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9.0暗影国度测试服前瞻 玛卓克萨斯的痛苦角斗场

魔兽9.0暗影国度测试服前瞻 玛卓克萨斯的痛苦角斗场

魔兽世界 NGA : woc1840 2020-06-22 16:50:42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woc1840;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阵阴恶的微风吹过兽人的尸体,战士那布满了致命伤痕的身躯就在这阵诡谲的风中消散在了仙野的晨雾之中。

喊杀和咆哮是NottWrath从永恒的黑暗中听到的第一种声音,他感觉到了鲜血和断肢在脸颊边略过;

黑暗的大地开始出现光芒,战士顺着光芒看去,

在远处朦胧的城寨下,轰鸣的机械和巨大的钢铁战蝎残忍地屠戮着部落的勇士,战友们前赴后继的死亡....兽人感觉到了愤怒,这是黑暗中的第一种情感;

接着,远处的城寨轰然倒塌,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金色的狮纹战旗,他看见无数身披铁甲的人类站在战旗之后,他们眼神中充盈着怒火.....兽人感觉到了兴奋,这是黑暗中的第二种情感;

人类军队开始冲锋,战士则下意识的拔出武器,然而,腰间的武器扣上空空如也....恐惧摄取了战士的心神,这是黑暗中的第三种情感;

“Asha~darke Furel la na!”随着清亮的咒文吟唱,一串漆黑的符文笼罩了战士的身躯,那如天地崩塌的恐惧感突然间便消散于无形,

NottWrath注意到是身后一位看不清相貌的血精灵为他释放了抵抗恐惧的祝福...面对潮水般的联盟大军,兽人再度鼓起了勇气,这是黑暗中的第四种感情;

随着勇气的回归,手无寸铁的兽人直接抡起了拳头就向已经冲锋迫近的人类指挥官脸上砸去,然而就在拳头和面甲接触的一瞬间,NottWrath倏地睁开了双眼,

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什么人类军队,而是一个在墨绿色天空下,恐怖如地狱一样的战场(当然,远处一个被重击击飞在墙角散称碎块的骷髅并没有引起战士的注意)

“欢迎来到玛卓克萨斯,这里是痛苦庭院,凡人,你刚刚“损坏”了我的一位骷髅侍从,所以恐怕你得为这个行为付出一点代价...."

兽人战士花了好久才从面前这位自称沃尔大师的古怪“生物”那里弄明白了自己究竟在哪

这里是玛卓克萨斯,暗影界中的荒原,而战士目前所在的地方,则是这片荒原中最大的竞技场——痛苦庭院

然而战士也仅仅知道这么多,他对自己怎么来、为什么而来一无所知;

NottWrath只记得在梦境中有什么人帮助了自己,以及自己现在绝对不应该在这这两件事,剩下的,则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不用担心,凡人,你在这里的身份是角斗士,角斗士都没有过去,你只要还记得怎么战斗就足够了” 沃尔大师这么说道

“毕竟你需要为魂选者去搏杀,这是你欠我的。”

这里是痛苦的庭院,这里是亡者的舞台,这里是死后也需要搏杀的竞技场!

“战士,你现在看起来弱不禁风,连灵魂也失去了颜色,要我说你这样的状态在竞技场里可活不久,你可不想变成这些通灵师的“玩具”对吧?

振作起来!拿起武器,去战斗!去厮杀!去为魂选者夺取胜利!战争与荣耀才是这里的主题!

快去吧,凡人,毕竟时间...可不多了。”

NottWrath就这样被塞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锤被推进了竞技场的大门

前方,是无数骸骨。缝合怪与巫妖和凶兽混战的场面,战士颠了颠手中的战锤,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竞技场的中央。

搏斗是艰苦的,在战场中,巨大的行尸和骸骨铸造的勇士很难被击倒,他们一次次的倒下却又一次一次的站起来

NottWrath的“债务”指标是30次有效击杀,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兽人的武器其实在第一次致死打击中就已经折断,他只是凭借着强壮的身躯强行拧断了亡骨勇士的脊椎,并拿着对方的武器投入了下一场厮杀

痛苦庭院中的战斗仿佛无休无止,战士斩断了不知道多少把武器,身上也不知道被那些恐怖的骸骨和沾满了病菌的武器留下了多少伤痕

战士只是不断地杀戮,砍翻自己面前的每一个人

但是令他自己都惊讶的是,自己明明应该已经精疲力尽,身上这些伤痕也早该杀死自己,

但是自己不但没有感觉到劳累,反而每一次击杀都能从死亡中汲取力量

狂野的力量保护着战士,也催促着他向30斩的记录发起冲击

终于,看台的巨大骸骨们(战士猜测他们是亡灵领主之类的存在)注意到了这个在角斗场中左突右撞的战士

一道道绿色或是暗红色的符文汇聚落在了兽人的身上,,那些亡灵大君们空洞的眼窝中燃烧的,是赞许的光芒

这些高位亡灵的“欢心”显然带着非凡的魔法力量,兽人战士的武器变动更加锋利,而且体力恢复速度也变得异常惊人

终于,在斩杀了最后一只构造体之后,30人斩的呐喊伴随着观众的“克拉克拉”的欢呼响彻了竞技场

沃尔看着整个身体都在亡灵魔法的加持下增大一圈的战士,惊讶的感觉到了亡灵大君们的力量

“真没想到你能活下来,还能得到领主们的赏识,看起来你现在已经还清了你的债务,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将是为了你自己....

竞技场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去吧,带着领主们的祝福去赢取马卓萨克斯那属于你的荣耀....”

第二次走进角斗场,在搏杀的勇士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二,而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债务了,

力量催促着战士,他只想挑战整个竞技场中最强大的敌人,而悬挂在竞技场之上的战旗奖励也激励了在场的每一名斗士

很快,一个在骷髅中左突右撞的缝合生物正面对上了NottWrath

名为肠裂的亡灵生物二话不说便与战士厮杀在了一块,霎时间,金属锁链与砍刀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个缝合亡灵的力量对兽人而言都是压倒性的,每一次锁链的挥击都会将地面砸出一个小深坑,

不过NottWrath还是凭借着高超的搏杀技术在与这怪物迂回了十几个来回后,趁其不备斩下了这颗丑恶的头颅

然而不等战士有时间休息,一阵寒冰暴雨就覆盖了兽人所站的位置,一直隐身在场地边缘的巫妖还是出手了

这名擅长冰霜法术的巫妖看起来比场地上所有的骷髅架子都要大上一倍

名为林恩马尔的勇士不断地移换着自己的位置,同时还向着战士躲避的地方释放着各类范围冰霜法术,

而狼狈逃窜的兽人眼见已无处可躲,一咬牙径直朝冲入了已然被厚重风雪笼罩的区域

巫妖一个愣神,却只听得寒冰风暴中一声怒吼传来,连许久未曾感觉到恐惧的巫妖都因这战吼中的愤怒而产生了一丝恍惚

随即便是利刃袭面而来,冰雪在天神下凡状态下的战士皮肤上照射出了刀刃的寒光,这饱含怒意的一击直接劈开了愣在原地的巫妖的头骨

但是一切似乎还没有结束,本应该因为受创过重而散架的骷髅并没有倒下,在骨头上闪烁起了微微的蓝光

看来这名巫妖的命匣仍在附近为他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力量,战士赶忙退开,却还是晚了一步,强雷的寒气从巫妖身上弥散开来,将战士的双腿冻在了原地

而那支撑着巫妖残躯施法的东西则在场边一个白骨堆里律动着冰冷的光芒,毫无疑问那是眼前这个林恩马尔的命匣,就在巫妖举起手中的寒冰骨刺打算结果战士的时候

NottWrath的兽人蛮力还是发挥了作用,他用力将刚才从肠裂手中缴获来的锤子砸向地面破坏了冰层,然后双腿用力后蹬便如一枚炮弹一般飞向了白骨堆...

战斗的结果是出乎意料的,巫妖的两次失误以及将魂匣置于战场的汲取力量的贪婪行为招致了他的毁灭

NottWrath看着已经被杀戮一空的竞技场,胜利的喜悦充盈着他的胸腔

然而,这座竞技场中并非只剩下他一人。在尸骸堆积的战场对面,同样站着一位勇士,他知道,决赛要开始了。

这次,沃尔罕见的在战士休息的时候为他介绍起了对手

高阶冠军梅斯卡尔,残忍的屠夫和战无不胜的角斗士

沃尔大师细数着这位冠军曾经的辉煌功绩和在角斗场中创下的种种记录....

终于,在一日的休息和竞技场的清理后,最终战打响了

看着昨日尸骨成山今日已经洗刷一空的竞技场,战士摇了摇头,缓步走入了其中

而在他的对面,昔日的冠军勇士早已严阵以待。

战士将昨日拿到的战旗奖励插在了地上,一如他曾经在为部落的每一次战斗中做的那样

刀刃无声的碰撞,最终的战斗是属于两位战士的,刀刃碰撞的金鸣与拳头砸瘪盔甲的闷响是这场角斗唯二的伴奏

除此之外没有怒吼,没有呐喊,战斗发生在一次次沉默的交锋之中

终于,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回合

昔日的冠军梅斯卡尔的头盔摔落,失去了生命的身躯跪倒在地,而满身伤痕的战士则仍然站立在竞技场的中央

“真是精彩!”随着看台上亡灵大君的开口,仿佛被施加了沉默诅咒的角斗场发出了雷鸣般的喝彩

“角斗十分精彩,可惜这次搏杀的缘由确是可耻的背叛”

凯克苏斯侯爵并不大的声音突然在看台上响起,瞬间,所有亡灵们的鼓噪和欢呼都为之一滞

看来虽然属于NottWrath的角斗已经结束

但是属于玛卓克萨斯的“角斗”才刚刚开始……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