到不良网站。

高三时候,魔兽世界公测,刚开始时候45级,没有多少时间玩,经常到学校大门口对面租书的小店里看网吧老板玩,当时他玩了个牛头萨满,骑着40级的科多兽,感觉超酷。自己也注册过账号,辗转练到20级,30级,因为去黑网吧电脑有病毒号丢了,然后费心费力的想办法找回,也没怎么深玩下去。

高中头三年因为沉迷上网,被学校劝退过好多次。搞电击疗法治疗网瘾那个杨叫兽好像就我们山东临沂的,那时候上网是被视作洪水猛兽的,跟谈恋爱,打架齐名,都要被开除的。高考成绩太差,只能复读,可是复读你懂得,青春正年少,怎么抵抗艾泽拉斯的诱惑,还是隔三差五出去玩一玩,但是WOW说实话确实需要肝的,隔三差五担惊受怕的并不能感受到游戏多大乐趣。

05年,06年我在我人生可以说最关键的两年迷游戏迷到不行,高三高四,两次高考,那两年中国网游方兴未艾。

二、自由的时间 香草的年代

噩梦般的高中终于结束,高考分数够上专科,那也是大学,还是继续上。06年下半年,自己懵懵懂懂的来到了大学。头一个月要军训,我因为左右转弯老是慢别人半拍,教官没把我排进方阵,别人练着我歇着,后期我就直接不去了,你懂得,直接拐弯去网吧...那时候网吧真的很火,满满的全是人,去晚了都没位置。现在我跟那些上学的年轻人聊天,他们说,他们大学周围的网吧都没人去,都趟宿舍或者啥地方,一人一台手机玩,很是感慨。

大学有了充分的时间,自由的空气,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下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游戏,新的学期新的开始,注册了一个新的账号,那时候无尽之海刚刚开服,感觉服务器名字也好听,于是就选择了它重新踏进了艾泽拉斯,当时不知道哪听说德鲁伊可以变身,还可以加血,就创建了一个牛头德鲁伊,升级就是月火术加一棍子一棍子的敲,而且敲怪还能涨武器熟练点数。真的没有感觉到德鲁伊打怪慢升级慢的痛苦,我反倒是乐在其中。

出了牛头的大草原,然后是相对荒芜的十字路口,接触到了第一个副本,哀嚎洞穴,做了一系列主线任务,闯完哀嚎,拿到第一把任务给的蓝色武器,我记忆很清楚,叫新月法杖。个人超喜欢哀嚎洞穴那个图,从开始不认识路瞎转,各种跳断崖跳不过去,到每个小号都来杀两圈,拿蓝色武器。现在版本小号也能刷,集合石一排,一会就能进本了,不同服务器的人, 一个T 一个奶,三个DPS,队伍虽然还是那个队伍,集合石组就是感觉没意思,而且现在版本,哀嚎一般也就刷一次任务就清的差不多了,还是快餐化严重。玩家刷完这,拿到经验,就匆匆离开下一站了,即使掉蓝色装备也都直接扔商店了,现在小号不都有传家宝了,没人会在意这些装备了。暴雪种种快餐化的改游戏,不晓得是真的方便玩家还是毁游戏,这也许也是好多像我这样的老玩家想玩怀旧服的原因?虽然会肝,虽然会累,但是总归是有乐趣,有玩头,有小目标,有小奔头,对吧?

另外一个印象很深的是血色修道院,挺考验队伍操作的,而且也能出好多装备,经验也挺高,所以组队刷过好多次,看着狗男女一遍遍的醒来吧,又死去。现在玩战士号也喜欢去血色武器库BOSS那边刷一身幻化,战士穿上血色那一套一挺好看的,在我心目里像中世纪的骑士。有一段时间,有些大号还在血色带小号刷怪升级挣钱,想想也是蛮辛苦,但是印象还挺深的。

有联盟南海镇那个啥丘陵,还有阿拉希高地两个图印象也比较深刻,任务超多,在这个俩图也做任务做了好久好久,而且动不动就碰到联盟干一架,你守我,我守你的,那时候想的要是碰到真人,不得干死他,哈哈,想想挺有意思,其实是应该感谢对立阵营的玩家给了我PVP的乐趣。

后边的地图就记得没那么太清楚了,反正是接到任务去到那,有时候这边主线任务没完,听说那个地图好玩,等级差不多了,就开始往那跑,然后慢慢就会碰到联盟的人,不过我是小D,一般也是打不过谁,但是跑的快,组组队,加加血也是挺好。

三、结交朋友 公会的回忆

50多级的时候就在游戏里认识了一棒子我们学校美术系的,说来也是缘分,那时候他们是大二,本地的学生,他们都在宿舍玩,不跟我似的泡网吧通宵。他们也热情邀请我去他们宿舍玩,然后就熟悉了,也是一伙痴迷魔兽的宅男,那时候我们学校宿舍不停电,他们有几个天天玩的很晚,颓废的要命,有的半夜烟瘾上来了就捡地上自己扔过得烟头再抽两口。

然后就跟他们加入公会,那时候也很单纯,跟着人多有活动热闹,装备啥的那时候基本不懂,也无所谓....比如那时候第一次杀掉黑E老一,团长手黑,摸出怒风护臂,就给我了,我那时候都不懂这就是T2,校友M我说,我们T1都不全,你就有T2了,恭喜恭喜,我这才有点感觉...

然后跟着工会,打祖尔格拉布,打熔火之心打黑翼之巢,特别是MC跟黑E,这两个团本印象太深了,第一次感受暴雪团本的魅力与宏大,感觉很史诗很魔幻,中间DOWN掉一条条黑龙,直到奈法利安。我也旷了无数次晚自习,当然也是让我班长头疼不已,期间还成功把我大学同学大辉拉下水,就是开始要怀旧服玩LR那个。

那时候工会人多,来来往往很多人,也发生了很多的事儿,那时候是学生比较懵懂,很多事儿也是后知后觉,现在想想其实也可笑,后来听他们经常说的是会长(也是我们会MT),喜欢调戏会里妹子,喜欢给妹子黑装备,更过分的是还把工会里一起玩游戏的一对男女朋友其中女的给睡了.其实这个我不怎么感兴趣,我就单纯的喜欢玩游戏,喜欢他们在TS里说话,副会长是北京人叫冰之,声音特别好听,做人也仗义,对我们这些学生也特别照顾,指挥起来也清晰有力度。有说话很柔和的战士小狼,狂暴战,偶尔客串副T,但是超级水。说话很爷们做事儿也很爷们的术士十四疯,他学的附魔,我们一起刷本,绿件都点放弃给他。有两个妹子,那时候应该也是学生,一个叫微蓝的牧师,一个叫Alala的术士,这俩妹子在线超级稳定,为人随和健谈,团我们都很喜欢她们两个。

还有好多好多团友,TS里从来不说话,像我一样。随着时间流逝,有些人实在想不起来了,记忆模糊,那时候游戏论坛里有句话很有名一直记得:“我们虽然不能玩一辈子游戏,但是我们可以做一辈子朋友。”而且有的朋友,想起来的时候,心里会难过,会痛。

四、我们不可以玩一辈子游戏 但是可以做一辈子朋友

公会中间来了两个很有才的男生,一个叫大P的亡灵战士,来的时候一身高级督军装,那高督肩膀大剑一背,很是帅气,在全民高督之前很久,这哥们就是了,而且他游戏理论超高。还一个叫沙罗曼蛇的盗贼,我们喜欢叫他老蛇,他还有个叫大S的法师,所以我们有时候也叫他大S.这俩哥们是大学同学,很能聊天,说话也很好玩,而且性格也超直爽,我们都很喜欢跟他俩聊天组队。他俩也是学画画的艺术生,经常在QQ空间,或者工会群里发一些超酷的魔兽截图,给我印象很深的是他俩一起一人一匹千金亡灵战马一起前行奔驰的图,很有感觉。大P声音酷酷的,偶尔喜欢装个逼,但是不让人讨厌,只是感觉好玩,大S声音有点哑,吹起牛逼聊起天来一套一套的。上学时候,我那同学大辉跟大S走的很近,俩人经常一起打游戏吹牛逼到半夜。把彼此当做很好很好的朋友,我跟大辉一起经常聊大P跟大S,不晓得他们上学的时候谈不谈我们。那时候跟他们的交流比跟身边现实同学交流的还多,是出于对魔兽世界的热爱?还是出于同是网瘾少年的身份,不知道,不确定?反正在心目里有一块很重要的位置,对于大学时间没谈过恋爱的我们,现在想想,这份游戏里的兄弟感情,倍感珍贵。

游戏,陪伴了我大学三年,日子过的有点浑浑噩噩,睡了一觉,大学毕业了。好歹大学也没全部荒废,多少学了点东西,拿到了英文四级证跟大专文凭。

毕业之后前两年,一直不算很稳定,到处来漂,总算在青岛扎住脚,游戏也没怎么碰。有一天大辉突然跟我说大S要结婚了,去不去,大S也QQ联系我,邀请我去。我立马决定要去参加他婚礼,顺便也去看看从未谋面的朋友,那时候穷,我从青岛买硬座,坐了20多个小时火车到呼市,差点没累死。然后跟从上海飞过来的大辉汇合,又坐了一晚上车到了巴彦诺尔,终于见到了大S,大家都分外激动,现实里大S也没游戏里的灵动劲儿,激动地嘴巴笨笨的,给我们安排吃住啥的,第二天参加了一场内蒙那边的婚礼,婚礼细节方面跟我们内地好多地方都不大一样,感觉也挺有意思。跟他还有他媳妇一起合影留念,聊聊天。他那时候很忙,我俩也想在内蒙玩玩,婚礼完了,我俩就离开了。事后,大S还埋怨我俩呆的时间短,没让他好好尽地主之谊。现在想想虽然呆的时间很短,但是却格外的珍贵,那是我们见他唯一的一面,也是最后一面。

日子平稳如水,由于出了很多新游戏,像英雄联盟,剑灵,天刀啥的,慢慢魔兽就不碰了,有一段时间超级迷恋英雄联盟,就在网上问大S,还玩不玩游戏,来一起撸啊撸吧,他就给我喊,“玩毛游戏,赶紧挣钱养家是正事”,于是我感慨,大家终于慢慢都在成熟了,就我还在玩。然后再吹两句牛逼,让他有机会来青岛,我好好招待招待他,内蒙那边的朋友,其实都挺有意向来海边看看的,他跟我说一定来。我想着真还有机会见面的。

前年,传来噩耗,大辉跟我说,大S鼻咽癌,晚期。我的心立马沉了下来,马上微信跟他打招呼,他跟我说,他生病了,一直在治疗。我心里特别难受,都不晓得怎么安慰他,倒是他跟我说没事没事。然后看他朋友圈,是一些治疗的情况,照片里人是光头的,字里行间写的是特别疼,我的心沉沉的。

然后,又过去大半年,他的微信头像变成一只天上飞翔的白鸽,他的媳妇发了他去世的讣告。想想,曾经那么爽朗的一个朋友就那么没了,即使在治疗期间他还跟大辉玩笑说,“我那么热爱魔兽世界,不能申请在游戏里给我立个墓碑写个名字什么的。”我的心揪得厉害,也感慨人生苦短,生命脆弱。如果时间可以倒退,我真想对那个少年说,不要熬夜打游戏,少抽烟,注意身体,保重身体...

五、结尾

怀旧服越来越近,我从网瘾少年玩游戏一路走来,以前我们跟大S一起吹牛逼玩游戏的画面越来越清晰,然后感觉越来越难过,感慨。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望诸君珍惜眼前人,珍惜当下。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