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9.0小说《暗影崛起》第30章:肖尔弗林修成正果!

9.0小说《暗影崛起》第30章:肖尔弗林修成正果!

魔兽世界 NGA : 泰莉亚 2020-09-11 17:21:40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泰莉亚;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肖尔从来没有尝试驾驶过赞达拉的船只,但他学起来相当上手。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为在海上航行而感到欢欣愉悦,这恰可说明这段时间他都明白了什么,以及他为暴风城带来多么迫在眉睫的好消息。

  在返程的路上他久违的吃了一顿饱餐,胃里暖洋洋的——内心也是如此,温暖而满足。随着时间的流逝,肖尔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暴风城的遥远壮景正在海平线上慢慢升起,象牙白的灯塔在天边投射着温暖的光芒。部落的领袖们还给了他自由,并为他的返程准备了一艘商船,好客的商队成员们豪迈的保证会带他回到他想回到的任何地方。

  最初肖尔的内心充满疑虑,任何表面上的友好可能都隐藏着阴谋,这是他的人生信条。所以他偷偷的检查了船只上的货仓,检查了船上搭载的所有物品,他担心部落会在这艘船上为联盟准备一个可怕的陷阱,但令肖尔惊奇的是,船上并无任何炸药或是其它奇怪而危险的造物,部落真诚的履行了他们的承诺。

  或许是对联盟的歉意,也或许是对联盟的谢意,塔兰吉女王送上了满满一船部落宴会时所用的大餐。这正是肖尔现在最想看到的,这位前任囚犯疯了一样吃光了在船舱里堆得足有一个成年人类高低的赞达拉香料烤肉——这块巨大的烤肉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被切割分盘,但肖尔并不在乎,如果要说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那恐怕就是这个肉和他曾经所尝过的肉类都不一样,他并不知道这块巨型烤肉来自于什么动物,他也永远不想知道。

  “为了驶进港口的时候避免争端,你准备好通行证了吗?”肖尔百无聊赖的和哈坎船长搭着话,哈坎船长是一位高大强壮的维库人,面色威武,表情严肃,一头血红色的密发张牙舞爪。

  “为什么要准备通行证?”船长豪爽的哼了一声,“你就是活的通行证。”

  肖尔轻声笑了出来,没错,的确是这样。

  回家的旅途美好而平静,再也没有乌黑翻腾的魔法风暴在背后狂追不止,天气祥和,海鸥们轻声唱着歌。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但即便如此肖尔想要回家的心依然在不停的回响。到了第四天的时候,船上满载的大餐已经只剩下了一点儿,间谍大师的沉稳也是如此。虽说暴风城港口已近在眼前,但肖尔却愈发的紧张和焦躁,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船上的监禁室转上一圈,以此保证这个“礼物”在到达暴风城的最后关头不会发生意外。

  是的,一个礼物。

  部落赠予的一个宝贵,而又意想不到的礼物。

  传奇而又强大的兽人战士萨尔亲自找到了肖尔,他愿意让肖尔回家,但肖尔必须完成他的一个委托:把这个礼物准确无误,毫无意外的交给一个人,此外,再把一张送给某个人的信筏安然而保密的送到。

  萨尔很少亲自去拜托别人,于是肖尔接受了这个委托——不过似乎以他当时的处境,他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但是而言之,他就是这样才安然登上回家了的快船。

  海鸥们的叫声打断了肖尔的回忆,船只已经驶入了暴风城港口,有一排海鸥正在他的头顶滑翔,像是欢迎他终于回到了家乡。肖尔激动的抓紧了船绳,半个身子都跨出了围栏,有一大群人已经在港口等候着他,其中一个人身边还跟着十几位卫兵。

  大法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还有暴风城的国王安度因.乌瑞恩,他们在那里静静的站着,从很早就开始等待着他的归来。而在他们身边的是一个看起来狼狈不堪,相当憔悴的人。

  弗林。

  商船轻轻地停靠在了港口,虽然还未停稳,但肖尔毫不在乎。他在尚在摇晃的甲板上对着安度因国王感激的深鞠了一躬,他回家了,而回家的感觉真好。

  “部落没有伤害你吧?”安度因有些担忧的抬头看向肖尔,他的眉毛因为紧张和担心垂下了不少。

  “比起牢狱之苦更像是一次难忘的体验,”肖尔轻笑了一声,他做了个手势邀请他们来船上一观,“我之后可以和你分享这次经历,但在这之前,我有东西要给你看看。”

  安度因开心的笑了起来,当他准备登船的时候,弗林却突然把正在微笑着的安度因国王推到一边。他径直冲向了肖尔,给了他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拥抱。

  在恍惚和惊讶中,肖尔也回敬了一个拥抱,他没有料到弗林会给自己这么棒的问候,但他欢迎无比。

  弗林的身上还是熟悉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是威士忌、海盐和肥皂。也像是一场恍惚间遗失的梦境突然回到了自己的脑海,像是终于想起了自己在嘴边无法说出口的心声。

  “我像疯了一样在海上航行,”弗林把自己晒黑了的脸埋进了肖尔的肩膀。他感到肖尔的臂弯轻轻的,体重似乎也轻了不少。就在肖尔被关在赞达拉里的牢房里,为自己失去了享受安宁假期的机会而失落的时候,弗林则在外面为了抓住渺茫的机会,疯了一般寻找救援,这让肖尔永世都无法忘记。

  “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航行过,但我不在乎,我一定要让你回到我身边。”

  “我回来了。”肖尔轻声说着。

  “欢迎回来。”

  “弗林……”终于,真正的表演开始了。肖尔清了清嗓子,“我有许多话想要和你说,今晚我们在镶金玫瑰见,好吗?”肖尔慢慢地把弗林从他们怀抱中松开,然后把那片完美的草叶放在了弗林的手里。“别迟到了。”

  弗林的表情似乎意味着他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手里的草叶,但他脸上的红晕却告诉了肖尔,他已经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一切。

  正在这时,安度因登上了船,他出声打断了两个人,好奇的的询问着肖尔“什么事能让你如此紧急?”

  “您还是亲眼见证比较好,请随我来。”肖尔沉声回应着国王的疑问,他领着众人走下了船舱,在前往禁闭室的路上,肖尔让所有船员都离开了这里,他必须确保这里足够的机密和安全。

  终于,他们走进了禁闭室内,这里的空间相当狭小,也相当阴暗。虽说点着两根微燃的蜡烛,但仿佛这里的黑暗能吞没所有的光线。

  肖尔砰的一声打开了们,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五花大绑,斜靠在墙上看着他们。

  吉安娜沉重的眯起了双眼,她微微向前走了两步,随意召唤了一团灼热闪耀的火球,欣燃的光芒投射到了那个人影的脸上,——塞拉.月卫,她已被堵住了嘴巴,遍体鳞伤的瞪着他们。

  “塞拉.月卫......”吉安娜低声唤出了她的名字,她满腹疑问的看向肖尔,“部落让你把她带给我们的吗?”

  “没错,而且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肖尔补充道。

  “可世间万物都有附加条件,”安度因轻声说着,他慢慢的越过了吉安娜,站到了塞拉的面前,“即便有时我们发觉不了这些条件。”

  塞拉.月卫恶狠狠的蹬着安度因,她猩红色的双眸在黑暗中闪着光,仿佛想用眼中炽燃的仇恨之火活活的烧死这位国王。

  “萨尔希望把她转交给泰兰德.语风女祭司,和玛法里奥.怒风大师,并且要和这封信一起送到。”肖尔对安度因轻声说着部落的要求,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那封保存完好,密封牢固的密信,并交给了安度因国王。

  这反而让安度因困惑了起来,他有些不自然的眨着双眼,然后做出了自己的评价:“他真是超乎意料的慷慨。”

  “我同意你的形容。”肖尔认真的回答。

  “我们定会认真完成他的委托,”安度因把这封密信夹在了胳膊之间,然后转头看向了瘫倒在地的塞拉,“但首先,我要和她说两句话,把她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吧。”

  塞拉没有反抗,听到了高阶女祭司和大德鲁伊的威名让她的内心泛起了奇妙的涟漪,但即便如此,她眼中闷燃的仇恨之火依然没有削减半毫,但安度因却注意到她那猩红的双眼里有了其他的情感,有恐惧,但更多的则是期盼。

  期盼。

  “告诉我,她在哪。”可安度因却没有浪费时间在这件事上,他直截了当的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在哪?”

  塞拉.月卫看着安度因,过了一会儿,她撇开了眼珠,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无论你去哪找她都已然徒劳的,太晚了,你已经输了。”

  “是吗?可是我的情报网却告诉我一切恰好相反,”安度因沉声说着,“你们没能杀死邦桑迪,那些黑暗游侠们也被一举歼灭,如果不是因为他那女主人的力量,纳萨诺斯.凋零者也难逃正义的制裁。”

  塞拉.月卫不发一言,但听到了纳萨诺斯的名字让她咬紧了嘴唇。

  “你知道你让多少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吗?你知道你为我的王国带来了多少哭泣和痛苦吗?”安度因缓缓的蹲了下来,他正视着曾经正义的守望者,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吗?你在乎吗?”

  可塞拉.月卫却笑了起来。

  “想笑就趁现在笑个够吧,你这个垃圾,你已无路可逃。”安度因站了起来,“你的族人一定想和你好好谈谈,她们会来到暴风城,她们会搞清楚你为什么会为希尔瓦娜斯而效忠,我想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是堕落的守望者依然不发一言,她沉默着抬头看向安度因,仿佛在想已经逝去的遥远过去,吉安娜召唤的魔力之火迸射的光芒在她的脸上跳跃,可只会让她的面孔更显苍白。

  “我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的确知道。”她突然张开了嘴,“但是我的内心毫无波澜,我没有任何感觉,我也不会告诉她们任何东西,你只是在浪费你所剩无几的时间。”

  安度因厌恶的哼出了声,他站在一边直勾勾的盯着她,一直盯着她,但突然,一股黑紫色的力量顺着他的手臂逐渐汇聚在他的手上,然后在瞬息间就消失了。

  这份力量的出现和消逝不过瞬息之间,肖尔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否看到了面前的怪景。

  可安度因注意到了这份力量,他被吓了一大跳,踉跄的向后退去。

  肖尔感觉到吉安娜的似乎在盯着他,于是他似是探求真相一般扭头看了看吉安娜,但即便是在他最疯狂而恐怖的噩梦里也没见过吉安娜露出过如此恐惧的表情,这个表情让肖尔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安度因略微蜷缩了下身体,他似是精疲力尽般喘起了粗气,然后后退着倒在了墙上。当他开始六神无主的扫视着伙伴们的表情想要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时,肖尔赶忙低下了头,他知道绝不能让安度因看到自己现在的脸。

  可塞拉却不同,她突然歪头狂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刺耳而癫狂,直到她笑哑了嗓子,她才用自己可惧而单调的声音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告诉我,知道自己注定失败时感觉如何?振作起来吧,陨落的小狮子,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仆从,你会为我们付出一切,时间会证明这一点。”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