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9.0资料片暗影国度:官方小说《暗影崛起》章节节选

9.0资料片暗影国度:官方小说《暗影崛起》章节节选

魔兽世界 NGA : 黑衣布莱克 2020-02-10 13:59:29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黑衣布莱克;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英文原址:[点击进入]

正文

泽坎没有通过保持静止来躲避战争的无情。不,他学会了让自己有用,保持有用,并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有用性结束了。他没有在驻扎在洛丹伦的堡垒待在瓦洛克·萨鲁法尔身边时只会扭动大拇指或打盹。因此,当他的首领陷入与大地之环萨满的安静、激烈的交流时,他没有干待在那。

泽坎小心地待在暗矛氏族酋长洛坎的身后,用他的影子作为某种隐蔽物,无视人群的尖叫声和欢呼声,因为宴会的成员和他们的各种保镖、顾问和衣架撤退到盛宴帐篷的诱人的树荫。泽汗并不愚蠢到会认为那些庆祝的欢呼声是为他而发出的。不,他活在在一个又一个阴影里:首先是他的父亲,然后是萨鲁法尔,现在是萨尔的。

作为一个影子,他悄悄地走着,寻找一些有趣的东西来占用他的时间。当泽坎还像长过膝盖的猛禽那般高时,他的父亲贺卡基告诉他:只要你忙的得不可开交,就永远不用考虑什么工作或娱乐。

但这是工作和娱乐必须齐头并进的一天。帐篷外搭起了一个鼓圈,有三位舞者,欢迎尊贵的客人。加兹鲁维看着巫医,向鼓走去,做了一个愚蠢的舞步,让舞者大笑。音乐,它稳定的感染力和节奏逐渐蔓延到周围的其他人并让大家接近帐篷,紧张的肩膀移动到节拍,缩小眼睛扩大与欣赏的天才(和衣着简陋的)舞者。

只有塔兰吉和她的赞达拉随员和众人分开了,零零散散。他并不感到意外。虽然部落议会热情地欢迎她和她的子民,但她迄今的反应却只是冷淡。泽坎一直密切关注着她,对她很感兴趣,而且无可否认,他对美丽的女王有点迷恋。她有最精致的獠牙和诱人的蓝眼睛……

她显然也有脾气。

塔兰吉在宴会桌的南端来回走动,一个绿松石色皮肤,黄头发的年轻巨魔女孩用巨大的棕榈叶扇向女王。塔兰吉被小风吹得生气,拍打着那个女孩,把她赶走了。泽坎皱起了眉头。他们到达时,没有更多的保镖跟着塔兰吉?还是她的一个女仆失踪了?奥格瑞玛并不是世界上最令人困惑的城市,但也许赞达拉巨魔们在当天下午去赴会的路上迷路了。

也许吧,他想,也许。他靠得更近了一步,感觉到了机会。部落需要它所能得到的一切优势,这意味着要恢复塔兰吉的信仰。他们悲伤的盟友似乎并不热衷于加入战争或和平,或愿意提供军队。或者准备拥抱议会。不,她似乎一点也不印象深刻。

“我能为您服务吗,陛下?”

泽坎低着头,露出了最耀眼的微笑。为女王扇风的巨魔女孩发出一声小小的警报声。女王自己盯着他,通过他,然后滚动她的眼睛。

“你如何为我服务呢?”她敏锐的眼睛毫无疑问地发现了他寒酸的服饰和指甲下的污垢。与此同时,她和她的仆人在黄昏时分像火虫一样闪闪发光。

“向您和您的的随员展示一点小戏法。如果你需要跑腿或品尝一杯新酒……”

塔兰吉把头向一边倾斜,她的耳环在打断泽坎时轻轻地晃动着:“你现在在监视我吗?”

这不是他所希望的反应。泽坎退缩了,已经为被训诫做好了准备,萨尔会因为打扰女王而批评他。他举起双臂,仿佛在投降,一个冰冷的颤抖战胜了他,就像有人从他的脊椎上追踪到刀尖。然后他稳稳地向后倒下,一分钟,然后飞溅到下一分钟,他的肘部撞到硬的东西,然后湿了。一个高个的塔兰吉的失踪的仆人回来了,泽坎正好撞到他身上。

杯子在地上吱吱作响,把酒洒在泽坎的脚和塔兰吉礼服的下摆上。

“看好你自己!”仆人比塔兰吉高大,鼻子上布满了伤疤,眉毛上流着一丝明显的汗水。“蠢货!这是女王的酒!

“没事的”,塔兰吉一边说,一边平静地抬起她的裙子检查损坏。“他无意冒犯……”

但泽坎没听到女王的话,而是盯着她衣服纹理上的污点。首席奥术师塔莉萨的丝绸般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我等不及请你来品尝我们的魔力果酒,洛瑟玛,我们慷慨地安排了足够的数量来满足奥格瑞玛的需求。”

女王下身的丑陋斑点是紫色的,变成黑色。更确切地说,留在泥土上的水坑有明显的死亡气味。

“另一个杯酒给您,陛下,我马上回来。”仆人说,他向塔兰吉鞠躬并转身走了。

“不”,泽坎跪下,用手指扫过地上的溢漏,然后嗅了嗅。不管是什么,它不是酒水、茶汁,也许,或者更糟的东西。“你要给她喝什么?”

仆人口吃着,“酒……酒”,但赞达拉巨魔的额头上的汗水从他的眉宇间倾泻而下,“只是酒。”

泽坎有足够的时间夹在塔兰吉和她惊恐的仆人之间,仆人从外衣下掏出一把短剑,冲向女王。骚动引起了整个宴会的兴趣,现在泽坎感到宴会帐篷在他周围变成一片混乱。鼓声突然归于寂静,外面人群低声低语。

“回来!”泽坎向塔兰吉大喊。“躲在我身后!”

一把被投掷的斧头直接飞过泽坎的肩膀,几乎可以给他理理头发。他耸了耸肩,在斧头后补了一发闪电箭——攻击将仆人撞到帐篷杆上,然后他倒在地上,投掷的斧头砸在旁边的地面,一点小偏差。萨尔的沉重步子紧随其后,然后是他魁梧的身影,他跑过众人,奔向刺客,这证明了斧头的来源。

“抓住他!”有人在大喊着,“保护女王!”。

泽坎从耳朵里摇了摇棉花,在萨尔身后绊了一跤,他到达袭击者的一刻来不及了。这把剑还放在巨魔的手里,并被迅速使用,刺入自己的腹部进而向上猛拉。

“说话,”萨尔贴近巨魔,但短剑已经做完了脏活儿,“谁派你来的?谁派你来的?”

那老迈、伤痕累累的巨魔已经将死,但足以发出最后的威胁,他的头松了脖子,一滴血从枯萎的嘴唇之间渗出。“她……会知道我们的……会上钩”。

赞达拉巨魔说了最后一句话,塔兰吉就站在他们身上,把萨尔和泽坎推到一边,跪在刺客旁边的血淋淋的泥土里。“他是赞达拉人,我的子民……但那又如何呢?”

“你们所有的人都必须被扣留和审问”,萨尔严肃地回答。“这里不该有一个刺客。”

“去审你们自己的人吧!”塔兰吉怒气冲冲,跳到他的脚边,她的双手和礼服上沾满了鲜血,被毒药覆盖,“我们将在更多的流血前回家”。

萨尔叹了口气,并转向塔兰吉。“我向你保证——”

“你们没法向我保证什么——舰队,士兵,我的人身安全。”她伸直了头,以她的身高,很容易居高临下。泽坎被惊到,一种异样的情绪在众人周围爆发。“你们不需要我在这里。而赞达拉将永远需要我,所以这就是我将去的地方。”

当赞达拉女王聚集她的随员,并走出帐篷时,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她,他们的头高昂着,自豪万分。泽坎意识到,所有的眼睛,除了那些属于萨尔。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刺客,闪电,女王的愤怒……他情不自禁地盯着他的手臂把杯子从刺客手里敲开的那一刻。他感到,他的脚已经牢牢地埋在了地上,有什么东西或有人在把他推到赞达拉。

与会者们一个接一个地来到,被骚动所吸引。暗矛酋长洛坎出现在他身边,只是当时他一边挥舞着剑,一边打笑,高个子的巨魔拍了拍泽坎的背部,而泽坎只是从混乱中头晕目眩,从他的力量中稍稍摇摆。

“做的很好,孩子。反应如同辛达尔一般。”

“但我没做什么……”

闪电,他可以确信,但酒杯?酒杯...他皱起了眉头,凝视着感到宽慰的的与会者们的脸。只有萨尔分享了他的忧虑,在人群的后面,他的眉毛皱着,他的眼睛晦暗而深邃。现在,部落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他周围,呼应了洛坎的观点。他已经听到有人说英雄这个词,泽坎摇了摇头。不,不,他根本不是英雄:只是一个来自丛林的男孩,来自一个村庄,在奥格瑞玛的大门里,有一百多倍这种人。他只是想让自己有用,而不是赢得某种荣誉。

泽坎再次在人群中找到了萨尔的脸,但他的表情没有改变。在无云的日子里,天空中的黑色污迹,遥远的警告预示着下雨。只有少数人会注意到,但当伟大的领袖忧心忡忡时,他手下聪明的战士亦会担心。

暗矛氏族的酋长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但泽坎没有微笑——他在颤抖。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