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9.0剧情前瞻 暗影崛起小说选段翻译:纳兹米尔的会面

9.0剧情前瞻 暗影崛起小说选段翻译:纳兹米尔的会面

魔兽世界 NGA : 古伊尔·毁灭之锤 2020-06-28 19:08:27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古伊尔·毁灭之锤;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好大的坑,”塞拉·月卫冷笑道,从泥坑里把脚拉出来,听着其发出响亮的吱吱声。“还好这个哨站只是临时的。”

在她旁边,纳萨诺斯一动不动地站着,无视了头顶上聚集的一群群飞虫。他通常都会喷上淡淡的古龙水,以掩盖自己非生非死的气息。很多人觉得没有任何气息会令人感到不安。塞拉自己也只是刚刚习惯了而已。她并没有对这些虫子仁慈,当它们聚集得越来越密集时,她出手去打了它们。

“他们在哪?”她继续问道,看起来很烦躁。“耐心点,守望者。耐心点。”

她在好天气的时候本来就没多少耐心,被迫站在齐膝深的烂泥里面时就更别说了,蛙泽这个地方奇怪而痛苦地提醒着她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底的亡灵。在这里,生命在她周围肆意绽放,从覆满青苔的潮湿树木,到螃蟹咔哒咔哒着爬向他们身后的海岸,再到青蛙和昆虫震耳欲聋的合唱,将平静思想的机会剥夺殆尽。

生命,这里到处都是生命,肆意而无情生长的生命。它闻起来带着青翠的气息,每一寸藤蔓、巢穴和池塘浮萍都散发着这种气息。在前方的树林里,一群河兽喷着鼻息,咆哮着,低沉的声音融入到了叽叽喳喳的声音、鸟叫和蛙鸣中。

这些东西,总而言之,令人厌恶。

“我们会被活活吃掉,”她恼怒地说道,话还没完全出口时挥手赶走了一群虫子。

“那里,”纳萨诺斯指向那棵遮掩了河兽的树。绵长的滴水苔藓让海滩变得幽闭可怖。四个分散开的黑暗游侠尽职地监视着周围,忍受着虫子的叮咬和沼泽的恶臭。

“你看到他们了吗?”他问道。塞拉斜视着他。

“他们像影子一样走过了森林地面,保持这样他们会继续对我们非常有用。”

她注意到从树底下高高突起的树根处有动静。巨魔们很聪明地给自己涂上了泥巴,悄悄地靠近他们,在茂密的灌木丛和沼泽中倒下的木头中几乎不见踪迹。塞拉不会去争论巨魔的用处——他们已经不得不让女妖之嚎号远离深水区,以躲避席卷海岸的致命风暴。

“他们从躲藏处出来了,”她打断道。“他们要求进行会面。”

“我同意。”纳萨诺斯脸上带着假笑,手指放到嘴里吹了声口哨,示意赞达拉叛军他已经注意到他们的出现了。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站了起来,领导者站在他们中间,一瘸一拐地慢慢走过来。塞拉有点喜欢这个女巫阿帕里,因为她们同样被一件一直定义着生活的事情所背叛。

对塞拉来说,是她对女神艾露恩的崇拜。对阿帕里来说,是她对赞达拉王室的忠诚。

尽管身负重伤,阿帕里还是熟练地穿过了沼泽。他们在一处离沙滩不远的空地上会面,寡妇之吻的领袖肩上带着她的球虱宠物,随同而来的还有一支十二人的卫队,以及她一直以来的副官:一位名叫塔约的高大黑发巨魔。

阿帕里的白发上覆盖着泥土以遮掩她的身份。没有一个巨魔身穿起义军独有的黑白长袍,而是穿着毫无特色的破衣碎甲。

只有阿帕里和她的护卫塔约走上来和他们说话。巨魔女巫用那条完好的腿支撑着身体的重量,手掌压在心口上。“你好,苍白骑士。”

“终于来了,”纳萨诺斯简短地回答。“考虑到你能力的限制,我知道这很困难,但下一次我希望能够迅速一点。”

她的眼睛闪了一下。“我没什么限制需要你去担心的,苍白骑士。”

“确实,至少你明白我们对保密性的要求。我们不能冒险深入内陆,如果忠于赞达拉的人见到了我们,计划就失败了。”

女巫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了他。“你带来了给我们的东西了吗?”

“你根本没资格提要求。”纳萨诺斯哼了一声。“不过我很想离开这片沼泽。”

他转过身去,示意游侠维斯瑞恩上前。暗色头发的游侠带着一个上漆的小箱子走上来,一声不发地将它放在巨魔和凋零者中间的地面上。在船上时,塞拉看到过他们准备这次交易的东西,一堆宝石、珠宝、打造得很好看的项链盘,小瓶稀有烈酒和匕首。考虑到他们日益减少的资源,塞拉觉得这有些过分,但纳萨诺斯明确表示这是任务成功的必要代价。

“很快,”他在一小时前就在女妖之嚎号上向她保证,“我们将要去的地方,和这些鸡毛蒜皮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塞拉拍走了另一群在她头上嗡嗡叫的虫子,看着女巫的护卫跪在地上,用一根手指弹开了箱子。没有笑容,没有对他们的慷慨的感谢,没有任何的反应。塞拉忍住了说话的冲动,看向纳萨诺斯,他和那个黑头发的巨魔一样毫无表情。

“这不是我想要的,”阿帕里摇了摇头,冷笑道。“这不是我们所同意的东西。”

纳萨诺斯清了清喉咙,平静地示意维斯瑞恩取回东西。她以同样的平静拿起了箱子,回到了他们身后的姐妹旁。

“这是侮辱,”塞拉喃喃道。或许她不应该这么说,女巫立即用锐利的青绿色的眼睛盯着塞拉。片刻之后,塞拉感觉到似乎有成千上万的蜘蛛在她背上掠过。她颤抖着,但拒绝将目光移开。只是女巫的把戏罢了,她告诉自己,仅此而已。

“好吧,好吧,”纳萨诺斯插话道。“这是个小小的误会。你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阿帕里咧嘴笑了,露出尖尖的黄色獠牙,牙齿末端被赞达拉在烧焦大桶里蒸馏的劣质烈酒染黑。她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打量着纳萨诺斯,仿佛他是一块上等的肉。不论接下来要什么,塞拉心想,都不会让他感到高兴。

“你的使者说你想杀死一个洛阿,”阿帕里点点头。她的眼睛变得明亮,很显然这个想法令她兴奋。“你想杀掉邦桑迪,但你做不到,没有我们就不行。不论你想什么,这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必须要先被削弱,信徒和贡品使他强大,但没有忠实的追随者他就是脆弱的。他的神殿被强大的魔法保护着,我从你这里得到的贡品将会驱散掉这个魔法。”

纳萨诺斯催促着她,很显然已经非常不耐烦。“继续。”

“这需要非常珍贵的东西,”她继续说道。她指着维斯瑞恩和箱子,拍了拍手,耸了耸肩膀。“对某些人来说那些东西可能很珍贵,但对你来说不是。你必须放弃一些会令你痛苦,无法被替代的东西。”

“我们提供的东西应该绰绰有余。”纳萨诺斯毫不退让。“你没资格在这里讨价还价。”

这女巫令人惊讶的大胆,塞拉这么想着。随着一声戏剧性的叹息,巨魔女巫开始转身,避开那条伤腿并拒绝了护卫的帮助,聚集起寡妇之吻的成员。有那么一会儿,塞拉仍然坚信这只是虚张声势,但事实并非如此。巨魔们重新集结起来,慢慢地消失在沼泽茂盛的林叶之间。

“等会。”

巨魔们停了下来,看向他们的领袖。阿帕里等待着,只从右肩上瞥了一眼。在纳萨诺斯回心转意,同意满足他们的要求前,塞拉拉住了他的袖子,压低声音歪头向他说道:“等等……”

但他已经从他厚重的黑色外套下拉出了一条链子,一条失去光泽的项链上挂着金绿相间的徽章,因时间流逝已经褪色变形。一个军官的徽章?来自一场早已遗忘的战争的遗物?塞拉并不知道。纳萨诺斯和希尔瓦娜斯曾经服役于银月城,他在战术上的天赋是如此的高,因此被晋升为远行者的游侠领主,一个没有其他任何人类达到过的成就。黑暗女王亲自进行了这次晋升,侍奉希尔瓦娜斯的黑暗游侠们在海上时就已经将这个故事讲述了无数遍。这似乎是他所喜爱的东西。这个徽章让他回想起了很多东西吗?尽管他的眼睛总是闪烁着同样的猩红色光芒,塞拉看到那道光芒黯淡了片刻,但就像古老的蚀刻纪念品一样转瞬即逝。“你在干什么?”塞拉耳语道。“我们不能简单地屈服于每一个需求,就像一条训练有素的狗在地上打滚一样。他们会认为你软弱。”

那一刻,纳萨诺斯撇了撇嘴,眼睛就像他燃烧的怒火一样炽热而明亮。他似乎镇定下来,喘着粗气。他的力量似乎是不容置疑的,塞拉几乎要退缩了,但他只是将前额的头发往后捋了捋,他的目光同样炽烈地注视着她。

“你会学会沉默的价值的,否则我会教你。”这似乎让他的愤怒得到了满足,当他再次看着她时,她似乎就像脚上的一个脓包,一个他不愿注意但不得不注意的东西。

塞拉在愤怒的沉默中挣扎着,而他将链子从脖子上扯了下来,然后拉近了他们和巨魔女巫之间的距离,将徽章交给她。阿帕里或许是受了重伤,但她动作很敏捷,试图从他的手中将项链夺过来。然而,纳萨诺斯已经做好了准备,在她拿到东西前迅速地抓住了她的手。

“这不是个首饰,女巫。如果你没有如承诺那样毁灭洛阿的神殿,那么将会有严重的后果。你或许在海岸上制造了几片云,但这个珍贵的交易必须要有结果。”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