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玩家心情:谨以此文纪念一个已经不在了的朋友

魔兽玩家心情:谨以此文纪念一个已经不在了的朋友

魔兽世界 NGA : maze易 2019-08-22 16:38:04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maze易;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段故事,一个故人

大概是2011年还是2012年,我在一个叫做阿里巴巴的网吧里玩着一个叫做魔兽世界的游戏,旁边一个带着眼镜有的文弱男生凑过来跟我说,你萨满的治疗应该先这样后这样,这个BOSS应该这样这样然后那样那样。

我看了看他的屏幕,是一个暗夜精灵德鲁伊。

这种莫名其妙的自来熟,和怯生生想要交朋友的感觉,让我觉得这个挺人有意思。可是这个男生什么都没有意识到,还在絮絮叨叨滔滔不绝。

那个时候的我肯定不会想到,七八年以后的今天,杰哥选择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杰哥的生活很稳定,下了班就来网吧,工会活动结束了就回家。当然除了周末,因为周末杰哥会一整天都泡在这里。

除了正常的下副本打boss以外,所有公会需要的事他都会做。钓鱼、烹饪、裁缝、挖矿、裁缝、附魔,全职业制霸,全专业专精。我戏称他为雷锋,燃烧了自己点亮了公会,少了他公会可能都运转不起来。

我很认真的问过他是不是双采集最赚钱,他很认真的说是,可是还是干自己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最重要。

这句话影响了我很多,包括游戏,也包括生活。

杰哥很聪明,这体现在打游戏上。

每个BOSS的机制,每场战斗的站位,每个阶段的重点,杰哥都分析的头头是道,逻辑清晰战术合理。我和我的公会开荒巨龙之魂,在我们手足无措的时候,我把耳机交给杰哥,让他这个过来之人说明重点和要点,后来他们都知道我有一个强力党朋友在给我指点。

可是后来我开始觉得杰哥可能是装出来的。他们在某一次开荒的时候,同时遇到了需要分摊伤害,和叠加传染的点名,杰哥作为指挥在YY里说:大家不要慌,冷静听我说,全体都有,我们现在开始,集中分散站位。

后来一起吃面的时候,杰哥捂着脸跟我说:我怎么会说出这么荒唐的话

……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们闲得无聊刷凤凰。

大概有四五个人,除了杰哥都是我的朋友或者同事,他们都只是随意玩玩,所以基本上只要出了那就是我的。

然而幸与不幸似乎会同时发生,那是我刷了这么多次唯一一次出了凤凰,但是被杰哥ROLL到。

我大概郁闷的三四天都没有去网吧,等我再去的时候,杰哥的坐立难安写在脸上。他跟我说,如果我以后都不来了,那这个凤凰他还不如不要。

我说别傻了,凤凰没有你重要。

再后来,大概年底的时候,他把年会上抽到的IPOD送给了我,直到前几年我还在用着这个麻烦的玩意听歌。

可是,我却从来没有送过他什么东西。

他其实从来什么也不欠我。

有一次很晚了,杰哥遇见了他的初中还是小学的同学,一个药鬼混混。被带到网吧的厕所十几分钟,我想可能是被威胁抢了几十块钱。出来的时候看着我说,哟宋杰,你朋友啊。然后我摸了50块钱出来给他,兄弟请你买包烟抽,但是下次别来这里。

现在想想,就像是电影小说里的那些无足轻重的配角讲了一些漂亮话一样,又能用什么用?为什么不在他受到欺负的时候就冲出去揍那个混混一顿?

我大概也只是一个怕惹事的懦弱鬼。

那天我送他回家的路上,我们聊了很久,我才知道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暂住在外婆家,家里人对他也不好,工作也不是很顺利。至于他的父亲,我始终也没敢问。

可是我最后悔的是,没有告诉他我一直把他当好朋友,如果他遇到了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会保护他。

朋友保护朋友,兄弟保护兄弟,我始终也没有跟他说出这句话。

后来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变得很少了,原因很简单,我们各自买了电脑。总算不用在网吧里闻着烟味,忍者嘈杂,受着忽高忽低的网速。我们从网吧的吧友变成了QQ上发表说说时候会点赞的网友

我们从一种糟糕的生活变成了另一种糟糕的生活。

我们还约过一起吃饭,一起打三国杀,一起爬山,可是都因为各种原因不了了之。我们最后一次聊天是我匆匆赶路的途中,遇到了正赶公交上班的他,我们彼此问了问最近的生活,得到的答复是,都挺好。

后来我看了一部电视剧叫做《都挺好》我才知道,如果过的很好那应该就直接一件好事接一件好事的说,而那些过的不怎么好却又不想矫情的细说的时候,我们就会说:都挺好——过的不太好,但是,都挺好。

再后来,当我发现他的朋友圈开始频繁更新的时候,他的最后一条消息,是他的遗书。

我才知道他母亲在他六岁的时候因为胃癌去世;他父亲从来没有管过他,几年也见不了一面;他母亲这边觉得他母亲的死和他有关,对他漠不关心;他住在他外婆家,每个月要交800多生活费,还要拿医保卡给他们买药;他自小就自杀过三次。

以及,他是一个男生,却喜欢男生。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相恋多年的人,在背叛了他以后,选择了自尽。

我现在也无法判断,他是长期抑郁症所导致的,还是一时的想不开,还是从小到大的规划。如果在某一时间段里他活的很好很幸福,他会不会有继续想活下去的动力?

有人曾经问马东,一个人如果心里很苦,那这个人需要多少爱才能填满心中的苦啊。马东说,心里苦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

如果杰哥父母某一个人给与他关爱,如果他家里人没有嘲笑他冷暴力他,压榨他,如果他的同事能与他为善包容他,如果我能时不时约他出来喝喝酒聊聊天,那结果会不会不同?

可是那些如果都没有如果了。

这个世界少了我们谁谁谁都会安然无恙的运转下去,就好像杰哥的公会,没了他也照样开荒,也照样人员罔替,辞旧迎新。我们终其一生的工作其实不过是一颗螺丝钉,一个轴承,一个齿轮,我们所有书写的故事,经历,可能只是另一个巨大的故事的小小注脚而已。

可是那些切切实实承载着命运的人,他们所感受到的生活就是真实的全部,这些真实的经历组成了每一个平凡的你我他。

杰哥的生命结束在了31岁零两天,但是我作为共同经历者的我,见证了那所发生的一切。

杰哥,你的故事我见证了。

如同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决定要好好的死去一样,我也决定要好好的活着。活着代替你看看这个世界,这些人,那些你看不到的风景,那些你期待着的动漫和游戏,那些最终能包容你,接纳你,爱着你的人。

愿你我都能最终在某一个地方,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

2019年8月22日晨

以上均真实,杰哥的ID是暗夜羽翼,大区和服务器忘了,所在公会是浴火重生,大号是暗夜精灵德鲁伊。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