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9.0小说《暗影崛起》第19章 联盟和部落首脑会谈

9.0小说《暗影崛起》第19章 联盟和部落首脑会谈

魔兽世界 NGA : 泰莉亚 2020-09-27 17:21:37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泰莉亚;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萨尔沉默的接过了季.火掌递过来的信息,他低头看着手中的信筏,感到无比的吃惊。

  “我只是离开了奥格瑞玛两天而已。”萨尔有些气馁的喃喃自语,“看起来在我不在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些大事。”

  季.火掌是火金派熊猫人的导师,他看着萨尔露出了礼貌而疲惫的微笑,显然他已在这里等候许久:“很抱歉在你刚回家不久我就打断了你应得的休息,萨尔。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无比紧急的情况,并且只有你能处理。”

  说罢,这位熊猫人又深深地鞠了一躬,当他抬起腰的时候,他的微笑还多了几分玩味和淘气的色彩,挤走了原来压着他的疲惫:“而且,我也想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

  季看着萨尔从坐骑上跳了下来,他们迎着热烈的火光,顺着木板铺成的小路开始往奥格瑞玛的高台上向下走。萨尔打算去格罗玛什要塞,那里是部落议会论政的地方,当他和季一起等候电梯把他们二人带回奥格瑞玛的地面上时,季有些局促的在圆鼓鼓的肚皮上不断的轻敲着手指。他时而偷偷的瞄着萨尔,似乎等着他说些什么。

  “嗯......”终于,他好像憋不住了,“你怎么看这封信?”

  “我只能说,这份信的内容令人震惊。”萨尔木然的做着答复,他又认真的看了一遍这封信。在海加尔山发生的事令他感到十分疲惫,疲惫带来的头痛正在他的后脑勺嗡嗡作响,而看了这份信后,嗡嗡作响的头痛已经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尖鸣。这封信的官方说明是暴风城国王的信筏,但实际上里面的字迹却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独特的笔迹。而这显得格外玩味,他不得不思考,这封信筏是不是代表着另一个隐形事实?比如,联盟正打算厚颜无耻的利用他和吉安娜之间的友谊来干涉甚至操控他,迫使他提供帮助?

  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愤怒,或者说,如果有一天他需要联盟的帮助,或许他也会这么做。

  但这并不能解决信里描述的难题,萨尔低头阅读着信中的内容,吉安娜的表现依然彬彬有礼,她对于部落议会做了一段友善的书面开场白,显然是考虑到这封信会被议会里所有人阅读,而这封信的目的也在呼吁他们整个集体——但有一小部分不同,有一小部分看起来是专门为他而写。

  萨尔,如果你依然珍视我们的友谊,那请来见一见安度因国王和我吧。我现在与你们分享的是联盟发现的,最为敏感的情报,希望你们不仅把这份分享当做一份友善的示意,更请你们能把它视为一份对行动的呼吁。

  “我曾希望在联盟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之前就能解决赞达拉发生的内乱。”萨尔叹了口气,最终对一旁看起来好奇无比的季做出了答复,“但人生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根据我们发现的情报,黑暗游侠们正在赞达拉的密林中穿行,我们的间谍大师在收集线索的时候被塔兰吉女王发现并关押了。根据这些线索,联盟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确信赞达拉的女王正在和希尔瓦娜斯一起盘算着什么阴谋,但如果事实真的如此,我不相信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来见我们吧,老朋友,请求你,和我一起来保护这个刚刚签署的休战协议,尽管这份协议看起来像是在墨迹还没干的时候就已经被撕成了飞舞的纸片。

  “我曾希望在联盟知道之前解决赞达拉的动乱,”他最终回答好奇的熊猫人。“但这……”

  吉安娜所说不假,这些内容决不允许被忽视。萨尔心里想着,他把这封信筏小心翼翼的折叠整齐,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腰带里,确保它不会出现任何意外。没有必要再读一遍了,他已经下定决心。

  “我可以来参加这次的会议吗?”

  萨尔愣了愣,然后抬了抬眉毛:“你想来参加吗?”

  “我知道,这封信是写给我们所有人的。而在潘达利亚有句老话,当一个闪电击中了一棵不该被击中的树时,整座森林都会被烧毁。”季沉静的回答着萨尔,电梯终于到了底儿,他陪着萨尔走到了奥格瑞玛的大道上,然后发表着自己的思考:“现在,赞达拉就是那棵不该被击中的树,那些不怀好意的谣言就是那个闪电。也许你需要一个武僧的智慧,这个武僧或许能帮你扑灭这场已经逐渐抬头的大火。”

  “而这次谈判恐怕需要一些微妙的力量,季。我也知道,你的智慧通常包括了采取闪电行动。”萨尔微微笑了一笑,“根据现在的句式,接受吉安娜的邀请就是闪电行动。但我想你心知肚明,接受这份邀请很可能不会受到议会里其他成员的支持和同意。”

  武僧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他沉默的抚摸着他黑黑的,长长的大胡子。天色已经很晚了,奥格瑞玛的街道上几乎已看不到人影,天空中的满月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篝火,清晰的照着他们走过的路。

  季终于说了话,对于萨尔的担忧他不置可否:“的确如此,但不管他们支持与否,同意与否。我想你都会记得,曾经有一位臭名昭著的前任大酋长几乎让我的人们失去了他们的魂与心,所以我想,你一定能理解我为什么支持你做出行动。”

  萨尔沉默不语,他仿佛在季依稀的话语中回到了几年前,那个时候,他在一场痛彻心扉的战役里深入了奥格瑞玛的地下堡垒,在那里击败了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为了他所造成的伤痛,为了他所犯下的各项罪行,萨尔击败了他,并伸张了正义。

  他还记得加尔鲁什对权利的渴望以至于促使着他染指了古神的力量,他从古神的身上得到了一份强大而不合理的恐怖力量,因为这件事,他已不仅是熊猫人和联盟的敌人,他亦成为了部落的敌人。

  仿佛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季似是安慰的说着:“现在,锦绣谷已经几乎痊愈了。”

  “可是所有的熊猫人都将永世背负着加尔鲁什刻下的痛楚而残忍的伤痕。”

  萨尔说完,低头认真的看着这位矮壮的熊猫人武僧大师,他认真的看着季的脸,然后在季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种熟悉的光芒。痛苦,悲伤,还有不可磨灭的坚韧。他在不久之前也看到了这个光芒,在月夜战神的眼中,在泰兰德.语风的眼中,他也看到了他也看到了同样的痛苦,同样的悲伤,同样的坚韧和决心。

  的确如此,无论是用烈焰焚毁世界之树泰达希尔,还是用战争摧毁安宁的锦绣谷,这都是毫无意义,自私而无情的肮脏行为。

  “这是一个黑暗的时代。”萨尔沉重的叹了口气,“危机永不止息,麻烦接踵而来。”

  季也陷入了沮丧,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听不太清的哼声。

  萨尔有些羡慕的看着周围,看着他深爱的奥格瑞玛。他看到几个正在重建奥格瑞玛的工人像是喝醉了,他们正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的从酒吧往家走。他们的笑声回荡在城市里,回荡在房屋的尖顶上,回荡在深暗的月空里。他还看到四名奥格瑞玛卫兵恪尽职守的站着岗,滚烫的火盆在他们的身边用劲儿的烧着,散发着小小的光。

  “我们的赞达拉大使的报告越来越令人绝望,季。”

  “啊,你是在说年轻的泽坎吗?洛坎酋长昨天刚刚启程去了赞达拉,根据那些情报,他越来越担心那个年轻的男孩儿。”

  萨尔点了点头,他们已经走到了要塞门口,萨尔请季先走一步,而他紧紧跟上:“赞达拉女王正被试图颠覆她统治的叛军包围着,赞枢利议会无计可施,越来越多针对女王的暗杀行动正在展开。现在联盟发出了信函希望与我们分享情报,而我不得不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在被一个看不见的手推着走。”

  熊猫人定了定脚步,他用两个手指不断的捻着自己的黑胡子,大大的麻布遮住了要塞里圆形的议政厅,萨尔已经能听到尖锐的嗓音和里面正在进行的争吵,这不禁让他对接下来即将要谈的事充满了担忧。

  但这就是你回到部落的意义,这就是你成为这里响起的众多声音之一的意义,这也是你回到部落,并再次生活在部落的条件——永不止息的妥协,争论与倾轧的权利。

  “我们应该也加入进去的。”萨尔沮丧的沉着声。

  “的确如此,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为什么要在最后一刻犹豫呢?”

  如果是从前,萨尔也许会给季一张自己平常要填的清单,在一旁嘲笑的看着他满头大汗花个几个小时填完,看着他变得跟自己一样对这一切都充满了厌烦。但现在没有,但现在正相反。

  “我好累,季,我累了。我现在觉得......我觉得我已经老了。”

  萨尔终于说出了这句简单的话,他低着头,语气听起来沮丧而无助。

  熊猫人轻哼了一声,他用劲儿的把自己长长的黑胡子甩到了肩膀上:“在我长大的地方,有句话口耳相传,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萨尔轻笑了起来,他终于把那张大大的麻布拉到了一边儿:“这是我听过的,说我身上很臭的最有趣的一句话了。”

  “你终于回来了,萨尔。”洛瑟玛看到萨尔走进议政厅后着急的说着,他已在这里等候已久,他身边的人也是如此“贝恩和佳莉亚在哪儿?请立刻告诉我们,看了联盟发来的邀请后你打算怎么做?你的看法又是什么?”

  “贝恩和佳莉亚很快就到,他们会来这里告诉你们我们在与暗夜精灵的领袖会面时的所见所闻。”

  洛瑟玛,塔丽萨,加兹鲁维和莉莉安.沃斯朝他围了过来,正如季告诉他的那样,洛坎现在不在这里,虽然佳莉亚.米奈希尔和贝恩.血蹄还没有回到个格罗玛什要塞,萨尔还是从腰带里把那封信拿了出来,他可以感到面前所有人对他的言语都抱满期望,而这些期望都重重的压在了他身上。

  好在没等萨尔做出回应,季就想办法减轻了他的负担,也让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压抑情况变得轻松了不少,他用他毛茸茸的手掌在嘴边围成了一个圆,以便让他的咳嗽听起来更大更响亮,足以打断所有人的注意并让他们看向自己:“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回应这份邀请呢?朋友们?我们都知道,根据大使的报告,赞达拉现在发生的事情已经越来越黑暗,越来越可怕,甚至已经到了连联盟也无法坐视不理的地步。如果我们决定无视这份善意的邀请,那么为什么一开始我们要决定签署那份停战条约?”

  萨尔很感激他的这位朋友帮他承受着射来的言语利箭,他现在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酋长,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平等的部落议会的一员。他坚定的站在了季的身边,挺直了腰板点了点头以示同意,以此来支持季的发现。

  但事与愿违,首席奥术师塔丽萨眯起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俩,然后还是问起了那句话:“萨尔,你怎么想?”

  “我同意季的观点,我最初希望在联盟发现之前就能扑灭赞达拉燃起的反叛之火,但现在叛军和赞达拉的冲突已经愈发明显,以至于无法再躲躲藏藏的处理这件事。一直以来,我都非常了解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我也知道,除非情况已经恶化到了极点,她绝不会轻易做出这种事来。”

  洛瑟玛发出了一声嘲讽的嗤笑,他在胸前交叉着双臂,镶着镂金花纹的红色凤袍在大厅中闪着光:“然后呢?她在赞达拉发现了黑暗游侠?多么牵强的理由,你不这么认为吗?比如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让我们可以帮忙去和赞达拉协商,释放他们因非法入侵他国领土结果被捕的间谍大师。坦白而言,联盟正在滥用我们高尚的礼貌。”

  萨尔摇了摇头,最初他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但现在已经无关紧要:“现在我无意释放他们的间谍大师,我会亲自前往赞达拉并保护它。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所思所想。如果联盟已经确认黑暗游侠们正在和塔兰吉女王合谋,那么他们极有可能会发动一场新的战场,到那时我无法谴责他们的选择。”

  “呸!合谋?他们凭什么这么想?我们恨不得把希尔瓦娜斯的死忠者们一起打包送进监牢!”洛瑟玛激动的说着,说完他有些生气的吐了口口水。

  “我们知道彼此都对那些家伙并不友好。”萨尔平静的看着他,“但联盟并不知道,联盟对于部落正在发生的动荡充满担忧,譬如这场叛乱,他们又知道多少?不,他们什么都知道。所以我必须去,我要去稳定局势,减轻他们的恐慌,而且,我会去认真倾听。”

  “倾听?老兄,这个词儿听起来可真无聊。不如你直截了当的告诉那群讨厌的人类们,告诉他们赶紧吱哇乱叫的远离部落的领土,而且重点是——”新的贸易亲王加兹鲁维抬头说道,他看起来只比首席奥术师的膝盖高上那么一点点儿,但他还是简单明了的分享了自己的立场,“在上次阅读条约时我发现,条约里并不只是一堆温文尔雅的言辞,所以老兄,算了吧。等他们先给我们送点儿什么东西,我们再根据条约释放他们的间谍大师,两全其美,对吧?”

  萨尔用鼻子深深地吸了口燥热的空气,他想说些什么,但季.火掌却在之前发出了坚定有力的声音。他向前迈了小小的一步,坚定的站在萨尔和其他部落议会成员之间:“他们会送给我们什么东西的,他们会送给我们他们的智慧,而我们会理性运用这些智慧。萨尔说的是事实,无论我们在这次会面里学到了什么,我们都会用它来保卫赞达拉。”

  洛瑟玛看起来依然很焦虑,他有些不耐烦的来回轻拍着他脚上华丽奢靡的靴子,看起来异常不安。但最终,洛瑟玛还是表示了妥协——他举起了手,并对塔丽萨做了一个手势:“塔丽萨,你能给他们打开一道通往赞达拉的传送门吗?让萨尔他们回应这份邀请,向联盟询问更多信息?——嗯,你知道,我只是想知道更多关于黑暗游侠的情报而已,更何况,如果希尔瓦娜斯真的碰巧躲在赞达拉,那么我们就不能浪费这个机会,让我们明天就把她丢进为她精心准备的监牢里。”

  “让他们去吧。”莉莉安.沃斯也做出了同意,她刚为被遗忘者发声不久,仍在部落议会里寻找着自己的位置,通常而言她总是少言寡语,但这次她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果断而自信。“任何能让我们抓住女妖之王的机会都不容浪费。”

  “放手去做吧!”基罗,这个看起来像是披着璀璨珠宝和精致皮革的小小狐狸的狐人代表也做出了同意,他之前一直缩在一个火盆旁安静的暖着爪子,和莉莉安一样,他也在部落议会里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位置,虽然狐人是部落的新成员,但这次,他们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虽然我们之中的许多人已经离开了赞达拉去了世界各地游历冒险,但它永远是我们的家。如果赞达拉患上了名为背叛的恶疾,那么狐人绝不会坐视不理,我们会让这块土地痊愈。”

  乐观的洛瑟玛,果断的莉莉安,现在,狐人的领袖也同意了。一切都在变好,萨尔不知道希尔瓦娜斯现在躲在哪里,但如果这次和联盟的会面能有足够的情报把部落引向她就更好了。现在,只有加兹鲁维尚不明确是否同意这次会面,但只靠他一个人的“不同意”无法推翻整个议会的决定。

  更重要的是,他必须和他达成共识,整个议会也必须达成共识。萨尔认真的盯着贸易亲王,不耐烦而充满耐心,一种熟悉的焦虑正在他的胸口不断翻腾累积,他已经经历了很多次战争,他也经历了大灾变,燃烧军团的入侵和惊天动地的劫难。但萨尔仍然幸存了下来,他有一种本能,只有在时间和战争历久弥坚的战士方有这份对危险的本能。他的感官正在热烈的发着声,时间的确很重要,而现在共识更加重要。

  这个议会非常重要,他相信加兹鲁维也这么认为。

  “唔,那好吧,老兄,管他三七二十一,去做吧!”贸易亲王最终还是狡黠的转了转亮闪闪的眼珠,他挥了挥手,示意萨尔赶快出发,“快去吧!去抓住希尔瓦娜斯,这样我们就再也不用提她的那些破事儿啦!然后我们就有时间来讨论,来解决部落的问题,来解决我们的问题,还要解决一下地精的问题。”说着,他眨了眨眼睛,“我们早该这么做了,对吧?”

  塔丽萨难以抑制的轻笑了起来,然后她赶紧试图掩饰自己愉快的声音,但萨尔还是听到了。她最终在欢欣中打开了一道传送门,传送门划破了加兹鲁维对萨尔做的调皮鬼脸,映出了一片海峡。而在海峡的另一边,有一艘船正在安宁的等待着,远处的天空黑云压城,风暴正在酝酿汇聚,而在小船那里是唯一的一块安宁之地。

  —​—​—​—​—​—​—​—​—​—​—​—​—​—​—​—​—​—​—​—​—​—​—​—​—​—​—​—​—​—​—​—​—​—​—​—​—​—​—​—​—​—​—​—​—​—​—​—​—​—​—​—​—​—​—​—​—​—​—​—​—​—​—​—​—​—​—​—​—​—​—​—​—​—​—​—​—​—​—​—​—​—​—​—​—​—​—​—​—​—​—​—​—​—​—​—​—​—​—​—​—​—​—​—​—​—​—​—​—​—​—​—​—​—​—​—​—​—​—​—​—​—​—​—​—​—​—​—​—​—​—​—​—​—​—​—​—​—​—​—​—​—​—​—​

  长久以来,萨尔都对等待充满了厌倦,他也知道他的同伴季更不喜欢等待别人的感觉。他们两个站在这艘船上,有些不耐烦的熊猫人站在这艘已经丢失了船帆的破船船边,这艘船孤独的飘在东部王国和赞达拉之间,上面没有一船员。萨尔甚至觉得这艘船就好像是一头死去许久的海底巨怪的巨大骨架附上了水面,已经没有船帆的桅杆上还挂着几个破破烂烂的绳索,看起来就像是在海风中不断抽搐飘慌的巨兽内脏,褪色的甲板就好像是惨死在沙漠中的旅人尸体一样泛着白。

  季看着西方,然后指着天上的黑云让萨尔看了看。漆黑似墨的雨云低垂在海面之上,似乎仅需片刻这片黑云就会吞噬下面巨浪呼啸的大海。或者只要海面的波浪再高上一寸,就能和黑云的底部紧密相连。

  萨尔看着面前诡异的景象皱起了眉头:“这片云完全静止不动。”

  季抬头看了萨尔一眼,有些担忧的哼了一声。

  “风暴,雨云,总是会随着风在移动,而我们眼前的这片黑云更像是一堵不动的高墙。”

  “也许这是一个好消息,我们脚下这个破船连太阳雨都受不住,更别说是穿越这场风暴。”季有些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说着,“我建议你赶紧把这场风暴记在名单上,这个规模简直世间罕见。”

  “名单......”

  季叹了口气,高声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桩比一桩诡异,好像在背后有一只手在不断的推动着这一切。一环套着一环,最后构成了我们看不到尽头的命运之锁。”

  的确如此,萨尔想着:“我之前希望至少能够明白为什么灵魂的领域发生了如此大规模的混乱,能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起码能让这条看不到尽头的命运之锁解开一环,但是暗夜精灵们并不愿意借给我们一位女祭司一同探索这件事,她们甚至不愿意和我们讨论灵魂领域出现了大规模混乱这件事本身。”

  季失望的砸了砸舌头,他眯起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不动如山的黑云:“所以说,你去了诺达希尔那么久,结果毫无进展。”

  “不,其实并非如此。”

  正在这时,周围的空气开始轻微的颤动着,萨尔他们停止了谈话,一道法师开启的传送门在船上轻悄悄的出现了,紧接着,一声轻微而脆弱的奥术回响划破了这片荒凉而恐怖的海面的寂静。季转过身来正对着传送门,眯起眼睛有些警惕的做出了武僧的招架姿态,萨尔却没有。他静静的,认真的凝视着传送门,奥术能量迸发的淡紫色光辉让周围的海雾泛着紫罗兰的光,紧接着,脚步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起初是一个轻柔的声音,然后这个声音戛然而止,另一个脚步声响了起来,听起来比最初的声音大上不少,只有披盔戴甲之人才有这样的脚步声。

  正如吉安娜所保证的一样,联盟只来了两个人。

  萨尔静静的看着到访的二人,脸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请放心,这里没有埋伏。”他开心的问候着,然后看了看这艘又破又烂,简直称得上是幽灵船的诡异船只,“真可耻,这里可不是一个待客的好地方。”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大海的女儿。她再次成为了库尔提拉斯的骄傲,一头白发上有一缕金发暗自闪烁,她把它们编成了一条辫子披在肩上,刚走出传送门,她就用她那把看上去像是用极北冰晶打造的优雅法杖站稳在了甲板上,即便她走下传送门时这艘破船依然在微微的晃荡着,但她如履平地,这不禁让人乱想,她是不是在妈妈的肚子里时就已经有了一对天生适应出海航行的好腿。

  “萨尔,能看到你如约而来让我今天满是惊喜。”她礼貌的做出了回答,然后也微笑着回应了他的微笑。然后,吉安娜把一个皮包放在了地上,“但你知道,这份惊喜不是因为和平将至。”

  “我也要感谢你能如约而来。”暴风城国王也发出了声,相比于吉安娜在甲板上的老成持重,暴风城国王看上去就格外的不自在了。他刚走出传送门就开始摇摇晃晃了起来,然后强撑着皇室成员应有的沉稳和礼貌勉强站稳了身。当他说话的时候,萨尔注意到他眼睛周围的皮肤映着痛苦的黑蓝色,脸上刻满了疲惫的神情。

  萨尔很了解这种疲惫的神情,国家百废待兴,被身为领导的责任终日摧残,直到失眠,他对这些经历再熟悉不过了,距离他上次看到暴风城国王不过短短几个月而已,而现在的他看上去似乎老了整整一年。

  “季.火掌.......”吉安娜有些惊讶的扬了扬眉。

  “你好,海军统帅。你好,陛下。”熊猫人武僧对着二人鞠了个躬,“我们被迫在如此糟糕的情况下进行会面,真是令人失望。”

  “这点糟糕只是一个开始。”暴风城国王有些木然的喃喃自语。

  安度因还没来得及说他要说的那些糟糕的事情,萨尔就抢先一步举手打断了他要说的话:“在开始今天的谈话之前,我有件事必须要和你分享。如果我们渴望彼此的信任,那我们就不会对彼此隐瞒什么大秘密,所以我会告诉你我所做的事:在不久之前,我刚见过了泰兰德.语风女祭司,和玛法里奥.怒风大师。”

  吉安娜和安度因仿佛是被他说的话惊到了,他们呆呆的看着他,也陷入了沉默。

  终于,吉安娜勉强张了张嘴,她似乎想说些什么,想问点什么,但没有,她只能发出干瘪的“哦,哦......”声。

  萨尔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沮丧的垂下了头,拨弄了两下垂在脖子上的头发:“这次会面......进行的非常不顺利,我尝试着对他们做出道歉,做出部落的道歉,但是他们并不接受,他们现在似乎只想为已逝之人血债血偿。”

  “这也是我们现在最在意的问题。”安度因发出了声,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不耐烦,然后用手在他们面前的空气间划了两下。“但这不是我们今天会谈的重点,让我们直接开门见山,进入今天的正题吧。好吗?”

  吉安娜沉默着蹲了下来,她把手伸进了刚刚她放在地上的皮包里,然后拿出来了一支箭,这支箭看上去是赞达拉巨魔们经常使用的箭矢,上面还插有一些彩色的箭羽,之后,她还拿出了几张羊皮纸。拿出这些东西后,她沉默的走了过来,然后把羊皮纸交给了萨尔,把那支箭交给了季,最后慢慢的回到了安度因的身边。

  “联盟根据线索拦截了一位部落的药剂师,而根据供词,他为一个叫做薇瑟林的黑暗游侠提供了治疗和其他帮助。薇瑟林从阿拉希高地逃到了赞达拉,并且对一个组织汇报了她的计划和警告,正如她的警告,现在海平面上出现了你我正在面对的这场风暴,这里已经不可通行。不仅如此,我们的间谍大师肖尔和大主教图拉扬也发现了其他线索,而根据这些线索,我们确信有更多和你手中一样的箭,这些箭也都被黑暗游侠们装了属于她们的箭羽。”安度因继续说着联盟的发现,分享着联盟的发现,这些内容让萨尔无法反驳,“这些箭的箭羽看起来和普通的赞达拉巨魔使用的箭矢上的箭羽完全不同,如果你不愿承认和相信这点,我们还存有许多在战争中遗留收缴来的武器可以拿来这里进行更加详细的比对。”

  萨尔已经开始仔细阅读这些羊皮纸上记载的信息和笔记了,他如鲠在喉,可是当他听了安度因最后的一句话后,他还是无法控制的把目光投向了安度因国王。

  “我可以帮你读——”

  “我看得懂上面说了什么!”萨尔愤怒的咆哮了出来,他强迫安度因保持安静,他需要认真而详细的阅读这些记录和笔记,仅是初窥一角,笔记里的内容就让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他可以感到恐惧和冷汗正在他的脖颈上汇聚,刺痛着他的身体,战士的直觉告诉他一切并非仅此而已,还会有更多糟糕的事情出现。这些内容对部落而言糟糕透顶,对塔兰吉本人而言更加如此。联盟的发现,笔记里的内容和语言都证明了这一点,的确如此,这些东西全部出于黑暗游侠之笔。萨尔对那些冷酷而黑暗的弓箭手们使用的箭羽并不算非常熟悉,但他知道,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让他反对或是怀疑联盟对这一点下的定义,这些羊皮纸上记载的内容本身就已足够令人愤慨。

  “我必须知道一点,你在出卖我们吗?”安度因还是发了声,他的声音就好像是一个重重的船锚沉沉的压在了甲板上,话还没说完,凄厉的海风就猛地吹了过来,发出了刺耳的回响,直到安度因国王的声音打断了这刺耳的声音,结束了这令人痛苦的回响“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是否躲在赞达拉接受部落的庇护?萨尔,我是来此寻求答案的,今天我必须要得到答案。”

  季.火掌闻言怒气冲冲的喘着粗气,他强行抑制着自己的怒气,站在了萨尔的身边。

  “在现在的部落,在我们的部落里,已经对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毫无爱意可言,我们对她的感情只有恨意,仅有恨意。部落绝不会包庇她的阴谋,贝恩.血蹄也绝不会容忍她那懦弱而狡诈的阴谋,我也不会。就在现在,达萨罗城外的密林中还燃烧着无法扑灭的大火——”萨尔轻声做这回应,然后突然他提高了声音,因为在这一刻,她发现了笼罩在塔兰吉和她的王国身边的黑暗,她也发现了这股黑暗多么深沉而狡诈,“赞达拉出现了叛军,叛军袭击了塔兰吉的皇宫,他们多次试图刺杀塔兰吉女王,而现在,据我所知,叛军已经摧毁了不少祖达萨和纳兹米尔的LOA的神殿。她的赞枢利议会已经无计可施,而塔兰吉她拒绝放下仇恨向部落寻求支援。”

  说完,他看到了安度因国王疲惫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轻快的光芒,萨尔知道,或许对于人类而言,安度因长着一张好看而讨人喜欢的脸蛋,但对所有兽人而言,这个国王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被笨重的铠甲怪兽吃进嘴里的粉红色小人儿。可至少现在,这个被铠甲怪兽吃在嘴里的粉红色小人儿相当有风度的点头,并相信了他所分享的信息。

  但是,吉安娜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她的声音也是如此:“为什么?”她直接的问道。

  “什么为什么?”

  “她为什么不向你,不向部落寻求支援?在很久以前她就已经同意加入部落了。”

  萨尔紧紧的盯着吉安娜的眼睛,他沉重的叹了口气,等待着吉安娜自己找到答案,等待着记忆和战争的痛苦带给她答案:“你知道她不愿这么做的原因所在。”

  然后,吉安娜知道了答案,她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的脚,看不见表情:“我明白了。”

  “我们要相信他们吗?”安度因发出了声,他看向了吉安娜,寻求着吉安娜的意见,而他们谈话的声音并不是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窃窃私语。

  “我愿意相信他们。”吉安娜也做出了答案,“我在认真思考,没错,我一直在思考,而我的思考告诉我,萨尔的话是事实——我相信贝恩.血蹄宁死也不会参与并支持部落潜藏和庇护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计划。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找到这些潜藏在赞达拉的黑暗游侠,弄清楚她们到底想在赞达拉做什么,而我们都知道,不管她们出现在赞达拉是为了什么,都不可能是好事。”

  “看来闪电已经过去了。”季悄悄的对萨尔说着,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

  萨尔紧紧的闭上了双眼,没错,闪电或许已经过去了,但危机仍未解决,一股几近绝望的情绪沉沉的压在他的肩上,但他仍然傲然挺立。部落不会被绝望和阴谋打垮,一切都还有希望,部落之前派出了泽坎让他陪伴在女王身边,而泽坎也赢得了塔兰吉女王的宠信,可即便如此他们可能依然不清楚他们在面对什么。一副广阔的野心蓝图逐渐在萨尔心中形成,隐隐而遥远,朦胧而恐怖,塔兰吉无疑是赞达拉的女王,但她仍过于年轻,过于鲁莽,还没有足够的身为领袖的经验,在现在敏感而动荡的局势下更显得脆弱而孤独,她对于吉安娜抱有私怨,对联盟仍然抱有憎恨,这份怨恨使得她更加脆弱,利用吉安娜可以让她成为一个完美的狩猎目标,她的王座已经岌岌可危。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是赞达拉和塔兰吉?难道塔兰吉身上有什么黑暗游侠或者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本人想要得到的东西吗?萨尔没有问出这句话,他把联盟发现的证据们一股脑的塞进了自己的包里——他注意到安度因对此举皱起了眉头,但最终什么也没说。毫无疑问,联盟的特工们应该已经复制了这些证据和笔记,如果是萨尔,他也会这么做。

  “我必须亲自去一趟赞达拉。”萨尔最终做出了答复,他看了看安度因,又看了看吉安娜,“我们起初对赞达拉采取了谨慎的外交措施,用柔和的语言和羽毛笔书写的书面信件试图让她保持警惕。”说着,他严肃的点了下头,“但已经不够了,现在是挥出铁拳的时候了。”

  “那请不要忘记联盟关于间谍大师的诉求,”安度因也作出了答复,但这时,一阵海风袭来,这艘遇难的船只开始更加剧烈的颠簸了起来,安度因勉强保持着站立,大声的说着:“我知道,他非法出现在了赞达拉的海岸线上,但请相信,他之所以出现在那里并不是刻意的冒犯。他的发现给我们都带来了极其重要,不可忽视的线索,这些线索证明了希尔瓦娜斯和她手下的黑暗游侠们已经成功渗透进了赞达拉大陆。我们请求部落不要在赞达拉王国恢复曾经的秩序之前伤害他,在事情解决之后,联盟愿意使用任何公平的外交渠道重新赎回他。此外,联盟也已经认识到了一点,我们做了一件很不友好的事,在发现这些线索后我们应该直接向部落联络,直接表明我们的怀疑,而不是在你们的领土上派遣我们的间谍进行行动。”

  季.火掌感激的点了点头,虽然海风的嚎叫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低沉的哼哼:“您说的很好,陛下,而部落议会也会向您保证,部落绝对不会未经审判就处决任何一个囚犯。”

  那么,终于有了进展。暴风城国王在海风中眯紧了眼睛:“我们希望能尽快把他接回暴风城,越快越好。”

  船只在越来越大的海风中更加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如果不是季的帮忙,萨尔可能已经被晃倒在了地上。季是一位极其优秀的武僧大师,他用高超的平衡力站稳在了不断颠簸的船上,还抓紧了萨尔以免他突然摔进海里。吉安娜也是如此,她伸手抓紧了安度因,好好的扶稳了他。

  “给我两天的时间!”萨尔高声喊着,他在越来越凄厉,越来越猛烈的咆哮的巨浪和海风中挣扎着站好,“我会亲自处理关于间谍大师的事,至于这些线索和发现,我也会亲自去告诉塔兰吉女王本人。就像你所期待的一样,安度因国王,这一切很快就会有答案。”

  “如果——如果我们还能活够两天!”季怪叫着转了个身,他看着赞达拉的方向,风暴和乌云已经遮挡了本该风平浪静,阳光普照的大陆,黑云笼罩着这里,并仍在不断扩散。其中一部分怒云正在咆哮着向他们所处的破船方向冲来,薄灰色的浓雾正在周围不断的翻滚,携着遮天蔽日的,不断翻滚的海浪汹涌而来。这预示着难以想象的暴风雨顷刻之间就会到达他们身边。

  萨尔简直不敢相信,人世间的海浪居然可以翻滚到如此规模。

  “就是这场风暴!它差点儿杀了弗林.法温德和他船上的所有人!”萨尔勉强可以听到吉安娜的嘶哑的叫喊,“而且风暴似乎是活了一样,一直追赶着他的船!足有三次!”

  “传送门!吉安娜!快!快召唤传送门!”安度因国王在这场末世一般的暴风城中用力的喊着。

  萨尔勉强转过了身子来面对着安度因和吉安娜,在风暴中,他朝前迈了几步相当不稳定的步伐,说出了他的诉求:“给我两天时间,在此之前不要做出任何入侵行为。并且信任我,信任我会解决赞达拉的事情,保持这份信任。”

  看起来他的是在对他们两个人提出要求,但从头到尾,他都在静静的看着吉安娜的双眼。

  “我们同意!”安度因高声喊着,风暴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转瞬间就侵袭到了他们身边,这艘无人船就像是浪涛中的一叶浮萍一般被愤怒而汹涌的海浪不断的抛来抛去,“我们会等候两天的时间,萨尔!但同时,我们绝对不能失去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现在所有的线索!”

  “没时间了!萨尔!”季疯狂的指向了如天边滚雷一般汹涌的滔天巨浪,天上射下的雨滴就好像是百万雄师射出的箭幕。“我们已经被困在这场风暴里了!萨尔!”

  “吉安娜!”

  海军统帅已经提前开始熟稔的施展起她的魔法了,她成功的召唤了一个传送门,把她和安度因国王带到了安全的地方,而在凄厉的风暴和海涛的喧嚣中她听到了萨尔的声音。吉安娜坚定的转过了身,她金色和银色的秀发随着狂风猎猎作响,然后她紧咬双唇,在安度因和她的那扇传送门对面又唤醒了一道奥术之力的紫蓝色辉光。

  “你要去哪儿?!”吉安娜尖喊着问道。

  “送我去岸边!”萨尔在风暴中高声的喊着,他把双手放到嘴边高声喊着,即便如此他依然担心吉安娜会听不到他的呼唤,“去达萨罗!”

  然后,传送门打开了。在传送门的中心是隐约可见的闪烁着光芒的城市缩影,萨尔一把抓住了在他身边的熊猫人,然后可谓粗鲁的把他丢了进去。最后他回头看向了他的老朋友,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紧紧拉着她的国王顺着传送门逃出了生天,而他也紧跟着逃出了这个末日一般的大海。

  当他顺着传送门即将到达赞达拉时,这艘船只终于不堪重负,在凄然的悲鸣声中消失在了海底,成为了永不见天日的残骸。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