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玩家怀旧服之旅:我想有一匹马 不想当脚男

魔兽世界玩家怀旧服之旅:我想有一匹马 不想当脚男

魔兽世界 NGA : 孤浪江流 2020-03-20 14:47:00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孤浪江流;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下内容是一个07年入坑魔兽玩家回归怀旧服,升级路上的见闻。角色是个人类男圣骑士,所以部落那边的兄弟看这些可能没啥意思,为了避免浪费您的时间,请自行斟酌要不要继续往下看。

话说狮王之傲旅店的床是真的松软,我一边挥舞着狗头人的铲子,一边想着旅店里那热烘烘的篝火,又一个鱼人倒在我脚下,我翻找了鱼人的周身没有发现一片海藻.. .. ..

在旅店待了快2天没接活,走出旅店顿感清净了不少,大家应该是到更高级的地图去冒险了吧。为了艾尔文森林两大农场家那对恋人的爱情(报酬是真不少),我再次来到水晶湖,远处临湖而建的草棚下熙熙攘攘的鱼人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这些家伙们好像知道了有人出价买海藻做隐形药剂的事了,连着干了几个鱼人都没发现半片海藻。我就这么沿着湖边一路向东猎杀着鱼人找海藻,越走越远,不知不觉竟到了东谷伐木场附近。好不容易攒齐了老汉威廉要的海藻,想着顺道去牧场看看马儿。

伐木场的养马人手艺可谓一流,一匹匹马儿养的是精壮膘满,马盔、缰绳、马蹄铁、马鞍这些配饰也是工艺精良。看着马儿心里默默地想,总有一天我会回来这,买上一匹好马,到时候一定带着我的马儿去大洋彼岸的卡姆利多好好逛逛,不仅省不少脚力,旅途上也有个伴,好憧憬啊。和养马人打听了价钱,摸了摸口袋里那叮叮当当铜板银元,往赤脊山跑去。

东谷伐木场在艾尔文森林最东边,再往东走不远便到了赤脊山隘口,路过三叉路口,不一会儿便看到了湖畔镇。但是现在去湖畔镇还为时过早,我过来只是找赤脊山的狮鹫管理员签个飞行合同。远远的又看了两眼热闹的湖畔镇,便骑上狮鹫往暴风城飞去。到了暴风城,找了采矿的矮人师傅搞了把锄头,学了点寻找矿脉的方法,又去花园区找精灵老师学了些识花认草的知识。要想早日骑上“千金马”,不学点糊口营生的本事可不行。

在贸易区找到了银行和拍卖行,先认个门面,以后会常来,买卖那点事我还是略懂一二的。举个例子,我找到拍卖行后简单看了点物质行情便找到个挣钱的买卖,亚麻布20个一组,4银。一个亚麻布包3银,需要6个亚麻布。所以这就是个简单的数学题,买下亚麻布,找人搓成包包卖掉,就可以挣一倍多的钱,150%的利润啊,上哪找去。可很多人看不上这门营生手段,认为只有那绿皮小矮子们才会干这种倒买倒卖的行当。圣光在上,我堂堂正正不抢不偷,没啥不光彩的。等我买了千金马在他们面前扬起尘土、绝尘而去时,我倒要看看那些人羡不羡慕。

路过银行的时候发现我有未收包裹,打开一看,我都惊着了:是剑,是一把上好的精钢打造的双手剑,是虚空之剑那个老伙计给我寄来的剑。顿时眼眶都湿润了,真不是我矫情夸张,你们真不知道一个骑士拿着木头锤子打出了新手村,之后在法戈第矿洞的狗头人那顺了把铲子,一直用到现在。别人都是真刀真枪的干,我一个骑士啊,拿着把铲子啊,不知道的人以为我是去给暴风城通下水道的啊。拿着手里的真家伙,我试着舞弄了两下,差点没伤着自己。自打出道以来,我都是使锤子的,没用过剑啊,看来得着武器大师好好学习才行。在拍卖行对面的武器店里找到了吴平,这家伙听说我要学剑,竟然狮子大开口:双手剑10银,单手剑10银。我又摸了口袋,看来看那闪着寒光的剑锋,咬了咬牙,跟着吴平学了双手剑。这家伙只教了我动作要领,以后还是得自己去练习掌握,最后送了我句“熟能生巧”便打发我走了。不禁感叹,这钱也太好挣了,我要是个武器大师该多好啊。

在吴平那卖掉狗头人的铲子,我背上虚空之剑送我的剑,出了暴风城。走了半晌终于回到了闪金镇,和几个雇主交接了任务,发现镇上没活了。镇上的长官马歇尔让我去西边的西泉要塞看看,说是那里在悬赏豺狼人头领,赏金丰厚。刚从大老远的暴风城跑过来,还没能歇会儿,这下要去更远的要塞。生活不易啊,想想千金马,想想武器的学费和口袋里那可怜的硬币,打起精神往艾尔文西边跑去。

在枝繁叶茂的森林里看不到日头,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隐隐约约看到要塞城头上的旗帜了。一到那便和士官攀谈了几句,指着要塞门口的悬赏通告说明了来意,便接了任务往林边空地探寻。那些恶心的豺狼人在这扎了营,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他们吵吵嚷嚷的在篝火边喝酒唱歌,那些个破锣嗓子简直了,比那狗头人叫唤还要难听100倍。我边寻觅着那叫霍格的豺狼人头领,一遍找那落单的豺狼人动手干掉,顺手搞点钱。忽然听到林子里有人在喊,说是组队杀霍格,我立马赶过去加入了队伍。毕竟看通缉公文里说,霍格从不单独行动,而且是个残忍凶恶的主,一般人没法单独搞定他。我们一队人马在林子里四处寻觅,见到豺狼便扑上去绞杀,迟迟不见霍格现身,还遇到好几对人马都在找那个家伙。终于,我们在靠河边的营地旁,找到了那家伙,战士冲锋,我立马上去一个制裁,竟然免疫了!我不动声色上完圣印砸审判,可不能让别人觉察到我的尴尬,法师和猎人都一起集火,霍格还没明白什么个情况便倒了,我们一人砍了他一个爪子去领悬赏。听说这家伙被封为“小号杀手”,几乎所有人类都曾是他的刀下魂,今日一见,果然是威风凌凌,不堪一击。

领完悬赏,我翻出刚刚在豺狼人身上搜到的采金日程表,豺狼人啥时候跟狗头人的打起交道来了?仔细一看,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搓着炉石赶到闪金镇,把采金表交给了士官马歇尔,他表情凝重,打赏了我点小钱并问我有票大单干不干,我当时就笑了,开啥玩笑,现在哪怕是一铜的活计我都照接不误,我要钱,我要钱,我要钱买马,跑路真的是太累了,太无聊了。他附我耳边说了他要的东西,一个人的指环,那人叫里根。又是一个老远的地方,我穿行在林间,在布拉克威尔农场边停下,就是杀那头“公主”的南瓜农场。我在南瓜旁的小房间里找到了里根,有了称手的剑,刚刚和豺狼人有好好练习了手法要诀,现在我的双手剑已经使得炉火纯青,不一会我便干掉了里根和他的同伙。撸下里根手上的指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皇城下的第三个农场怎会和迪菲亚势力有着千世万缕的联系,看来暴风城里已经遍布迪菲亚的眼线了。这让我回想起,几天前我在采矿时,路过明镜湖,在湖边发现一个不错的庭院小屋,依山傍水,门前有井,旁边庭院里种着整整齐齐的树苗,就在暴风城城墙下不远,几步路就能到暴风城,真的是个好地方。我正想去拜访下主人,顺便讨口水喝。忽然发现那屋前屋后都是迪菲亚一伙,一个个带的标志性的红口罩。我轻手轻脚把他们逐个干掉后,见到了屋里的头目:莫加尼。这妞听说是迪菲亚里有名的美女,但很少人见过她的真容,色胆给了我极大的鼓舞,我对屋里的莫加尼发起了挑衅。格斗时,她虽然带着口罩,但就凭那双水汪汪会说话的眼睛我就能想象她有多美,不知道怎的,我的世界忽然变成了灰白色,眼前的美女也变成了大天使。死后让我冷静了许多,但冷静解不了我的疑惑,天天巡逻的卫兵竟不知道这城门口几百米的湖边有个住着迪菲亚的庭院,看来这迪菲亚的势力不同一般。和今天里根的事一起来看,迪菲亚应该和暴风城还有这说不清的关联。哎呀,我想这些干嘛,又不能挣钱,还是赶紧去闪金镇找马歇尔讨赏吧。

来到闪金镇,找到马歇尔还是忍不住跟他说了我的想法,他拍了拍我的肩,让我别瞎操心。我打哈哈并岔开话题问有没有好活了,他认真打量了我,笑着跟我说: “勇士,是时候离开这个静谧的森林,前往更广阔的天地—西部荒野了,在哨兵岭那你会干出一番事业的。”

于是再次启程,往艾尔文森林的西部跑去,马歇尔告诉我,过了西泉要塞西边的桥便是西部荒野了。我听到他说完这句话后,我脑海里只荡漾着一句话:我要买马,我要买马,我要买马啊!!!太远啦,真的是太远啦。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