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暗影崛起》第18章 吉安娜和奥蕾莉亚夫妇的争吵

《暗影崛起》第18章 吉安娜和奥蕾莉亚夫妇的争吵

魔兽世界 NGA : 泰莉亚 2020-09-09 16:21:16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泰莉亚;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吉安娜曾经也参加过尴尬的晚宴,但这场晚宴的尴尬程度已荣登她的人生榜首。

  他们现在正在伯拉勒斯的普罗德摩尔要塞会客厅旁的一个小小餐厅会餐,普罗德摩尔夫妇在这里存纳收藏了不少有年月的地图和海图,历史悠久的文物,不少航海时有奇效的小玩意儿。而更引人注目的是一旁长长的画廊,从墙角到天花板上都挂满了精美的油画,这些油画上记录着普罗德摩尔家族以及他们伟大家族的过往,同时还存有家族最亲切的挚友们的肖像,比如安度因.乌瑞恩国王。

  不过,画廊里并没有这两位参加了这场尴尬晚宴的声名显著的客人的肖像。

  奥蕾莉亚.风行者无精打采的拨弄着她面前的美餐,大多数时间里她都是在百无聊赖的转着座前的酒杯,而不是饮用其中的美酒。但即便气氛已经如此尴尬,管家和仆从们还是整齐划一的继续送上精致的佳肴,吉安娜无比期待着仆从们赶紧送上餐后甜点,但仍然没有,这无疑又会延长她在这场晚宴里的尴尬和痛苦。

  吉安娜强迫自己和奥蕾莉亚,图拉扬,还有她的母亲凯瑟琳女士一起品尝着一份开胃菜:热腾腾的血肠和辣椒满满的铺在吐司上,吃下这份开胃菜后一份抹着浓郁蜂蜜的美味馅饼又被送了上来,馅饼里的甜腻味儿几乎要顺着饼皮喷出来了。

  吉安娜偷偷看了一眼图拉扬,这位传奇圣骑士正在狼吞虎咽的和他面前的伯拉勒斯烤鱼搏斗着,奥蕾莉亚依然几乎什么也没吃,而图拉扬却把自己的嘴塞得满满的。

  或许这只是他找到的避免谈话的借口。

  图拉扬和奥蕾莉亚接受了安度因的命令,他们来到了伯拉勒斯,如果情况坏到就连肖尔也在赞达拉找不到丝毫线索后,他们就是联盟的备用计划。

  “我听说哈克尼还为我们准备了一份美味的野莓馅饼来充实我们的甜点时光。”凯瑟琳女士用一种像是歌谣般的声音发了话,她在强行隐藏着自己的情绪。吉安娜只有在她的母亲快要不耐烦时才能听到这种声音,她不由得对母亲的坚韧感到钦佩,她居然能如此镇定自若的主持度过这么尴尬的晚宴,真是一种难以想象而又不可思议的力量。

  “感谢您的体贴,您真是太周到了。”奥蕾莉亚轻声回应着,“但真是抱歉,我一口都吃不下了。”

  吉安娜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喝太多,即便这些美酒看起来如此诱人,但她更希望可以立刻回到战略室里,她渴望站在黄铜罗盘和海图之中,继续研究千变万化且不断发展的艾泽拉斯的地图,无论联盟在地图的哪一角找到了希尔瓦娜斯,都会有一枚蓝色的雄狮别针刺入那里,当联盟最终找到她时,吉安娜希望自己就是联盟的正义之匕,刺入她的胸膛。

  但是,凯瑟琳女士坚持要做好一个礼貌的东道主,这就意味着她们一直要用无休止的奢华宴会来招待他们二人。如果安度因或者格雷迈恩国王在这里,至少会让宴会充斥着轻松有趣的谈话。但图拉扬和奥蕾莉亚毫无疑问已经感觉到了吉安娜对他们所用方针的厌恶和不满,他们强行挖掘了一个药剂师,然后是一个走私犯的记忆,以此来获取重要的情报。

  但这件事很重要,吉安娜,至关重要,不要让你的大题小做让我们失去好不容易找到的目标。

  吉安娜突然发现自己正在不知不觉的观察着奥蕾莉亚,曾经,吉安娜对这位传奇游侠的传说仅有钦佩,但直到她拥抱了虚空的力量为止,吉安娜不知不觉就会对她的一言一行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现在说话的到底是奥蕾莉亚,还是只是在虚空中翻腾的扭曲造物?奥蕾莉亚现在端坐在椅子上,就像是一尊雕像般纹丝不动,但她的思想呢?她是不是正在酝酿着头脑风暴,在翻腾的黑暗中策划着什么扭曲的计划?艾萨拉女王在恩佐斯落败后至今下落不明,最后一次关于她的汇报是她利用了虚空的传送门才能逃跑,奥蕾莉亚是不是知道她去了哪儿?虽然恩佐斯可能已经落败,但古神的信徒和虚空的仆从依然大有人在,他们埋藏在艾泽拉斯的各个角落,暗中像腐蚀者一样寻找腐化艾泽拉斯的办法。奥蕾莉亚是不是也已经跨过了红线?如果当她真的跨过了红线,她自己会知道吗?她如何能保证自己的思想没有受到虚空扭曲的影响呢?

  “那好吧!”凯瑟琳女士的声音打断了吉安娜的思考,她站了起来,铁灰色的头发梳理整齐,身穿一件深紫色的连衣裙,上面嵌着代表海军上将的高贵流苏,看起来光彩夺目。“那么再喝点儿酒吧?我想再喝一点酒会让我们大家都能放松心情。没错,再上一些酒......”

  “”普罗德摩尔女士!”

  突然,从画廊通向他们小小餐厅的两扇大门被粗暴的推开,两边的普罗德摩尔卫兵立刻警惕的举起手中的长枪,然而冲进来的人不是别人,也是一位卫兵。他的头盔歪在一边,低着头气喘吁吁的喘着气。

  “科莫里?以海潮的名义,汇报你的所闻。”前海军统帅出声回应,即便是在休息时她看起来仍然如此冷静而精准,吉安娜和她站在一起,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卫兵。

  “他们!他们把他抓走了!”

  吉安娜曾想过会有谁无礼的闯进她的家,但弗林.法温德并不在那个名单中,但他现在的确在这里,看上去精疲力尽,狼狈不堪,像一只落水的大狗。弗林推开了科莫里,踉踉跄跄的走到了餐桌前。

  “他们?他们抓走了谁?”,吉安娜丢下了面前的酒杯和餐盘,赶忙走去了弗林身边。

  奥蕾莉亚和图拉扬也是如此,很快,他们四个人就都围在了弗林身边,弗林看上去像是在海上孤岛落难了好几个月,他的前额已被晒的绽裂,上面还挂着海盐的结晶,皮肤由于强烈的暴晒显得非常黝黑,起了不少的水泡。曾经整齐的长发在发绳里潦草的乱卷。

  “我们好不容易才能返航,”弗林又费劲的喘了口气,一位仆从赶忙上前递给了他一杯水,但被他打翻在了地上。弗林从餐桌上抢过一瓶酒,咕咚咕咚的起码喝了十几秒才能继续出言,“我们像疯了一样在海上航行,穿过风暴,全速返回......全程保持如此速度让梅莉差点儿就自杀了,但她非常熟悉这条航线,她是我们最好的海潮贤者,这里也是我们最好的港口。”

  “梅莉?梅莉还好吗?到底发生了什么?”凯瑟琳从他手里夺走了瓶子,紧张的问着。

  “冷静点,弗林,先坐下。”吉安娜柔声安慰着他,轻轻地引导弗林坐在了奥蕾莉亚刚刚坐过的椅子上,“冷静点,喘喘气,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被抓走了?”

  “是肖尔,他们抓走了他。赞达拉巨魔们发现了我们,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船,而肖尔当时还在岸边!”弗林粗鲁的扯下了腰上的背包,哼唧一声拉开了它,并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了餐桌上。哈克尼厨师准备的几种美餐都被这粗鲁的行为和脏兮兮的东西糟蹋了,不少菜肴都滚到了餐桌上和桌子做了伴儿,但弗林并不在乎,他开始以远超图拉扬的热情开始大口咀嚼着这些食物,甚至差点呛到了自己。

  “这支箭,”图拉扬拿起了弗林背包里的一件物品,看到这支箭让他瞬间沉下了脸。图拉扬绷紧了嘴唇,沉声说着:“我们也见过这种箭羽,这些箭羽......和肖尔的特工们发现的箭如出一辙、”

  “没事了,没事了。”吉安娜仍然柔声安慰着弗林,但当弗林伸手去拿餐桌上的一块土豆时,吉安娜却发现他的眼睛涌起了泪花,眼泪,阳光的暴晒和疲倦让弗林的双目中充满了血丝,更显红肿:“我知道,马迪亚斯.肖尔是联盟军队的高阶将领,所以赞达拉巨魔们虽然俘虏了他,但是塔兰吉女王不会就那样直接的处决他。”

  “请看看吧,”弗林在食物旁有些窘迫,他结结巴巴的说着,把那些保存完好的羊皮纸轻轻的推向了奥蕾莉亚,“请您看看这个吧......我看不懂上面的文字。”

  奥蕾莉亚微微颔首,她灵巧的用拇指和食指拿起了一张羊皮纸,快速的阅读完毕,“我相当怀疑赞达拉巨魔们能用萨拉斯语流畅的交流,这些都是弗林和肖尔为我们带来的宝贵证据,而黑暗游侠们确实在赞达拉进行活动。”

  “果真如此。”吉安娜喘了口气,萨拉斯语,那是高等精灵和血精灵们的语言.......

  “这些都是关于相关地区的记录,”奥蕾莉亚继续发表着自己的发现,她认真的浏览着羊皮纸上记载的所有信息,“这张关于部队调动,这一张是关于巡逻的路线,很遗憾,没有任何信息能让我们知道他们在赞达拉岛上究竟要做什么。”

  “但这已经确实证明了黑暗游侠们就在赞达拉。”图拉扬难得的打断了妻子,他有些恼怒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叹气道:“我们应该更早采取行动的,希尔瓦娜斯现在很有可能就在祖达萨,并和那群赞达拉巨魔互相勾结着什么。”

  吉安娜感到现在谈话的内容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掌控,诚然,她也想要找到希尔瓦娜斯,但是这些线索必须进行理智的判断和思考。图拉扬的声音中似乎传来了遥远的战鼓声,他在愤怒,他在沮丧,她理解他,她也知道他完全有理由愤怒和沮丧,但是吉安娜担忧这份愤怒和沮丧会演变成她无法控制的局面。安度因已经派出了他狡黠的信使瓦莉拉,瓦莉拉已经和安度因最信任的部落成员贝恩.血蹄碰了面。当她询问部落是否在赞达拉的土地上发现了希尔瓦娜斯时,贝恩诚恳的分享了自己的情报,部落发现有人在东部王国看到了黑暗游侠,朝着赞达拉的方向前行。

  但关于这个问题,贝恩的回答依然肯定:部落并没有发现希尔瓦娜斯在赞达拉藏身的线索。

  安度因相信贝恩,或许是因为他还很天真,但吉安娜也了解贝恩,贝恩没有理由在这件事上撒谎,因为他也想把希尔瓦娜斯抓起来,并把她送到部落去接受审判。

  “我们必须马上把这些记录和信函带给安度因国王,”奥蕾莉亚得出了结论,她开始快速的整理桌上凌乱的羊皮纸,并说着自己的计划,“必须立刻通知他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并制定一个新的战略让他批准。如果部落真的把希尔瓦娜斯窝藏在赞达拉,我们必须像把利刃一样迅捷而安静的处理掉她,只有已死之人才能发现我们出现过。”

  “不要这样!”

  即便是弗林在听到了吉安娜这句话里的词语后也陷入了沉默,餐厅迅速的沉入了令人喘不过气的安静里,直到奥蕾莉亚带着难以抑制的轻蔑凝视着吉安娜的双眼发问:“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分秒必争了吗?已经到了我们行动的时候了!”

  奥蕾莉亚的声音听起来和之前的克制和温柔完全不同了,吉安娜听到她的母亲正在紧张的喘息中向后退去,奥蕾莉亚双目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光芒愈发闪耀,紧接着就是一团难以言明的黑紫色雾气出现并围绕在她的身边。她在愤怒,而吉安娜也可以和她一样愤怒,她可以高声吼叫,然后用传送法术把奥蕾莉亚传送到不息峰的顶峰,但她最终没有这么做。

  吉安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感觉似乎有寒冰正在她的舌头上凝聚,不,并不是因为她的魔法。而是因为她紧张的呼吸。

  “我不同意你的论点。”吉安娜最终做出了回应,听起来似耳语轻鸣,“想一想,奥蕾莉亚,认真的想一想。肖尔和弗林已经被赞达拉巨魔发现了,所以我们可以假设他们也已经知道了联盟的计划,赞达拉将会做好一切的准备,准备迎接联盟士兵的到来。不要意气用事,不要火上浇油,我请求你:不要拿我们好不容易才签订的和平协议去冒险。”

  “那你准备怎么做?”图拉扬发声问道,他依然紧握着那支批带着黑暗游侠箭羽的赞达拉利箭,但箭尖正对着吉安娜。图拉扬握住了奥蕾莉亚的手,吉安娜看到了他紧紧的握了一下。

  “我把我们所有的信任都寄托在了那纸条约。”吉安娜轻声呢喃,她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想法,吉安娜静静的凝视着弗林微微张开被风吹裂的嘴唇,静静的凝视着他惊愕的表情,“请给我最后一点时间,让我去做最后一件事,如果我失败了,那么奥蕾莉亚,你是对的,到那时,我们都是联盟的利刃。”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