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玩家心情:美丽的艾泽拉斯世界 与我十二年青春岁月

玩家心情:美丽的艾泽拉斯世界 与我十二年青春岁月

魔兽世界 NGA : 中暑的爷爷 2019-08-02 14:49:12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中暑的爷爷;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夏末雨后的阳光射在桌上,不知窗外哪家女孩在弹唱着王力宏的的《大城小爱》,这一刻仿佛把我拉回了十二年前......于是我关掉正在草拟的情况报告,来回忆我的魔兽十二年。

十二年前,那时我刚从初三升到高一,由于读的是本校高中部且学习成绩还算不错,就向初中班主任申请将我们几个好基友分在一个班(基友外号:色少、大头、鹏少、牛肉、可少)。

先介绍一下我的这几个基友。

色少:我的小学同学,电子游戏厅97大神、由于家在一个方向,初一时基本一起上下学;

大头:我家搬家后和我走一条路线,初二开始一起上下学,玩CS号称USP小王子(反正他玩警我玩匪被他USP完爆-。-),刚开始没和他走一条路时在班上我们属于相互讨厌的那种,后来一起上下学,彼此发现对方就是逗比,关系开始转铁。每天上学我六点到他家,等他睡半小时...我就在他家看他的杂志等他。还有我进网吧就是他带领的,就是下午放学,路过网吧,每天都是一样的剧情,大头:“走,玩两把”,我“我没钱”,大头:“没事,我借你”,我:“走嘛”。然后.....借我的钱我现在都没还~

鹏少:我家搬家后和我走一条路线,初二开始一起上下学,电子游戏厅97大神,玩三国战纪经常1个币玩一下午(BUG打法)而被老板强制过来关机,性格很慢,上学时我和大头去喊他经常在他家楼下等二十多分钟他才下来,人送外号“绝地魔(磨)神”。对自己很抠,对朋友大方,例如读大学时他在黑龙江大庆,第一次坐火车去大学时创造了从昆明站到大庆的壮举。他爹知道后说:“(四川话)劳资给你坐飞机的钱你龟儿子拿去坐站票~抠门!”。省下来的钱都拿来请我们吃饭了。

牛肉:一个个子一米八(高中)体重90+KG长相喜庆的胖子,用一句话来形容他就是背后看起来像打手,前面看起来像尿(sui)狗....为人大方,家里面开酸汤牛肉火锅后基本每个季度都会请我们吃饭,他的外号也是这么来的。

可少:初二转到我们班的插班生,认识也是因为游戏,他刚来到班上的第一天,我们几个就去问他:“哥们,玩CS不?”,可少:“玩”,我们:“下课走起”,可少:“好。”.......然后就开始了不归路,完全辜负了他二嬢让他来我们班好好学习的期望。可少为人低调,不爱说废话,玩游戏格外专注。

我们的高中生活开始了,军训要求强制住校,我们几个在一个宿舍,晚上谈天说地,其实也就是聊游戏,可少就向我们安利魔兽了,说了如何如何好玩,我们几个也比较感兴趣,都有意向玩,他又向我们讲解各个职业(其实那时候他也不太懂。),在他的描述中,说SS在PVP中太无敌了,一直恐惧什么的,当时我就定下了一定要玩SS的想法。

为期半个月的军训终于结束,我们聊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军训结束当晚,家都没回就去集体通宵。当时要买CD—Key,像我这种借钱都不还的人着实肉疼了一把,我记得是30块的CD—Key,里面只有1500分钟。可少之前就玩了,玩的人类QS叫“天生圣骑”,我记得是43级,背着一把泰坦之刃。我们几个选择了可少在的三区六组“圣火神殿”服务器,我玩了人类SS叫“尼古拉斯佩恩(中二担当-.-)”,选发型还选了两个辫子向前的那个~;鹏少玩的ZS叫“白色破斧”;当时刚开70级,LM出了SM,大头玩的德莱尼SM叫“躁动不安”,一个赶新鲜的货;牛肉玩了暗夜LR叫“Waopop”,这个名字不明觉厉....色少是后面才玩的...玩的人类MS叫“七小福”,而且.....玩到7级就没玩了....真七小福.......-.-!!

当晚我们就开始了征程....进去之后感觉太新鲜了,现在在北郡修道院杀狗头人、杀小猪、收集葡萄什么的。后面去了西部荒野,感觉背景音乐什么的真的很震撼。我记得可少给我买了一个蓝色的法杖,叫什么名字我忘了,反正杖头是一个月亮,后面到西部荒野打野怪掉了一个灰色的法杖,当时对装备没什么概念,我看装备需要等级比那个蓝色法杖高,果断把蓝色法杖卖了换灰色的........差点没把可少气出血,这种小白的事情还出现在大头身上,在秘蓝岛虚弱复活后问我们为什么连一个怪都打不过。还有SS不是可以吸碎片么~我把背包吸满了~然而并不知道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第一次见到BL是在夜色镇外面的稻田里,一个牛头人ZS骑着科多站着不动,等级我们看着是问号,就激动的跟可少说这里有BL,可少这个好战分子听到后说叫我们别动,他过来杀,结果他过来看到后,显示等级还是问号................我们果断跑了-。-。

后面可少带我们刷死亡矿井,由于我们都不会玩,到处引怪,可把他一个40多级的QS忙的焦头烂额,他对我们无语了,叫我们别乱跑但是根本说不听,那晚,我觉得可少的内心是崩溃的.....

开始上瘾我觉得是进入暮色森林练级以后,发现这个游戏真的好玩。有一个任务是进入墓地杀一个亡灵,真的会被那个场景吓到,同时打怪会掉落夜色虫的鱼饵,感觉那就是亡灵身上的蛆,能切切实实的感觉到恶心(可能是我太入戏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西部荒野和夜色镇交界地带,我看到一头稀有狼,果断上去切了,到后面我玩LR研究BB以后,才知道特么那头狼就是大名鼎鼎鲁伯斯..........觉得上瘾是因为在夜色练级的时候我妈叫我回去,我不甘的回去一趟以后又摸到网吧继续玩,为的就是到18级学习暗影灼烧(我记得是这样),学了暗影灼烧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还有上瘾的表现是我马上40级可以学地狱战马的时候,我一心想到40,他们几个都去玩CS去了,我自己玩魔兽到40,他们说我上瘾了。

后面我们练级基本都是分开练的,除非有什么怪需要帮忙可少才会来帮我们。练级过程中难忘的是开始了我的乞讨生涯,觉得打副本又有经验又有装备,要么在工会吼求带FB,要么就在主城乱逛,看到不动的满级玩家就开始乞讨让带FB,带过我FB的人我现在名字还记得,带我刷血色的有穿着T2套拿着盘牙水库单手剑(叫什么名字忘了)的侏儒SS“缺钙又缺爱”;人类ZS“爷在阵地在”、“天赐淡雅香”;现在想想当时的魔兽真的纯洁,有这么多热心的玩家。映像深刻的还有到西瘟疫之地开冰风岗飞行点的时候,看见问号级别的瘟疫熊,紧张的要死(西瘟疫做任务,暴虐瘟疫熊的时候好有成就感啊(#^.^#)),还有提瑞斯法林地是BL领地,当时觉得去那里肯定都是BL,很紧张,“缺钙又缺爱”SS居然开了BL的小号到那里的综合频道说有LM小号过来,麻烦你们不要杀.....真的好感动。到后来,才知道我们在的圣火神殿是LM优势服。在求带的路上,有一件事情我耿耿于怀了很久,有两个骑着千金马的大号带他们的朋友刷剃刀高地,有2个坑就组了我们这种野人,开始他们说好不要抢一个布甲头盔的,结果出了以后我手贱点了需求,结果就被他们踢了,后面我找人家道歉(真的意识到错误的那种道歉),人家就没回过我.....我难过了很久。

除了求带FB结交的大号好友,练级的时候也结交了一些朋友,比如矮人ZS“幻国血剑”、侏儒FS“无聊的法哥”、SS“老兵新传”。但是他们都是大学党和上班党,练级比我快的多,所以到后面也是他们带我。

第一次真的感受到史诗感使我在60级做千金马任务的时候,这也是第一次学会看攻略,第一次遇到这样复杂的任务,同时这也是我第一次翘课~为了做这个任务,翘了1天的课,辗转燃烧平原、费伍德森林、冬泉谷......终于把所有前置做完,然而晚上上晚自习不敢翘课了,巧就巧在这里,那晚刚好学校停电不上晚自习,可把我高兴坏了,立马邀约上可少鹏少他们一起去网吧,开始下厄运做最后一步,我记得我整整带了40个灵魂碎片。至今还记得最后一步需要的三个道具:末日蜡烛、黑暗战车之轮、达斯莫拉之铃。尴尬的是到了之后不知道最后的牢笼怎么打开~最后是厚着脸皮去请教网吧里面的SS玩家才知道的。当骑上千金马的一刻,感觉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非常感谢老兵新传借我钱....嘻嘻,然而也没还(#^.^#))。

不知道当时怎么这么厚脸皮,进入外域以后,到虚空风暴打出一张做多彩宝石的图纸(其实后面才知道那张图纸很废的),问工会里面谁要,工会会长(紫竹清风)要去了,我居然厚脸皮说带我打KLZ啊,人家只是说你快到70级吧,会长好人。

影月谷以后看到有个NPC卖大鸟,我果断买了一个紫色的狮鹫放在包里,想着到70了以后,用学校每个月给的100块奖学金买点卡换金币之后来学,当时学校里面发的奖学金其实不是钱,而是往饭卡里面冲100块,然后被我在班上90块钱卖了。买了点卡以后换金币还是很感慨的,就是世界频道收金,不只是运气好还是好人多,我居然以3200金一张的价格卖了3张没有被骗。现在想想。我是不敢在世界频道这样收金的。

到了70,我以前打战场积攒的荣誉值可以换一个S1的肩膀,当穿上那个虚空模样的肩膀,别提多高兴了。之前说到的要求会长带我打KLZ,会长也确实在星期六晚上带我打了,第一次进团本,看到问号级的BOSS,心里想的是怎么打得过,内心还是很激动的。当时什么也不会,问他们怎么打,他们说上了献祭和腐蚀术全程暗影箭就可以了.....他们对我的要求还是真低,当晚打到艾兰由于时间太晚就下了。当时对装备没什么概念,只知道有紫装就是牛逼的,但是学生党根本没时间打战场,看见别人背着S1的法杖,心里面很是羡慕,于是萌生了和别人换号的想法,我的筹码就是我有大鸟,在世界频道喊的是“有大鸟SS换号,要求全身紫装”,当时有一个战场毕业FS和我换了,看见自己终于拥有了全身紫装的号,每天就期盼着快到周末,我要好好体验一下全身紫装的法师......

当时我们几个在学校里课间、放学,谈的也全是魔兽,每个技能都可以分析半天,一直在和可少争论SS的烈焰技能(忘了叫什么,就是燃烧自己周围地面自己也会掉血的那个技能)和奉献哪个厉害。高一上学期期末考我考了全校第七,觉得我玩游戏对学习没有影响,再由于下学习学校没有举行期中考试,给我造成的错觉就是玩游戏根本没有影响,由于每天想的是这些,到高一期末的时候,我居然考到200名以后了........高二时连尖子班都没混上.....

换号一个礼拜后,和我换号的FS联系我说他不喜欢玩SS,于是我们又还了回去,但是我换号上瘾了,之后又换了一个LR,这个LR就牛了,全紫装(貌似还是ZAM系列的),重点是有虚空幼龙....我这个学生党没时间,这种东西是想都不敢想的,于是乎我就开始玩LR了(名字叫“抓宝宝”)。但是什么都不懂,我记得有一次组队去ZAM(黑不黑妖头我忘记了),队长看人员配置,说是4箱子稳了....结果进去之后有我这种小白在,嘿嘿嘿,灭的死去活来,但是那时的人耐心都很好,尾王我不会卡BUG,硬是一点一点的教会了我,一个ZAM打了一个下午。。。

我发现我很喜欢MS的那种感觉,可以给人上BUFF,还有盾,于是身为换号油子的我又开始了换号生涯,但是这次比较特殊,和我换号的人说他马上要去西藏当兵了,要我照顾好他的号就行,于是我白嫖到了这个矮人牧师,这个也是伴随我时间最长的号(Ghostleader),但是更特殊的是,我上号经常有人弹我,这个死逼(这样称呼他是因为我们现在都还有联系,关系挺好,但是为人及其中二)不仅把号托付给我,还同时托付给了另外一人,经过一番交流,才明白其中原委,我称呼弹我号的这个人为“飞哥”(这是我第一个从虚拟朋友发展为现实中朋友的人),由于他上大学时间充裕,他答应我我玩的时候他不上,于是我开启了魔兽的另外一种形态,合体玩一个号。

说到飞哥,他为人真的很好,先说为人方面,不和我抢号,同时从来我让我冲点卡.......照顾我高中党的感受实在难能可贵-。-;其次可能比我年长几岁,在高中那个迷茫的时期,无论失恋了还是心情不好,只要和他说他都会开导我。还有,他是我们服PVP里面玩MS可以排前5的那种(保守估计),所以当时小白的我玩着一个S4肩膀的MS,那种自豪别提了。

现实朋友里面,我、可少、牛肉、大头、七小福、鹏少(七级就滚的人就不说了)里面,大头后面到70谈女朋友不怎么玩,玩的时候都是为了陪我们玩而玩,没什么擅长的,唯一擅长的是后面读大学以后不知道闲的慌还是怎么的,疯狂练小号,不打团本不打JJC,我觉得他没有找到魔兽的精髓或者说是对游戏不上瘾;可少玩PVP最厉害,只专注于战场、JJC和铁炉堡门口,凭着自己拿到S4肩膀;鹏少和大头类似,到后面专注练小号,但是偶尔客串ZAM副T,或者叫可少陪他打JJC,但是巨水无比;牛肉的专注副本,他是我们之中第一个跟工会活动打海山的男人,后面我也加入了他所在工会,工会名字挺好听的叫“倾意”,一个由学生党组成,只在周末白天活动的工会。也是在他的带领下,我才正式进入了工会活动的大家庭。

高二时,我和牛肉在一个班,我两都高度上瘾,学习一落千丈,之前我虽然没在尖子班,但是成绩也还说得过去,但是高二上学期期末考彻底打醒了我,物理100分的满分,我考了27分.....我都没敢告诉家长。在高二那年,我很对不起我的一位同学,他叫阿光,他和我是同桌,家境不是很好,可以说是要靠读书来改变命运的那种,那时我向他安利魔兽,他自己就去玩了,但是没和我们在一个区,没想到他入迷了,后面因为玩游戏退学了,现在我都觉得很对不起他。后来我醒悟了,于是高二下学期我开始努力学习,连30分钟休息时间的大课间我也躲在隔壁没人的教室看书,不会的题立马去问老师,经过努力,高二下学期期末考我奇迹般的考到学校36名(那次考试有一定运气成分,恰好我会做(#^.^#)),凭着这个成绩,我忽悠我妈去找老实说把握弄到尖子班,我想好好学习,结果老师还真的同意了(方便学习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尖子班转学过来1个美女,你们懂的,后面我到尖子班也和她发展成为了好闺蜜)。

高三的我开始好好学习(每次考试都是我们班垫底),但是魔兽也是不能丢的,我做到了在学校好好学习,星期天下午放假好好玩。我记得当年开万圣节活动,我和牛肉去刷了一次,出了无头马,被我ROLL到了,当时我也没有太多特别的激动,只是那天上课飞哥给我发短信,直言他看到无头马的激动,我才知道这东西这么稀有....这也是我见到飞哥表露出他激动的心情,平时他都是宠辱不惊的。然而,牛肉直到现在都没有刷到无头马,容我不厚道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到我们工会,当时我狐假虎威代替我飞哥收了1个弟子,是个QS,当时没装备时我都是穿着S4打本的,他看到我的JJC分数后表示要拜我为师,我就告诉他们什么时间段飞哥在线。飞哥带他打JJC以后,有一天我看到有人卖阳炎手套,我和他说好想要,他真的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满世界收材料,晚上把阳炎手套交给了我,我体会到了有一个大腿是真好。还有我们工会的主力MT叫圣殿骑士,平时和我关系也就一般,有一天飞哥叫我开我们共同的小号SS去工会组织的海山团去消费,我说我没钱,他说会有人帮我付钱的,结果真的是出了我要的只要我说我要,装备就分我了,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哥帮付的钱。后面我追问飞哥,他说是圣殿骑士帮我付的,我问他缘由,知道原因的我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真的是无巧不成书,原来是有一天飞哥代我打工会活动时,他两偶然间聊起来问是哪里人,圣殿:“我陕西的”,飞哥:“我也是”;圣殿:“我在西安”,飞哥:“我也是”;圣殿:“我在某某大学”,飞哥:“我擦,我也是!!!!”....他两就在一栋宿舍,还是上下楼。。。。。。。。。。。。

认识飞哥以后,我从来没有买过点卡,其实他也没买过,他的点卡都是他带着打JJC或者指点人家打JJC的人给的。两个人玩一个号,我专注PVE,他专注PVP,可以说当时我的号有点小豪华。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魔兽关服了,就是9C转网易的那段时间,翻了一下好像是09年6月份,那段时间真的感觉很漫长偷了牛肉当年关服前的照片,毕竟我家当时没有电脑。

看到这个熊,我想起当年和鹏少一起去屠城的事,我记得是过年,我们服务器组了3个团还是4个团去拿屠城的成就,当时鹏少还没到满级,团长不要,我卖了一次惨,说学生党马上高三了,打完就没时间上了,求团长给一次机会,最终团长同意了。当时去屠城还真的廷惨烈的,还要有人退团染红,基本都是拖着尸体过的,途中在雷霆崖的时候BL组织人手过来防守,我记得当时是叫法师们在门口放暴风雪堵着不让BL进来,还好我们服BL不算多。最终,经过一晚上的奋斗,我们如愿以偿拿到了战熊。

高考前,我妈去问班主任我的成绩能上二本么?班主任说悬,当时我也是做好了复读的打算,高考结束,我的分数比二本线高了30分,可把我乐坏了,但是眼高手低报志愿报的太高,进入了补录批次.....在飞哥的怂恿下,报了咸阳的一个二本,离飞哥很近,但是专业偏门,物理学.......我还是没忘记我高二物理考了27分......可少是放弃治疗型,报了专科;大头考上1本;牛肉和鹏少比较惨,没上二本,决定复读。

临近大学开学时开了80级,我还记得当时网吧爆满无数人等着开80....可以想象万年TBC结束大家是有多高兴,我和可少、鹏少没有抢到电脑可急死了,我们发现其中一部份在玩的人还是未成年人,我们好歹18岁了,于是想了一个鬼点子,去电话亭给文化局打了一个举报电话,等我们再回网吧,已经有一半的电脑空闲了,我们真的是小机灵鬼(#^.^#)。伴随着未成年人的怨念我们开始了练级。我和飞哥约定我白天上,他晚上上,这样全天24小时的高强度练级下,我的号成为了比较靠前到80的,我记得当时祖达萨有一个BUG,可以无限刷小怪,我采用了这个方法,好在省心啊,但是到79的时候,这个BUG被官方及时修复了......

到了离开生活了18年城市的时候了,在车站,补习的鹏少逃课来送我......说到鹏少和牛肉的补习生涯,牛肉是醒悟了,补习期间好好学习没怎么玩魔兽,最后考上了一个不错的二本,而鹏少估计是比较念旧的那种,感觉身边的朋友都不在了,学习也是很不在状态,补习的下半学期早出晚归,当然不是去上学,按照上学的时间按时去网吧,玩DOTA,这种生活整整持续了三个月,最后被他爸发现了,高四的人在家里跪着接受男女混合双打,高考的前一天我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干嘛,他说在背数学公式............-。-但是这逼运气好,那年赶上扩招,他的分数居然上了二本,虽然有点远,他去了黑龙江大庆。

到了大学接着就是15天的封闭式军训,我的魔兽告一段落,都是飞哥在打。其实整个80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忆,感觉玩熟练了反而什么都像按部就班。我还在原先的《倾意》工会,但是牛肉和鹏少补习不玩了,可少由于痴迷JJC被一个BL拐跑了.....大头本来就不怎么玩.....感觉只剩下了我一个,大学同学没有一个人玩魔兽的......真的感觉到孤单。值得一提的是,飞哥的JJC有所起色,在S8拿了1次角斗士,他的一个队友是西安交大的,那时候我们经常周末在西安聚会。80年代我记得一件事,就是飞哥打JJC当时特别需求一件TOC大王出品的YX战败者的慰藉,我为了这个装备一直保持分霸的地位,结果后面真的出了,当时工会指挥换成一个奶骑,工会亲友们都认为那个装备应该给指挥,在那里说了好半天,后面我死活不放(我能为飞哥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T-T),最终他们妥协了。其实后面我慢慢明白,当时我真的不善于交朋友或者说不善于交际,属于工会的边缘人物,难怪很少有人站在我这边。后面90年代和110年代,我在工会里面和会员的关系基本都很好。

到了85年代,我谈了女朋友,玩的就很少了,到开巨龙之魂的时候我玩了一段时间,玩的是SS,也没有很深刻的回忆,属于每个礼拜上线打一遍10人巨龙之魂,打完下线的那种,这是我第一次会看NGA研究手法、研究装备属性的时候,有一次我按约定的礼拜天下午两点半上线,发现队友们已经在打了,本来就没多想玩的我果断下线了,很久没上线,等我上线时,发现有一封团长道歉信,看了还是挺感动的,其实不怪他们,看到我一个礼拜没上线,他们或许以为我不玩了。到后面和女朋友分手,我又再次玩了起来,这次玩的是LR,LR这个职业真的有毒,抓灵魂兽一抓就不可收拾,玩LR的想法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到风暴峭壁看见逐日,以前听说这东西可以卖钱,就在世界频道吼了一下,一堆人M我,当时有一个技能是可以将队友拉到自己的身边,我就组了1个LR拉了过来,我感觉4000G卖便宜了.....后面我自己玩起了LR,也是运气好,最难抓的洛卡纳哈在我日常巡逻时遇到了,这也是我第一只灵魂兽,后面看攻略才发现这个东西的难得,感觉很庆幸。日常巡逻遇到的还有鬼脚蟹、古德利亚、海山的两只老虎,花了一番功夫的有火乌龟、逐日,在抓逐日的那段时期,碰到那个和迷失龙伴生的龙,好可惜不是遇到迷失龙,大角我抓的不容易,守了很久很久,最有技术含量的是抓猫头鹰,当时N个人在蹲,他们都是站在树尖的那种,我是在鸟上,看到以后立马下鸟,奥术射击、快落地时后跳放冰冻陷阱,把他们看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抓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来捣乱,不得不说魔兽世界玩家素质真的高。

进入90年代,我、可少、大头、牛肉、鹏少基本都是初期练到满级体验一下就AFK了,我在决战奥格瑞玛开放后玩了一段时间,那时快毕业了,闲的无聊。这时我玩的MS参加工会活动,LR打金团,可能是我LR有战火天命和战火雷管的缘故,基本每次都可以拿到补贴。那时我把MS当小号玩,装备手法都不行,会长很是拿我无奈,后面我LR入会,但是没表明身份,后面DPS太爆炸得到会长表扬,我才说我就是那个让你无奈的小MS啊,嘿嘿,这种个感觉有点爽。

100级是我没有真正打过一次团本的版本,感觉要塞系统让我彻底没了社交,感觉魔兽世界变成了我的世界......当时我也参加工作了,下放一个乡镇府锻炼,刚参加工作的我工作也比较积极,没有花时间在游戏上,也就是每个礼拜4上线刷刷坐骑、刷刷橙武什么的(这时候可少的号全部在我的战网下面,他有三个战场毕业的号,加上我的LR和DK,每个礼拜我可以刷5次),100年代我刷齐了所有橙色武器和FB能出的所有坐骑。好笑的是我的无敌和飞机头是同一天出的,我和飞哥说他只是“哦”了一声。后面通过他基友爆料,他是激动坏了第一时间就去找他的基友炫耀.......这个表里不一的人~~~

110级,我玩的ZS,他们几个也是版本初期练到满级就AFK了,我是打完翡翠梦魇AFK了一段时间,开暗夜要塞时我玩了一段时间又AFK了,燃烧王座末期我又回来玩,这次玩的DZ,是暗夜要塞时期认识的基友带我,我发现其实110其实挺好玩的,大米和神器系统我挺喜欢,特别开箱子的一刹那,出橙装特别兴奋。我苟到120级,打完奥迪尔,由于快生孩子了,就一直AFK到现在。其实魔兽里面的人也是形形色色,也有很功利的那种,我记得70级时候很早拿到S4肩膀,有一个人一直请我帮忙帮他打5V5,我当时在飞哥的教导下技术也不怎么差,灭破羊,卡柱子什么的很熟练的,我就答应帮他打,也帮他打到了2050拿到S4武器,后面才知道这个人和我生活在一个城市,在一个网吧当网管,有一次我找他要美味风蛇,他居然!!!!和我说!!!!!5G一条!!!!!!!有一次我路过他在的那个网吧,想去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人,才发现这个人就是一个古惑仔.......

现在马上要开怀旧服了,鹏少、可少、牛肉都准备回来玩,飞哥说他不想练级只想和我合体,现在小孩子也基本不用操心了,业余时间我想回来体验怀旧服。真的,十二年的情怀,特别是我没玩过60年代,真的想体验一下。我们几个名字和职业都想好了,可少还想玩他最初的QS,鹏少表示要玩FS,我还是想回到我最欢的MS阵营。目标LM,大伙儿20多天后见!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