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巴罗夫服务器《战歌》公会 第一届趣味马拉松赛

魔兽巴罗夫服务器《战歌》公会 第一届趣味马拉松赛

魔兽世界 官方 2019-11-22 14:59:09

《魔兽世界》经典怀旧服于2019年8月27日开启,作为魔兽忠实铁粉的我已期待了很多年,怀旧服再现了原版《魔兽世界》,其战斗机制、经典角色模型和技能树都带给我们最真实的原版体验,重新登陆《魔兽世界》,又怀念起上大学的那段时光,让我在“怀旧服”里面重走青春路,缅怀逝去的青春!

《魔兽世界》人性化的公会体系,让来自五湖四海的,有着魔兽怀旧情怀的老战友,陌生人,成为亲如一生的至亲好友。怀旧服开启后,我和原来玩游戏的一帮战友在五区巴罗夫服务器建立了战歌公会,会长叫帅气的木屋,一只母牛MT,一个从国服开服玩到现在从未离开过魔兽世界的老玩家,在网易活动部门的支持下,我们集思广益,在2019年10月19日晚上7点45组织了一张马拉松比赛。下面我让大家一起了解下我们这次马拉松比赛的战况。

第一阶段:跑团

本次比赛路线起点为阿拉希高地落锤镇---湿地---洛克莫丹---荒芜之地---灼热峡谷---燃烧平原---赤脊山---暮色森林---荆棘谷古拉巴什竞技场(终点)。路线参考下图 :

2019年10月19日晚上7点各团开组,本次参与活动的有2个团,大家集合在阿拉希高地落锤镇,难得阿拉希高地出现这么多的部落,把联盟的小号都吓呆了。作为摄影师的我,给大家整了整队形,按照我的安排,站着的在第一排,骑马和骑狼的去第二排,骑恐龙的去第三排,骑犀牛站最后排,除了有几个多动症小朋友蹦跶的停不下来的,大部分小伙伴还是很配合我的摄影工作。在晚上7:50人员到位后,大家以照明弹发射为起跑信号开跑,整个队伍刚出落锤镇还是浩浩荡荡,到后面就四分五散,因为游戏设定要求参赛选手在“阿拉希高地”“湿地”、“荒芜之地”、“荆棘谷”四个地图获取信物,在阿拉希高地的信物是[迅猛龙的外皮]或[粘糊的蜘蛛腿],这可愁坏小伙伴们,人比怪多,还有专门捣乱的,不参与活动,但是他把前面的怪全清干净了,我作为摄影师和活动官员,骑马全程跟着叫塔塔格尔的猎人,他是跑的最快的,本次马拉松活动不允许参与人员使用任何坐骑及交通工具,不允许术士拉人、不允许法师开门及传送、不允许使用炉石、不允许使用工程传送物品,活动官员需要在团队里面监控大家是否骑马,是否违规操作。

阿拉希高地”到“湿地”的路程很容易跑错,在比赛过程中,有大部分人是跟随着跑在最前面的小伙伴,然后很悲催的发现,跟随的第一个人是个路痴,把一群人都带错的方向。进入湿地,取得的信物是[次级月亮石碎片]或[绿玛瑙碎片]或[暗影石碎块]或[带粘液的骨头],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怪掉落这些,只能借助百度查询掉落信物的怪物名称。

荒芜之地获得的信物是[破碎的翼蹼],主要打黑色雏龙,本来怪就少,抢怪的人多,还总有那么几个退出比赛的捣蛋鬼,骑马跑在参赛选手前面,把掉落信物怪清理了一遍,让参赛选手恨的牙痒痒,从荒芜之地进入燃烧平原,需经过黑石山,这里是极其危险的,联盟在这里守候,混战难免,有好几个小伙伴在这给联盟贡献了人头。猎人塔塔格尔跑的还是最快的,我这个刚满60的FS骑着40级的小马竟然跟着他老掉队。

从燃烧平原进入赤脊山再到暮色森林,一路遇见好多联盟的小号,一个个看着我们队伍,都惊呆在原地。

进入荆棘谷后,需要的信物是[尖利的鳄鱼牙齿]或[粗糙的猩猩毛发],塔塔格尔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打怪掉落一打一个准,在信物获取上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所以他是第一个到达竞技场的猎人。

第二阶段:竞技场抢宝

到竞技场后需每个拿到信物的人交易官员雨还没停,确认信物是否获取,我负责截图留证,只有拿到信物的小伙伴,才有进竞技场开宝箱的资格,能开启宝箱的最终的大赛得奖者,有800G的奖励。

竞技场阶段的战况是残酷的,宝箱是晚上9点刷新,竞技场下面一片混战,没有人能靠近箱子,谁靠近大家就先灭谁,所以在混战了一个小时也没分胜负,会长调整了游戏规则,安排马拉松比赛职业第一小伙伴可以找4个战友组队,帮助他一起抢宝箱,我跟思念随风而逝一组,他是马拉松比赛第一的牧师,我们商量了夺宝战略,5个人一起进了另外个YY,开打后,大家配合完美,先杀隔壁组的牧师,再集中火力打法师,但是当我们打的兴高采烈的时候,发现有人偷偷把箱子给开了,回过神才发现,我们把开箱子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注意力都集中再把隔壁的几个队打趴下。活动最后以盗贼羽奕开箱子而完美结束。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欢声笑语中,第一届《战歌》公会趣味马拉松竞赛趣味活动落下了帷幕,本次活动中,公会成员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放慢了往日游戏中匆忙的脚步,深刻的感受到《魔兽世界》不仅是一款史诗般的游戏,而且同样是这里每一个玩家和谐有爱的大家庭。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