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暗影崛起》31章 塞拉.月卫的结局和泰兰德的选择

《暗影崛起》31章 塞拉.月卫的结局和泰兰德的选择

魔兽世界 NGA : 泰莉亚 2020-09-07 15:20:46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泰莉亚;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昨天看小黑夜翻译了泰兰德和萨尔的会面,心里痒痒,就把对于泰兰德而言非常重要的另一章也翻了出来。

  翻译到后面的时候一直有一种鼻酸的感觉,虽然8.15上线时我一直对塞拉表示鄙夷,但是这章过后我对于塞拉也“唯有怜悯”,最近几天我在打war3,玩着war3里的塞拉看着现在的塞拉不免有物是人非的感觉。

  我个人对于这章的叙述还是非常满意的。

  感谢[@rapunzel]提供的资源, 感谢[@古伊尔.毁灭之锤][@Shelvi]帮忙捉的虫。

  “她就在那儿,没有人会来打扰这次对话。”

  泰兰德.语风悄无声息的走出了传送门,转瞬间便置身于潮湿而又阴暗的暴风城监狱之中。她看了一眼左边的卡多雷法师,由于安度因寄来的邀请函和萨尔的密信,这位法师为她开启了一道从诺达希尔到东部王国的传送门。

  “请来暴风城一趟”安度因在信筏里写道“我这里有一件部落送上的礼物,而这份礼物被指名要求带给你。”

  泰兰德被这封信引起了兴趣,仿佛是幻梦一样,她离开了世界之树和它所有的宁静沉着之美,并置身在了带到了阴暗狭小,滴落着水滴的暴风城监狱,这里聚集着艾泽拉斯最恶臭的垃圾和罪人。但泰兰德并没有屏住呼吸,她在这里穿行,并呼吸着这里恶臭的空气。

  在泰兰德身旁,左侧是珊蒂斯·羽月,右侧是玛维·影歌。她们觉得不能留下泰兰德孤身一人,并坚持要陪同出行。

  卡多雷法师在沉默中退下了,现在,暴风城监狱西侧的走廊里仅有泰兰德三人。这里一定是一个充满着痛苦,悲伤和扭曲回忆的地方,仿佛被关押在监狱里的人虚度的光阴已经磨光了石壁的棱角,希望最终变成了绝望,而绝望从墙壁上的每一道龟裂和缝隙中都在回响。

  但这并不是泰兰德来此的理由。

  泰兰德弯身穿过仅有人类高度的拱门,走进监狱的牢房。钢铁牢门的锁奇妙的出现了故障,这让泰兰德轻松的推开了它。

  至少我会对此表示感谢,雄狮之子。

  珊蒂斯和玛维沉默着,她们并不知道置身在此为她带去了宽慰还是困扰。监狱里曲折而空旷的大厅设计得非常巧妙,似乎是故意能让孤独的囚犯们悲惨的哭嚎能从一端传到另一端。泰兰德在哭嚎声中微微颤抖,她所思所想的却是另一种呼喊和嚎哭,那些哭嚎声夹杂着燃烧的余烬和枯暗而灼热的狂风。

  在打开牢门的嘎吱声中,囚犯抬起了头。

  塞拉.月卫猩红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仿佛是一团永不止息的烈焰。即便泰兰德现在恸黑的眼窝跃动的微光也不似如此。这是她应得的珍贵之宝,也是萨尔最诚挚的礼物。

  这并不是我们的亏欠之物,但我希望这是一个开始。

  “一个开始。”泰兰德低声呢喃着。

  “而你。”

  “塞拉。”

  “最近暴风城的守卫似乎有点松懈。”塞拉瞥了一眼敞开的牢门,然后又看了看面前的三个暗夜精灵。她已经被剥去了盔甲,浑身仅着一件破旧的亚麻上衣和粗纺的裤子。双颊凹陷,不死者的皮肤枯败而苍白,和泰兰德所记忆中的她相比丑陋至极。

  “我乃月夜战神,”泰兰德对塞拉说着,“对我而言没有道路不可通行。”

  “没有道路不可通行?”塞拉握紧了自己的双拳,“是这样吗?通往怜悯和忠诚的道路呢?”

  泰兰德注意到塞拉在恐惧中逐渐愤怒,并在愤怒中愈发狂怒:“这就是你的遗言了吗?”

  “不!”塞拉厉号了起来“是的.......我完了,你是来取走我性命的,对吧?”

  说罢,塞拉哼了一声,并在疯狂中癫狂的惨笑了起来,鼻涕顺着她的嘴唇和下巴向下流,但她浑然不顾。“艾露恩抛弃了我,你也抛弃了我。我的守望者姐妹们......就连她们也没有来试着救我……”这些话似乎触动了她最真切而遥远的记忆,塞拉用手指捂住了眼睛“我已经没有什么可畏惧了。”

  泰兰德逐渐向她逼近,“畏惧我。”

  “畏惧你?”塞拉垂下了她的手,刚刚被手指按压的眼部蔓延着蓝色的尸斑。“愚蠢,你带着满月的阴霾,化身为黑月的狂怒,却依然没有为人民们复仇,泰兰德,你只是一道风,是一道一文不值,无能为力,孱弱的微风!”

  “我希望能保护你。”泰兰德的声音冷冽如冬,“但有些本性过于邪恶,无法遏制,有些野心过于磅礴,不能容忍。希尔瓦娜斯就是如此,你为她效忠,我不会忘记这一点。”

  说罢,她举起了自己弯长的战刃,好让塞拉可以看个明白。

  “泰兰德。”珊蒂斯突然呼唤着泰兰德的名字,她的声音轻柔似梦,仿佛害怕触怒泰兰德并让她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儿。“再看看她。”

  “我只看到了一个可悲而失败的东西,它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泰兰德回答道,“再无其他。”

  “我根本没有机会做出选择!”在塞拉的悲声尖叫中,玛维从泰兰德的身后擦肩走来,“我没有选择被复生,我永远不会选择被复生!现在,我的心里仅有丑陋和狂怒的尖叫,唯有杀戮才能让这尖叫安宁片刻。我所受的折磨必须百倍施加给这个被诅咒的世界!”

  突然,玛维把手放在了泰兰德的肩上,但月夜战神警惕的耸了下肩,她的手腕抽动了一下,锋利的战刃散发着幽暗的微光。

  “还记得吗?你曾经收留了一个断了腿的小鹿”玛维低声诉说着遥远的记忆,“所有人,甚至包括我,都觉得这个小鹿已经无药可救。大家都愿意提前终结它的痛苦,只有你没有,因为你看到了它体内隐藏的光芒,那是生命的花火。”

  “但它还是死了。”泰兰德眯起了眼睛,她看着塞拉,声音不悲不喜,“我没能救得了它。”

  “但你试了多久?”玛维反问道,“你是否愿意再试一次?如果你继续在这条道路上前行,泰兰德,你会发现你会和塞拉一样。你是否看见了她现在活着的每一刻都在承受极度的痛苦?她很痛苦,而唯一能让她安宁片刻的仅是杀戮。最终成为从别人的痛苦中为自己寻得安宁的人,那还是你吗?”

  “难道我就该什么都不做吗?”泰兰德愤怒的反问着。

  “你知道这并不是我的建议,听我说,泰兰德。”玛维慢慢的走了过去,她站在了塞拉身旁。对她而言,塞拉不仅仅是一个朋友,一个守望者,而是她真正的姐妹。“一直以来我都被仇恨蒙蔽,似乎失去了自己的人性。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但是我仍不希望你变成我曾经的样子,变成塞拉现在的样子。你不仅仅只是复仇和狂怒的化身,也不仅仅只是月夜战神。你还是一个女祭司,还是一个领袖。作为一个女祭司,你能怜悯这个可悲而失败的人吗?”

  泰兰德再次举起了手里的战刃,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死的堕落守望者向后退去,直到身体紧贴住墙。“你不会这么做的。”塞拉啐了一口,发出了嘶哑的声音。“你没有......”

  战刃呼啸而去,迅猛而真实的一击。这次砍击让塞拉的脖子上绽开了一道伤痕,但是伤口极浅,甚至看上去比指甲的划击还要浅。塞拉紧紧捂住自己的脖子,没有鲜血流出,虽然她已经不再有鲜血了,但无疑这本是可以给她带去死亡的一击。

  泰兰德再次举起了战刃,但一阵战栗感传遍了她的全身。她曾以为自己除了极度的愤怒已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和人性。是的,她是月夜战神,血肉之躯为她的复仇而服务,一切本该如此,但现在随着这道浅浅的伤口,她久违的拥有了恐惧的感觉,这让她明白自己还活着。

  “怜悯。”珊蒂斯轻声呢喃,接过了泰兰德手中的战刃,“怜悯那团生命的花火。”

  “怜悯。”玛维轻声补充,“怜悯这个可悲而失败的人。”

  泰兰德递出了武器,她点了点头,珊蒂斯和玛维应该还有很多话要问塞拉,但月夜战神已经说完了自己想说的一切,也看到了自己所需看到的一切。当她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她又用拳头把那把已不在此的战刃握紧。“塞拉,我仍有勇气,”泰兰德说着,“这份勇气使我畏惧,所有人都应畏惧它。”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